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代理词

时间:2012-05-28 18:57:14|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韩国权律师

民事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上海市尚伟律师事务所受××的委托,指派我担任本案的诉讼代理人,参与了诉讼活动。本案经过多次庭审,已经查明的事实是

1、原告于19987月中专毕业至被告处护理部任护士,属于干部编制;

22006830,因为改革的需要,原被告依照《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签订了《聘用合同》,聘用期限为2年,从200691起,至2008831止;

32008826,原被告续订了《聘用合同》,聘用期限仍然为2年,从200891起,至2010831止。至此,原告已经在被告处护理部任护士工作12年又1个月。期间,原告在200612月被查出患病并伴有严重并发症(证据----《住院材料》);

420108月,原《聘用合同》即将到期,原被告又续订了《聘用合同》,考虑到原告的患病并伴有严重并发症状况,这一次的聘用期限为3年,从201091起,至2013831止(证据----1、《续订的聘用合同》;2、张榜公布名单);

5、就在此时,由于原告与被告护理部的主要领导有些个人争议,导致被告护理部的主要领导以无部门接受为借口进行非法报复。被告没有按照原被告签订的《聘用合同》中第39——41条“人事争议的处理”的约定步骤进行合法合理的调解,而是违法屈从护理部的主要领导的违法报复要求,违法加上“由护理部统一安排,试用期二个月从201091起,至20101031止”的条款,由护理部安排在各个科室轮岗。

620101115,被告单方面违反原被告又《续订聘用合同期限》为3年,从201091起,至2013831止的约定,以违法加上的“试用期二个月从201091起,至20101031止”的条款作为《聘用合同》到期日,向原告发出《终止聘用合同通知书》,并于同日开具《上海市事业单位解除(终止)聘用关系证明》。

已经查明的事实见组证据—《住院材料》;原被告签订的《聘用合同》、《续订聘用合同期限》;《终止聘用合同通知书》、《上海市事业单位解除(终止)聘用关系证明》

根据以上庭审已经查明的事实,结合本案原告的特殊情况,依照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的有关规定,现本律师发表如下代理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第一,本案原告患病并伴有严重并发症,是《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沪府发[2003]4号文件)33条规定的(聘用单位不得解除聘用合同的情形)的人员。

 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33条明确规定:“ 受聘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聘用单位不得解除聘用合同:
    (一)受聘人员患病或者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内的;
    (二)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和哺乳期内的;
   
(三)因工负伤,治疗终结后经劳动能力鉴定机构鉴定为14级丧失劳动能力的;
   
(四)患职业病以及现有医疗条件下难以治愈的严重疾病或者精神病的
    (五)受聘人员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尚未作出结论的;
   
(六)属于国家规定不得解除聘用合同的其他情形的。”

本案原告在200612月被查出患糖尿病并伴有严重并发症,根据现有医疗条件是难以治愈的严重疾病,属于(一)受聘人员患病或者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内的,(四)患职业病以及现有医疗条件下难以治愈的严重疾病或者精神病的这样两种情况,依法“聘用单位不得解除聘用合同”。

 

第二,原被告2010831日续订的《聘用合同》已经从20109 1日起依法成立。

120108月,原《聘用合同》即将到期,原被告又续订了《聘用合同》:“岗位”仍然是“护理”,这一次的聘用期限为3年,具体从201091起,至2013831止。

被告已经把这一“要约”白纸黑字、明白无误地写在了《聘用合同》的“续签、变更、解除和终止”中的“续订聘用合同期限”栏目”中,并且张榜公布。

2、关于实施《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沪府发[2003]4号文件)有关问题的解释第5条明确规定:“聘用合同经受聘人员签字后送交用人单位,(庭审中已经查明:一是合同在被告的职能部门手上;二是张榜公布名单要求受聘人员前去签字)用人单位一方未签字,但受聘人员已经实际履行的,聘用合同成立,成立时间以受聘人员实际履行之日起计算”。

3、原被告2010831续订的《聘用合同》成立时间从20109 1日起计算。因为,被告单方面划掉前面内容,违法强迫原告接受“由护理部统一安排,试用期二个月从201091起,至20101031止”的条款,严重违反《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第21条“续订聘用合同不得约定试用期”的明确规定。违反法律禁止性(强制性规范)规定的,一律无效。根据无效行为的法律后果是“自始无效”,因此,原被告2010831续订的《聘用合同》成立时间从20109 1日起计算。

 

第三,到201012月份,原告还是被告护理部的职工。

根据被告自己提供的证据,证明了到201012月份,原告还是被告护理部的职工(证据——《沪劳人仲(2011)办字第21号》第3页)。

第四,被告护理部的主要领导“无部门接受”是对原告与其个人争议的非法报复。就在原被告已经在事实上又续订了《聘用合同》时,由于原告与被告护理部的主要领导有些个人争议,导致被告护理部的主要领导以无部门接受为借口进行非法报复;

第五,被告严重违反了原被告2006829日签订的《聘用合同》中有关约定:

一是被告严重违反了该《聘用合同》中第15161719202124条有关约定:

二是被告严重违反了该《聘用合同》中第39——41条“人事争议的处理”的约定步骤。对护理部的主要领导以无部门接受为借口对原告进行非法报复进行合法合理的处理。原告与被告护理部的主要领导的个人争议,导致被告护理部的主要领导以无部门接受为借口进行非法报复。被告没有按照原被告签订的《聘用合同》中第39——41条“人事争议的处理”的约定步骤对护理部的主要领导以无部门接受为借口对原告进行非法报复进行合法合理的处理;

第六,被告的一系列行为严重违反了《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沪府发[2003]4号文件)第21313233条等规定,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120108月,原《聘用合同》即将到期,原被告又续订了《聘用合同》:“岗位”仍然是“护理”,这一次的聘用期限为3年,具体从201091起,至2013831止。被告单方面划掉前面内容,违法强迫原告接受“由护理部统一安排,试用期二个月从201091起,至20101031止”的条款,严重违反《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第21条“续订聘用合同不得约定试用期”的明确规定。在护理部的主要领导以“无部门接受”为借口对原告与其个人争议进行非法报复的时候,被告理应依法维护已经在被告处兢兢业业工作了12年的原告的合法权益,但是,被告屈从护理部的主要领导的报复要求,在已经又续订了的 《聘用合同》上,按照护理部的主要领导的报复要求加上“由护理部统一安排,试用期二个月从201091起,至20101031止”的条款,严重违反了《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第21条“续订聘用合同不得约定试用期”的明确规定,属严重违法;

2被告以违法加上的“试用期二个月”的条款作为《聘用合同》到期日,终止原被告已经续订了续聘期限为3年《聘用合同》,不仅违反原被告又《续订聘用合同期限》为3年的约定,且违反法律(31条)规定;

3被告单方面在20101115向原告发出《终止聘用合同通知书》,并于同日开具《上海市事业单位解除(终止)聘用关系证明》,严重违反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    32条规定。

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32条规定“聘用单位可以解除聘用合同,但是应当提前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受聘人员”,这是被告的法定义务。被告没有履行自己的法定义务,严重违法。  

 

根据上述事实和理由,代理人强烈要求法院以马克思主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活的灵魂准确理解和把握《上海市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办法》的立法本义,1依法判令恢复原被告之间的聘用关系;2依法撤消被告单方面严重违法的《终止聘用合同通知书》和《上海市事业单位解除(终止)聘用关系证明》。

 

此致

 

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

 

               原告:×委托代理人:上海市尚伟律师事务所 韩国权律师

 

                      2011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