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范律师-北京嘉昊13126643777律师 > 范律师-北京嘉昊13126643777律师成功案例 > 庞**等与刘**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庞**等与刘**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范律师-北京嘉昊13126643777律师 时间:2019-03-15
正文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2民终910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邵**,男,**年*月*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被告):庞**,男,**年*月*日出生。

二上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曹**,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女,**年*月*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东辉,北京市嘉昊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邵**、庞**因与被上诉人刘**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8)京0115民初657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邵**、庞**上诉请求:1、请求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刘**的诉讼请求、改判我二人不承担赔偿责任;2、一、二审诉讼费由刘**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程序不当、认定部分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1、事故发生地点是大兴区青长路青云店东大桥北侧东院内的库房内,而不是在公共的交通道路上,有关责任认定及赔偿问题均依法不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法律规定;2、刘**对自己的库房结构很了解,她又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她一边要求车辆往前提一下,一边还往车辆与墙壁的缝隙中挤,她自己应该承担伤害的全部责任。驾驶员邵**是按照刘**的指令向前开车,没有注意到从车的左后位置挤进来一个人,司机应当无责任;3、刘**既没有通过交通事故处理机关委托司法鉴定,也没有通过法院委托司法机关进行鉴定,而是以个人名义委托北京**司法鉴定所,进行了司法鉴定。我们在一审时,对刘**单方委托而进行了鉴定的程序及得到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结论提出了异议,并要求重新鉴定,但一审法院未予准许。一审法院在程序审理上存在错误。在此,我们是申请重新进行鉴定,以明确赔偿责任;4、刘**诊断中的糖尿病、高血压、痛风等疾病与本次事故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该部分疾病的治疗费用由我们承担,缺乏法律依据;5、刘**的右髋臼骨折及髂骨骨折的十级伤残不是本次事故造成的,与本次事故无因果关系。因此,我们申请对该伤害形成原因进行鉴定,以明确责任;6、刘**入院时陈述腹部疼痛,但诊断中有肝挫伤、肺挫伤等,肝、肺处都在胸部,即使受伤也和本案无关;7、刘**常年居住在农村,对其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进行赔偿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刘**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对方的上诉请求和理由。

刘**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令邵**、庞**支付给我医疗费255.4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00元、营养费3000元、误工费14000元、护理费2040元、交通费800元、残疾赔偿金12481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鉴定费4350元、复印费14元,上述费用共计人民币:158571.47元;2、本案件的诉讼费由邵**、庞**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7月27日16时,邵**驾驶小货车(车牌号:×××)在大兴区青长路青云店东大桥北侧东院内,装完货出库房时,汽车左侧将刘**挤压于墙体之间,造成刘**受伤。经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交通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邵**对事故承担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当日,刘**被送至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就诊,诊断为1.肝挫伤2.肾挫伤3.高血压3级(极高危组)4.肝功能异常5.右肾上腺血肿6.肺挫伤7.右髋臼骨折8.右髂骨骨折9.2型糖尿病10.痛风。刘**住院13天,支付医疗费255.47元,庞**垫付医疗费20000元,垫付护理费3400元。刘**出院后,庞**给付刘金荣1560元现金。

刘**的伤情经北京**司法鉴定所鉴定:构成十级伤残,误工期为120日,护理期为30日,营养期为60日。刘**支出鉴定费4350元。

另查,案涉车辆(车牌号:×××)的登记所有人为刘1,实际所有人为庞**。案涉车辆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截止2016年4月28日已过期,未投保商业第三者责任险

邵**与庞**为合伙关系。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病历、医疗费票据、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等证据材料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经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交通支队认定,此事故邵**负全部责任,法院予以确认。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刘**荣因交通事故受伤,其损失(不包含庞新正垫付费用,不包含鉴定费用)经法院计算如下:1、医疗费255.47元,有医疗费票据为证,法院予以支持;2、住院伙食补助费1300元,刘**住院13天,按照每天100元的标准计算,主张数额合理,法院予以支持;3、营养费3000元,根据鉴定意见书,营养期60天,按照每天50元的标准计算,主张数额合理,法院予以确认;4、误工费14000元,根据鉴定意见书,误工期为120天,按照每月3500元的标准计算,主张数额合理,法院予以支持;5、护理费2040元,根据鉴定意见书,护理期30天,减去住院13天,以每天120元计算,主张数额合理,法院予以确认;6、交通费800元,结合本次交通事故往返实际需要,主张数额合理,法院予以确认;7、残疾赔偿金124812元,基于刘**的住所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在城镇,按照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62406元乘以赔偿年限20年乘以伤残赔偿指数10%计算,主张数额合理,法院予以支持;8、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根据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法院酌情予以支持5000元;9、复印费14元,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刘**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医疗费用损失4555.47元(其中医疗费255.4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00元、营养费3000元),死亡伤残损失146652元(其中误工费14000元、护理费2040元、交通费800元、残疾赔偿金12481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以上共计151207.47元。因此次事故涉及车辆交强险已过期,庞**(投保义务人)和邵**(实际侵权人)应首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在交强险医疗费用类限额内赔偿刘**4555.47元,在伤残类赔偿限额内赔偿刘**110000元。对于刘**的其余损失36652元,由邵**予以赔偿。庞**为刘**垫付的医疗费20000元和护理费3400元,以及在出院后给付刘**1560元现金,庞**可在案外与邵**另行协商解决。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邵**与庞**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内连带赔偿刘**医疗费用类损失4555.47元、死亡伤残类损失110000元,共计114555.47元;二、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邵**赔偿刘金荣各项损失共计36652元;三、驳回刘**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中,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庭审过程中,邵**、庞**称刘**诊断记录中的第7项右髋臼骨折、第8项右髂骨骨折是入院两天后才诊断出来的;刘**的委托鉴定其没有到现场也没有经过法院或者交通队委托;刘**明知道危险还往车辆与墙壁的缝隙中挤。刘**辩称邵**当时非常着急,直接就把车开出来了,所以挤到了自己。当事人对于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均无异议,本院对一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一是邵**、庞**应否对刘**受伤所产生的各项合理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二是一审法院由此确认的刘**各项损失数额是否适当的问题。

就争议焦点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引发的损害赔偿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本解释的规定。”结合查明的事实,本案虽然发生在大兴区青长路青云店东大桥北侧东院内,但系邵**、庞**车辆在装完货出库房时造成刘**受伤。且经大兴分局交通支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邵**对事故承担全部责任。邵**、庞**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前述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内容存在不当之处,故该交通事故认定书可以作为法院确定双方责任的依据,邵**应当对刘**各项合理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因此,一审法院结合事故认定书、事故发生经过、案涉车辆未投保交强险等情况确认邵**、庞**在交强险限额内对刘**医疗费用类损失、死亡伤残类损失承担连带责任,其余损失由邵**承担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就争议焦点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在一审庭审中,法院已经向邵**、庞**充分释明如何提出申请鉴定、鉴定程序及未如期提出书面鉴定申请所应担承担的法律后果。但邵**、庞**未在合理期限内提出书面申请,且其既未提供证据证明刘**右髋臼骨折、右髂骨骨折及肝挫伤、肺挫伤与案涉事故的发生无因果关系,亦未能证明具备相应鉴定资质的北京**司法鉴定所所做鉴定从过程到结论存在问题,故一审法院结合司法鉴定意见及刘**的诊断证明等确定刘**伤残等级、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并无不当。邵**、庞**主张对刘金荣的伤情重新进行鉴定依据不足,本院不予准许。

就刘**医疗费的问题,一审法院结合北京市大兴区人民医院住院病案、入院记录、出院记录、诊断证明书中载明的内容及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确定刘**的医疗费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确认。邵**、庞**虽称刘**的医疗费用包含了治疗糖尿病、高血压、痛风等治疗费用且前述治疗与案涉交通事故完全无关,但其并未提供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另,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刘**的住所地、主要收入来源地均在城镇等情况,结合刘**的诉讼请求,按照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确定刘金荣的残疾赔偿金数额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邵**、庞**主张刘**常年居住在农村对其不应该按照城镇标准进行赔偿的上诉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一审法院结合刘**的伤情,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确定的刘金荣的其他各项合理损失数额亦无明显不妥,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邵**、庞**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471元,由邵**、庞**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广辉

审 判 员 宋 光

审 判 员 任淳艺

二〇一八年九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 杨 超

书 记 员 毕文华

分享到
范东辉
范律师-北京嘉昊13126643777

诚第1

  • 人身损害
  • 交通事故

执业证号:11101201610819914

北京 | 北京市嘉昊律师事务所

4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616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