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和荣与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成都中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20-06-17 20:13:23| 专长:债权债务| 来源:皎月如斯จุ๊บ律师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成民初字第2239号
  原告:薛和荣,男,汉族,1963年12月1日出生,住成都市金牛区。
  委托代理人:何国庆,四川法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代斯琴,四川法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成都市大邑县。
  法定代表人:樊建成,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大伟,四川联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成都中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
  法定代表人:于静,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冯彪,四川盛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于静,女,汉族,1960年1月20日出生,住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
  委托代理人:冯彪,四川盛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杜虹,女,汉族,1969年7月17日出生,住四川省双流县。
  第三人:杜锐国,男,汉族,1967年8月10日出生,住成都市青羊区。
  原告薛和荣与被告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宁公司)、成都中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烟公司)、于静及第三人杜红、杜锐国民间借贷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薛和荣及其委托代理人何国庆、代斯琴,被告建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大伟、被告中烟公司及于静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冯彪,第三人杜虹、杜锐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薛和荣起诉称,原告与被告建宁公司于2014年1月23日签订借款协议,约定原告向建宁公司提供借款46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4年1月23日至2014年2月22日止,利息为每月1.8%。双方在合同中第九条约定“乙方一经违约,甲方有权依法要求乙方立即归还全部借款,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因此产生的律师代理费、执行费以及其他实现债权的费用由乙方全部承担,乙方如逾期归还,逾期利息按原约定利息计算。”
  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通过李芳茂的账户向建宁公司指定的账户(成都市国土资源局账号为20×××82)转账共计人民币4300万元,原告直接向建宁公司转账人民币24万元,剩余的276万元双方约定作为利息,原告未实际支付给被告建宁公司,被告建宁公司出具上述借款的收条,依据原告向被告建宁公司及其指定账户转款的的银行记录,以及被告建宁公司向原告出具的收条,可以确认原告共向被告建宁公司出借本金为4324万元。原告依约履行了协议,经原告多次催要,但被告至今未归还借款。《借款协议》第五条约定:“此笔借款利息为出借金额的1.8%每月。”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利息是依据协议约定、符合法律规定的。该协议第九条约定“乙方一经违约,甲方有权依法要求乙方立即归还全部借款,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因此产生的律师代理费、执行费以及其他实现债权的费用由乙方全部承担,乙方如逾期归还,逾期利息按原约定利息计算。”被告建宁公司至今未归还借款,已经构成了严重违约,原告依合同约定请求被告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逾期利息,未违反合同约定以及法律规定。
  2014年3月27日,于静在中烟公司的办公室,向原告出具了两份《担保书》,担保人分别为于静本人及中烟公司,对原告出借给被告的14280万本金元及利息全额担保。担保书上有被告于静及中烟公司的签字及盖章。
  借款到期后,原告催收未果,为维护原告之合法权益,故请求法院依法判决:1、被告建宁公司支付借款本金4600万及利息828000元,逾期利息及违约金合计13248000元(暂时算至2015年6月22日,逾期利息及违约金应算至付清之日止),律师费1085000元。以上合计61161000元。2、被告中烟公司、于静对上述诉讼请求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建宁公司辩称:原告主张的逾期利息、违约金以及律师费没有法律依据和合同依据;对于主张的本金4600万元保含其他主体支付的3000万元;原告主张利息应在2014年3月27日截止,不能重复计算利息。
  被告中烟公司、于静辩称:⒈于静是本案的实际出借人之一,建宁公司应当直接向于静返还3000万元;⒉于静和中烟公司没有为原告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也没有向原告出具任何担保文书。
  第三人杜虹、杜锐国同意被告中烟公司、于静的答辩意见,且称二人及案外人已向薛和荣还款共计696万元。
  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3日,薛和荣作为出借人、建宁公司作为借款人双方签订《借款协议》,约定薛和荣向建宁公司提供借款46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4年1月23日至2014年2月22日止,利息为月息1.8%。该合同中第九条约定:“1、若乙方(建宁公司)不能在2014年2月22日内向甲方(薛和荣)归还全部借款,视为乙方严重违约,乙方自愿按欠款金额每日千分之三支付违约金。2、乙方一经违约,甲方有权依法要求乙方立即归还全部借款,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因此产生的律师代理费、执行费以及其他实现债权的费用由乙方全部承担、3、乙方如逾期归还,逾期利息按原约定利息计算。”
  2014年1月23日,薛和荣委托案外人李芳茂通过李芳茂的银行账户向建宁公司指定的账户(成都市国土资源局账号为20×××82)转账共计4000万元。
  2014年1月23日,建宁公司出具收条载明:“今收到薛和荣先生借款人民币4600万元整(其中代建宁置业有限公司转国土资源局人民币4300万元,转建宁公司24万元整,现金人民币276万元整,总计人民币4600万元整)。”
  2014年1月24日,薛和荣向建宁公司指定的账户(成都市国土资源局账号为20×××82)转账300万元,薛和荣直接向建宁公司转账人民币24万元。
  2014年3月27日,于静作为担保人出具《担保书》载明:“本人于静以所持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50%股权,对2014年1月23日及2014年3月3日由薛和荣与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之《借款协议》中的标的款本金合计人民币14280万元及利息全额担保至本息还清为止。”同日,中烟公司作为担保人出具《担保书》载明:“本公司:成都中烟科技发展公司,对2014年1月23日及2014年3月3日由薛和荣与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之《借款协议》中的标的款本金合计人民币14280万元及利息全额担保至本息还清为止。”
  2014年2月25日,建宁公司向薛和荣还款88万元。
  2015年5月21日,薛和荣因本案与四川法邦律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薛和荣向四川法邦律师事务所支付律师费1085000元。
  庭审中,薛和荣称收条上载明的276万元现金并未实际支付给建宁公司。
  本院认定上述事实,有当事人身份信息、《借款协议》、《收条》、银行转账凭证、《付款委托书》、《担保书》、《委托代理合同》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为证。
  第三人杜虹在法庭上举示:2014年1月27日由杜虹的账户分别向张先虎、罗庆的账户转款20万元的转款凭证;2014年2月25日杜虹向原告转款50万元的转款凭证;2014年3月10日杜虹委托**向原告转款138万元的转款凭证;2014年3月10日杜虹向原告转款138万元的转款凭证;2014年4月3日杜虹向原告转款100万元的转款凭证。对杜虹举示的上述证据原告认为以上转款没有建宁公司委托转款的证明,并不能认定为第三人代建宁公司还款,第三人如有异议可另行主张。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不能证实系建宁公司归还案涉《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且并无其他证据相印证,故上述证据与本案并无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薛和荣与建宁公司签订的《借款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对各方均有约束力。《借款协议》签订后,薛和荣已按约部分履行向建宁公司发放借款的义务,建宁公司亦应按约还本付息。根据各方在庭审中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建宁公司尚欠借款本息的具体金额;二、薛和荣诉请建宁公司支付逾期利息、违约金及律师费的主张是否应当得到支持;三、于静、中烟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综合评析如下:
  关于建宁公司尚欠借款本息的具体金额问题。根据查
  明的事实,1.薛和荣委托案外人李芳茂通过李芳茂的银行账户向建宁公司指定的账户转账4000万元,薛和荣又向建宁公司指定的账户转账300万元,薛和荣直接向建宁公司转账24万元,故应当认定薛和荣于2014年1月24日履行实际出借金额为4324万元。2.2014年2月25日,建宁公司向薛和荣还款88万元。《借款协议》约定,建宁公司在借款到期日(即2014年2月23日),以现金或转账方式归还给薛和荣,故应当认定建宁公司归还的88万元系包含利息及本金。按照实际出借的4324万元为基数按照月利率1.8%计算期内利息为778320元,扣除该利息后实际归还本金金额为101680元。因此,建宁公司尚欠的借款本金金额为42461680元,其应当按照《借款协议》的约定还本付息,故对薛和荣诉请建宁公司归还借款本金并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部分予以支持,即建宁公司应向薛和荣归还剩余借款本金42461680元
  二、关于薛和荣诉请建宁公司支付逾期利息、违约金及律师费的主张是否应当得到支持的问题。建宁公司逾期归还借款本息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在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中约定了借款月利息为1.8%,违约金按前款金额的每日千分之三支付。因被告建宁公司未按期偿还借款,其行为已违反《借款合同》约定,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但违约金性质是以补偿守约方因对方违约而遭受的损失为其主要功能。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关于“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情况具体掌握,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数)”的规定,被告建宁公司未按期归还借款,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实质应为资金占用利息损失,故对薛和荣诉请建宁公司支付逾期利息、违约金的主张,本院部分予以支持,即逾期利息、违约金以42461680元为基数,按照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基准利率四倍计付从2014年2月24日起计算至本息付清之日止。关于律师费,因薛和荣未提交律师代理费已经实际发生的证据,故对薛和荣诉请建宁公司支付律师费主张,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于静、中烟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问题。
  中烟公司出具的《担保书》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中烟辩称没有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的意见与审理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之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在担保书中,因为没有约定明确的保证方式,故应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故中烟公司应对建宁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承担责任后,有权在其各自承担责任的范围内向建宁公司追偿。2014年3月27日,于静出具《担保书》载明:“本人于静以所持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50%股权,对2014年1月23日及2014年3月3日由薛和荣与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之《借款协议》中的标的款本金合计人民币14280万元及利息全额担保至本息还清为止。”从上述《担保书》载明的内容看,于静系以所持建宁公司50%股权作为质押物对案涉贷款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并不能理解为于静愿意以其个人财产作为案涉借款提供担保,故原告要求于静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对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薛和荣的诉讼请求部分成立,本院部分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薛和荣归还借款本金42461680元并支付逾期利息及违约金(逾期利息、违约金以42461680元为基数,按照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基准利率四倍计付从2014年2月24日起计算至本息付清之日止。);
  二、被告成都中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对本判决第一项确定的被告薛和荣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成都中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在其各自承担责任的范围内向被告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追偿;
  三、驳回原告薛和荣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7605元,保全费5000元,共计352605元由原告薛和荣负担70521元,由被告成都建宁置业有限公司、成都中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担28208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傅 敏
  代理审判员  王晓川
  人民陪审员  唐金成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日
  书 记 员  张 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