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帅律师个人网站

中顾法律网非合作律师,官方免责声明:该律师尚未通过中顾服务认证,咨询或委托该律师的法律风险您个人承担

建议您选择中顾认证律师(点击查看

律师姓名
乔帅律师
(黑龙江大庆)
手机号码
(电话咨询免费,说明来自中顾法律网将得到更详尽的服务)
座机号码
电子邮箱
办公地址
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中央大街13号
个人网站
http://lawyer.9ask.cn/lvshi/fl148/
执业机构
 
执业证号
400-000-9164
30秒快速发布咨询
律师观点

律师与法官一定要有关系吗?

时间:2011.12.17  作者:  来源:

律师与法官一定要有“关系”吗?

                     ——王荣利

  律师与法官,原本都是法律人,只是职责分工不同,工作性质不同而已。法官代表国家依法执法,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律师接受一方当事人的委托,依法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法官要对法律和法院的领导负责,律师要对法律和委托人负责。律师与法官,既有区别,又有统一。区别的是,职责不同,出发点不同,负责的对象不同。统一的是,双方都依据的是同样的法律,都要对法律负责。虽然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是法官的主要职责,但律师的参与,对于法官正确执行法律和有效地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有着极大的辅助作用和积极意义。

  这,本来就是律师与法官的正常关系。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律师和法官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律师与法官的关系,是我国诉讼法调整的内容之一。

  许多人喜欢把律师比作医生,把当事人比作病人,以此来说明律师和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其实这并不准确。医生是自己亲自操刀动手术,为病人治病,而律师提供法律服务,“操刀动手术”的却是法官。律师在许多时候只相当于“护士”而已。医生是为病人治病,法官可说是为社会“治病”。律师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好比护士为病人服务得协助和配合医生工作一样,也得在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的同时积极配合法官的工作。不同的律师为不同的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则好比不同的护士为不同的病人服务一样。这是把法官与律师的关系比作医生与护士的关系两者相似的地方。

  两者不同的是,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都属于医院的工作人员,都由医院统一发薪,统一管理,都是“一家人”,只有病人是“外人”。而法官和律师,则分别属于国家和当事人,法官属于国家工作人员,领取国家规定的工资和报酬,律师则属于当事人一方的委托人,从当事人那里获得服务报酬。在一定意义上,律师和当事人是“一家人”,而法官则属于“外人”。这则是把法官于律师的关系比作医生与护士的关系两者不同的地方。

  以上分析可以简单说明法官、律师、当事人三者之间的正常关系。在这个意义上,法官、律师、当事人,三者也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三者之间的关系,也是我国诉讼法调整的对象之一。

  许多当事人在聘请律师的时候,往往喜欢打听或者询问律师在法院或者与法官有没有“关系”。当事人所指的这种“关系”,并不是律师与法官原本应有的正常关系,它使律师与法官原本正常的关系变了味。当这种“关系”流行乃至把打官司说成“打关系”的时候,那么可以说我们的法律制度、我们这个社会都已经“有病”了!这种病态是不能持续的,也不应该让它持续发展下去。

  这种所谓的“关系”,归根结底,实际上就是“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相互勾结”、“礼尚往来”、“徇私枉法”、“徇情枉法”、“贪赃枉法”、“执法犯法”等等非法或者无关诉讼的“关系”。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金钱关系”和“人情关系”。这是法官与律师在正常的诉讼活动中原本没有的关系也不该有关系的非正常工作“关系”。没有这种“关系”,律师在诉讼中照样得与法官发生关系——即正常的工作关系。

  那么律师和法官之间的这种非工作的“金钱关系”或者“人情关系”对当事人来说到底重要吗?如何看待律师与法官之间的这种非正常的“关系”呢?

  1、律师与法官即使没有“金钱关系”或者“人情关系”这样的非工作关系,也不影响律师的正常的工作和诉讼活动。律师与法官工作上的关系,应该按照我国诉讼法的规定,主要围绕案件的事实、证据和法律来进行。事实、证据、法律,这三者往往是决定案件胜诉或者败诉的最主要的关键因素。其次才是律师的诉讼技巧和法官的主观意志。所以有理、有据,并且在法律上有法可依的当事人,不要太过看重律师与法官的非工作“关系”,而要把主要精力放在事实、证据、法律这方面,并选择在诉讼技巧上有着一定经验的律师。

  2、律师与法官的某种非工作“关系”,大多都离不开金钱来维持。如原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成克杰与原广西银兴实业发展公司经理周坤的“关系”,实际上指的是“一收一送”的行贿受贿关系。如果是正常的关系,那么作为广西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成克杰与云南所有的老百姓都有关系,当然也包括银兴公司和周坤。当事人如果追求律师与法官的这种非工作“关系”,必将付出极大的金钱的代价。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也不会掉馅饼,如果不是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的话,那么建议当事人最好不要追求这种非工作的“关系”。否则的话,就可能重蹈成克杰与周坤双双受到法律制裁的覆辙。

  3、律师与法官存在某种非工作“关系”,并且不正当地使用了这种关系,无论对于法官来说,还是对于律师来说,及对于当事人来说,可能“收益”巨大,但风险也相应的极其巨大。如同成克杰与周坤、胡长清与周雪华、田玉飞与王德军等人的下场一样,等待他们的,最终可能就是牢狱之灾,甚至还可能丢了性命。近年来,田凤歧(原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麦崇楷(原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吴振汉(原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丁鑫发(原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等人的频频落马,已经充分证明,这种非法“关系”的风险,是何等的巨大。

  4、在诉讼或者法律问题上追求“关系”的结果,不同于某些行政官员利用“关系”,他们大多是“损公肥私”而已,而在法律上则大多是“损人利己”。既然“损”了他人,就必然树立了对立面。如果对立面坚持不屈不挠地斗争或者举报、上告,那么这种“损人利已”的结果被揭穿或者被改变的机会就大大提高许多。不要认为对方都是傻瓜,既然你可以通过“关系”损人利己,那么别人未必不能通过合法渠道或者其他“关系”改变过来,其结果就很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或者“偷鸡不成蚀把米”。用一句流行的电影对白来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5、司法机关执法有着法定的程序,受法定程序约束,“关系”发挥作用的空间有限。比如我国在诉讼上实行两审终审制,一审如果有任何一方当事人不服,无论有理还是无理,只要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就不会发生法律效力,就必然要进入二审程序。另外法律还规定,当事人如果对二审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不服,还可以申诉或者申请再审,人民检察院也有权依法提出抗诉。如果判决确有错误,无论是一审未生效的判决,还是二审已生效的判决,都还有再次得以纠正的机会。在这种法律制度下,当事人即使一审有“关系”可以关照,未必二审还有“关系”可以关照。即使二审仍得到“关系”的关照,那么也未必有“关系”能够保证该案不会被抗诉或者被提起再审。现实中,不乏一些在长达五、六年乃至成十年的时间里被翻来覆去多次审理的案例,许多当事人为此倾家荡产,疲惫不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6、这种“关系”,属于“潜规则”。“潜规则”在许多时候,是“有口说不出”的规则,甚至没有规则。在这种见不得阳光的状态下,许多见不得人的事都可能发生。要么当事人把律师骗了,最后拿不出钱;要么律师把当事人给骗了,拿了钱没有给办事;要么法官把律师给忽悠了,拿了钱办不了事;要么律师把法官给忽悠了,办了事却不给钱……也很有可能“弄巧成拙”。要么律师嫌当事人的钱不够多,不好好办事;要么没有达到法官的期望值,反而有意“修理”一下律师或者当事人;要么法官或者律师被当事人抓住把柄,甚至遭到勒索或敲诈……这样的结果,恐怕往往是许多律师、法官和当事人未曾料到的。

  7、有的当事人,尤其是一些企业负责人或者企业家,认为法官“很穷”,要表示所谓的“感谢”,主动“关心”法官,愿意送上一点钱物“表示表示”。其实这大可不必。法官是国家工作人员,他们自然有国家来关心。应该关心他们的,也只能是国家。如果有的法官嫌国家关心的不够,对国家给予的待遇不满意,那么他大可辞职另谋出路,也不能利用职务之便,接受其他人员或者单位的“关心”。这是法官作为国家工作人员的基本原则。当事人没必要多操此心,律师更没必要操此闲心。否则的话,即使没有影响司法公正,也败坏了国家工作人员的廉洁操守。如果当事人或者律师确实需要奉献爱心的话,那么社会上的失学儿童、残障人士、贫困学生、下岗工人、孤寡老人等等,完全可以为他们提供足够的奉献爱心的机会。

  总的说来,律师与法官,在工作上有着必然的不可分割的关系。其他非工作的“关系”,并不是一个律师履行工作职责的必要条件。当然,某些地方,某些人,某些时候,某些案件上,某些“关系”的确发挥了某种作用,这就是司法腐败现象。司法存在着腐败,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但司法并不完全腐败,司法也有公正,这也是客观事实。司法腐败对某些人有着巨大的“好处”,但也有着巨大的风险,这也是客观的现实。在目前这种法制环境下,无论律师也好,法官也好,当事人也好,都应该正确看待所谓的“关系”,不要把所谓的“关系”凌驾于法律之上,不要让所谓的“关系”践踏了法律的尊严。

  俗话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套用这句话来说,铁打的法律流水的“关系”。大家要摆正法律与“关系”的位置,不要被所谓的“关系”蒙住了双眼,更不要被所谓的“关系”破坏了国家的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