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某强奸案

时间:2020-04-14 10:49:10| 专长:| 来源:付谱华律师

  辩护词摘要:
  根据刑法第24条的规定,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罪中止。据此,犯罪中止存在两种情况:一是在预备阶段或者实行行为还没有终了的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二是在实行行为终了的情况下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
  公诉机关认为本案是犯罪未遂,辩护人对此持不同意见。刑法第23条规定的犯罪未遂,是指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
  刑法理论中,区分犯罪未遂与犯罪中止主要是以犯罪行为的停止是否属于意志以外的原因,只要是不属于犯罪嫌疑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实行终了的,就属于犯罪中止。而意志以外的原因,是指始终违背犯罪嫌疑人意志的,客观上使犯罪行为不可能着手或者既遂,或者犯罪嫌疑人认为客观上不可能着手或既遂的原因,对于中止的自动性应理解为,行为人认识到客观上可能继续实施犯罪或者可能既遂,但自愿放弃原来的犯罪意图。这就表明,犯罪嫌疑人面临两种可能性:或者继续实施犯罪、使犯罪既遂,或者不继续实施犯罪、不使犯罪既遂,在存在选择余地的情况下,行为人不继续实施犯罪、不使犯罪既遂,就表明行为人中止犯罪具有自动性。
  具体到本案当中,本案案发时间点为凌晨2点,现场位于东临公路旁,东临公路是没有路灯的,并且凌晨2点,来往车辆很少,路过行人就更没有,现场仅有被告人李某和被害人两人,又在封闭的车内空间,被害人被其他人解救的可能性很小。并且根据李某的供述“我伸手到她的裙子里强行把她的内裤脱到膝盖下方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她一直有反抗,并且还喊叫要我不要动,之后我就再没有去动她,起身回到了我驾驶室的位置”、被害人陈述“他就用一只手的胳膊压住我的脖子,不让我叫,压了一下之后,我感觉到很难受就没有叫,他就把手松开,然后起身过去坐在主驾驶位置上去了”,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人完全可以选择继续实施犯罪,使犯罪既遂,但是被告人李某选择了不继续实施、不使犯罪既遂,完全符合犯罪中止的自动停止特征,属于犯罪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