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抢劫案

时间:2020-04-14 10:31:15| 专长:| 来源:付谱华律师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指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
  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罪名的涵义也可以看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其追究责任的主体是组织者、领导者。而被告人朱某在该组织是何种角色,从本案的证据材料来看,其购买了一套产品,属于刚刚具有参与资格的人员,其在整个组织当中处于最低一级,被告人朱某如何能组织、领导整个“天津天狮”这个组织,故被告人朱某不属于组织、领导者,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抢劫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取公私财物的行为。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刘伟鹏的行为既不符合抢劫罪非法占有的主观要件,也没有实施暴力、胁迫的客观行为,不应以抢劫罪追究责任。理由如下:
  (1)被告人朱某加入的是“天津天狮”传销组织,传销组织本身即具有引诱、胁迫、骗取财物的特征,并不能因为传销组织内有威胁、恐吓的行为就全部认定为抢劫罪。传销组织针对新进人员包括本案的被害人,将其身上的财物收掉,并进行登记,并非是为了非法占有被害人的财物,而是为了防止被害人逃脱,并对被害人洗脑,等被害人情绪稳定后,又会将财物返还给被害人,这完全不符合抢劫罪的主观要件。
  (2)本案的被告人加入“天津天狮”传销组织,通过“洗脑”的形式套取被害人的银行卡密码的行为,也是为了让被害人加入该传销组织,以扩充传销组织的人数,扩大传销组织的规模,如果被害人购买了所谓的产品一份或多份,就可成为该传销组织的成员并恢复一定的人身自由,因此,从行为特征分析,此与抢劫罪中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当场”劫取财物的犯罪构成要件不相符。
  (3)被告人朱某等人也并没有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手段,强取他人财物。被告人朱某等人加入的传销组织是通过“洗脑”的方式套取被害人的密码,而且套取被害人的银行卡密码都是在被害人进入传销组织几天后,即已经对这些人进行了轮番的“讲课”洗脑之后,让被害人认为购买产品,加入传销组织,不断发展下线,就可以获得高额的回报,也即“买的多赚的多”。这种行为更多的是一种骗取行为,符合传销组织的骗取特征,而与抢劫罪“当场”、“暴力、胁迫手段”的客观要件不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