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登陆方式
诚信律师 实名认证 WAP认证
所在位置:刁凤香律师 > 刁凤香律师成功案例 > 寻衅滋事意见书

刁凤香律师诚信档案

  • 诚信认证年限:第3年
  • 诚信指数:376
  • 咨询回复:528个
  • 好评:1个
  • 采纳数:1个
执业证号:13701200811754429
办公电话:
邮箱:diao-727@163.com
地址:济南市高新区舜华路2000号舜泰广场8号楼西区16层

在线法律咨询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
手机号码:

刁凤香律师成功案例

寻衅滋事意见书

来源:刁凤香时间:2018-01-30 14:33:56

关于杨某等人

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法律意见书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

关于被害人张某、张某某于2015年2月23日被杨未非等人伤害一事,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分局趵突泉派出所受理此案,该所于2016年1月9日做出不予立案通知书。2016年1月14日,被害人张某、张某某向济南市公安局历下区分局申请行政复议,要求公安机关对杨某等人违法行为予以刑事立案,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分局于2016年2月13日做出维持原决定的复议决定,2016年3月15日被害人张某、张某某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检察院申请刑事立案监督申请,依法行使刑事立案监督权,通知公安机关对杨某等人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立案。被害人张某、张某某于2016年7月14日委托本所代理其申请立案监督等一切事宜,本所指派刁凤香律师担任其代理人,刁凤香律师依法代理此案后,多次询问了被害人有关事情详细经过,也查阅了案件的有关材料,又听取了有关法律同仁的专业意见,代理人认为:杨某等人的行为构成刑法之寻衅滋事罪。并向济南市历下区检察院出具了法律意见书(详见附件1)2016年9月7日,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检察院做出初步结论:认为公安机关出具的不予立案的理由成立,认为杨未非等人的违法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初步结论,并口头告知了出了5个不构成寻衅滋事的理由,具体理由如下:

1、此案中,杨某非等人的行为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附件2)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因日常生活偶发矛盾,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293条规定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矛盾系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负有主要责任的除外。 检察机关认定此事件的发生属于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负有主要责任。

2、本案中,行为杨某使用的铁质三脚架非法律意义上的凶器;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四款之规定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情形。

3、本案中,杨某等人一共实施两次伤害造成被害人张某、张某某轻微伤,第一次在山东大学实施的伤害属于故意伤害性质,但因为被害人是轻微伤,构不成轻伤的刑事立案标准。加害人第二次在医院实施的第二次伤害属于事出有因,也不能认定为寻衅滋事的性质。

4、本案中,因为行为当时加害人杨某没有看出被害人是残疾人,所以本案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款之规定随意殴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讨乞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情形。

5、本案中,加害人杨某等人在校园以及在医院伤害被害人的行为没有造成社会秩序的破坏,缺乏寻衅滋事罪的客体要件。

同时检察机关具体承办案件工作人员表态:此案如果有后续的证据和意见,被害人和代理人可以随时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检察院提出。

现代理人又陆续的搜集了证实杨某等人构成犯罪的有关证据,另外代理人针对检察机关告知的五点不予立案的理由做出如下澄清和解释:

一、关于理由1:

本案中,被害人和加害人杨某一并不认识,被害人正常行走,就因为回头多看了加害人杨某一眼,就遭到谩骂,继而遭到人身殴打。无论如何也不能认定被害人对此事件有着主要责任或者故意引发。检察机关根据证人证言的证词:被害人当时对加害人杨某说:“你等着,我找人”,这点认定被害人对事件的发生有着主要责任。

代理人认为:此处在加害人杨某在被害人没有开始对加害人杨某实施实际的人身伤害之前,就对被害人实施伤害性、暴力性攻击,加害人对此负有全部责任,更何况,被害人现场并没有对加害人杨某说这句话,退一步讲,即使说了,也不能因此认定被害人有着主要责任,因为被害人在首先受到加害人杨某的谩骂之后,说出这样的话语已经属于非常的隐忍和文明。所以说被害人对此事件的发生不负任何责任。

“你瞅我干啥”“我就瞅你咋地?”代理人认为:一个守法公民走在回家的路上,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便被谩骂和殴打,这绝不是是一个正常法治社会中允许的事情;该事实充分反映了施暴人的暴戾性格和为所欲为加害他人的主观心态;二是该案迟迟不予立案,对守法公民的本人、亲友及所有了解该案情的人来讲,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事实,这也是对公平与正义之水“源头”的污染!

二、关于理由2:

检察察机关认为加害人杨某手里所持铁质三脚架非法律意义上的凶器,对此代理人认为属于错误认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刑法第267条第2款中携带凶器抢夺,在“抢夺”的理解上一般没有争议,但对于“凶器”的理解却常常出现不同看法,而对凶器的理解不同,会直接影响该条款的正确适用。根据有关司法解释,凶器主要指枪支、爆炸物、管制刀具等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以及国家禁止个人携带的器械以外的其他器械。该兜底条款本身就不甚明确,代理人认为,理解凶器的内涵应从用途和给被害人造成的威胁程度上来理解。因为再威猛的器械不用于行凶,也不可能成为凶器;而即便打算用于行凶,但在外形上对被害人不能形成威胁,同样也不能成为凶器。因此能否将一种器械认定为凶器,关键就在于其是否能够给被害人身体在瞬间带来伤害或者产生威慑。

本案中,加害人杨某持有铁质的停车三脚架,根据心智正常的人对此认知,它的杀伤力是不言而喻的,它造成加害人母亲的头部严重伤害足以说明它的杀伤力,再者,评定它是否是凶器,应该以正常人的认知,是否足以造成实际的伤害,也足以造成心理性的威慑,这两点具备就足以说明认定铁质三脚架应该为平常人们理解的凶器。

三、关于理由3:

本案中,加害人杨某的两次伤害一次是在校园,一次是在医院,两次是连续性的行为,在实施完对被害人的第一次伤害行为后,加害人杨未非又纠集数人追到医院对被害人实施第二次的攻击,最后造成被害人张某、张某某的轻微伤后果。

关于检察机关认定第一次属于故意伤害,第二次的伤害属于事出有因,两次的行为应该分割开来,这是十分错误的。

故意伤害一般指;故意伤害一般在实施伤害行为之前有预谋、有准备,如选择作案时机、准备作案工具等。或者行为人和被害人有纠纷,很少是临时起意的伤害,本案中可以排除加害人故意伤害的主观动机。

关于是否事出有因,要看看这个“因”是否正当?即使采用加害人一方的说法:他们认为是被害人造成加害人杨某的母亲的外伤,他们第二次去医院是找被害人算账,是事出有“因”。但事实证明他们的说法纯属狡辩,因为加害人杨某之母是杨某自己用铁质停车三角架误伤造成的,与被害人无关。所以第二次的伤害是“事出有因”的说辞站不住脚。退一步讲,即使这个“因”是正当的,也应该诉诸法律、寻找政府予以帮助,而不是用违法的自卫手段去解决。

公安机关的法医鉴定委托书上的案发经过可以证实事情经过:加害人杨某在山医打人后,又纠集数人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导致被害人颈椎活动受限、右侧太阳穴麻木,左侧耳鸣、听力下降、头晕等,这份证明可以证实这两次的打人事件本来就是一个连串的行为,非两个独立的行为。

所以,无论哪次的伤害行为造成被害人轻微伤的后果都应该视为一个完整的伤害行为造成被害人的损害后果。(详见附件3)。

四、关于理由4:

本案中,被害人是指明显的肢体性残疾人,只要视力正常的成常人可以看到被害人的残疾,如果在此以加害人杨未非承认实施伤害之时就知道被害人的残疾人身份才认定被害人的残疾人身份,这明显是违反法律规定,因为,被害人的残疾人身份是既定事实,不以他人的判断为存在前提。如果以加害人杨未非确定的供述“我打他时就知道他是个残疾人”来认定案中被害人的残疾人身份,同样,一个人杀人了,就可以以“我不知道杀人犯法”逃避法律制裁?这是不是荒唐可笑?

五、关于理由5:

检察机关认为加害人杨某家的行为不足于危害到社会秩序。这里的公共秩序是寻衅滋事的客体,学界一致认为是社会秩序。但如何具体理解社会秩序,则存在分歧。有二种较有代表性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社会秩序就是公共场所秩序。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公共场所就是人们共同生活的场所,它不仅包括人员集中,人们活动频繁的地方,还应包括人员分散,人们活动不多和不经常活动的地方。如小街、荒郊等,人们可以在那里从事生产、工作、休息等活动,自由往来而不属私人所有,这也应属于公共场所。

本案中,学校、医院属于公共场所确定无疑。当时,因为加害人杨某的伤害行为,造成多人的围观,在学校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而在医院的伤害行为,更是造成医院一楼大厅的秩序混乱,加害人杨未非公然在一个是莘莘学子求学的地方和另一个救死扶伤的地方行凶,其主观恶性之大,行为之令人发指。最后这件事情已经被新闻媒体刊登播出,以《校园散步莫名挨两顿暴揍》一文刊登在齐鲁晚报上,在民众中造成很大的反响。

所以本案发生在公共场所,也造成了公共场所秩序的混乱,如果我们在此姑息加害人的行为,也就是姑息迁就犯罪行为。这是对被害人的二次伤害,也是对神圣法律的亵渎。

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第三条:随意殴打他人,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93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一)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

(四)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

(五)随意殴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六)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会乱的;

本案中,加害人杨某的行为符合第三条第一、四、五、六项之规定,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退一步讲,即使认定加害人杨某与被害人属于偶发社会矛盾,也应当以上述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293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

另外,代理人着重提出以下两点

一、此事发生时间是2015年2月份,被害人做伤残鉴定的时间是11月份,至于为何那么长的时间没有做伤情鉴定?因为事件刚发生时,被害人本着宽大为怀,想对加害人杨某等人的行为予以谅解,不予追究其刑事责任。但事后加害人杨某拒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拒不认错,且态度蛮横。这才使得被害人决心彻底追究加害人的行为责任,只有其受到应有的刑事惩罚,才达到教育感化加害人的目的,也依法为自己讨个公道。

二、此案发生至今已经历时一年,加害人杨某至今没有任何的道歉等行为,被害人光医疗费就花费数万,至今加害人杨某等人不但对经济上没有一分的经济赔偿,连口头的道歉行为也没有,于情于理都讲不过去。

被害人面对此事,没有失去理智,也没有像其他上访人员一样走上方的路线,而是走正规的司法救济途径。但正是这条法律规定的司法救济的路线走起来却困难重重,至今没有一个公正的结果。这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出现这样的局面是不应该的。

我作为一名普通的法律人,有义务为让普通民众不再对法律感到失望而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可能徒劳,但依然努力、虔诚!

引用《刑法》第1条:“为了惩罚犯罪,保护人民,根据宪法,结合我国同犯罪作斗争的具体经验及实际情况,制定本法。”在此,代理人提交此法律意见书,希望省检院领导着重参考代理人的意见书,及时的督促办案机关立案侦查,给被害人一个公道的说法,同时也给加害人一个公正的处理意见。再次万分感谢!

此致

代理人:刁凤香

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

2016年12月2日

上一篇:猥亵儿童罪
律师咨询热线
刁凤香律师
法律咨询网
技术支持:中顾法律网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鲁ICP备12021926号  法律咨询热线:   您是第位访客
法律咨询   律师咨询   打官司   法律法规   济南律师  中顾法律网一站式解决您的法律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