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顺生律师个人网站

中顾法律网非合作律师,官方免责声明:该律师尚未通过中顾服务认证,咨询或委托该律师的法律风险您个人承担

建议您选择中顾认证律师(点击查看

律师姓名
曹顺生律师
(浙江衢州)
手机号码
(电话咨询免费,说明来自中顾法律网将得到更详尽的服务)
座机号码
0570-850****
电子邮箱
办公地址
浙江省衢州市新桥街116号城隍庙律师楼(三楼)
个人网站
http://lawyer.9ask.cn/lvshi/Caolayer/
执业机构
 
执业证号
400-000-9164
30秒快速发布咨询
律师观点

[原创]金融机构的验资责任

时间:2009.07.04  作者:  来源:

从一起虚假资金证明案看

金融机构的民事责任

1999年,我们成功地代理农行处理了一起因农行出具虚假的资金证明而被诉的经济纠纷案件。该案标的虽然不大,但在当今市场疲软,企业先天不足充分暴露,验资单位和出具虚假资金证明的金融机构大量被企业债权人起诉的情况下,对于金融机构来说,或许有一定的普遍意义和参考价值。

基本案情:19968月,宁波万顺集团公司(下称“万顺公司”)与江山市石门镇工业总公司(下称“工业公司”)共同投资组建宁波万顺集团公司江山电器制造有限公司(下称“电器公司”)。按投资协议约定,电器公司总投资350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268万元人民币,其中万顺公司投资72%,为人民币250万元,工业公司投资28%,即人民币100万元。工业公司投资款项没有筹集到位,求助于江山农行第二营业部(下称“江山农行”)。江山农行在一张便笺上,为工业公司开出了意为工业公司转入电器公司100万元的证明(电器公司帐户上当日实际存款仅有6.5万元),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凭此证明,为电器公司的注册登记出具了验资证明,使电器公司得以登记注册。之后,工业公司陆续将100万元现金投入电器公司。

19988月,电器公司委托嵊州市新华电声厂(下称“电声厂”)加工扬声器,积欠加工费、材料费共11.5万元未能及时支付,被电声厂诉诸于嵊州市人民法院。嵊州市人民法院查得江山农行出具的虚假资金证明,便据原告的申请,追加了江山农行作为共同被告,并要求江山农行承担连带责任。

我们接受代理委托后,提出了以下代理意见:

一、造成电器公司验资不实的根本原因系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验资行为的违规,江山农行出具虚假的验资证明与此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江山农行为电器公司的设立出具虚假的存款证明的行为,是对验资机构的欺诈。但因注册资金应由具有法定验资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或审计师事务所进行由表及里,去伪存真的验证,电器公司的注册资金实际上也是经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验证的,只不过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在验资时使用了江山农行出具的存款证明。在这一过程中,农行应为其出具存款证明的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应当向社会公众和电器公司的债权人承担验资不实的民事责任的是验资机构而非江山农行,这是因为:

(一)江山农行不具备验资的法定资格。

按《公司法》第26条的规定,公司设立应由具有法定验资资格的验资机构验资并出具验资报告。按《注册会计师法》第十四条第(二)项、第四十三条之规定,验证公司注册资本是会计师事务所和审计师事务所的业务范围。而江山农行作为国有商业银行,按照《商业银行法》第三条的规定,并不具备验证公司注册资本的法定资格。中国人民银行在961016对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出具的《关于对会计师事务所为企业出具虚假验资证明应如何处理问题的复函》也明确指出:“根据《商业银行法》、《公司法》、《注册会计师法》及《金融机构管理规定》等有关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会计师事务所是法定的验资机构,银行等金融机构没有为企业出具验资证明的业务”。

(二)审计师事务所违规验资。

以上明确了会计师事务所和审计师事务所才是符合公司法等有关法律规定的法定验资机构。那么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应如何验资,是否仅凭江山农行在便笺上书写的一纸“证明”就能出具验资证明呢?能否因有农行的存款证明作其验资的“依据”,它就能摆脱虚假验资的法律责任呢?这要看验资机构应当怎样验资。为会计师事务所验资活动而制定,同样适用于审计师事务所进行验资活动的执业规范是这样规定的:

1、《独立审计实务公告第1号─━验资》第五条规定:“对于尚未建立会计帐目的被审验单位,注册会计师应在审验以前,提请其建立必要的会计帐目”,第十七条规定:“注册会计师验资的范围包括实收资本、形成实收资本的货币资金、实物资产和无形资产以及相关的负债等”,第十一条规定:“对于投资者投入的资本,注册会计师应按其不同的出资方式,分别采用下列方法验证:(一)以货币资金投入的,应在被审验单位开户银行出具的收款凭证及银行对帐单等的基础上审验投入资本”,第十三条规定:“注册会计师应当对被审验单位的实收资本及相关的资产、负债的会计记录进行审核”。

2、《中国注册会计师执业规范指南第3号─━验资》之《3.2设立验资的一般审验程序之3.21货币资金出资》规定:“以货币资金方式出资的,其一般审验程序应包括:

(2)投资者认缴的投资款是否按规定如数、如期缴入被审验单位开立的银行正式帐户或临时帐户;

(3)收款单位是否为被审验单位;

(4)缴款单位是否为被审验单位的投资者;

(5)缴付款项的用途是否明确为投资款;

(7)银行回单是否加盖收讫章或转讫章,必要时可向银行函证;

(9)与投入货币资金有关的“实收资本”以及相关的资产、负债的会计处理是否正确。

5.32规定:“货币资金、实物资产、无形资产等出资的原始单证复印件均应附于上述相应的审验工作底稿之后,对其会计处理的审验也应记录于审验工作底稿”。

由以上述验资规范可见:

验资人员办理公司设立验资业务,首先应对尚未建帐的被审验单位督促其建立必要的帐目,如实反映接受投资等经济活动情况;然后再根据被审验单位提供的,由其开户银行出具的收款凭证(而非“证明”)和银行对帐单进行审验。对于这些收款凭证和银行对帐单,验资人员应具体审验其收款人是否为被投资者,付款人是否为投资者,用途是否为向被审验单位投资,收款凭证和对帐单上是否有银行的收讫章或转讫章,并将原始单据附于审验工作底稿。如有疑问,还应向银行函证。到此,验资人员只是完成了会计凭证的审验,接着还要对相关的会计帐簿进行审验,即审验实收资本及相关的资产、负债等会计记录的处理是否正确。如果是真实的存款投资,被审验单位必能提供其开户行出具的如进帐单回单、现金缴款单回单、信汇凭证回单等收款凭证和银行对帐单,且在被审验单位会计帐簿上应借记“银行存款”帐户,贷记“实收资本”帐户。唯有如此,才能认为其股东的存款投资是到位的。

()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的验资行为严重违规,是其验资报告不实的根本原因。

本案中,电器公司的股东工业公司还没有将其投资款投入电器公司的银行帐户,当然提供不出相应的收款凭证和对帐单。其会计帐簿也不可能有借“银行存款”,贷“实收资本”的记录,更不能提供原始单据以附于审验工作底稿。对此,验资人员即应拒绝出具验资报告。即使工业公司的100万元货币投资实际到位,验资人员也不能仅凭银行在便笺上书写的“存款证明”验资,而仍应凭收款凭证和对帐单以及会计记录验资。因为“存款证明”不是会计凭证,它只能说明有相应数额的存款,而且它也并不能证明所涉款项是否用于缴付注册资金的实质内容。

江山审计师事务所仅凭“存款证明”验资在操作程序上严重违反了上述行业规则,因此而致其验资结果的不客观、不真实是必然的,其方法和结果的荒谬性也是显而易见的。江山农行出具虚假的存款证明是错误的行为,但这一错误要经验资人员的确认,才能被用作验资的依据。验资人员如果严格按照执业规范进行验资,就不能凭江山农行出具的虚假证明进行验资,而应要求被审验单位提供银行收款凭证和银行对帐单。如果这样,就不会出现验资不实,虚假出资的结果。从法律上说,江山农行出具虚假的存款证明,只是给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的验资报告提供了一个借口,而不是必然原因和充分理由。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本案虚假的验资报告的原因是审计师事事务所自身在验资过程中的违规行为。农行行为与本案并无直接的因果关系。

二、要江山农行承担民事责任于法无依。

到目前为止,规定验资行为的民事责任的法律规范似仅四个:

1996327,最高院《关于金融机构为行政机关批准开办的公司提供注册资金的验资报告不实就当承担责任问题的批复》规定的是“金融机构根据行政机关出具的注册资金证明,为该行政机关批准开办的公司出具不实的验资报告,公司因资不抵债无力偿还债务,给债权人造成损失的”,金融机构“应在该注册资金范围内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民事责任”。该批复针对的是金融机构为行政机关批准开办的公司出具不实的资报告的情况,而本案第一被告不是行政机关开办的公司,江山农行也没有出具什么验资报告,而是出具存款证明,验资报告是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故该批复不能对本案适用。

同年,最高院下发了《关于会计师事务所为企业出具虚假验资证明应如何处理的复函》,该复函适用的对象是会计师事务所,而非金融机构,故不能对江山农行适用。

1997125,最高院下发了《关于验资单位对多个案件债权人损失应如何承担责任的批复》规定“金融机构、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出具不实的验资报告或者虚假的资金证明,公司资不抵债的,该验资单位应当对公司债务在验资报告不实部分或者虚假资金证明金额以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对此,我们认为:

1、最高院在这里是把金融机构当作“验资单位”来对待的。因为我国的社会审计制度和社会审计业务出现得比较晚,发展也很缓慢,不能适应经济生活的需要,只是到了九十年代才具备了一定的规模。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往往要求同时承担一定的经济管理责职的申请登记企业的开户银行,用出具资金证明的方式进行验资,以代替会计师事务所和审计师事务所的验资。特别是当时政企不分,政府可以开办企业的情况下,基本上由银行、信用社承担了验资的职责。随着《注册会计师法》、《商业银行法》的颁布施行,商业银行已不再具有进行经济管理的行政职能,而验证注册资本也成了会计师事务所和审计师事务所的专门业务。故最高院把在当时特殊历史条件下对企业进行过验资活动的金融机构看成是验资机构并无不当。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承担验资职责的金融机构为企业出具虚假的资金证明的,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但如果把《注册会计师法》于199411日起施行二年多,《商业银行法》也于199571日起施行一年多以后的199688的金融机构仍看作是验资机构,则为大谬特谬了。而且本案中,江山农行也不再是验资机构,本案中的验资机构是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该批复表达为“该验资单位应当对公司债务在验资报告不实部分或者虚假资金证明金额以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而没有表达为“该金融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应当对公司债务在验资报告不实部分或者虚假资金证明金额以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充分考虑了当时的历史条件和实际情况,正确反映了权责一致的原则(验资的职权与验资的责任相统一),更明确地表达了只有验资机构才能承担验资不实的民事责任的法律精神。如果出具虚假资金证明的金融机构不是验资机构,则该金融机构就不就承担本应由验资机构承担的验资不实的民事责任。所以,我们不能以此《批复》为依据,认为江山农行应在本案中承担民事责任。

2、即使金融机构和会计师事务所要承担民事责任,最多也只能是“在验资报告不实或者虚假资金证明金额以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3、该批复仅适用于“公司资不抵债”的情况,而本案没有证据证明电器公司已经资不抵债,却有电器公司的资产负表证明其资产大于负债。故该批复不能对本案适用。

如果说在上一批复中,还有金融机构作为赔偿主体的话,那么在1998619最高院《关于会计师事务所为企业出具验资证明应如何承担责任问题的批复》中,最高院已把金融机构完全排除在外了,该《批复》规定:“会计师事务所系国家批准的依法独立承担注册会计师业务的事业单位”。在此,最高院已按有关法律的规定,将验资确认为会计师事务所按委托合同实施的民事行为,对验资不实的民事责任,明确规定应由进行验资的会计师事务所来承担,而与金融机构并无瓜葛。

如果我们这样历史地、连惯地来分析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一系列批复的内容及其变化,并从中掌握其精髓,我们就不难发现,时至1996年,验资已是注册会计师的法定职责,出具虚假的验资报告的民事责任应由承担验资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或审计师事务所来承担,而不能由金融机构来承担。追究19968月以后的金融机构,对以其虚假存款证明为“依据”的他人的虚假验资行为的民事责任,于法无据。

三、江山农行在本案中的法律地位

如前所述,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为电器公司出具虚假的验资证明的行为在法律性质上属侵权行为,应承担侵权责任。作为侵权责任,其构成要件有四:1、有侵权行为;2、有损害结果;3、行为人在主观上有过错;4、行为与结果之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江山农行出具虚假的存款证明的行为充其量只是江山审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验资报告的一个条件,而非必然原因或充分理由。江山农行的行为必须通过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独立(独立性为公众会计师的执业原则之一)的违规的验资活动才能对虚假验资产生作用。故江山农行的行为与虚假验资之间并无法律上的必然因果关系。江山农行的行为既与虚假验资没有法律联系,则与公司登记机关的登记、与电器公司同电声厂之间的加工承揽合同、与电声厂的所谓损失,更没有法律联系。原告代理人所谓有过错就要承担责任的说法,违反了基本的法律原则,因而是极为错误的,江山农行在本案中对电声厂不负有法律上的义务。

其次,按照《公司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精神,出资不足的民事责任在于股东,而如审计师事务所、江山农行等其他人的责任都是补充性的,即在债务人、债务人的股东不能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才能由其承担赔偿责任。而且从《江山市审计师事务所乡镇企业分所新办企业资本筹集情况表》和电器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中看,电器公司“实收资本”为268万元,这说明电器公司的股东应向电器公司投入的注册资金是到位的。这就是说工业公司对电器公司的投资义务已经履行完毕。所以,工业公司虚假投资的事实已经不存在。据此,本代理人认为,第二被告、审计师事务所以及江山农行就已经不负有电声厂所要追究的民事责任。

据上述理由,嵊州市人民法院在庭后与我们充分交换意见之后,判决驳回了原告对江山农行的诉讼请求。

通过对该案的代理,我们认为,对于这一类案件,首先要看股东的投资是否在当时或之后已经实际投入。如果已经投入了,则金融机构的虚假证明所“证实”的是一真实的情况,金融机构不应承担民事责任;其次要看金融机构所出具的是“收款凭证”还是一般的存款证明。如是一般的存款证明,则可再看金融机构的身份是验资机构还是已为商业银行。如是商业银行出具的一般的存款证明,则必须由具有法定验资资格的验资机构依法根据银行收款凭证明验资,金融机构的存款证明不能作为验资的依据,金融机构有望摆脱民事责任,以保国家信贷资金免受不应有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