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塞病合并血管病损治疗不当,致患者心衰死亡

时间:2019-01-15 19:33:39| 专长:医疗纠纷| 来源:陈士斗律师

民事起诉书

原告:朱某某,男,1943年6月26日生,住址:连云港市某县**镇**街居委会**路***号,联系电话:********。

原告:刘某某,女,1945年12月13日生,住址同上。

被告:连云港市某县某医院,法定代表人:***,职务:院长,地址:连云港某县**路,联系电话:********。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药费 5460元,死亡赔偿金411040元,丧葬费15833.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89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交通费1000元,鉴定费3200元。

2.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死者朱某是原告朱某某、刘某某之子,2009年5月18日下午2点30分就诊连云港市某县某医院,该院以胆囊炎收治入院,二级护理,入院时原告详细陈述了病情,住院期间死者出现病情变化,反映给主治医师,而没有引起重视,继续按照原来方案治疗,造成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于2009年5月29日20点40分死亡。

综上,原告认为被告不负责任,违反诊疗规范,延误病情,使朱某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具有医疗过错,造成亲人朱某的死亡,且与原告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被告的行为给原告精神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为此,特诉至人民法院,请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此致

连云港某县人民法院

具状人:朱某某、刘某某

2009年**月**日

二、患者朱某医疗事故鉴定书面陈述及答辩意见

患者朱某医疗事故鉴定书面陈述及答辩意见(省级鉴定)

尊敬的各位专家:

现就朱某与连云港市某县某医院的医疗纠纷中患方的观点与理由阐述如下。

一、 就诊经过及医疗纠纷的形成

患者朱某,男,1983年4月5日生,汉族。根据从医方处复印的病历显示:2009年5月18日,朱某主诉“反复口腔溃疡六年,腹胀20余天,右上腹痛半天”被医方收入院,入院诊断:白塞病、主动脉瓣置换术后、起搏器安装术后、心功能不全、胆囊炎,查体:血压110/70mmHg,神志清,查体合作,两肺可闻及少许湿罗音,心率65次/分,律齐,心音有力,心尖区可闻及杂音,肝脾肋下未及,腹水征阴性,双下肢无水肿,墨菲氏征阳性。入院后行二级护理,给予激素、免疫抑制剂、改善心功能、制酸、抗感染、护肝及对症治疗。但到了2009年5月29日20:00时左右,医方的护理人员在快速给朱某静脉注射完一种药物后(当时护士回答是胃复安注射液),十分钟后,患者突发胸闷、憋喘、心悸、口唇发绀,四肢发凉,血压测不到,到了20:40分患者呼吸、心跳骤停,很快死亡 。在患者死亡后,医方未建议家属对死因进行调查,未进行尸体解剖,造成患者死因不明。患方认为是医方的医疗过错导致了朱某的死亡后果,此后,患方多次找到医方要求处理此事,形成医疗争议,医方不予解决,患方于是诉至人民法院。

二、 患方提出的争议要点

(一) 医方诊疗行为存在的过错

1、医方提供的病历资料是伪造、篡改的,是不真实的,不应作为鉴定的依据。

根据医方提供的复印病历及用药清单可以显示,用药清单上胃复安注射液为22支,10㎎/支,而根据长期医嘱与临时医嘱计算出来的用药量与用药清单的剂量不一致,相差1支,在医方的医嘱中没有2009年5月29日(患者死亡日)当日用胃复安注射液的记录,护理记录中也没有。而真实情形是,在患者诉还是腹痛时,医生检查认为还是胃部的毛病,打胃复安就行了,2009年5月29日20:00时左右,医方的护理人员在快速给朱某静脉注射完一种药物后(当时护士回答是胃复安注射液,现场有证人),十分钟后,患者突发胸闷、憋喘、心悸、口唇发绀,四肢发凉,血压测不到。另外医方的医嘱中记录有强的松、氨甲喋呤、速尿等药物,而住院病人明细查询的用药清单中却并无这些药物的收费记录。一份真实的病历要做到医嘱、护理记录等与用药清单中一一对应,如果不能一一对应,医方存在着明显的记录不一致情形,就存在着病历不真实的可能。

医方在连云港市医学会鉴定时辩称:胃复安是护理人员根据医嘱提前将第二天的用药领出的,强的松、氨甲喋呤、速尿等是患方自带药物。这种辩解是站不住脚的,患方没有任何自带药,即使强的松、氨甲喋呤能够自带,而速尿是临时抢救药的针剂,又如何能够自带?而根据长期医嘱,5月18日,胃复安10㎎ iv Bid,至5月28日正好20支,5月28日9:00已将胃复安停掉,护士就不可能再提前拿好胃复安,根据临时医嘱,5月28日10:00又开了一支10㎎胃复安iv,只会是按医嘱一支一支的拿,不可能再提前将第二天的药物备好,而此时胃复安为第21支。医方刻意隐瞒如此重要的事实,只能是为了逃避责任,在病历上的篡改与伪造行为违反了《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九条 严禁涂改、伪造、隐匿、销毁或者抢夺病历资料等相关规定,应承担相应的后果。

2、 医方护理人员实施治疗措施时有严重的医疗过错。

2009年5月29日20:00时左右,医方的护理人员十分不耐烦的给朱某快速的静推胃复安注射液,当时,朱某家人看到像是在打肌肉注射一样的速度,还问护士:你打的什么针,这么快,回答:胃复安。

根据人民卫生出版社《新编药物学》第16版(主编陈新谦、金有豫、汤光)第486页甲氧氯安普(胃复安)静脉注射后1~3分钟生效,注意事项(3)注射给药可能引起直立性低血压。甲氧氯安普注射液的说明书静脉注射甲氧氯普胺须慢,l~2分钟注完,快速给药可出现燥动不安,随即进入昏睡状态。

以上说明,过快的注入胃复安会引起低血压、休克、昏睡等症状,这些与朱某死亡前的症状是相符合的,与注射后生效的时间也是相吻合的。也说明医方的医护人员严重违反诊疗、护理操作规范,具有医疗过错。

3.医方采取的诊疗措施明显不当。

患者朱某在入院时,家人就反复提醒医生朱某为主动脉瓣置换术后、起搏器安装术后,有可能存在心功能不全,但医生仍然仅按照胆囊炎、口腔溃疡治疗,并未真正考虑是否是心脏的问题,以及用药是否会对心脏的功能带来影响,心脏能否承受负荷。在一般护理记录单上,2009年5月18日中有遵医嘱予抗炎、保胃等治疗,而不是死亡记录中给予激素、免疫抑制剂、改善心功能、制酸、抗感染、护肝及对症治疗。上面已述及,在用药清单中并没有强的松、氨甲喋呤、速尿等药物,也就说明患者没有应用强的松、氨甲喋呤以治疗白塞病,也没有在出现心衰时应用速尿利尿以减轻心脏负担,即医方没用如其病历中记录的那样进行针对性的治疗。而直到2009年5月28日医方才做的心电彩超,了解心脏的功能状态,结果出来后,显示已有心力衰竭,也未采取相应的治疗措施,未改变原有的治疗措施。临床上,上腹痛往往有可能是心脏疾患的原因,而并非都是消化系统的原因,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诊治疾病不能片面的、单纯的、局部的考虑某一器官、某一系统的原因,应当综合起来考虑病情。2009年5月29日当时患者诉腹痛、想吐时,医生顺口说给你打一针止吐的药物,正因为如此忽视心脏的功能,医方才会在最后应用胃复安等药物时没有予以谨慎对待。试想,一个已经出现胸闷、憋喘、血压上不去,心功能出现障碍的患者,在应用有可能严重影响血压、心功能的的药物时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

4.医方没有完成护理措施。

根据长期医嘱,应行二级护理。二级护理要求护理人员注意观察病情变化,进行特殊治疗和用药后的反应及效果,每1~2小时巡视一次。而在朱某的护理中,护理人员不负责任,很长时间也不来观察护理病人。护理记录敷衍了事,忽略了重要的病情,甚至在2009年5月23日后就没有了护理记录。这些说明医方没有履行好自己的护理职责。

既然患者有心功能不全,心力衰竭,那么,就应当严格注意心脏的功能,保护好心脏,注意影响心脏前后负荷的因素,减少心肌的耗氧量、减轻心脏的负担。应严密观察液体的进出量,即观察输液量和尿量等,而在病人反映尿量异常时,护理人员根本就不在意,未记录尿量等数据。

5.医方采取的抢救措施不当。

在抢救患者的过程中,参与抢救的医务人员,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一点抢救的预备措施都没有。

三、 医疗过错与患者的死亡有因果关系

患方认为,医方存在明显的医疗过错,快速静脉注射胃复安与患者的死亡前的症状及生效时间是十分吻合的,由于医方的医护人员不负责任,采取的治疗抢救不及时、措施不当,将患者推到了死亡的境地,与患者的死亡有直接因果关系,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综上所述,接诊医院在给患者实施诊疗行为的过程中,严重违反有关卫生法律、法规、规章及诊疗技术操作规范,医疗行为具有过错,且与患者的严重损害后果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已构成医疗事故,请各位专家予以明断,以维护患者的合法权益!

患方:朱某某、刘某某

代理人:陈士斗

2010年*月*日

四、 医方医疗事故鉴定陈述及答辩意见

医院对患者的诊断成立,治疗符合医疗常规,对患者的救治尽心尽力,患者最终死亡是由于自身病情恶化、疾病发展所致,与医院的医疗行为无因果关系。

五、 连云港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报告

1、 分析意见:

根据医患双方及委托方提交的相关资料,结合现场调查,连云港某县某医院对朱某的诊断“白塞病、主动脉瓣置换术后、起搏器安装术后、心功能不全、胆囊炎”成立,治疗原则符合常规。

医方在患者病情变化时护理级别未予及时调整存在不足、病历书写不及时、不规范;医患沟通不到位;但上述医方行为与患者死亡之间无因果关系。

患者的死亡是由于自身疾病发展所致。

2、 结论:

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之规定,本案例不构成医疗事故。

六、 江苏省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报告

1、 分析意见:

该患者基础病为白塞病合并心血管病损(主动脉瓣手术2次、心脏起搏、肺动脉高压、肝静脉扩张等)且病情已3年余,目前治疗已难以改善心脏器质性病变,最终因顽固性心衰死亡。

住院后医方主要考虑“胆囊炎”进行相关治疗,并使用胃复安10㎎ Bid×10天等医疗措施不当。

医方对患者入院后表现的进行性心功能不全(两肺底啰音,肝静脉扩张,肝功能障碍)未予认识和重视,未能积极采取有效的纠正心衰的措施,医方存在的过失与患者的死亡有一定因果关系。鉴于患者心脏病变严重,反复发作后病情进行性加重,难以逆转,顽固性心衰难以控制,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

3、 结论:

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第四条,《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方法》第三十六条:本案例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负次要责任。

七、 案件结果

双方调解结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