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某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青岛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买卖

时间:2019-06-01 14:44:26|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高越腾律师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被告):青岛某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住所地:青岛市保税区北京路64号一层东侧网点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青岛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

住所地:青岛市保税区东京路66号密州大厦403

上诉人青岛某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青岛某某进出口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2018年7月13日作出的(2018)鲁0211民初7820号民事判决,现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1. 撤销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鲁0211民初7820号民事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2. 一审、二审的诉讼费、保全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理由

一、上诉人提供的两位证人曹立乾、宫再彬的证言与被上诉人提交的录音证据以及双方退发票退货款的事实相互印证,足以证明双方于2018年5月25日协商一致解除双方于2018年5月16日签订的《棉花购销合同》、退款退货退发票、互不追究责任的事实。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

被上诉人提交的录音证据中,王瑞虎并未否定2018年5月25日达成的口头协议内容,仅仅陈述口头协议达成的原因是害怕钱要不回来。而且该录音证据可以证明在达成口头协议后,王瑞虎已经向被上诉人财务索要过发票要退还给上诉人,系王瑞虎在履行双方约定的退还发票义务,但因被上诉人财务不同意才导致王瑞虎未能将发票退还上诉人。该录音证据体现的内容与证人证言以及双方实际退款退发票的行为一致,足以证明双方达成解除《棉花购销合同》、退款退货退发票、互不追究责任的协议。

二、一审法院计算被上诉人损失数额的计算方法错误,认定的损失数额过高,同时未适用合同法确立的可减损规则、过错相抵规则、预见规则,判决的赔偿数额过高,应当依法予以改判。

1. 一审法院以【(向第三方采购的价格16900元-合同价格15351.74元)×129.04吨】的方法计算被上诉人的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系计算方法错误。

适用该计算方法的前提条件是被上诉人与路易达孚公司的P7L205号《原棉购销合同》约定的货物品质、数量和销售单价均没有发生变更。本案中,被上诉人与路易达孚公司于2018年5月30日签订的《合同修改协议(一)》,将货物由低品质变更为高品质,重量由132.651吨变更为129.04吨,销售单价由15630元/吨变更为16190元/吨。一审法院对该合同内容变更的事实未予以查明认定,导致计算方法不具备适用的前提条件,故计算的损失数额与事实不符。

2. 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的损失应由履行原合同的可得利益损失和履行变更后合同的实际损失两部分组成,正确的计算方法为:

可得利益损失,即假如上诉人按合同约定向被上诉人交付货物,被上诉人按照P7L205号《原棉购销合同》约定向路易达孚公司履行合同义务后,被上诉人可以获得的净利润为:

(P7L205号《原棉购销合同》约定的销售单价15630元/吨-合同单价15351.74元/吨)×132.651吨×(1-被上诉人适用的增值税率11%)=32851元。

实际损失,即被上诉人另行向德州华源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购买棉花,并按照《合同修改协议(一)》约定的数量和单价向路易达孚公司履行所导致的实际损失为:

(向华源公司采购的单价16900元/吨-按《合同修改协议(一)》向路易达孚公司出售的单价16190元/吨)×129.04吨=91618元。

被上诉人的损失数额为可得利益损失与实际损失之和,共计124469元。

3. 被上诉人未尽到减损的责任,其对损失的扩大存在过错,一审法院未适用合同法确立的减损规则、过错相抵规则、可预见规则,导致上诉人承担的赔偿数额过高,应当依法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因重新采购货物,与德州华源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签订《棉花买卖合同》的时间为2018年5月29日,进价单价为16900元/吨。而被上诉人与路易达孚公司签订《合同修改协议(一)》的时间为2018年5月30日,销售单价为16190元/吨。即,被上诉人是先购买了货物,然后再与路易达孚公司签订《合同修改协议(一)》,将货物低价出售。显然,被上诉人未采取适当的方式防止损失扩大,反而采用“高价买进、低价卖出”的方式进一步扩大了损失。而且,被上诉人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向华源公司采购高品质货物履行《合同修改协议(一)》内容具有必要性和合理性,《合同修改协议(一)》约定的交货日期截止到2018年6月15日,被上诉人完全有充足的时间采用适当的手段减少损失而未采取。根据《合同法》第119条规定的减损规则,对于因被上诉人未采取适当的措施导致扩大的损失91618元【(16900元/吨-16190元/吨)×129.04吨】,上诉人不应赔偿。

基于被上诉人是先以16900元/吨的单价重新购买了货物,然后再将货物以16190元/吨的单价出售的事实。被上诉人对该部分损失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被上诉人“高价买进、低价卖出”的行为与上诉人无关,上诉人无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30条规定的过错相抵规则,上诉人对91618元的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在2018年5月16日签订《棉花购销合同》时,并不知道被上诉人购买该批棉花系用于转手贸易,根本无法预见到如果上诉人违约可能会给被上诉人造成的损失数额,更不可能预见到如果上诉人违约,被上诉人会采取 “高价买进、低价卖出”的措施扩大损失。根据《合同法》第113条规定的可预见规则,上诉人对于超出其订立合同时预见到的可能给被上诉人造成的损失的部分,不应当赔偿。

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已经于2018年5月25日达成了解除合同、退款退货退发票、互不追究责任的口头协议,上诉人不应该赔偿被上诉人的损失。如果贵院认为上诉人构成违约,被上诉人的损失数额应为124469元,结合本案事实,根据合同法可预见规则、减损规则、过错相抵规则,上诉人最多赔偿被上诉人损失32851元(124469元 - 91618元)。

此致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青岛某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年 月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