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美中与沈守林买卖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时间:2020-03-02 18:42:28| 专长:| 来源:何海峰律师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嵇美中,男,1991年11月18日生,汉族,无业,住阜宁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海峰,江苏汇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道余,江苏汇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沈守林,男,1962年4月25日生,汉族,个体户,户籍地盐城市大丰区,现住盐城市大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海平,盐城市大丰区新团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再审申请人嵇美中因与被申请人沈守林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7)苏09民终42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嵇美中申请再审称,原审法院认定再审申请人嵇美中于2013年1月19日以个人名义向被申请人出具欠条,双方重新形成了买卖合同关系,认定事实错误。申请人是田园牧歌大丰公司案涉四处工程的项目负责人,其出具欠条的行为是履行职务行为。被申请人所收到的货款大部分由苏州田园牧歌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庭春直接支付,其出具的收条中也明确注明付款主体为田园牧歌。因此,买卖合同的双方是被申请人和苏州田园牧歌公司。再审申请人在欠条中的签名仅起到证明作用。案涉货款来源及所购材料用于何处关系到本案买卖合同的主体认定问题,被申请人提供的货物全部用在案涉四处工程中,案涉工程均是由田园牧歌公司所承建,申请人未在案涉四处工程中享有收益,对外所产生的民事责任理应由田园牧歌公司承担。被申请人之前就与田园牧歌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庭春相识,其明知自己交易的对象就是田园牧歌公司。请求依法裁定本案进入再审。
  沈守林提交意见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再审申请人嵇美中应当是案涉合同的相对人。案涉装潢材料是嵇美中与沈守林商谈购买的,客户名称中记录的是嵇美中、田园牧歌,装潢材料也是按照嵇美中的要求送到指定地点的。嵇美中出具欠条时,被申请人明确,嵇美中不打欠条,被申请人就不再供货,涉案合同的购买方是嵇美中。嵇美中购买装潢材料是个人行为,不是职务行为。嵇美中提交的劳动合同的签订时间是2012年5月23日,而田园牧歌公司的注册时间是2012年5月28日,不能证明嵇美中是工程负责人,嵇美中与田园牧歌公司之间应该是承包关系,嵇美中应当支付案涉全部货款。请求裁定驳回申请人的再审请求。
  本院经审查认为:关于再审申请人嵇美中是否为案涉合同的相对方的问题。嵇美中是田园牧歌大丰公司案涉四处工程的项目负责人,因工程建设需要,其与沈守林洽谈装潢材料购买事宜。结合所购材料用途、收条及销货清单记载内容等事实和证据来看,应当认定嵇美中最初向沈守林购买装潢材料的行为系代表田园牧歌大丰公司履行职务的行为,合同相对人应为田园牧歌大丰公司。但2013年1月19日,嵇美中向沈守林出具80590元欠条一份。欠条载明,欠款人为嵇美中,并注明了身份证号码。从出具背景来看,该欠条是在田园牧歌大丰公司前期赊欠货款数额较大、沈守林认为找公司不好要钱而要求嵇美中个人打欠条才同意继续供货的的情况下,嵇美中才以个人名义向沈守林出具的。由此可见,沈守林以嵇美中个人出具欠条作为继续供货的条件,其主观上是要求认定合同相对人为嵇美中个人,嵇美中对此明知,其按照沈守林的要求出具欠条的行为,应当认定为是对沈守林要求变更合同相对人的主观意思的认可,双方已就此达成合意。至此,案涉合同的相对人已经由田园牧歌大丰公司变更为嵇美中。对于2013年1月19日之前所欠货款,因嵇美中以个人名义出具了欠条,具有代为偿还的意思表示,故应当承担还款责任。对于2013年1月19日之后所欠货款,因嵇美中为合同相对人,故应当承担合同责任。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其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一条规定的情形。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嵇美中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孙卫权
  审判员  李 梅
  审判员  李志忠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吴燕
  书记员沈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