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某妨碍公务案

时间:2020-04-14 10:57:54| 专长:| 来源:付谱华律师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赖某犯抢劫罪的证据不充分,没有法律依据。
  1、被告人赖某并不符合转化型抢劫“当场”的特性。
  根据被告人赖某的供述,“莽子”是已经在将赣XXXXX号车悄悄开出停车场之后,被害人才发现车辆不在停车场,这虽与被害人的陈述存在矛盾之处,但是证人龚某证实其看到赖某与被害人整个拉扯的过程,但在拉扯过程中并未看到有车辆开出停车场。故证人龚某的证言和赖某的供述更具可信度,证明赖某与被害人发生拉扯时,赣FXXXX号车已经被“莽子”开出了停车场,且有一段时间,其行为已经完成。
  被害人在发现少了一辆车时,欲拉赖某去停车场查看,赖某随手甩开被害人的行为,发生在行为已经完成之后。在行为已经结束的情形下,赖某的后期行为并不符合在实施盗窃过程中“当场”使用暴力转化抢劫的情形。
  2、被告人赖某在盗窃过程中,为逃跑甩手将被害人致伤的行为,并未达到抢劫罪的暴力程度及暴力结果,不应转化为抢劫罪。
  (1)从本案现有的证据来看,即使根据被害人的单方陈述,“莽子”在开车时被被害人发现,赖某也仅仅是在门口拦住不让其出去,而并未对其使用任何暴力手段,这种行为与抢劫罪的暴力获取财物特征明显不相符,也没有达到抢劫罪要求的“不知反抗、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暴力程度。
  (2)从转化抢劫的暴力结果看,也没有造成被害人轻伤以上后果,不应转化为抢劫。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三条关于转化型抢劫犯罪的认定:对于以摆脱的方式逃脱抓捕,暴力强度较小,未造成轻伤以上后果的,可不认定为“使用暴力”,不以抢劫罪论处。即使本案有证据证明被告人赖某在逃跑甩开被害人的手时,造成被害人腰部受拉伤,但并没有进行伤势鉴定,即使鉴定也不可能达到轻伤以上后果,故根据最高院的指导意见,不应以抢劫罪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