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交通肇事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18-12-08 20:53:54|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方杰律师

张朝交通肇事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6)陕0113刑初317号

公诉机关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男,1960年8月17日出生于陕西省扶风县,汉族,住陕西省扶风县,高中文化程度,农民。系被害人史某之夫。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2,男,1983年8月27日出生于陕西省扶风县,汉族,住陕西省扶风县,中专文化程度,农民。系被害人史某之长子。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3,男,1985年4月20日出生于陕西省扶风县,汉族,住陕西省扶风县,大学文化程度,农民。系被害人史某之次子。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4,女,1989年6月18日出生于陕西省扶风县,汉族,住陕西省扶风县,小学文化程度,农民。系被害人史某之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5,男,1990年5月13日出生于陕西省扶风县,汉族,住陕西省扶风县,小学文化程度,农民。系被害人史某之三子。

委托代理人王某1(受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2、王某3、王某4、王某5共同委托)。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女,1962年4月15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初中文化程度,农民。系被害人姚某4之母。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房某,女,1989年6月20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初中文化程度,农民。系被害人姚某4之妻。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1,女,2010年9月19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小学文化程度。系被害人姚某4之女。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2,男,2012年3月4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学龄前儿童。系被害人姚某4之子。

法定代理人姚某3(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1、姚某2共同的法定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李建飞(受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房某共同委托),西安市临潼区马额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被害人),男,1988年8月10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初中文化程度,农民。

委托代理人王伟,陕西声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被害人),男,1965年2月17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初中文化程度,农民。

委托代理人刘志学,陕西骊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被害人),男,1985年3月19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初中文化程度,农民。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被害人),男,1964年12月19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初中文化程度,农民。

委托代理人李艳新、方杰,陕西秦岳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被害人),曾用名李步荣,女,1968年6月1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小学文化程度,农民。

委托代理人李浩,男,1992年7月2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大专文化程度,系李某1之子。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被害人),男,1987年3月16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初中文化程度,农民。

委托代理人王春科,陕西荆山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朝,男,1985年10月27日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汉族,初中文化程度,住西安市长安区,司机。2015年9月30日因涉嫌犯交通肇事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西安市看守所。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品肉业公司)。住所地:西安市雁塔区鱼化工业园岳旗寨村南。

法定代表人姜志英,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闫黎平、李佳,陕西高新域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住所地:陕西省西安市高新区科创路168号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科技园研发中心E栋1-7层。

负责人原廷会,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琪、唐秋菊,陕西仁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检察院以雁检诉刑诉[2016]22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朝犯交通肇事罪,于2016年3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期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4、姚某3、房某、姚某2、姚某1、赵某、黄某、刘某、陈某1、李某1、黄来生以要求被告人张某3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损失为由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合并审理了本案。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周佳、代理检察员李媛、陈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朝、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委托代理人)王某1、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房某的委托代理人李建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的委托代理人王伟、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的委托代理人刘志学、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的诉讼代理人方杰、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的委托代理人李浩、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的委托代理人王春科、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闫黎平、李佳、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琪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9月8日6时许,被告人张朝驾驶陕A×××××号东风牌重型仓栅式货车沿西安市富民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富源二路左转弯时,适逢被害人黄来生驾驶陕A×××××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载张某1、史某等八人沿富民路由东向西行驶至此,因张朝所驾车辆不符合安全技术性能且超速行驶,致两车相撞,车辆受损,张某1、史某当场死亡,黄来生及同车乘坐的姚某4、黄某、赵某、刘某、陈某1、李某1受伤,后姚某4经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经鉴定,被害人张某1系被钝性外力作用致中枢神经系统(颅脑、脊髓)损伤合并胸腔脏器损伤而死亡,史某系被钝性外力作用致胸腹腔脏器损伤而死亡,姚某4系被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颅脑损伤而死亡,赵某头部损伤程度为重伤一级,黄某胸、腹部损伤之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刘某头部及盆部损伤程度均为轻伤一级,陈某1头部及胸部损伤之损伤程度均为轻伤一级,李某1右下肢及盆部损伤之损伤程度均为轻伤一级,黄来生左下肢及盆部损伤之损伤程度均为轻伤一级。经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朝负事故主要责任,黄来生负事故次要责任,张某1、史某、姚某4、黄某、赵某、刘某、陈某1、李某1无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张朝委托他人报警并在事故现场归案。

为了证实指控的事实,公诉人当庭出示并宣读了相关证据材料,据此认为,被告人张朝的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同时指出被告人张朝交通肇事致三人死亡、二人重伤、四人轻伤,并负事故主要责任,有自首情节,建议对其判处四至五年有期徒刑。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4要求被告人张某3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其损失,包括被害人史某家属处理本次交通事故的误工费20000元、住宿费2000元、交通费8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50000元、死亡赔偿金528400元、丧葬费30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1109元,并当庭提交了户籍证明、残疾人证、交通费票据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房某、姚某2、姚某1要求被告人张某3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其损失,包括死亡赔偿金5688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92780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交通费20000元、医疗费、丧葬费61085.09元,并当庭提交了户籍证明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要求被告人张某3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其损失,包括医疗费7077.65元、交通费2000元、误工费25400元、护理费600000元、后续治疗费43000元、残疾赔偿金467827.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70元、营养费2370元、鉴定费2400元,并当庭提交了病历、医疗票据、鉴定票据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要求被告人张某3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其损失,包括医疗费421878.4元、误工费33400元、护理费129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870元、营养费3870元、交通费5000元、残疾赔偿金159264元、后续治疗费28000元、鉴定费3200元、精神抚慰金30000元,并当庭提交了病历、医疗票据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要求被告人张某3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其损失,包括误工费36000元、护理费12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10元、营养费2010元、交通费3000元、残疾赔偿金97464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22869.6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后续治疗费5000元,并当庭提交了住院病历、住院结算单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要求被告人张某3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其损失,包括医疗费14378.7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850元、营养费3750元、护理费9500元、误工费29050.74元、残疾赔偿金20671.2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099.56元、精神抚慰金5000元、交通费1826.6元、鉴定费2400元,并当庭提交了病历、医疗票据、交通票据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要求被告人张某3各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赔偿其损失,包括鉴定费372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856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386元、残疾赔偿金60000元、交通费5000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护理费39600元、误工费54000元、营养费16800元、医疗费23400元,并当庭提交了病历、医疗票据、交通票据等证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来生要求被告人张某3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赔偿其损失,包括医疗费11342.09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520元、营养费570元、误工费31600元、护理费12000元、残疾赔偿金18792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7136元、精神抚慰金2000元、鉴定费2400元,并当庭提交了病历、医疗票据等证据。

被告人张朝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及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诉讼请求均无异议,当庭表示认罪且无辩护意见。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对事故认定书有异议,辩称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应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先行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其与被告人张朝、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共同承担,事发后其已向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垫付部分费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辩称其仅应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鉴定费不属于保险公司赔付范围,精神损害赔偿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的代理人称因各乘车人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事故的发生均有一定责任,故各乘车人应对黄来生承担的赔偿义务承担次要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5年9月8日6时45分许,被告人张朝驾驶陕A×××××号“东风”牌重型仓栅式货车沿西安市富民路由西向东行驶至富源二路左转弯时,适逢被害人黄来生驾驶陕A×××××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载张某1、史某、姚某4、赵某、黄某、刘某、陈某1、李某1等八人沿富民路由东向西行驶至此,因张朝超速行驶、未让直行车辆先行、转弯时未靠近中心点,且其驾驶的车辆不符合安全技术性能,黄来生驾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车辆且超速、超员行驶,致两车相撞受损、张某1、史某当场死亡,姚某4、赵某、黄某、刘某、陈某1、李某1、黄来生受伤的重大交通事故。姚某4后经抢救无效于次日死亡。经道路交通管理部门认定,被告人张朝负事故主要责任、黄来生负事故次要责任,张某1、史某、姚某4、赵某、黄某、刘某、陈某1、李某1无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人张朝委托他人报警并在现场被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涉案事实。

经鉴定,被害人张某1系被钝性外力作用致中枢神经系统(颅脑、脊髓)损伤合并胸腔脏器损伤而死亡;史某系被钝性外力作用致胸腹腔脏器损伤而死亡;姚某4系被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颅脑损伤而死亡。赵某头部损伤程度为重伤一级、左下肢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胸部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其双眼视力无光感属二级伤残、双侧额颞部开颅血肿清除术后属九级伤残、右侧第4--9肋、左侧第8--10肋骨骨折属九级伤残、右耳、双侧鼻腔脑脊液漏属十级伤残、前额部颅骨缺损属十级伤残、后续治疗费约为43000元、护理期限为长期护理。黄某胸、腹部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肢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其8肋骨折属九级伤残、腰椎损伤属十级伤残、肠破裂修补术后属十级伤残、右上肢损伤属十级伤残、左下肢损伤属十级伤残、后续治疗费约为28000元。刘某头部及盆部损伤程度均为轻伤一级。陈某1头部及胸部损伤程度均为轻伤一级;其颅脑损伤属十级伤残、4肋以上骨折属十级伤残、护理期限为95日。李某1右下肢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伤残等级属九级、盆部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伤残等级属十级;误工时间为270日、护理期限为120日、护理人数为1人。黄来生左下肢、盆部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胸部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伤残等级属十级、后续治疗费约为8000元、护理期限为120日。

另查明,2016年陕西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8440元、人均生活消费性支出为19369元、2015年度陕西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为56896元。

被告人张朝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员工。陕A×××××号“东风”牌重型仓栅式货车行驶证登记所有人为惠某肉业公司,使用性质为货运。该车辆在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投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交强险保险期限自2015年8月31日至2016年8月30日,商业三者险保险期限自2014年11月6日至2015年11月5日),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500000元,并购有不计责任免赔特约。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4(因被害人史某死亡)所受总损失为561848元,其中住宿费2000元、交通费3000元、死亡赔偿金528400元、丧葬费28448元。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已支付33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房某、姚某2、姚某1(因被害人姚某4死亡)所受总损失为824113.09元,其中死亡赔偿金5688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92780元、交通费3000元、医疗费31085.09元、丧葬费28448元。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已支付医疗费31085.09元、丧葬费30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所受总损失为1321478.7元,其中医疗费192901.5元(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已支付120000元、赵某自行负担7077.65元、西安市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协调管理委员会垫付62750.7元、剩余3073.15元当事人赵某未主张)、交通费2000元、误工费25400元、护理费584000元、后续治疗费43000元、残疾赔偿金467827.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370元、营养费1580元、鉴定费24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所受总损失为642262.9元,其中医疗费421510.9元(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已支付300000元、西安市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协调管理委员会垫付92302.16元)、误工费33400元、护理费1024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840元、营养费2560元、交通费3000元、残疾赔偿金136512元、后续治疗费28000元、鉴定费32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所受总损失为79888.46元,其中医疗费49472.46元、误工费18706元、护理费536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10元、营养费1340元、交通费3000元。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已支付医疗费50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所受总损失为122320.66元,其中医疗费54348.7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850元、营养费3600元、护理费7600元、误工费29050.74元、残疾赔偿金20671.2元、交通费1800元、鉴定费2400元。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已支付医疗费40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所受总损失为228876.66元,其中鉴定费372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40元、残疾赔偿金60000元、交通费3000元、护理费9600元、误工费42087元、营养费760元、医疗费108569.66元。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已支付医疗费900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来生所受总损失为82684.09元,其中医疗费11342.09元、后续治疗费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70元、营养费380元、误工费31600元、护理费9600元、残疾赔偿金18792元、鉴定费2400元。其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已支付医疗费10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受理交通事故案件登记表、归案经过、户籍信息、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诊断证明、死亡医学证明书、死亡交通事故简报、尸体处理通知书、交通事故调查报告书、驾驶证、行驶证、保险单、病历、医疗、交通票据等书证;证人郭某、张某2、王某6、曹某的证言;被害人黄来生、李某1的陈述;被告人张朝的供述;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鉴定意见;视听资料等。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认证,证据确实、充分,足以定案。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朝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驾驶机动车辆肇事致三人死亡、多人受伤、二车受损,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情节特别恶劣,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所犯罪名成立。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作为本案被害人或被害人的的法定继承人依法享有主张赔偿的权利。被告人张朝对因其交通肇事行为致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产生的损失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作为事故责任方(次要责任),亦应对其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行为承担部分赔偿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应当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之规定,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上述损失首先应当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作为涉案车辆(陕A×××××号“东风”牌货车)交强险的承保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按个人损失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在本次事故中,因被告人张朝负事故主要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负事故次要责任,故被告人张某3肇事车辆车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依法应当承担70%的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承担30%的赔偿责任。因肇事车辆投有商业三者险及不计责任免赔,故对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应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依据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的约定按照70%的比例在500000元的赔偿限额内按比例赔偿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鉴定费及经保险公司赔偿后不足部分由直接侵权人被告人张某3肇事车辆(陕A×××××号“东风”牌货车)车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在其应承担的赔偿限额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按照30%的比例承担次要赔偿责任。

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关于赔偿医疗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据医疗票据、结算单据予以认定;关于赔偿后续治疗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据鉴定意见予以认定;关于赔偿鉴定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据鉴定意见收费说明、鉴定票据予以认定;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据其住院时间、医嘱予以认定;关于赔偿误工费的诉讼请求,本院按照2015年度职工平均工资标准,根据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伤情、收入情况、误工时间予以认定;关于赔偿死亡赔偿金或残疾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按照2016年度陕西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440元分别计算年限及系数予以认定;关于赔偿丧葬费的诉讼请求,本院按照2015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6个月予以认定;关于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诉讼请求,本院按照2016年度陕西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结合被扶养人年龄及扶养义务人数予以认定;关于赔偿交通费、住宿费的诉讼请求,因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交的证据材料无法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结合事故发生情况,本院酌情予以认定;关于赔偿精神损失的诉讼请求,因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范围,本院均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4关于赔偿被扶养人(王某3)生活费的诉讼请求,因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3系二级残疾,属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人,但依据扶风县法门镇刘家村委会出具的证明,王某3享受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故其不属于无其他生活来源需要被扶养之列,故对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赔偿误工费的诉讼请求,因无证据证明其亲属因本次交通事故有误工情况的发生,故对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房某、姚某2、姚某1关于赔偿被扶养人(姚某3)生活费的诉讼请求,经查,姚某3出生于1962年4月15日,案发时为53周岁,不符合享受被扶养人生活费的主体要件,故对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关于赔偿残疾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诉讼请求,因无证据可证,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赔偿后续治疗费的诉讼请求,因其未提交相关依据且未予鉴定,可在实际产生之后另行起诉。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关于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诉讼请求,因无证据证明陈某1在本次交通事故中丧失劳动能力,且其未提供证明被扶养人胡某(陈某1之母)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证明文件原件,故对该项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黄来生关于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诉讼请求,因无证据证明李某1、黄来生丧失劳动能力、亦无证据证明有被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且无其他生活来源需要被抚养,故对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惠某肉业公司对事故责任承担问题提出的异议,经查,被告人张朝超速行驶、未让直行车辆先行、转弯时未靠近中心点,且其驾驶的车辆不符合安全技术性能,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驾驶制动装置技术不良的车辆且超速、超员行驶,是导致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故张某4负事故主要责任,黄来生应负事故次要责任。交通管理部门依据相关道路交通安全法律规定作出的事故认定结论程序合法、客观公正,且对各方当事人告知,故对交管部门出具的认定结论应作为证据予以认定。故对该异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平安财保陕西分公司辩称其仅应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经查,涉案车辆陕A×××××号“东风”牌重型仓栅式货车在其处投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且事故发生之日均处于保险有效期间,其应对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在其应承担的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故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的代理人称乘车人应在黄来生承担的赔偿义务范围内承担次要赔偿责任的意见,经查,本次事故被告人张某4负事故主要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负事故次要责任,各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史某、姚某4、赵某、黄某、刘某、陈某1、李某1无事故责任,故对该代理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

为了保障交通运输的正常秩序和安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张朝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又六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9月30日起执行至2020年3月29日止)。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4各项损失共计16060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4各项损失共计81789元;被告人张朝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4超过保险限额的各项损失共计267266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对该款项(267266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1、王某2、王某3、王某5、王某4各项损失共计163733元。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房某、姚某2、姚某1各项损失23430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姚某3、房某、姚某2、姚某1各项损失119288元;被告人张朝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房某、姚某2、姚某1超过保险限额的各项损失共计380105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对该款项(380105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姚某3、房某、姚某2、姚某1各项损失共计240205元。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各项损失共计43120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赵某各项损失共计191501元;被告人张朝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超过保险限额的各项损失共计518448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对该款项(518448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赵某各项损失共计382585.85元。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各项损失共计20940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黄某各项损失共计40384元;被告人张朝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鉴定费2240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对该款项(224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各项损失共计186396.74元。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各项损失共计2310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刘某各项损失共计4305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某各项损失共计23273.46元。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各项损失共计4030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陈某1各项损失共计17904元;被告人张朝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超过保险限额的各项损失共计24899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对该款项(24899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各项损失共计35487.66元。

八、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各项损失共计7450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李某1各项损失共计33063元;被告人张朝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超过保险限额的各项损失共计31936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对该款项(31936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黄来生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1各项损失共计66427.66元。

九、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来生各项损失共计2660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黄来生各项损失共计11769元;被告人张朝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来生超过保险限额的各项损失共计34248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西安市惠品肉业有限公司对该款项(34248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上诉于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判长  王家琪

人民陪审员  周娅萍

人民陪审员  陈俊平

二〇一七年九月七日

书记员  雷圆圆

 


 

在线查看此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