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放置D–J管未告知,造成患者血尿与结石

时间:2019-01-15 19:26:06| 专长:医疗纠纷| 来源:陈士斗律师

患者王某某于2008年1月17日因外伤后右臂及右腰痛至医方甲医院就诊,甲医院以失血性休克、右肾裂伤、脾破裂、肋骨骨折、左耻骨支及髋臼骨折将患者收住院,于当日行右肾破裂修补术,手术顺利。甲医院于2008年1月22日将患者转至乙医院继续治疗其他部位骨折。从乙医院出院之后,患者还一直感到腰痛不适,后还伴有血尿,但都未引起重视,认为是手术后正常现象。直到2009年3月再次出现血尿,觉得还是检查一下为好,就于2009年3月16日在丙医院做了X线检查,示:右肾区、右输尿管行区及膀胱区见D–J管(双J管)影,右侧肾区及膀胱区见两枚椭圆形高密度影,结论是右泌尿系置管术后,右肾结石,膀胱结石。

患者及家人回想到可能是甲医院放置D–J管时根本未告知患者及家人,在转院时也未记录,才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患者与甲医院产生争议,协商不成,患者起诉至人民法院。

法庭审理过程中,医方作为被告提出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该案历经了市级、省级二级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在鉴定过程中,医方提出如下观点:1、患者入院时病情较重,诊断明确,放置D–J管正确。2、在出院记录中已告知患者来我院复诊,但患者一直未来我院复诊。3、手术记录中明确记载术中放置D–J管,已履行告知义务。4、严格遵守医疗操作规范,医疗行为无过错。

患方则明确指出医方的过错,认为医方未在手术中及转院时告知在患者体内放置D–J管存在医疗过错。D–J管的放置要在2、3个月后取出(医方在法庭认为是2个月),否则会有副作用,相当于异物存留在体内,会激起机体的一系列反应。医方在术前、术中、术后以及出院时都未向患者或家属交待放置D–J管,更未交待何时取出D–J管以及不取出的后果,以至于患者根本不知道体内还有东西需要取出,承受着腰痛不适、血尿等病痛的折磨。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 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第二十六条 医师应当如实向患者或者其家属介绍病情,但应注意避免对患者产生不利后果。只要是医方告知了放置D–J管,并要在规定时间取出,患者肯定会照做的,患者是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患者享有知情同意权,医方不负责任、疏忽大意未将必须告知的治疗措施及后续的处理措施告知患方,存在着明显的过错。医方在此案中关于放置D–J管对患者的告知没有达到应有的广度与深度,应当告知到已放置、放置个数、部位、何时取出、不取出的后果等这样的程度,至少应告知到已放置这样的程度,否则患者怎能知道,怎能猜到如此严重的后果?!医方在这方面不负责任,麻痹大意,有严重的医疗过错,直接导致了患者的损害后果。

患方认为D–J管的放置时间过长是导致患者出现肾结石、膀胱结石、血尿等损害后果的直接与唯一原因。泌尿系结石可由饮食、感染、尿路堵塞、异物等多种原因而引起,但判断此病例,在放置D–J管处正好形成结石并包裹D–J管,有一一对应的关系,其他未放置D–J管的地方没有结石,致病因素与临床表现因果关系是很明显的。患者在医方处入院之前与治疗过程中都未出现肾结石、膀胱结石,就排除了患者原来患有结石的可能性。D–J管是放在体内的(只有治疗医生知晓),不是放置在体表,患者自身无法感知到它的存在,也就无法提出将其取出的要求,因此,在这方面患者毫不知情,也就不能承担延误病情等责任。患者出现肾结石、膀胱结石也不是其原发病所引起的,原发病有失血性休克、右肾裂伤、脾破裂、肋骨骨折、左耻骨支及髋臼骨折,而医方将患者收住院,已就原发病做了治疗,且手术顺利。因此,只有医方的过错诊疗行为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直接因果关系,医方应承担全部责任。

某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报告中分析意见指出:1、在患者手术以后及转院时未向其本人及家属详细交代留置双J管及后续处理,存在过失。2、发生肾及膀胱结石与双J管长期存留有直接因果关系,经用非手术方法治愈目前无不良后果,但增加了患者一定痛苦。结论为:本案例构成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

法院最终主要根据某省医学会鉴定报告,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判决被告承担相应的民事损害赔偿责任,患者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