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胡青松律师 > 胡青松律师成功案例 > 苏州交通事故死亡赔偿案例

苏州交通事故死亡赔偿案例

来源: 胡青松律师 时间:2016-06-03
正文
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吴江民初字第0071号 原告罗运芳。 原告彭刚。 原告彭先俊。 以上三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胡青松,江苏经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徐俊。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徐州市建国西路59号。 负责人李晓飞,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沈文斐,系公司员工。 被告吕文正。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六安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六安市梅山南路。 负责人王正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斌,系公司员工。 第三人苏州市吴江区第一人民医院,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公园路169号。 负责人高泉根,院长。 委托代理人廖振权,江苏剑桥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志民,江苏剑桥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第三人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兴隆大街188号。 负责人许坚,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顾炯,系公司员工。 原告彭德好诉被告徐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徐州保险公司)、吕文正、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六安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六安保险公司)、第三人苏州市吴江区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吴江医院)、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26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刘辉云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1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彭德好的委托代理人罗运芳、胡青松、被告徐俊、吕文正、被告徐州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沈文斐、被告六安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斌到庭参加诉讼。后原告彭德好于2015年3月26日死亡,本院依法追加罗运芳、彭刚、彭先俊为本案的共同原告参加诉讼,同时依据申请追加吴江医院和紫金保险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并由审判员刘辉云、人民陪审员郑乾坤、丁松林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5年7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罗运芳、彭刚、彭先俊的委托代理人胡青松、被告徐俊、吕文正、被告徐州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沈文斐、被告六安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陈斌、第三人吴江医院的委托代理人廖振权、李志民、第三人紫金保险的委托代理人顾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罗运芳、彭刚、彭先俊诉称:2014年11月7日6时40分,被告吕文正驾驶牌号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沿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高新路由西往东行驶至松陵镇227省道、高新路口时与沿227省道由南向北行驶的被告徐俊驾驶的牌号为苏e×××××的重型专业作业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皖n×××××车上人员吕文正、彭德好、邓自福受伤的交通事故。后苏州市吴江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吕文正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徐俊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彭德好、邓自福、徐勇官不负该起事故的责任。彭德好在事故中被撞击后飞出牌号为皖n×××××的车型自卸货车车外,造成颅脑严重受伤后无力支付医疗费用,被迫出院回家,后于2015年3月26日去世。三原告分别是死者彭德好的妻子、儿子、父亲,为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现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四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1117820元(医疗费346241.75元、死亡赔偿金686920元、误工费41700元、护理费16680元、营费417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交通费1500元、丧葬费30708元、被扶养人生活费591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被告徐俊已垫付73000元,被告吕文正已垫付48000元,应付赔偿款为1117820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方承担。庭审中,原告将诉讼请求中护理费变更为33360元,营养费变更为69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变更为4500元,医疗费用变更为346242.13元。 被告徐俊辩称: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及事故的认定没有异议,被告徐俊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责险),商业三责险限额为50万,并投保了相应的不计免赔率附加险,要求被告徐州保险公司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徐俊向原告垫付了73000元,要求返还。 被告徐州保险公司辩称: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及事故的认定没有异议,被告徐俊驾驶的车辆确实在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除,限额为50万元,并投保了相应的不计免赔率附加险,同意在保险范围内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商业三责险范围内应当扣除20%的非医疗保险部分,另外,事故发生后,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已向原告支付了6666元。 被告吕文正辩称: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及事故的认定没有异议,被告吕文正驾驶的车辆在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商业三责险限额为30万,并投保了相应的不计免赔率附加险,要求被告保险公司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吕文正已向原告支付了48000元。 被告六安保险公司辩称:对事故的发生以及事故的认定没有异议,但是如果按照原告民事诉状中描述彭德好系被甩出车外,那么彭德好在本起事故中自身就应当承担责任,因为其在坐车的时候未系好安全带,但是从事故认定书上提供的证据上面有检验报告等可以看出有没有被甩出车外,即使彭德好甩出车外但如果没有与本车接触,彭德好也不能作为其乘坐的牌号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的第三者,因此被告六安保险公司不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另外,牌号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确实在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限额为30万元,并投保了相应的不计免赔率附加险。 第三人吴江医院诉称:原告的亲属彭德好因交通事故入住第三人吴江医院处,期间共产生医疗费用268512.38元,其中未缴医疗费用为57791.61元,第三人吴江医院认为未缴纳的医疗费用因交通事故产生,请求法院一并处理,判令原告方将欠付医疗费用57791.61元交付第三人吴江医院。 第三人紫金保险诉称: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后,第三人紫金保险为其垫付了医疗费26054.77元,请求法院一并处理,判令原告方将第三人紫金保险垫付的医疗费26054.77元返还第三人紫金保险。 经审理查明:2014年11月7日6时40分许,吕文正驾驶车牌号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沿苏州市吴江区松陵镇高新路由西向东行驶至事发路口实施左转弯时,与沿227省道由南往北行驶的徐俊驾驶的牌号为苏e×××××重型专项作业车发生碰撞,造成吕文正、彭德好(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乘坐人)、邓自福(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乘坐人)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彭德好经抢救治疗无效,于2015年3月26日死亡。2014年12月4日,苏州市吴江区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吕文正负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徐俊负该起事故的次要责任,彭德好、邓自福、徐勇官不负该起事故的责任。事故发生后,吕文正已向罗运芳、彭刚、彭先俊支付了48000元,徐俊已向罗运芳、彭刚、彭先俊支付了73000元,徐州保险公司已向罗运芳、彭刚、彭先俊支付了6666元,紫金保险已为罗运芳、彭刚、彭先俊垫付了26054.77元。彭德好受伤后因在吴江医院治疗,共计发生医疗费为268512.38元,尚结欠吴江医院医疗费57791.61元。 另查明:吕文正驾驶的牌号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在六安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商业三责险的限额为30万元,并且投保了不计免赔率附加险。徐俊驾驶的牌号为苏e×××××的重型专业作业车在徐州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商业三责险的限额为50万元,并且投保了不计免赔率附加险。 又查明:罗运芳系彭德好妻子,彭先俊系彭德好父亲,彭刚系彭德好儿子。 再查明:2015年6月26日,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出具(2015)吴江刑初字第00495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吕文正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审理中,吕文正、邓自福向本院书面表示牌号为苏e×××××车辆的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无需为吕文正和邓自福预留,全部优先支付给彭德好。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证、行驶证、交强险和商业险保单、事故现场图、事故现场照片、询问笔录、交通事故尸表检验记录、家庭关系证明,被告徐俊提交的预交押金凭证,被告吕文正提交的预交款凭证、预交款收据,第三人吴江医院提交的医疗费发票、住院费用清单,第三人紫金保险提交的医疗费发票以及当事人的陈述予以证实。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一、本案中被告六安保险公司是否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的范围内对三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罗运芳、彭刚、彭先俊认为:该起交通事故的发生导致彭德好直接飞出牌号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的车外头部着地造成最终死亡,其伤害是在车外发生的,故彭德好在事故发生时已由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的车上乘客转变为了第三者,另外,根据保险合同条例,提供格式合同的一方没有尽到充分说明或有歧义理解时应当作出对提供者不利的解释,故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六安保险公司认为:本起交通事故中彭德好被甩出牌号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车外受伤,但彭德好在被甩出之后并没有与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接触,相对于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来说彭德好并不是第三者,故被告六安保险公司依法不应当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根据本院向交警队调取的询问笔录、现场照片及原告向本院提交的现场录像等仅可以证明彭德好在交通事故发生时被甩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车外后头部着地受伤,并无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彭德好被甩出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后被该车辆碰撞。本院认为,区分是否属于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赔偿范围的“第三者”应当以事故发生时为时间点,本案中,事故发生在两车碰撞之时,此时彭德好仍属于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的车上人员,其被甩出车外仅是事故所造成的后果,故彭德好不属于皖n×××××的轻型自卸货车的第三者,故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在本案中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二、原告的亲属彭德好因交通事故死亡所造成的损失。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项目、范围和标准,结合到庭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审核如下: 1、医疗费。原告主张346242.13元,并提交了门诊病历、出院记录、住院费用清单。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对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真实性均没有异议,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总金额为346242.13元没有异议。被告徐俊、吕文正对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真实性均没有异议,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总金额为346242.13元没有异议,但认为其中不应当扣除非医保部分。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和六安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真实性均没有异议,对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总金额为346242.13元没有异议,但认为其中应当扣除20%非医保用药。本院认为,保险合同约定“保险人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的赔偿金额”是对医疗费用核定标准的约定,并非免除保险人对被保险人在治疗期间使用非医保用药产生费用的免责条款。现无任何证据否定医疗机构救治的合理性,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和六安保险公司如主张援引该条约定核定医疗费用,必须举证该部分非医保用药可有相关替代性用药予以弥补的具体构成,否则承担不利后果。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和六安保险公司未提交相关证据,故对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和六安保险公司要求的应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确定的范围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中理赔的主张不予采纳,故本院认定,原告的医疗费为346242.13元。 2、死亡赔偿金。 (1)死亡赔偿金部分。原告主张686920元,按照江苏省2014年度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34346元/年计算20年,按照系数1计算,并提交了新苏州人信息登记表、暂住证、外出误工证明、出租房协议。第三人吴江医院和紫金保险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真实性都没有异议。被告吕文正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和主张的数额均没有异议。被告徐俊、徐州保险公司和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均对原告提交的新苏州人信息登记表、暂住证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外出误工证明、出租房协议无法核实是否真实,认为由于暂住证登记时间为2011年5月份,事故发生是在2014年11月份,中间有半年的间断期,故不认可按城镇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本院认为,经本院向六安市公安局苏埠派出所调查,原告向本院提交的外出务工证明确系其所出具,结合原告提交的新苏州人信息登记表、暂住证、出租房协议可以认定彭德好在事故发生前在苏州市吴江区已经连续居住满一年,故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按照2014年度江苏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4346元/年计算符合法律规定,故本院认定,死亡赔偿金部分为686920。 (2)被扶养人生活费部分。原告主张59100元,认为死者彭德好的父亲彭先俊,1935年5月20日生,应扶养5年,由1人扶养,为此原告向本院提交户口簿、村委会、民政局、公安局联合证明。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被告徐俊、徐州保险公司、吕文正和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均对原告提交的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同时对原告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的数额没有异议,故本院认定,原告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59100元。 据上,死亡赔偿金为746020元。 3、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50000元,要求在交强险范围内优先受偿。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没有异议。被告吕文正对原告主张的数额没有异议。被告徐俊和徐州保险公司认为应当按照责任比例确定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5000元。被告六安保险公司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本院认为,精神损害抚慰金应根据受害人的受损害程度、侵权人的过错责任等因素确定,结合被告吕文正和徐俊在本次事故中承担的责任,事故造成了原告的亲属彭德好死亡,但因被告吕文正已被判处有期徒刑依法不再承担精神损害抚慰金,故本院确定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5000元。 4、丧葬费。原告主张30708元,按照5118元/月计算6个月,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被告徐俊、徐州保险公司、吕文正和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均认为丧葬费依法应当为25639.5元。本院认为,丧葬费应当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六个月,故本院认定,原告的丧葬费为25639.5元。 5、护理费。原告主张33360元,按照2个护理139天,从受伤到死亡计算139天。被告徐俊、徐州保险公司和被告六安保险公司认为彭德好在重症监护室治疗期间不需要家人护理,医院在用药清单中间已经明确记载了护理费用,所以不同意给付该项费用。被告吕文正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没有异议。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要求依法判决。本院认为,原告认可彭德好在第三人吴江医院住院期间确实是在icu病房,按照医疗常规icu病房护理由医院安排专业人员护理,故彭德好在第三人吴江医院住院期间的护理费已经在医疗费用中支出,不应重复计算,但彭德好在南京紫金医院住院期间以及回家至死亡之间确需护理,考虑其病情严重,原告主张2人护理符合常理,且原告的主张护理费标准120元/人/天符合法律规定,故本院认定,护理费为21600元(90*120*2)。 6、营养费。原告主张6950元,按照50元/天计算139天。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被告徐俊、徐州保险公司、吕文正和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均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本院认为,原告的亲属彭德好在受伤后至死亡期间确需营养支持,原告主张营养费按50元/天不超过法律规定,故本院认定,营养费为6950元。 7、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4500元,按照50元/天计算90天。被告徐俊、徐州保险公司、吕文正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没有异议。被告六安保险公司、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本院认为,原告的该项主张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故本院认定,住院伙食补助费为4500元。 8、交通费。原告主张1500元,请求法院酌情认定。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被告徐俊、徐州保险公司、吕文正和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均请求法院酌情认定。本院认为,原告的亲属彭德好因交通事故受伤后治疗确需发生交通费用,考虑到彭德好的老家在安徽且在苏州、南京治疗,故酌情认定交通费为1300元。 9、误工费。原告主张41700元,按照300元/天计算139天,因原告生前是做临工的。被告徐俊、徐州保险公司、吕文正和被告六安保险公司均认为原告的亲属彭德好因交通事故已经造成了死亡,按照法律规定,死亡赔偿金中其实已经包含了误工费所以不存在受害者本人误工费这个赔偿项目了,故不应赔偿误工费。第三人吴江医院和紫金保险均请求法院依法判决。本院认为,按照法律规定受害人死亡的应当赔偿抢救治疗的相关费用、丧葬费、死亡补偿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死亡赔偿金实质上已经对受害人劳动能力受损进行了赔偿,不应再另行计算误工费,且法律并没有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误工费赔偿项目,故对于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据上,原告因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为:医疗费346242.13元、营养费69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500元,小计357692.13元;死亡赔偿金7460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丧葬费25639.5元、护理费21600元、交通费1300元,小计809559.5元;以上合计1167251.63元。 综上,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原告的亲属彭德好因交通事故死亡,给原告造成了损失,赔偿义务人理应予以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同时投保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责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牌号为苏e×××××的重型专业作业车在被告徐州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责险,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应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下称《条例》)的规定在交强险赔偿限额范围内直接对受害人予以赔偿,超出部分应先由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责险范围内予以赔偿。根据《条例》及保监会制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以下简称《条款》)的规定,每份交强险赔偿限额分为:医疗费用赔偿包括医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合理的后续治疗费、营养费等,赔偿限额为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包括交通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赔偿限额为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故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120000元(其中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超出交强险部分应由事故双方按事故责任比例分担,本案所涉的交通事故为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的事故,被告吕文正负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被告徐俊负本起事故的次要责任,故应当由被告吕文正方承担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70%的赔偿责任,由被告徐俊方承担超出交强险限额部分30%的赔偿责任。结合原告的损失和上述赔偿责任比例及被告徐俊驾驶的牌号为苏e×××××的重型专业作业车在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处投保了商业三责险,限额为50万元的事实,故原告损失中超过交强险部分应由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责险中赔偿314175.49元[(357692.13元-10000元+809559.5元-110000元)*30%],由被告吕文正赔偿733076.14元[(357692.13元-10000元+809559.5元-110000元)*70%]。综上,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应赔偿原告434175.49元,扣除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已支付给原告的6666元,尚余427509.49元应向三原告支付,被告吕文正应赔偿原告733076.14元,扣除被告吕文正已支付给原告的48000元,尚余685076.14元应向三原告支付。因原告尚应支付第三人吴江医院医疗费57791.61元且应返还第三人紫金保险26054.77元并返还被告徐俊73000元,为避免诉累,本院确定由被告徐州保险公司在应给付三原告的赔偿款434175.49元中扣除并直接给付第三人吴江医院、紫金保险和被告徐俊,余款270663.11元给付原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徐州中心支公司应赔偿原告罗运芳、彭刚、彭先俊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护理费、交通费损失中的434175.49元,扣除已支付给三原告的6666元,余款427509.49元其中给付被告徐俊73000元,给付第三人苏州市吴江区第一人民医院57791.61元,给付第三人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6054.77元,给付原告罗运芳、彭刚、彭先俊270663.11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如采用转账方式支付,请汇入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开户行吴江农村商业银行营业部,该行行号314305400283;账号0706678011120100001793)。 2、被告吕文正应赔偿原告罗运芳、彭刚、彭先俊医疗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护理费、交通费损失中的733076.14元,扣除已支付的48000元,余款685076.14元被告吕文正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罗运芳、彭刚、彭先俊(如采用转账方式支付,请汇入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开户行吴江农村商业银行营业部,该行行号314305400283;账号0706678011120100001793)。 3、驳回原告罗运芳、彭刚、彭先俊的其他诉讼请求。 赔偿义务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512元,由被告吕文正负担其中的4558.4元,由被告徐俊负担其中的1953.6元,被告吕文正和徐俊负担之数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直接向本院缴纳,三原告已预交的案件受理费840元本院予以退还,第三人苏州市吴江区第一人民医院已预交的案件受理费623元本院予以退还,第三人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已预交的案件受理费226元本院予以退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苏州分行园区支行;账户名称: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0×××99)。 审判长 刘辉云人民陪审员 丁松林人民陪审员 郑乾坤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四日 书记员 姚志琪
分享到
胡青松
胡青松

诚第10

  • 交通事故
  • 刑事辩护
  • 劳动纠纷

执业证号:13205201010449786

苏州 | 江苏渟泓律师事务所

10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21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