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九年义务教育期间,学校是否有权利开除小学、初中的学生?

时间:2020-01-13 14:49:28| 专长:行政复议| 来源:应红源律师

  一、关于九年义务教育期间,学校是否有权利开除小学、初中的学生?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是为了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保证义务教育的实施,提高全民族素质,根据宪法和教育法而制定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七条明确规定:对违反学校管理制度的学生,学校应当予以批评教育,不得开除。
  对此,如发生关于此的纠纷,可以先和学校进行协商,协商不成学校坚持开除的,属违法行为,可以向所在学校的上级主管部门反映或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关于高校是否有权对学生予以开除学籍以及被开除学籍后如何救济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行政主体包括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或者规章授权的组织。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行使对受教育者进行学籍管理,实施奖励或者处分的权利。
  可见,高等学校依据教育法的授权,对受教育者进行学籍管理、实施奖励或者处分时,是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可以作为行政主体。开除学籍处分决定涉及公民的受教育权利,对此不服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另外,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向学校所在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提出书面申诉不是起诉前的必经程序。高等院校对违纪学生作出开除学籍等严重影响学生受教育权利的处分决定,具有行政行为的性质属性,学生对此不服提出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
  三、相关案例
  1.甘露是暨南大学华文学院语言学专业2004级硕士研究生,在2005年参加“现代汉语语法专题”课程考试(以提交论文方式)中,因先后两次提交论文都被认定为抄袭,2006年3月学校对其做出开除学籍的决定。甘露不服,对学校提起诉讼,但一审、二审法院均维持学校决定。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暨南大学学生管理暂行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五)项规定,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情节严重的,可给予开除学籍处分中的所谓“情节严重”,系指剽窃、抄袭行为具有非法使用他人研究成果数量多、在全部成果中所占的地位重要、比例大,手段恶劣,或者社会影响大、对学校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等情形。甘露作为在校研究生提交课程论文,属于课程考核的一种形式,即使其中存在抄袭行为,也不属于该项规定的情形。因此,暨南大学开除学籍决定援引《暨南大学学生管理暂行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五)项和《暨南大学学生违纪处分实施细则》第二十五条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最终判决认定暨南大学的处分决定违法。
  2.2013年3月10日,新疆某高校在校生李某,代替同学喜某参加大学英语C级补考测考,开考10分钟被发现替考。为减轻处罚,李某当即承认了替考作弊事实。3月18日,学校教务员向李某宣读了纪律处分审批单,审批单由该校下属学院加盖公章并由副院长签字,处理结果为:“取消李某申请学士学位资格。”同年3月19日,该校学籍科在纪律处分审批单中的意见为:开除学籍处理。根据是《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54条第4款的规定。同年4月15日,该校教务处在纪律处分审批单中的意见为:同意开除学籍并由该校在审批单校长批示栏中加盖私章。同时,学校召开校长办公会决定开除李某学籍,但会议记录中未记载相关讨论内容及该事项应当适用的法律或规范性文件。
  李某于2014年1月29日起诉至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法院,要求学校撤销开除学籍的处理决定。
  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法院审理认为,该高校享有法律授权的对其管理的违反校规的受教育者予以行政处分的权利,但是在作出开除处理决定前,学生应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且学校应合法向李某送达处理决定。然而该高校并没有这样做,属于未遵循法定程序。因此,其作出的处理决定依法被判断为违法行为。同时,该高校就同一事项既取消李某申请学士学位又开除其学籍,违反了一事不再罚原则,故法院判决撤销了该高校开除李某学籍的处理决定。
  3.2013年7月,在乌鲁木齐另一所高校,已是研究生的马某,收受他人好处帮助别人考取研究生被学校发现。事后,该校根据相关规定,以马某收受他人好处帮助别人考取研究生为由,对马某作出开除学籍的处分决定。
  马某也向乌鲁木齐市新市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新市区法院审理认为,高校对学生作出的处分决定具有可诉性,高校开除学生应当遵循法定程序和原则。高校应按照国家教育方针依法治校,遵循教育规律,健全和完善管理制度,规范管理行为,对学生的管理应坚持加强教育与处分相结合的原则,依照法定程序,正确恰当适用法律。对违纪学生作出处分决定前,应依法告知其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听取其陈述、申辩,并应当将处分决定书送达学生本人。
  法院认为,该高校对马某作出开除学籍的处分决定前,既未告知马某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也未将书面处分决定书送达马某本人,导致作出行政处分决定的程序违法,故法院判决撤销。
  四、案例评析
  在我们检索的大部分案例中,绝大部分法院是以高校程序违法为由撤销处罚决定。开除学生是按照规定执行的,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学校处分学生须防止程序违法。实体和程序是依法处理事件的两大法律要素,程序是实体的载体,是双方当事人在处理实体问题时必须遵守的规则。具体来讲,所谓程序违法,是指违反了法律规定的程序要件,包括方式、步骤,顺序、期限等,如违反了期限规定,省略、颠倒行政步骤、缺少必要程序要求等。
  学校仅仅对实体问题重视,忽略了程序的重要性,实体和程序缺一就会导致违法处理问题。学校要依法治教,就要摆脱唯我独尊的姿态,处理问题时要处在中间立场,学生或其他被处分者的陈述或申辩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学校不能剥夺这些权利。
  高校依法作出处分决定包括实体和程序上都必须依据法律规定。即便实体上存在学生违规行为,但程序上未保证学生的陈述、申辩权利,剥夺了法律赋予学生的权利,也会导致学校因为程序违法而被法院撤销处分决定。高等院校的处分决定应当做到程序正当、证据充分、依据明确、定性准确、处分适当,同时应体现教育与处分相结合的原则,确保学校规范行使教育管理职权,维护学校正常的教学管理秩序,存在明显不当的,应当予以撤销。
  高等院校对学生作出的处分决定具有可诉性,高等院校开除学生应当遵循法定程序和原则。高等学校应以培育人才为中心,按照国家教育方针依法治校,遵循教育规律,健全和完善管理制度,规范管理行为,对学生的管理应坚持加强教育与处分相结合的原则,依照法定程序,正确恰当的适用法律,对违纪学生作出处分决定前,应依法告知其享有陈述、申辩的权利,并听取其陈述、申辩,并应当将处分决定书送达学生本人,不遵循法定程序作出的处分决定违法,人民法院可依法予以撤销。
  律师建议学校应对法律法规全面了解、熟知,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处理有关问题。比如涉及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该规定不仅明确了学校在何种情况下可以处分学生,也规定了如何处分学生的程序,第五十五至五十八条具体规定了相应的程序,以保证学生的陈述、申辩,确保处分是在充分听取当事人意见后作出。防止程序违法现象发生,要做好三方面工作,一是建立高素质执法队伍,确保执法人员知法守法;二是建立保障监督机制,层层把关;三是建立问责机制,严格责任追究。
  五、相关法条
  《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
  第五十一条
  对有违反法律法规、本规定以及学校纪律行为的学生,学校应当给予批评教育,并可视情节轻重,给予如下纪律处分: (一)警告; (二)严重警告; (三)记过; (四)留校察看; (五)开除学籍。
  第五十二条
  学生有下列情形之一,学校可以给予开除学籍处分:
  (一)违反宪法,反对四项基本原则、破坏安定团结、扰乱社会秩序的;
  (二)触犯国家法律,构成刑事犯罪的;
  (三)受到治安管理处罚,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的;
  (四)代替他人或者让他人代替自己参加考试、组织作弊、使用通讯设备或其他器材作弊、向他人出售考试试题或答案牟取利益,以及其他严重作弊或扰乱考试秩序行为的;
  (五)学位论文、公开发表的研究成果存在抄袭、篡改、伪造等学术不端行为,情节严重的,或者代写论文、买卖论文的;
  (六)违反本规定和学校规定,严重影响学校教育教学秩序、生活秩序以及公共场所管理秩序的;
  (七)侵害其他个人、组织合法权益,造成严重后果的;
  (八)屡次违反学校规定受到纪律处分,经教育不改的。
  第五十三条
  学校对学生作出处分,应当出具处分决定书。处分决定书应当包括下列内容:
  (一)学生的基本信息;
  (二)作出处分的事实和证据;
  (三)处分的种类、依据、期限;
  (四)申诉的途径和期限;
  (五)其他必要内容。
  第五十四条
  学校给予学生处分,应当坚持教育与惩戒相结合,与学生违法、违纪行为的性质和过错的严重程度相适应。学校对学生的处分,应当做到证据充分、依据明确、定性准确、程序正当、处分适当。
  第五十五条
  在对学生作出处分或者其他不利决定之前,学校应当告知学生作出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学生享有陈述和申辩的权利,听取学生的陈述和申辩。处理、处分决定以及处分告知书等,应当直接送达学生本人,学生拒绝签收的,可以以留置方式送达;已离校的,可以采取邮寄方式送达;难于联系的,可以利用学校网站、新闻媒体等以公告方式送达。
  第五十六条
  对学生作出取消入学资格、取消学籍、退学、开除学籍或者其他涉及学生重大利益的处理或者处分决定的,应当提交校长办公会或者校长授权的专门会议研究决定,并应当事先进行合法性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