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与上海陇丰某服饰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

时间:2019-01-27 15:28:49|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陈志辉律师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浦民二(商)初字第850号

原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朱建华。

委托代理人姜毅,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陇丰某服饰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伟。

委托代理人陈志辉,上海敏诚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卢小兰,上海英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上海善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飞宇。

委托代理人饶苍平,浙江永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陇丰某服饰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2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3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由于案情复杂,本院依法将本案转为普通程序,由审判员张海鹃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杨巍、人民陪审员张孝贤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9月28日、11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姜毅、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陈志辉、卢小兰(参加第一次庭审)、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饶苍平(参加第三次庭审)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诉称:2012年4月,原、被告签订《购销合同》一份,约定原告向被告采购KF-350卡其布20,000米,单价每米75元(人民币,下同);染料250桶,单价为每桶2,000元;合计货款200万元。合同签订前后,原告按被告要求分别预付货款共计101万元,但被告未发货。同年9月间,原告因业务需要要求追加布料,双方又签订《购销合同》一份,约定被告向原告供应KF-350卡其布8,000米,单价每米75元;KF-550汗布6,000公斤,单价86元;合计货款1,116,000元。原告基于对被告信任,按被告要求于2012年9月21日通过银行转账向被告预付货款90万元。但自原告预付共计191万元货款后,被告一直未向原告提供任何布料,原告多次催要货物或要求退款,均未果。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解除原、被告签订的两份《购销合同》;(2)返还预付货款191万元;(3)支付违约金19.1万元;(4)支付191万元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归还之日止的利息;(5)负担诉讼费及保全费。审理中,因认可被告归还原告40万元,变更诉讼请求为:(2)返还预付款151万元;(3)支付违约金15.1万元;(4)支付逾期付款的利息损失(其中27万元自2012年4月2日起算,18万元自2010年4月9日起算,29万元自2012年5月2日起算,22万元自2012年7月27日起算,5万元自2012年7月31日起算,50万元自2012年9月22日起算,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被告上海陇丰某服饰有限公司辩称:双方所签订的《购销合同》是为了帮助原告向银行贷款而订立,因此无效,故不存在违约金。原告所称的191万元款项中,其中101万元是支付至被告的原法定代表人陈哲民个人账某,陈哲民于2010年起已不担任被告法定代表人,故被告不予认可。另外90万元,被告于2012年9月21日支付给原告法定代表人40万元,另外50万元根据原告法定代表人指示支付给案外人。

第三人上海善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善弘公司”)述称:原告支付至陈哲民个人账某的101万元与第三人无关,第三人未收到这些款项;对被告于2012年9月21日支付该原告法定代表人的40万元确认与第三人无关,已在另案执行程序中解决。

经审理查明:2012年4月11日,原、被告签订《购销合同》,约定由被告向原告供应布料2万米,染料250桶,价值共计200万元;货款结算方式为合同履行结束后凭合同和仓库签收单付款。此后,双方又签订《购销合同》一份,约定由被告向原告供应卡其布8,000米,汗布6,000米,价值共计111.6万元;货款结算方式同为合同履行结束后凭合同和仓库签收单付款。2012年4月2日、4月9日、5月2日、7月27日、7月31日,原告法定代表人朱建华分别从其个人账某向案外人陈哲民账某转款27万元、29万元、18万元、22万元、5万元,合计101万元,其中2012年7月27日、7月31日两笔货款的付款凭证注明为“货款”。2012年9月21日,朱建华从其个人账某向被告账某转款90万元,载明的款项用途为购买原材料。同日,朱建华向陈哲民手机发送两条短信,内容分别为“徐弟荣,账某XXXXXXXXXXXXXXXXXXX,农行书院支行,金额人民币贰拾万元正”、“林惠珍,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工行浦江支行,金额人民币叁拾万元正,其余打入朱建华账号,工行南汇支行,账号XXXXXXXXXXXXXXXXXXX1”。被告于同日分别向案外人林某某的上述账某转款30万元、向徐弟荣上述账某转款20万元。同日,被告向朱建华上述账某两次转账各20万元,共计40万元。

另查明,原告与善弘公司于2012年3月15日签订《购销合同》一份,约定原告向善弘公司购买布料等共计249.25万元,合同加盖了原告善弘公司公章,陈哲民在合同上的善弘公司授权代表处签字。2013年6月,原告将善弘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双方之间签订的《购销合同》、返还货款本金148万元并支付违约金14.8万元。2013年8月23日,本院就该案作出(2013)浦民二(商)初字第1920号民事调解书。

再查明,陈哲民原任被告法定代表人,2010年10月27日,被告申请将法定代表人由陈哲民变更为席素英,后于2011年变更为现法定代表人陈伟。被告法定代表人陈伟与善弘公司法定代表人陈飞宇系兄弟关系,系陈哲民之子。

审理中,各方确认2012年9月21日,被告支付给原告法定代表人的40万元系用于向原告归还涉案合同款项。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购销合同》两份、《贷款借款凭证》一份、支付凭证及转账凭条5份、工商登记资料、民事调解书、被告提交的《网上银行交易凭证》5份、短信记录两则、《民事起诉状》2份及附件(《购销合同》、《支付凭证》)及原告、被告、第三人陈述等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被告间订立的两份《购销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也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被告主张该合同为帮助原告向银行贷款订立而无效,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就原告要求解除两份《购销合同》的诉请,被告也表示同意,故两份《购销合同》依法可予解除。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的预付货款,由两部分组成,其一是由原告法定代表人账某转账至陈哲民个人账某的101万元,其二是由原告法定代表人账某转账至被告账某的90万元。对该两部分款项,本院分述如下:对于支付至陈哲民个人账某的101万元,被告否认陈哲民代表被告收到该款项。对此,本院认为,虽然原告提供的被告工商登记资料显示陈哲民曾担任被告的法定代表人,被告对此也予以确认,但在签订两份《购销合同》及支付101万元款项时,陈哲民已不再担任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故原告主张陈哲民系代表被告接受款项,应当对此提供切实有效的证据加以证明,而原告并未提供相关证据。况且,原告主张陈哲民系以被告法定代表人身份与其接洽,而法定代表人信息为公示信息,且陈哲民早在2012年即已不再担任被告法定代表人,即使如原告所述,其相信陈哲民有权代表被告也非善意无过失。审理中虽查实陈哲民与被告现任法定代表人系父子关系,但并不能据此认定陈哲民系代表被告接受款项。本院另注意到,两份《购销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均为合同履行结束后凭合同和仓库签收单付款,但原告主张101万元均为合同预付款,不仅与合同约定不符,其在被告未发货的情况下,仍多次向被告支付预付款也与常理相悖,故本院认为,原告主张101元系支付给被告的预付货款并要求被告返还,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支付至被告账某的90万元,其中40万元原告确认被告已经归还,被告主张根据原告法定代表人指示支付至两案外人账某的50万元,原告虽予以否认,但原告法定代表人在发送的手机短信中明确了收款的案外人账某信息,在短信中明确除20万元和30万元外“其余打入朱建华账某”,且转款均在同一天发生,故本院采信被告已将90万元支付给原告的意见,对原告主张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解除原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陇丰某服饰有限公司于2012年4月11日签订、金额为200万元的《购销合同》以及标的物为KF-350卡其布、KF-550汗布、金额为1,116,000元的《购销合同》;

二、驳回原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4,808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29,808元,由原告上海某服饰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海鹃

代理审判员  杨 巍

人民陪审员  张孝贤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梁 洁

附:相关法律条文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