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大勇与袁德良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20-03-02 18:43:27| 专长:| 来源:何海峰律师

  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苏09民终24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袁德良,男,1962年5月18日生,汉族,居民,住盐城市盐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国红(系袁德良之妻),1959年4月13日生,汉族,居民,住址同上。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海峰,江苏汇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郭大勇,男,1977年12月16日生,汉族,居民,住盐城市盐都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寿法,江苏兴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袁德良因与被上诉人郭大勇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一案,不服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于2016年7月5日作出的(2016)苏0903民初4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2月30日作出(2016)苏09民终4204号民事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一审法院于2017年10月24日重新作出(2017)苏0903民初1733号民事判决,上诉人袁德良不服,再次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袁德良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国红、何海峰,被上诉人郭大勇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寿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袁德良的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郭大勇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1.涉案1.86亩承包地早在1997年夏季是由大邵村村组承包给上诉人户耕种的,1998年农村土地二轮承包时,盐都县郭猛镇大邵村经济合作社也明确将该1.86亩承包耕地登记在上诉人户名下,由郭猛镇经管站作为鉴证机关盖章见证,并且向上诉人颁发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2.一审法院也己查明并确认被上诉人户因家庭自身原因而将涉案1.86亩土地弃耕、撂荒,由大邵村村组按照村部意见将该弃耕、撂荒的承包地另行发包给了上诉人户承包种植,且从1998年起该土地上的负担和补贴均由上诉人交纳和享有。而被上诉人一直坚持所称2003年将涉案土地交由上诉人代种的,显然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严重不符。3.一审法院在没有证据来否定上诉人拥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法律效力的情况下,仅依据1998年二轮承包时原盐都县郭猛乡(镇)大邵村一组集体土地分户情况登记表,来否定上诉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适用法律错误。
  郭大勇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1.被上诉人不否认上诉人持有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的效力,但对其添加的部分不予认可。2.被上诉人依法享有涉案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没有证据证实在1997年就放弃涉案土地承包经营权。涉案土地是1998年在土地二轮承包时确认的经营权,上诉人一再陈述1997年开始就对涉案1.86亩土地耕种,在1998年取得承包经营权证书,与事实不符。
  郭大勇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位于盐城市××区××1.86亩的土地(四址为:东至袁春红、南至沟渠、西至袁德贵、北至河槽)承包经营权归其享有。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998年农村土地二轮承包时,原告郭大勇户依法承包了盐城市盐都区郭猛镇袁邵村一组3.45亩土地,其中承包田2.46亩,自留地0.79亩,饲料地0.2亩,涉案1.86亩土地是其中的一块地,东至袁春红田、西至袁德贵田、南至沟渠、北至河槽。原告称其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已遗失,其从盐都区农办调取的盐都县郭猛乡(镇)大邵村一组集体土地分户情况登记表作了上述记载。
  1998年被告袁德良依法承包了盐城市盐都区郭猛镇袁邵村一组4.6亩土地,其中承包地4.18亩、自留地0.22亩、饲料地0.2亩。1998年二轮承包时,原盐都县郭猛乡(镇)大邵村一组集体土地分户情况登记表作了上述登记。被告提供的农村土地二轮承包经营权证书中《承包耕地登记表》页面内容显示:一轮区1.36亩、二轮区0.97亩+1.86亩、三轮区1.82亩、秧池0.16亩、旱地0.29亩、门口0.14亩。添加在二轮区0.97亩后的1.86亩土地即为涉案的1.86亩。
  1998年二轮土地承包之后,郭大勇因家庭缺少劳力等原因,将涉案1.86亩土地抛荒弃耕,时任生产队队长王爱龙受村部指派将该1.86亩土地落实给袁德良户承包种植,但未签书面合同,亦未办理土地流转登记备案手续,原盐都县郭猛乡(镇)大邵村一组集体土地分户情况登记表对袁德良、郭大勇两户的承包地面积也未作更改。从1998年起有关附着于该1.86亩土地上的税费负担及种植补贴均由袁德良交纳和享受。2015年涉案1.86亩土地由袁德良流转给他人围田养殖河蟹,每年每亩租金为1350元,2015年度租金由袁德良收取。
  一审法院认为,物权法第十七条规定,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不动产权属证书记载的事项,应当与不动产登记簿一致;记载不一致的,除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确有错误外,以不动产登记簿为准。原告郭大勇在1998年二轮承包时取得涉案1.86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原告未提供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但村委会和盐都区委农办的原盐都县郭猛乡(镇)大邵村一组集体土地分户情况登记表均将该1.86亩土地登记在郭大勇户下。被告袁德良提供自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上虽有该1.86亩土地的记载,却是添加的,且该权利证书上记载的内容与登记簿记载的内容不一致,应当以登记簿为准。
  郭大勇户因家庭自身原因而将涉案1.86亩土地弃耕、撂荒,时任大邵村一组组长的行为系代表袁邵村委会的职务行为,其将该弃耕、撂荒的承包地另行落实发包给袁德良,违反了法律规定,承包程序不合法,其行为是无效的。双方争议的该1.86亩承包地原则上应当返还给原告郭大勇。
  袁德良虽系村组安排种植多年,期间的税费负担和补贴亦由袁德良交纳和享有,但对该1.86亩地未依法办理相关流转手续而取得承包经营权,该地的承包经营权仍登记在郭大勇名下,故讼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仍属于郭大勇户享有。
  原告郭大勇诉称其于2003年将涉案1.86亩地交由被告袁德良代种,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根据被告提供的证据及一审法院查证的情况,被告是由时任生产队队长按照村部意见将涉案土地落实给其户承包种植的,且从1998年起该土地的税费负担和补贴均由被告交纳和享有,故原告主张的该节事实不成立,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九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六条规定,判决:原告郭大勇与被告袁德良争议的位于盐城市××区××1.86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归原告郭大勇享有(该地块四址为:东至袁春红田、南至沟渠、西至袁德贵田、北至河槽);案件受理费80元,由原告郭大勇负担。
  本院经审理,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期间,经本院主持调解,因当事人意见分歧较大,致调解未成。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涉案1.86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归谁享有。
  经查,被上诉人郭大勇在1998年二轮土地承包时取得涉案1.86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有其所在村委会和盐都区农办的原盐都县郭猛乡(镇)大邵村一组集体土地分户情况登记表为证,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上诉人袁德良虽经所在村组安排、至今仍实际经营被上诉人郭大勇弃耕、撂荒的涉案1.86亩土地,但未履行相应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转让手续,且上诉人提供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中对涉案1.86亩土地的记载为添加的内容,并与其所在村委会和盐都区农办的原盐都县郭猛乡(镇)大邵村一组集体土地分户情况登记表不符,因而不能确定涉案1.86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已由被上诉人郭大勇转让给上诉人袁德良,故该涉案1.86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仍应为被上诉人郭大勇享有。
  综上,上诉人袁德良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法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80元,由上诉人袁德良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于 浩
  审判员 时 云
  审判员 张金星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日
  法官助理周光营
  书记员陈本浩
  附录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