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玉平律师个人网站

中顾法律网非合作律师,官方免责声明:该律师尚未通过中顾服务认证,咨询或委托该律师的法律风险您个人承担

建议您选择中顾认证律师(点击查看

律师姓名
段玉平律师
(黑龙江大庆)
手机号码
(电话咨询免费,说明来自中顾法律网将得到更详尽的服务)
座机号码
电子邮箱
办公地址
填写详细地址,便于中顾网汇刊邮寄
个人网站
http://lawyer.9ask.cn/lvshi/duanyupingls/
执业机构
 
执业证号
400-000-9164
30秒快速发布咨询
律师案例

江某故意伤害致死案

时间:2014.01.17  作者:段玉平律师  来源:中顾法律网

江某故意伤害致死案辩护意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接受本案被告江某亲属的委托,并征得被告人江某的同意,指派我担任本案被告江某的辩护律师。庭审前,我仔细阅读了整个案件的卷中,并会见了被告人,首先请允许我仅以辩护人身份向被害人表示沉痛的哀悼,也向被害人的亲属表示极大的同情,现依据事实和法律,辩护人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合议庭予以采纳。

辩护人对本案总的观点是:

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案件事实以及对本案的定性不持异议,但根据本案情况,辩护人认为江某具有如下法定从轻、减轻以及酌定的从轻处罚的情节,恳请法院充分考虑并采纳。

相关事实和理由如下:

1、被告人江某在自己的生命受到不法侵害时,实施了正当防卫,只是防卫行为超过了必要的限度,构成防卫过当。

根据本案证据材料及被告人的供述,事发时,被害人先拿菜刀要砍被告人,被被告人和被害人的二儿子抢了下来,后被害人又拿斧子要砍被告人,也被抢下,被害人又拽住被告人的头发就打,被害人由于人高马大,身强力壮,弱小的被告人根本不是被害人的对手,被告人在自己生命受到伤害时,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命安全,顺手拿起瓶子打了被害人一下,没想到被害人出乎意料的死亡,很显然,这种结果不是被告人所追求的,是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时实施的正当防卫。只是本案中防卫行为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了被害人的死亡。被告人在在遭受被害人殴打时,其产生简单的主观意愿即控制被害人,使自己不再受伤害。只是被告人对于伤害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缺乏足够的认识,被告人对于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出现是一种过失的心理状态,被告人并不希望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因此,导致被害人死亡的结果出现,所以被告人实施了正当防卫,超过了必要的限度,根据《刑法》第20条的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2、被告人江某已经取得被害人家属的书面谅解,恳请法院在量刑时给予充分考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23条规定:因婚姻家庭等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应当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不需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本案中,被告人江某与被害人是多年的夫妻,是因为家庭纠纷引发的犯罪,主观恶性小,并且被害人家属已出具了书面谅解意见,恳请法院在量刑时给予充分考虑。

3、本案系因婚姻家庭问题激化引发的矛盾冲突,社会危害性较小。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第22条规定:对于因恋爱、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犯罪,应酌情从宽处罚。

本案是被告人与被害人因家庭琐事问题激化引发的犯罪,社会危害性较小,并且与被告人同村居住的姜显宏等34位村民联名出具了请愿信,一致请求法院对被告人宽大处理,请法院量刑时给予充分考虑。

4、被告人江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自愿认罪,悔罪态度好,恳请法院予以充分考虑。

被告人在案发后能够积极主动、全部、彻底地向司法机关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的态度是有目共睹的,,说明被告人已经认识到自己的犯罪行为,有强烈的悔过自新、重新做人的良好愿望。

通过司法机关的帮助教育,被告人已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深感痛心与后悔,在辩护人会见被告人时,她悔恨莫及,也多次表示出去后一定好好孝顺的年迈的婆婆,并愿意认罪,痛改前非,渴望早日回归社会。庭审过程中,被告人也对所犯罪的行为供认不讳,认罪伏法的态度也是有目共睹的。

5、本案中被害人对案件的发生具有明显的重大过错,案件的发生是因为被害人醉酒后对被告人实施打骂才引发的,并非私仇恩怨,主观恶性小。

本案被害人与被告人是多年的夫妻,被害人生前喜欢酗酒,不愿下田劳动,酒后经常与邻居、妻子、儿女吵架,村委会多次出面调解,被害人置之不理。而本案被告人是一位心地善良、孝敬父母、任劳任怨的普通农民,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平时要照顾70多岁高龄的婆婆,还要支撑整个家庭的生活,和邻居能和睦相处,得到周围村民的好评。

事发当天,被告人与小儿子出外打工,晚上六点回来后,看见被害人喝的醉醺醺的躺在炕上,就和被害人吵了几句,被害人就骂咧咧的起来拽被告人的头发就打,后又拿斧子、菜刀要砍被告人,被告人为了自卫,失手将被害人打伤,所以本案的发生被害人是存在过错的。

另外,据证人证实,被害人受伤后又喝了一斤多龙爪泡的药酒,从常理分析就能得知,被害人喝了一斤多药酒,使自己的血压增高,血流增快,加速了自己的死亡时间,失去了抢救机会,几位证人都证实,吵架过程中被害人曾拿菜刀、斧子要砍被告人,被告人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所以被害人应对死亡结果承担一定的责任。

6、被告人系初犯、偶犯,具有酌定的从轻处罚情节,案发前被告人遵纪守法没有任何违纪犯法行为,一直表现良好,邻里之间也能和睦相处。恳请法院在量刑上给予体现。

被告人在此次案件发生之前,一直遵纪守法,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记录,本次犯罪是由于她本人对什么是犯罪认识不清,对犯罪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够,法律意识淡薄所造成,是区别那些累犯、惯犯的。同时,被告人一直与邻居和睦相处,孝敬老人,得到周围群众的好评,希望法院在量刑时对被告人能从轻处罚。

7、希望法院能体谅被告人的成长经历以及家庭实际情况,恳请法院对被告人适用缓刑

被告人出身于一个贫苦的农民之家,16岁便因生活所迫,外出打工,从事的是最苦最累的工作,吃了很多苦,虽然生活窘困,收入微薄,但她始终善良淳朴,从来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后来成了家,丈夫也整日酗酒,什么活也不干,整个家庭上有老下有小,完全靠她一个人支撑,她从来没有享受到人生的乐趣,出现今天的结果,更使她痛不欲生。

今年49岁的被告人,上有70多岁的婆婆需要赡养,下有没成家的孩子需要照顾,处在压力最大阶段,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她一个人肩上,发生今天的悲剧,绝对不是江某希望发生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江某的婆婆、儿子,无一列外都是受害者,我们不难想象,失去家庭顶梁柱的江某家人,未来的生活将是多么悲惨。

综上所述,纵观本案全部事实,被告人系初犯,认罪态度好,被害人存在重大过错,被害人家属已书面谅解被告人,社会危害性不大,主观恶性小,实施的正当防卫只是超过了必要的限度,因此恳请法庭从本案实际情况考虑,依照“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对被告人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参考并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