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公茂华律师 > 公茂华律师成功案例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 公茂华律师 时间:2017-11-17
正文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扬民终字第089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住所在山东省临沂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沂河东路创业服务中心大楼西侧临沂软件园(金科财税大厦)内一楼。

负责人王焕峰,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殷正洲、梁慧,江苏钟山明镜(扬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卢小祥。

委托代理人张红勇,江苏汇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袁春书。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临沂华驰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在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206国道与金九路交汇处向北600米路东。

法定代表人王玉田,该公司经理。

袁春书、临沂华驰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共同委托代理人公茂华,系临沂华驰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员工。

上诉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卢小祥、袁春书、临沂华驰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驰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2014)扬江民初字第023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4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卢小祥原审诉称:2014年9月24日4时左右,被告袁春书驾驶鲁Q×××××/鲁Q×××××挂半挂车由北向南行驶至京沪高速公路(G2)下行线959KM附近,因忽视安全,措施不当,分别与原告卢小祥驾驶的苏L×××××重型货车、索春江驾驶的粤B×××××/粤A×××××挂半挂车发生碰撞,碰撞后致苏L×××××重型货车与因交通事故停在高速公路应急车道内的由王元民驾驶的鲁Q×××××/鲁Q×××××挂半挂车发生碰擦,事故造成四车不同程度损坏,苏L×××××重型货车所载货物(鸡蛋)损坏。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袁春书负事故全部责任。鲁Q×××××/鲁Q×××××挂半挂车的所有人为华驰公司,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责险。由于事故给原告造成重大财产损失,故原告诉请法院,要求被告共同赔偿损失146356元。

袁春书原审辩称:袁春书对事故发生经过、责任认定无异议。鲁Q×××××/鲁Q×××××挂半挂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一份交强险及主挂车均为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责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原告方所有损失均应由保险公司承担。保险公司赔偿责任外的合理合法损失袁春书同意承担赔偿责任,不需要由华驰公司承担。

华驰公司原审辩称:华驰公司只是该车的登记车主,车辆是袁春书分期购买的,华驰公司不享有该车利益,该事故车辆的所有权、经营权、受益权均归袁春书所有,华驰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所有费用均由被告保险公司承担。

保险公司原审辩称:保险公司对事故发生经过、责任认定无异议。鲁Q×××××/鲁Q×××××挂半挂车主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责险,挂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责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被告驾驶证未年检,属于无证驾驶,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如被告提供合格有效的驾驶证,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承担赔偿责任,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均有异议,在质证时发表意见。

原审查明:2014年9月24日4时0分左右,被告袁春书驾驶登记在被告华驰公司名下的鲁Q×××××/鲁Q×××××挂半挂车,由北向南行驶至京沪高速公路(G2)下行线959KM附近,分别与原告卢小祥驾驶其所有的苏L×××××重型货车、案外人索春江驾驶的粤B×××××/粤A×××××挂半挂车发生碰撞,碰撞后致苏L×××××重型货车与因交通事故停在高速公路应急车道内的由案外人王元民驾驶的鲁Q×××××/鲁Q×××××挂半挂车发生碰擦,事故造成四车不同程度损坏,鲁Q×××××/鲁Q×××××挂半挂车、苏L×××××重型货车所载货物损坏。本起事故经公安机关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被告袁春书负事故全部责任。鲁Q×××××/鲁Q×××××挂半挂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一份交强险及主挂车均为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责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

原审另查明:原告的苏L×××××重型货车的车损和所载货物(鸡蛋)损失经扬州市江都区价格认证中心鉴定,分别为25086元、101970元,原告缴纳评估费4000元,停车费300元。另外由于原告的车辆系营运车辆,该车受东台市乐华农副产品购销站委托,给镇江地区相关单位运送鸡蛋。在该车修理期间,原告另行使用车辆运送鸡蛋,发生费用15000元。审理中原告放弃要求事故中另外无责任的车辆投保保险公司承担无责赔偿。

原审法院认为:公民的财产权受法律保护。本案中,被告袁春书驾驶车辆与原告卢小祥等人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车辆损坏。原被告对公安机关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无异议,原审法院对此认定书的证据效力予以认定,故被告袁春书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卢小祥不负事故责任。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供的车损和货损鉴定报告不予认可,向原审法院申请重新鉴定。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保险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上述鉴定报告的内容不符合法律规定,且货损现场已不复存在,车辆已维修完毕,无法重新鉴定,故原审法院对被告保险公司的重新鉴定申请不予准许,对原告提供的鉴定报告的证据效力予以认定。对于原告主张的停运损失15000元,原告已提供了系列证据予以证明,被告保险公司以此系间接损失不属其赔偿范围为由不予赔偿,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保险公司的辩解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依法不予采信。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原告的经济损失为:1、车损25086元;2、货损101970元;3、评估费4000元;4、停车费300元;5、停运损失15000元;上述经济损失合计146356元。由于原告放弃要求事故中另外无责任的车辆投保保险公司承担无责赔偿,故原告的上述损失应扣除200元,扣除后原告的损失为146156元。对于原告的上述合法合理损失,因鲁Q×××××/鲁Q×××××挂半挂车的主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被告保险公司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被告保险公司应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损失2000元。原告的剩余损失144156元,因被告袁春书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又因鲁Q×××××/鲁Q×××××挂半挂车在被告保险公司分别投保了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责险,故应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责险范围内予以赔偿。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三)项、第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卢小祥损失146156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1615元由被告袁春书、华驰公司负担。此款已由原告垫付,被告袁春书、华驰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给原告。

判决后,保险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根据商业三者险条款,营运损失保险人不负责赔偿;2、原审认定被上诉人卢小祥鸡蛋损失、车损依据不足;3、评估费、停车费不应由保险公司赔偿。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二审期间,上诉人保险公司向本院提交了袁春书驾驶的肇事车辆投保单两份,以证明其已经向投保人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关于被保险车辆造成第三者停业、停驶等损失免予赔偿的条款已经生效。

经质证,被上诉人袁春书和华驰公司对上述投保单的三性均持异议,认为该投保单不能证实上诉人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该投保单上也没有明确的免责条款的内容。被上诉人卢小祥认为因其并非订立保险合同的主体,对投保单的真实性无法确认。

被上诉人卢小祥等其他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被上诉人袁春书驾驶的肇事车辆所投保的商业三者险合同第七条约定,“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一)被保险机动车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停业、停驶、停电、停水、停气、停产、通讯或者网络中断、数据丢失、电压变化等造成的损失以及其他各种间接损失……”。该车辆投保单投保人声明栏载明“本人确认投保单已附投保险种对应的保险条款,并且保险人已将保险条款的内容,尤其是免除保险人责任、投保人及被保险人义务、赔偿处理的条款的内容和法律后果,向本人进行了明确说明。本人对保险条款已认真阅读并充分理解……”。

本案二审期间争议焦点为:1、对于卢小祥车辆停运损失、货物(鸡蛋)损失、车损等应如何认定;2、停运损失等承担赔偿责任的主体应如何确定。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根据卢小祥一审提交的扬州市江都区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车(物)损价格鉴定报告》载明卢小祥的货物(鸡蛋)损失为101970元,车损25086元。货物损失评估价格与《鸡蛋结账清单》上载明鸡蛋700箱,总价111300元基本吻合;车损评估价格也略低于其后车辆维修发票总额26611元,原审法院按照评估价认定货物损失和车辆损失依据充分,符合法律规定。由于卢小祥车辆主要用于长途运输鸡蛋,为正常经营所需,在该车辆维修期间其必然需要请他人代为运输。根据卢小祥与胡尊峰签订的协议以及每一次运输鸡蛋的运费收据可知,车辆维修期间卢小祥共支出15000元。由于卢小祥自认上述费用中含有过路费、汽油费等成本性费用,故本院结合运输里程、汽柴油价格等因素,酌定卢小祥停运损失为10000元。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由于保险条款中有关于停运损失不赔的免责条款,且根据保险公司提交的投保单可以证实其已就该条款向投保人华驰公司尽了提示说明义务,由于袁春书驾驶车辆挂靠在华驰公司,故对该部分损失应由袁春书和华驰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评估费、停车费是卢小祥因交通事故产生的实际财产损失,应在保险公司理赔范围之内。

综上,由于二审期间出现了新的证据导致一审认定事实发生变化,被上诉人卢小祥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的损失为:1、车损25086元;2、货损101970元;3、评估费4000元;4、停车费300元;5、停运损失10000元;上述经济损失合计141356元。由于卢小祥放弃要求事故中另外无责任的车辆投保保险公司承担无责赔偿,故其上述损失应扣除200元,扣除后的损失为141156元。由于袁春书驾驶车辆在上诉人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主、挂各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故保险公司应承担131156元的赔偿责任,袁春书和华驰公司承担10000元的连带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第(三)项、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2014)扬江民初字第02334号民事判决;

二、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临沂市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卢小祥131156元;

三、袁春书和临沂华驰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连带赔偿卢小祥10000元;

四、驳回卢小祥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615元(已减半),由袁春书和临沂华驰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共同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3230元,由上诉人保险公司负担3100元,袁春书和华驰公司负担13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冰

代理审判员  柏鸣

代理审判员  韩凯

 

二〇一五年六月一日

书 记 员  羊燕

分享到
公茂华
公茂华 中顾诚信律师

诚第1

  • 婚姻家庭
  • 合同纠纷
  • 债权债务

执业证号:13713201310509757

临沂 | 山东理永律师事务所

5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8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