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某非法采矿、敲诈勒索、寻衅滋事案

时间:2020-04-14 10:39:00| 专长:| 来源:付谱华律师

  主要是对公诉机关收集的证据合法性提出质疑。根据刑事诉讼法及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决定)通知第十三条、第十四条规定,调取电子数据应当制作调取证据通知书或调查令、及见证人签字,并且应当进行录像。
  显然公安机关没有按照法定程序进行取证,虽然公安机关出具情况说明证实见证人在场,笔记不一致系补签、代签。但从本案的辨认笔录、提取笔录来看,见证人的签字笔迹不一致、并且至少三种笔迹。仅仅凭借公安机关的情况说明不能说明证据的合法性。见证人是否真实存在都不明确,因为见证人身份信息不存在。第二,如果见证人真实存在,且确实在场见证,应当对见证人进行询问并制作同步录音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