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成昌律师个人网站

中顾法律网非合作律师,官方免责声明:该律师尚未通过中顾服务认证,咨询或委托该律师的法律风险您个人承担

建议您选择中顾认证律师(点击查看

律师姓名
黄成昌律师
(广东惠州)
手机号码
(电话咨询免费,说明来自中顾法律网将得到更详尽的服务)
座机号码
电子邮箱
办公地址
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江北云山西路双子星国际商务大厦A座27楼
个人网站
http://lawyer.9ask.cn/lvshi/huangchengchang/
执业机构
 
执业证号
400-000-9164
30秒快速发布咨询
律师案例

精心做好毒品案件审查起诉环节的辩护

时间:2016.09.08  作者:黄成昌律师  来源:中顾法律网

精心做好毒品案件审查起诉环节的辩护

 ——对一起公安部督办重大团伙制贩毒案补充起诉辩护成功纪实

                                                               黄成昌

被告人何某锋等35人涉嫌制造贩卖毒品罪、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等罪一案,因系公安部督办的目标案件“109专案”,涉案人数众多、毒品数量巨大、备受舆论关注。某市人民检察院于2014年12月24日向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第一被告人何某锋无视国家法律,制造、贩卖数量大的毒品,非法买卖制毒物品,收购犯罪所得车辆,应当以制造、贩卖毒品罪、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坊间传闻,该案的第一被告人或必死无疑......

2015年4月22日开始,该案在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最大的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庭审持续了数天,35位被告人的亲属及来自社会各界的人士近200余人参加了旁听。

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s.webp.jpg

儒雅的黄成昌律师

作为本案第一被告人何某锋的辩护人,我深感责任重大。经与被告人本人及其亲属沟通,根据庭前对全案卷宗的认真研究分析,辩护人确立了庭审围绕“本案缺乏可以采信的毒品含量鉴定意见,在案证据无法满足对第一被告人适用死刑的证据标准”这一核心问题展开事实、证据、量刑之辩的总体辩护策略。

开庭审理后数月,法院未作出判决。

2015年7月27日,本案的侦查机关某市公安局,向该市人民检察院移送《补充起诉意见书》,认为犯罪嫌疑人何某锋、郑某荣、欧阳某东等三人与福建省某市边防支队2013年8月9日侦破的“2013.6.17”走私毒品案有关联。

获知侦查机关的补充起诉后,我敏锐地觉察到,这种补充起诉,其用意很可能在于补强对第一被告人适用死刑存在的毒品含量鉴定证据缺失的瑕疵,因为“2013.6.17”走私毒品案缴获有成品氯胺酮净重238.5591千克,经鉴定氯胺酮纯度在75.9%至86.0%之间。如果补充起诉所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对第一被告人何某锋的死刑适用辩护空间将被压缩,适用死刑或将难于挽回。

为及时维护被告人的诉讼权利,辩护人在研究分析侦查机关的《补充起诉意见书》后,向该案审查起诉机关承办检察员提交了《关于何某锋涉嫌贩卖毒品罪(针对某市公安局2015.7.27补充起诉意见书)一案在审查起诉阶段的律师辩护意见书》,从实体证据与程序瑕疵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分析论证,指出:补充起诉意见书中涉及对何某锋的指控,从逻辑关系、办案程序、客观事实、证据等方面评价,均不能成立。

2015年9月,本案的审查起诉机关作出《追加起诉决定书》,未将何某锋列为被告人。

至此,辩护人针对本案侦查机关《补充起诉意见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在审查起诉环节的辩护,获得了成功。

【作者黄成昌系广东金卓越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webp.jpg

工作中的黄成昌律师

附:本案审查起诉阶段律师辩护意见书

   关于何某锋涉嫌贩卖毒品罪(某某市公安局2015.7.27补充起诉意见书)一案在审查起诉阶段的律师辩护意见书 

某某市人民检察院:

辩护人于2015年8月24日前往贵院阅卷,获知某某市公安局向贵院移交了补充起诉意见书及证据材料,经认真阅卷分析,辩护人就《某某市公安局补充起诉意见书》【X公(刑)诉字[2015]001A号】所指控的事实,及随案证据存在的问题,提出以下辩护意见,敬请贵院承办本案的检察员予以参考采纳。

一、关于补充起诉书意见书,第3页第2点,指控:

“2、2013年7月,何某锋、郑某荣在东莞市常平镇商定,由何某锋贩卖500千克氯胺酮给郑某荣和陈某茂(另案处理)并收取了定金,后何某锋安排人员将500千克氯胺酮交给郑某荣安排接货的申某科。......”

关于上述指控,2015年4月下旬在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何某锋等人涉嫌制造贩卖毒品等罪一案庭审过程中,被告人何某锋当庭辩解:

该指控不是事实,是2013年11月3日被警方办案人员提外审遭受刑讯逼供被迫作出的供述,事实上没有这回事。

辩护人认为:

该指控,事实不清,不能认定。表现在:

①对何某锋与郑某荣商定的时间、具体地点、在场人等事实,没有查清。

②对定金数额、特征及包装物、交付时间、地点、经手人、在场人等事实,没有查清。

③对500千克氯胺酮的来源、制造毒品的地点、参与的人员及分工、购买价格、贩卖给郑某荣的价格、获利情况等事实,没有查清。

④对何某锋安排谁去交货、货物包装特征、运输工具、交货方式时间地点、经手交接人等事实,没有查清。

⑤全案卷宗里,均未发现有无出入高速卡口的视频录像、对制毒点进行勘查的证据。

⑥陈某茂、申某科未归案,被告人何某锋、郑某荣的供述,不能相互印证。

对以上客观存在的种种存疑事实,辩护人提请公诉机关本着依法办案,事实求是,重证据不轻信口供的原则,予以审慎甄别认定。必要时,应当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根据查明的事实,及合法证据,依法作出正确认定。

二、关于从福建省有关司法机关调取的证据材料问题

辩护人认为:

这些证据材料中不少被告人的供述——讯问笔录,存在明显的复制粘贴现象,庭审笔录中的记录显示,多个被告人当庭称“是公安机关办案人员要求我这样说的”,故,相关被告人供述取证的合法性及供述内容的真实性存在重大疑问;并且,这些证据均无法证实,何某锋与福建省警方于2013年8月9日侦破的“2013.6.17”走私毒品案存在关联性。

补充起诉意见书指控,福建省警方于2013年8月7日凌晨在东山铜陵镇黄道周公园附近缴获的毒品与何某锋有关,不但事实严重不清,更缺乏证据支持,根本不能成立。

对从福建省有关司法机关调取的随案证据材料,请公诉机关严格依照刑事诉讼证据的法定要求及证明标准,进行全面的客观的审查甄别,对非法证据应当依法予以排除,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三、关于对本案侦查程序合法性的质疑

补充起诉意见书,第2页第2段“犯罪嫌疑人何某锋等人涉嫌制造、贩卖毒品一案,由我局在工作中发现该案线索并于2013年5月24日立案侦查。犯罪嫌疑人何某锋、郑某荣、欧阳某东于2013年10月9日被抓获归案。2015年6月16日,我局接到某某市边防支队通报,其于2013年8月9日侦破‘2013.6.17’走私毒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蔡某杰、林某豪、薛某等5人,缴获毒品K粉240公斤......”

辩护人认为:

从福建省有关司法机关调取的随案证据材料【见刑事侦查卷宗,(补充侦查卷二),第34页】看到,郑某荣涉嫌组织人员走私毒品至台湾,于2013年7月25日福建省某某市公安局边防支队立案侦查,2013年9月27日被侦查机关采取上网追逃控缉。

按照公安机关办案程序,某某警方在2013年10月9日抓获郑某荣后,应当第一时间通报福建警方,上网通缉的犯罪嫌疑人郑某荣已在某某市被当地警方抓捕,并就案件的侦查、人员的移送事项进行沟通,协作办案。某某市警方自“109案”侦破后长达一年时间里,应有充足的时间与福建警方配合协作,查明郑某荣、何某锋等人是否与“2013.6.17”走私毒品案存在关联性。

辩护人质疑:

为何,此前某某市公安局向贵院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材料中,未涉及此次补充起诉意见书所指控的内容?本次的补充起诉,是否具有合法性?

终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补充起诉意见书中涉及对何某锋的指控,从逻辑关系、办案程序、客观事实、证据及证明力等方面进行审查判断,均不能成立。辩护人谨提请公诉机关充分注意到,该补充起诉,在法定程序是否具备正当性,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实、充分;作为公诉机关的办案人员,无疑应当切实做到依法、理性、严谨、审慎,秉承客观公正,履行好法律监督职能,负责任地严格把好本案的审查起诉关,杜绝出现任何不当或失误,以保证准确、及时地查明犯罪事实,正确应用法律,惩罚犯罪分子,维护司法公信力。

此致

某某市人民检察院

      XXX检察员

        何某锋的辩护人:广东金卓越律师事务所

                                       黄成昌   律师

《人民禁毒》微信公众号1:rmjdzz

公众号2:rmjdcm                           

投稿邮箱:rmjdcm@163.com

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web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