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某与陈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判决书

时间:2018-12-08 20:29:25| 专长:交通事故| 来源:方杰律师

吕某与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陈某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陕01民终180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黄河路11号豫粮大厦12层。

负责人张国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邱振东,1974年8月31日出生,汉族,该公司员工,住公司。

上诉人(原审原告)吕某,女,1954年9月28日出生,汉族,西安市阎良区村民,住。

委托代理人方杰,陕西秦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某,男,1974年10月20日出生,汉族,河南省舞钢市村民,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平顶山市大路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矿工路中段建设银行平东支行办公楼9层。

法定代表人牛六连,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吕某、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某、平顶山市大路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大路物流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法院(2016)陕0115民初101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1月8日13时许,陈某驾驶豫D×××××号(豫D×××××)重型半挂牵引车(车辆挂靠于大路物流公司)沿关中环线由西向东行至临潼区相桥街办神东村处路段时,因观察不周,与吕某驾驶电动自行车由北向南过公路时相撞,致吕某受伤,车辆局部受损。后吕某被送往西安141医院,诊断为:急性闭合性胸部损伤、双侧创伤性湿肺、左侧5、9-11后肋骨折、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等症,住院治疗43天,支出交通费100元,门诊费2322元,医疗费95280.51元(陈某已支付3000元),遵医嘱购买人血蛋白支出8000元。2016年2月20日出院,支出交通费50元,医嘱:严格卧床,禁止下地负重,严格佩戴护具保护,继续抗凝、预防血栓,指导患肢进行伸曲活动功能锻炼,督促肺功能锻炼,加强营养支出、护理,门诊随诊。住院期间,其亲属陪护43天。后吕某门诊复查一次,支出交通费50元、医疗费93元。电动自行车经保险公司定损650元。庭审中,吕某申请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误工期限、护理期限、营养期限等鉴定,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2016年8月10日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吕某交通事故导致腹部损伤、胸部损伤、左下肢损伤伤残等级分别为八级、九级、十级;行“内固定取出术”后续治疗费约需8000元;误工期限建议为270日,护理期限建议为180日,营养期限建议为180日。支出鉴定费4000元。吕某当庭变更诉讼请求,要求追加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后续治疗费、精神抚慰金、鉴定费等共计298534.48元。事故经认定,陈某负事故主要责任,吕某负事故次要责任。事故车辆豫D×××××号(豫D×××××)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和105万元商业险,本起事故发生于保险合同期间。综上,吕某医疗费105691.51元、误工费9000元、护理费80元/天*180天=14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290元、营养费3600元、残疾赔偿金57347.40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元、交通费200元,财产损失650元,鉴定费4000元等共计208182.91元。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陈某、大路物流公司未到庭,致调解未能成立。

吕某诉称,2016年1月8日13时许,陈某驾驶豫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及挂车(豫D×××××)沿关中环线由西向东行驶至临潼区相桥办神东村处时,与其驾驶电动自行车由北向南横过公路时相撞,致其受伤。后其被送往西安141医院住院治疗43天。事故经认定,陈某负事故主要责任,吕某负事故次要责任。事故车辆在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和商业险,现吕某诉至法院要求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大路物流公司、陈某共同赔偿各项经济损失103892.51元,伤残赔偿金、后续治疗费、误工费等待鉴定后追加。

陈某未到庭,亦未书面答辩。

大路物流公司未到庭,书面答辩意见认为事故车辆在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和商业险,不愿承担事故赔偿责任。

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辩称,豫D×××××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及豫D×××××号挂车在其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和商业险,其公司愿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按照事故责任比例承担70%赔偿责任,但应扣除30%非医保用药。吕某已达退休年龄,不应重复计算误工费。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陈某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在容易发生危险的路段行驶时,未降低行驶速度。吕某横过公路时,应当下车推行,未确认安全后直行通过。事故经认定,陈某负事故主要责任,吕某负事故次要责任。车辆在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和商业险,应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陈某和吕某按责任比例承担。故吕某要求陈某、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承担事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应予支持。吕某系农民身份,以农村收入为其主要生活来源,应以农民身份核算各项赔偿损失。事故造成吕某腹部损伤、胸部损伤、左下肢损伤,伤残等级评定为八级、九级、十级,对其生活造成一定不便和精神痛苦,故对其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本院酌情予以支持。事故车辆挂靠于大路物流公司,挂靠公司应承担车辆发生事故后的连带赔偿责任。但事故车辆的交强险和商业险可足额赔偿本起事故的各项经济损失,故陈某及大路物流公司不再承担事故赔偿责任。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实治疗费用中包含非医保用药的具体数量、种类和金额,仅以公司内部规定要求扣减非医保用药30%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信。吕某虽年过六旬,但仍可从事一定农业劳作,事故造成其住院误工,应赔偿相应的误工损失,故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认为超龄不应再计算误工损失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信。为保护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原告吕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财产损失等共计204182.91元。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95597.40元,不足部分108585.51元,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赔偿76009.86元,其余32575.65元由原告吕某自己承担。限判决生效后30日内付清。二、被告陈某不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三、被告平顶山市大路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不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4778元、鉴定费4000元,被告陈某负担6338元(含已支付3000元),原告吕某负担2440元。

宣判后,吕某、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吕某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但是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双方责任划分有误,应按90%承担责任。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赔偿97723.36元,本案诉讼费由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陈某、大路物流公司承担。

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辩称,我们认为吕某承担90%还是70%的责任属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一审认定是正确的。

大路物流公司、陈某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

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上诉称,一、原审法院判决本案残疾赔偿金错误,残疾赔偿金多计算两年;二、原审法院判决本案护理费错误;三、原审法院认定本案的误工费错误。综上,请求:1、撤销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法院(2016)陕0115民初1010号民事判决,并对我公司多承担的20000元予以改判或将本案发回重审;2、诉讼费由吕某、陈某、大路物流公司承担。

吕某辩称,1、关于计算年限,一审法院多计算两年确实存在计算错误;2、护理费:吕某造成的8-10级伤残,根据鉴定意见需要人员护理,护理天数为180天,并非无依据,一审按照每天80元也是有依据的,本案中吕某从事的工作属于其年龄范围。综上,请求驳回保险公司的上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上诉认为残疾赔偿金多计算两年,要求依法扣减。吕某对此予以认可,本院予以确认。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上诉认为原审法院按照每天80元的标准计算护理费180天没有依据,并认为吕某已经年满62周岁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原审法院支持其误工费没有依据,要求依法改判。因西安交通大学法医学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护理期限建议为180日,故原审法院按照每天80元的标准计算护理费180天依法有据。虽吕某已年逾六旬,但仍可从事一定农业劳作,原审法院酌情认定误工损失并无不当。吕某上诉认为陈某被认定承担主要责任,应由人寿财险郑州中心支公司承担90%的赔偿责任依据不足,不予采信。综上,原判第二、三项正确,应予维持,原判第一项应予变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法院(2016)陕0115民初1010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

二、变更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法院(2016)陕0115民初101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吕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财产损失等共计198448.17元。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89862.66元,不足部分108585.51元,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赔偿76009.86元,其余32575.65元由吕某自己承担。限判决生效后30日内付清。

一审案件受理费按原审判决执行;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缴纳的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市中心支公司承担;吕某缴纳的二审案件受理费2244元,由吕某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焦海林

审判员  朱利安

审判员  李美红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二日

书记员  孙妍

 


 

在线查看此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