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关博华律师 > 关博华律师成功案例 > 沈阳和平区土地XX办公室与张XX行政纠纷

沈阳和平区土地XX办公室与张XX行政纠纷

来源: 关博华律师 时间:2019-03-26
正文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6)辽01行终52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市和平区土地XX办公室,住所地沈阳市和平区。

法定代表人:田XX,该办公室主任。

委托代理人:涂XX,该单位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何XX,北京XX律师事务所沈阳分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XX,男,19XX年XX月XX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址沈阳市和平区。

委托代理人:关博华,辽宁通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鲁XX,辽宁通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沈阳市和平区土地XX中心,住所地沈阳市和平区。

法定代表人:刘X,该中心主任。

委托代理人:涂XX,沈阳市和平区土地XX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何XX,北京XX律师事务所沈阳分所律师。

上诉人沈阳市和平区土地XX办公室与被上诉人张XX因履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协议一案,不服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2015)沈河行初字第245号行政判决书,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政府于2011年11月1日作出和政征决字[2011]第6号房屋征收决定,决定对西塔旧城区改建项目实施房屋征收,坐落于沈阳市和平区延吉街X号所有权人登记为原告张XX的房屋在征收范围内。2013年10月31日,被告沈阳市和平区国有土地XX办公室(现更名为:沈阳市和平区土地XX办公室)作为征收部门、被告沈阳市和平区国有土地XX服务中心(现更名为:沈阳市和平区土地XX中心)作为被委托征收实施单位与产权人张XX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货币补偿协议书。2013年10月31日,沈阳市和平区国有土地XX服务中心出具加盖征收安置专用章的项目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二份,分别载明:和平区国有土地XX办公室对被征收人张XX房屋实施征收,经协商已签订征收补偿协议(协议号1806)。应领取征收补偿安置款(人民币)125000元整及126000元整。后原告多次要求二被告支付上述征收补偿安置款,二被告至今未付。原告于2015年12月起诉来院。

原审认为,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国务院令第590号)第四条的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以下称房屋征收部门)组织实施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原告与二被告签订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协议合法有效。关于二被告主张原告提供的额外补偿款项,没有合同依据,不能形成债权凭证,被告不应付款的主张。因原告提供的项目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上载明已签订XX协议号、补偿安置款金额,并加盖了沈阳市和平区国有土地XX服务中心的征收安置专用章,而二被告没有证据否定该项目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的真实性,故本院对二被告此主张不予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八条规定:“被告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或者违法变更、解除本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的协议的,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责任。……”。二被告未依据上述项目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上载明的金额予以付款的行为,系违约行为,依法应承担违约责任。因此,原告要求二被告支付征收补偿款及利息的主张,有事实依据,且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征收补偿款251000元的利息的起始时间,因第二被告出具的是项目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且未确定付款期限,故二被告应从通知单签署日期的第二日即2013年11月1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判决:一、二被告继续履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协议: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支付原告XX款人民币251000元;二、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XX款人民币251000元的利息损失,从2013年11月1日起至支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诉讼费5070元,由被告沈阳市和平区土地XX办公室、沈阳市和平区土地XX中心负担。

上诉人上诉称,一、上诉人已经依法履行了双方签订的补偿协议,被上诉人起诉请求给付征收补偿款无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起诉;二、双方之间发生的债权债务关系系由合同之债产生的,合同之债须以有效合同为依据,被上诉人仅提交的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而无相应的征收补偿合同为依据,不能证明双方之间存在有效的债权债务关系。另外上诉人的补偿款领取流程为:首先,被征收人与上诉人的委托单位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协议》,然后依据双方签订的补偿协议,上诉人为被征收人开具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之后被征收人携带协议与征收补偿款通知单到委托单位开户行领取征收补偿款;三、被上诉人的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系与该区域原来征收单位工作人员恶意串通取得的。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一、上诉人作为行政机关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给予上诉人的补偿符合《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规定;二、安置补偿协议是格式条款也是上诉人自己制定的,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是行政法律关系,上诉人给被上诉人的领取补偿款通知单是上诉人的具体行政行为,也是对原协议的变更,故上诉人应当按照实际发出的通知单款项予以支付。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述称,原审被告不应承担合同义务,其他同意上诉人意见。

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契证;2、成本价出售公有住房协议;3、国有住房出售收入专用票据,1-3号证据证明原告拥有被拆迁房屋的所有权,原告主体适格;4、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协议;5、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000141号;6、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000143号;7、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000144号,通知原告领取126000元,4-7号证据证明二被告与原告签订的合同均具有效力,证据4为被告提供的格式合同,被告二在征收实施过程中变更了该合同,使补偿款总额变更为1195041元,合同与三张领款通知单均系被告在同一时间一起给原告的共计251000元,证据5-7是被告作为政府机关给原告一家老少八口人做出的承诺和具体行政行为,具有公信力,因此,原告一家取得领款通知单后,让出了赖以生存的房屋,被告应当对其做出的承诺负责,以维护党和政府的公信力;8、户口簿;9、和平区贫困人口医疗救助就诊手册;10、退休证;11、就业失业登记证;12、户口簿;13、房产证;14、存量房地产交易税收申报表;15、房屋买卖合同书,8-15号证据证明原告老少三代居住涉诉房屋中,生活困难;16、诉讼费票据;17、[2015]沈和民二初字第3310号民事裁定书,16-17号证据证明原告曾于2015年10月30日以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将二被告诉至和平区人民法院,原告的诉讼请求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原审被告向法院提供的证据有:1、房屋征收决定及公告;2、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协议,1-2号证据证明被告已经依法履行了双方签订的征收与补偿安置合同约定的全部义务,给付了全部的征收补偿款,原告请求支付251000元补偿款及利息的诉求无事实依据。

原审法院经庭审质证,对证据作如下确认:对原审原告提供的1-5号证据,能够实现其证明目的,予以采信;对原审原告提供的6、7号证据加盖了二被告的公章,且二原审被告也没有提供能够否定其真实性的证据,可以实现其证明目的,予以采信。原审原告提供的8-15号证据,未能实现其证明目的,不予采信。原审原告提供的16、17号证据,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原审被告提供的1-2证据,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经审查,原审法院对证据的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提供的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上载明已签订XX协议号、补偿安置款金额,并加盖了原审被告沈阳市和平区国有土地XX服务中心的征收安置专用章。上诉人及原审被告虽否认协议及职责存在,但提供的证据不能否定该项目领取征收补偿款通知单的真实性及合法性,故被上诉人基于该领取补偿款通知单请求上诉人及原审被告履行支付职责,应予支持。上诉人关于该领取补偿款通知单系被上诉人与该区域原来征收单位工作人员恶意串通取得的上诉理由,因未能提供生效刑事判决或其他证据证明相关工作人员业因本案所涉事宜受到刑事追究,故对该上诉理由本院无法支持。上诉人可在取得相应证据后再行通过刑事渠道或再审程序进行救济。原审判决结论正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70元由上诉人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董凤瑞

审判员  唱英梅

审判员  赵春玲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周 蓉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分享到
关博华
关博华

诚第1

  • 刑事辩护
  • 合同纠纷
  • 债权债务

执业证号:12102201410609266

沈阳 | 辽宁卓政律师事务所

6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33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