旅游时突发疾病死亡,旅行社是否承担责任的案例

时间:2019-09-27 11:46:27| 专长:消费维权| 来源:焱焱律师¹⁸⁶³⁶⁶⁹⁴⁷⁶º律师

  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晋01民终85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吴某,女,1955年2月28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津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曾某,男,1981年5月8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津区。
  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成静婷,山西盛道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住所地太原市迎泽区太堡街**号**幢**单元**层**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法定代表人:张某,总经理。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住所地太原市迎泽区迎泽大街**号省公司综合办公大楼**层-9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法定代表人:王某,总经理。
  上诉人吴某、曾某,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旅游合同纠纷一案,均不服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2018)晋0106民初41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2月2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吴某、曾某上诉请求:1、请求人民法院撤销(2018)晋0106民初4157号判决书,依法改判被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按照主要责任赔偿上诉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抢救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386378元。2、请求人民法院判决被上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对上述赔偿承担连带责任。3、请求人民法院判决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将人身意外险的赔偿金从旅行社责任险的赔偿金中扣除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1.受害人与太原***旅游有限公司签订的《境内旅游合同》第一章第一条第八款规定:“旅游者投保的人身意外伤害险是指旅游者自己购买,或者通过旅行社、航空机票代理点、景区等保险代理机构购买的以履行期间自身的生命、身体或者有关利益为保险标的的短期保险,包括但不限于航空意外险、旅游意外险、紧急救援保险、特殊项目意外险。”第七章第二十二条第二款明确约定:“旅游者委托旅行社购买江泰旅游意 外险。”根据该条规定,旅游意外险保险金是人身意外伤害险的一种,由旅游者自己购买或委托旅行社购买,被保险人及受益人是旅游者自己,和太原***旅游有限公司无关。2.《旅行社责任险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本办法所称旅行社责任保险,是指以旅行社因其组织的旅游活动对旅游者和受其委派并为旅游者提供服务的导游或者领队人员依法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第三条规定:“投保旅行社责任保险的旅行社和承保旅行社责任保险的保险公司应当遵守本办法。”第四条规定:“旅行社责任保险的保险责任,应当包括旅行社在组织旅游活动中,依法对旅游者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承担的赔偿责任和依法对受旅行社委派,并为旅游者提供服务的导游或者领队人员的人身伤亡承担的赔偿责任。”根据以上法律条文,旅行社责任险的投保人是旅行社,在旅游合同履行期间,旅游者发生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旅行社应当依法赔偿旅游者时,由旅行社责险的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基于以上合同条款以及法律条文,可以认定旅游意外险和旅行社责任险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险种,旅游意外险的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是旅游者,旅行社责任险的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是旅行社,将旅游意外险赔付的50745.79元从旅行社的赔偿金额中扣除,意味着旅行社成为旅游意外险的受益人,一审法院的判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本案事故发生后,由****公司向受害人的家属赔付了意外险的保险金,而非由被上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赔付,一审判决认定意外险的保险金由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支付有违客观事实。二、一审判决认定受害人对自身的死亡结果承担主要责任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1.上诉人在一审提交的病历本记载受害人有高血压三年病史,一审判决认定受害人高血压三级的病史不符合客观事实。医生在上诉人提交受害人的病历本中注明患有高血压三年,而一审判决认定是高血压三级,这是二种完全不同性质的二个病状。高血压病史是多数人都可能具有的,但高血压三级是高血压症状中最严重的,临床表现为头痛、头晕、眼花、耳鸣、视物模糊、四肢麻木、心慌气短、心绞痛、肾功能损害等表现,非常严重。倘若受害人真的有高血压三级的重病,根本就生活不能自理,更别提出门旅游了。2.太原***旅游有限公司出发前未告知旅游者(受害人)具体行程安排,没有尽到如实告知旅游者不适合参加旅游活动的健康情况、以及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和保障措施的提示和警示,负有明显的过错责任,所以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审判决没有提及太原***旅游有限公司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如实告知义务和过错责任的事实,减轻了太原***旅游有限公司的赔偿责任。《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老年人是指六十周岁以上的公民。”《旅游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旅游经营者组织、接待老年人、未成年人、残疾人等旅游者,应当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本法另有规定外,应当依照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承担民事责任:….(七)服务的内容和费用违反约定的……经营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司法解释”)第七条规定:“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八条规定:“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对可能危及旅游者人身、财产安全的旅游项目未履行告知、警示义务,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十九条规定:“旅游者在自行安排活动期间遭受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经营者未尽到必要的提示义务、救助义务,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七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旅游经营者组织、接待老年人____、未成年人、残疾人等旅游者,应当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受害人死亡时64周岁,属于我国规定的老年人群体,旅行社负有安全保障义务,在履行合同期间应该对其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也没有提前告知旅行者不适宜参加活动的情形,一审判决没有对被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和告知义务进行确认,减轻了被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的责任。三、一审法院按照上一年度山西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死亡赔偿金是错误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条规定:“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上诉人已经提供上一年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上一年度重庆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根据上述法律条文,一审判决计算死亡赔偿金的依据是错误的。四、本案赔偿金额应按照太原***旅游有限公司承担主要责任,计算赔偿金额,具体如下:死亡赔偿金:2017年重庆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193×16=515088元。丧葬费:山西省2017年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六个月:30773.5元。抢救费:1877.13元。交通费:4230元。以上共计551968.63元,按照主要责任:551968.63×0.7=386378元。如果被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履行了告知义务、救助义务、安全保障义务,受害人就不至于失去生命危险,好好的一个人,活生生的来到太原参加亲家的婚礼,却因***旅游有限公司的过错而失去生命,请求太原市中级法院在查清事实真相的基础上依法判决,为九泉之下的受害人讨个公道!
  上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上诉请求:1、请求贵院依法撤销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晋0106民初4157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2、上诉费由吴某、曾某承担。
  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均存在错误,理由如下:一、本案死者未如实告知旅行社身体情况,后因自身疾病导致死亡,相关的赔偿费用不应由太原***旅游有限公司承担。《旅游法》第十五条规定:“旅游者购买、接受旅游服务时,应当向旅游经营者如实告知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遵守旅游活动中的安全警示规定。”因而向旅游经营者如实告知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是《旅游法》规定的旅游者的法定义务,如果旅游者未提供,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规定:“旅游者未按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要求提供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并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或者不听从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告知、警示,参加不适合自身条件的旅游活动,导致旅游过程中出现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死者因自身高血压疾病发作导致脑干出血死亡,责任在于死者自身及其家属,与旅行社无关,故上诉人也不承担赔偿责任。二、根据死者的病例、用药习惯以及行程安排等可断定,旅行社并不存在过错。首先,从行程安排的密度上讲,死者参加的旅游行程共3日,事故当天为行程第1日,乘坐车辆前往景区是出行旅游的必经过程,到达景区之后也只进行了三小时左右的景区游玩,且游览处均为山脚下的景点,并全程有车辆接送往返各寺庙之间,根本谈不上行程强度大;其次,从病发的时间上看,死者是在晚饭之后自由散步期间突发疾病,已休息近两小时,死者意外发生后进行了相关诊断,诊断证明书可证明死者作为高血压患者有不规律服药的恶习,该恶习等同于将自身生命安全置于高危并随时可能死亡的风险当中,当日也系因脑干出血导致死亡,因而并非因旅行社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其死亡;最后,晚饭过后当日旅游行程完毕,剩余时间均属于自由活动时间,导游以及相关人员并无义务全程跟随,旅游经营者的义务在于得知游客遇险后的及时救助义务,旅行社在死者意外发生十几分钟后就已安排了车辆对死者进行了救助,脑干出血是神经系统的急重症,死亡率极高,上诉人单纯的认为司机延缓了救治时间而导致死亡是十分不科学的想法。综上,旅行社不存在过错,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死者发病死亡的原因在于死者患有疾病并存在不按时服药的恶习,其家属也疏于照顾,导致悲剧产生,不应草率认为参加了旅行团即认为旅行社负有赔偿责任。故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上诉请求,维护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上诉请求:1、请求贵院依法撤销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晋0106民初4157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2、一、二审诉讼费由吴某、曾某承担。
  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与适用法律均存在错误,理由如下:一、本案死者未如实告知上诉人身体情况,后因自身疾病导致死亡,相关的赔偿费用不应当由上诉人承扭。《旅游法》第十五条规定:“旅游者购买、接受旅游服务时,应当向旅游经营者如实告知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遵守旅游活动中的安全警示规定。”因而向旅游经营者如实告知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是《旅游法》规定的旅游者的法定义务,如果旅游者未提供,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规定:“旅游者未按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要求提供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并履行如实告知义务,或者不听从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告知、警示,参加不适合自身条件的旅游活动,导致旅游过程中出现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游者请求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本案中死者因自身高血压疾病发作导致脑干出血死亡,责任在于死者自身及其家属,与上诉人无关。二、根据死者的病例、用药习惯以及行程安排等可断定,上诉人并不存在过错。首先,从行程安排的密度上讲,死者参加的旅游行程共3日,事故当天为行程第1日,乘坐车辆前往景区是出行旅游的必经过程,到达景区之后也只进行了三小时左右的景区游玩,且游览处均为山脚下的景点,并全程有车辆接送往返各寺庙之间,根本谈不上行程强度大;其次,从病发的时间上看,死者是在晚饭之后自由散步期间突发疾病,已休息近两小时,死者意外发生后进行了相关诊断,诊断证明书可证明死者作为高血压患者有不规律服药的恶习,该恶习等同于将自身生命安全置于高危并随时可能死亡的风险当中,当日也系因脑干出血导致死亡,因而并非因上诉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其死亡;最后,晚饭过后当日旅游行程完毕,剩余时间均属于自由活动时间,导游以及相关人员并无义务全程跟随,旅游经营者的义务在于得知游客遇险后的及时救助义务,上诉人在死者意外发生十几分钟后就已安排了车辆对死者进行了救助,脑干出血是神经系统的急重症,死亡率极高,吴某、曾某单纯的认为司机延缓了救治时间而导致死亡是十分不科学的想法。综上,上诉人不存在过错,死者发病死亡的原因在于死者患有疾病并存在不按时服药的恶习,其家属也疏于照顾,导致悲剧产生,不应认为参加了旅行团即认为旅行社负有赔偿责任。故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人上诉请求,维护上诉人合法权益。
  曾某、吴某针对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的上诉,辩称,1、针对旅游公司上诉第一点,当时签订合同是受害人的亲戚代签合同,名单表中身体状况一栏空白。合同中第三章第五条里约定根据旅游者身体状况决定是否可以报名参团,核实旅游者提供信息资料,根据***要求提供资料,***对旅游者身体状况未曾登记,且该团中除了六岁儿童都是五十多岁老年人,根据旅游法规定,旅游者应该对老年人提供安全保障,但是***没有进行登记。***存在过错。2、对方说根据用药习惯断定***没有过错,证据详见一审证人证言。受害人既往史有高血压三年,而非一审判决的高血压三级,好多人都有高血压,其不是致命的,如果***没有过错的话,不会导致死亡。2018年5月2日,受害人一家经过3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五台山,午餐后没有休息参观景区,还进行了爬山活动,行程很密集,旅游者身体不适应。但是***没有提醒旅游者行程密集,***违反了旅游合同第二章第二条明确约定旅行社应当提供带团号的行程单,经过盖章确认作为行程的部分,第六条第四款约定了行程单的具体事项,***公司没有提供履行行程单,其违反了旅游法五十九条强制性规定。旅游法第六十二条规定,旅行社应当告知旅游过程中注意事项。案发时受害人病发,导游小李距离现场不到100米,却在十几分钟后到达,小李联系驾驶员,驾驶员不接电话,过了十几分钟驾驶员接电话表示喝酒不能开车,同行者将受害人扶到酒店,之后酒店老板叫了小型面包车,十几分钟之后才到台怀镇医院,医院表示没有条件救助,之后转到五台县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案发时***公司对旅游者有安全保障义务,旅游合同纠纷司法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在案发时,***有提示和救助义务。请求驳回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的上诉请求。
  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针对曾某、吴某的上诉辩称,1、曾某、吴某在上诉理由第一条中由平安公司赔付意外险,一审中笔误是人保公司赔付,但是赔付金额是正确的,该保险是太原***旅游有限公司赠送给游客的。2、根据旅游部门规定,年满70周岁以下的成年人可以参与高海拔旅游,而死者不满70岁,且五台山不属于高海拔地区,上诉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死者不能够参加本次行程,根据法律规定旅行社是在合理限度内的保障义务,事发时属于自由活动期间,说我公司没有尽到提示义务,但是死者死亡时没有参加高风险项目,旅行社没有过错,不需要提示。3、死者在旅游期间并没有爬山,在各寺庙间往返,我公司提供了游览车接送。4、关于行程单的问题,我公司在旅游合同中附的行程单,而且死者亲戚签合同时告知我公司死者身体健康可以参加旅游,而且死者是坐飞机从外地来到太原,并没有高原反应。请求驳回曾某、吴某的上诉请求。
  曾某、吴某在原审的诉讼请求:1.判决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582336元、丧葬费35444.5元、抢救费1877.13元、交通费4230元,共计人民币623887.63元;2.请求人民法院判决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3.第三人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责任。
  原审查明,原告曾某、吴某委托程某于2018年4月20日与被告***公司签订编号为EB0997MNTU78的《境内旅游合同》。该合同第七章第二十条规定,线路行程时间为2018年5月2日至2018年5月4日,共3天,饭店住宿2夜。旅游费用为成人1268元/人,儿童(不满14岁)0元/人,合计11412元。2018年5月2日,曾德华等十人早晨8:30乘坐旅游包车从太原出发,中午12:30到达五台山,下午1:30开始游览,6:30左右吃晚餐。晚餐后,曾德华于散步途中晕倒,当时随行旅游车驾驶员因外出喝酒不能及时出车,大约10分钟后,导游小李赶到现场,后陪同曾德华的家属让所在宾馆的汽车将曾德华送至台怀镇医院,经医生简单处理后,又用医院的救护车将曾德华送至五台县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五台县医院诊断死者死因系脑干出血。
  合同签订后,被告***旅游公司依约为原告在第三人中国人保公司购买了江泰旅游意外险。事发后,第三人中国人保公司已向原告赔付旅游意外险共计50745.79元。
  2017年11月10日,被告***旅游公司向第三人中国人保公司依法投保了旅行社责任险,保险期间为2018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保险内容为每次事故每人人身伤亡责任限额为50万元。
  原告及其家属因此次事故花费的费用为,抢救费:1877.13元、交通费:4230元。
  原审判决认为,原告曾某、吴某委托程某和被告太原***旅游有限公司签订的《境内旅游合同》约定内容明确具体,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双方应严格履行。本案死者曾德华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清楚自身的健康状况是否适宜参加旅行活动,对于其死亡结果,其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本案中,曾德华发病后,随行旅游车驾驶员因外出喝酒不能及时出车,被告未完全尽到充分、合理的救助义务。另外被告的行程安排亦没有充分考虑到老年人身体的健康状况。综上,被告应承担次要责任,即被告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
  被告太原***旅游有限公司在第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处投保了江泰旅游意外险和江泰旅行社责任险,故第三人应在责任限额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本院认定如下:1、死亡赔偿金。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条之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2017年山西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9132元,据此算得死亡赔偿金数额应为466112元<29132元×(20-4)年=466112元>。2、丧葬费。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之规定。丧葬费数额应为30773.5元。3、抢救费1877.13元、交通费4230元,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以上费用共计502992.63元,被告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150898元,核减去第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已经赔付的旅游意外险保险金50745.79元,被告需赔偿原告各种费用人民币共计100152元。第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曾某、吴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抢救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100152元。第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一致。
  另查明,太原***旅游有限公司给旅客投保意外险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销售单位是江泰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分公司),保险名称是江泰平安行旅游意外保险产品国内游保险方案五(团体凭证),保险单号×××,急性病身故保险金5万元。出事后,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已向曾某、吴某支付了意外险金额50745.79元(包含部分治疗费用)。
  本院认为,曾某、吴某委托程某和太原***旅游有限公司签订的《境内旅游合同》约定内容明确具体,合法有效,双方应严格履行。本案死者曾德华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清楚自身的健康状况是否适宜参加旅行活动,对于其死亡结果,其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本案中,曾德华发病后,随行旅游车驾驶员因外出喝酒不能及时出车,太原***旅游有限公司未完全尽到充分、合理的救助义务。另外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事先未对旅客健康状况进行摸底登记,行程安排亦没有充分考虑到老年人身体的健康状况。综上,太原***旅游有限公司应承担次要责任,原判承担3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妥。上诉人曾某、吴某主张原判责任比例不当的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上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主张不承担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条规定:“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受害人生**是重庆市居民,其生前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的相关标准计算,可按2017年重庆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死亡赔偿金:32193×16=515088元。曾某、吴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抢救费、交通费共计551968.63元,太原***旅游有限公司应赔偿曾某、吴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抢救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165590.6元。
  旅游意外险和旅行社责任险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险种,旅行社责任险是旅行社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向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费,保险公司对旅行社在从事旅游业务经营活动中致使旅客人身、财产遭受损失应由旅行社承担的责任,承担赔偿保险责任的保险。旅游意外险是指保险公司承保的以被保险人在旅游中遭受意外伤害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前者是财产保险,后者是人身保险。旅行社责任险的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是旅行社。旅游意外险的投保人虽是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但被保险人是曾德华、受益人是曾德华的法定继承人。二者在被保险人、保险对象、赔偿依据、法律后果均不同。旅客因意外获得旅游意外险赔偿,不能代替因存在过失的太原***旅游有限公司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分公司已向曾某、吴某支付了意外险金额50745.79元不应从太原***旅游有限公司应赔偿的费用中核减。
  综上所述,对上诉人吴某、曾某上诉请求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上诉人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2018)晋0106民初415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变更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2018)晋0106民初415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一、被告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曾某、吴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抢救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100152元。第三人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一、太原***旅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曾某、吴某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抢救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165590.60元。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3011.7元,由太原***旅游有限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1700元,由曾某、吴某负担2130元,由太原***旅游有限公司负担4785元,由中国****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市分公司负担478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焦跃峰
  审判员 刘 涛
  审判员 李 峻
  二O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赵梓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