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奇恩、程继旺劳务合同纠纷

时间:2020-01-14 15:31:36|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胡钦勇律师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鄂01民终5922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奇恩,男,1977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水上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钦勇,湖北法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程继旺,男,1970年2月18日出生,汉族,住武汉市江岸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北锐鑫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洪山区珞瑜东路76号卧龙剑桥春天A栋19层19号。
法定代表人:陈来雄,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光胜,上海建纬(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乐小琴,该公司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汉市关山路552号。
法定代表人:陈华元,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梅,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虹婷,该公司工作人员。
上诉人张奇恩与因与被上诉人程继旺、湖北锐鑫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锐鑫公司),以及原审第三人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建三局)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2018)鄂0103民初712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5月5日受理案件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奇恩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并改判支持其原审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2018年2月12日,因程继旺拖欠工资,多名农民工上街堵路。公安机关出警并了解情况后,通知程继旺到场,并将相关情况反馈到相关劳动行政部门。经劳动监察大队的主持调解达成一致,中建三局同意将其欠付工程款支付给锐鑫公司,由锐鑫公司代程继旺支付给相关包工头。在本案所涉全部当事人都在场情况下,程继旺出具了数十份委托付款申请书,锐鑫公司当场收走委托付款申请书原件,并要求包括张奇恩在内的包工头和农民工出具了收条。但了解,程继旺事后向其他人都支付了款项,仅余张奇恩的未支付,故张奇恩提起本案诉讼。上述委托付款申请书虽是复印件,但该申请书是程继旺出具给锐鑫公司的,张奇恩不可能持有原件,锐鑫公司代理人和财务人员一审中也当庭表示该证据的原件保存在该公司,张奇恩一审中提交的与中建三局项目书记吴建波的谈话录音也可以证实该证据的原件被锐鑫公司收走,故一审法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是错误的。锐鑫公司提交的收条,其金额与委托付款申请书一致,日期相同,与委托付款申请书形成证据链,可以证明程继旺差欠张奇恩劳务费74.7万元。另外,程继旺一审中申请证人出庭,证明74.7万元款项中部分不属于张奇恩,实际认可委托付款申请书的真实性,但其关于部分款项不属于张奇恩的证明内容因无相关证据证明,应不予认定。综上,程继旺差欠张奇恩劳务费74.7万元的事实清楚,证据充足,应予支持。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十四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民事活动,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依法承担民事责任的,该挂靠人和被挂靠人为共同诉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的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承包建筑工程的单位应当持有依法取得的资质证书,并在其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内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超越本企业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或者以任何形式用其他建筑施工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禁止建筑施工企业以任何形式允许其他单位或者个人使用本企业的资质证书、营业执照,以本企业的名义承揽工程”。本案中,程继旺没有施工资质,其作为实际施工人借用锐鑫公司资质承揽工程,明显违反上述规定。程继旺在施工管理中以锐鑫公司名义实施经济往来的民事行为,锐鑫公司允许程继旺借用资质,帮助程继旺规避法律,主观上存在过错,应当就程继旺差欠张奇恩的劳务费承担连带责任。原判驳回张奇恩关于由锐鑫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适用法律错误。
程继旺辩称:金额为74.7万元的条子确实存在。刘新苗一审中到庭作证,证明74.7万元款项是张奇恩代刘新苗领取,故其不应当向张奇恩付款。请求驳回张奇恩对其的诉讼请求。
锐鑫公司辩称,程继旺以自己名义签订合同,该合同仅约束张奇恩以及程继旺,与其无关。请求驳回张奇恩对锐鑫公司的诉讼请求。
中建三局述称:本案与其无关,请人民法院依法判决。
张奇恩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程继旺、锐鑫公司向张奇恩支付劳务费74.7万元以及利息(以74.7万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8年2月12日起计算到实际支付之日止);2、判令程继旺、锐鑫公司承担案件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武汉市江汉区常青路高架桥的桩基工程由程继旺以锐鑫公司的名义从中建三局承接。张奇恩与程继旺于2016年5月15日签订泥浆外运协议一份,约定由张奇恩负责程继旺施工期间的泥浆外运与一切外围协调工作,保证程继旺的正常施工,总劳务量是35800立方,协议约定按125元/立方结算,结算方式为程继旺按张奇恩每月实际工作量的70%与张奇恩进行结算,并在桩基项目完工后一个月内结清所有余款。2017年12月12日,程继旺向张奇恩出具欠条一份,确认下欠张奇恩劳务费34.8万元。
一审法院另查明:张奇恩于2018年2月12日向锐鑫公司出示收条一份,确认收到程继旺委托锐鑫公司代付的款项74.7万元。锐鑫公司及程继旺表示该款项实际并未支付。
一审审理中,程继旺认为其向张奇恩支付的是工地保护费,实际泥浆外运的劳务系由何彬彬提供,并出示了其与何彬彬签订的桩基泥浆外运承包合同。张奇恩表示其未向程继旺收取保护费,并出示证人证言,证实其实施了泥浆外运的劳务。程继旺还出示了一份证明,载明其补偿张奇恩50万元,张奇恩在该证明上确认2017年9月7日收到款项全部结清。
一审法院认为,张奇恩与程继旺签订的泥浆外运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协议内容全面履行义务。张奇恩向程继旺提供了泥浆运输劳务,程继旺应向张奇恩支付劳务费。张奇恩出示的委托付款申请书为复印件,故其要求程继旺给付劳务费74.7万元的证据不足,程继旺应按其向张奇恩出具的欠条载明的欠款金额向张奇恩支付劳务费及利息损失,张奇恩要求程继旺向其支付劳务费74.7万元及利息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部分支持。张奇恩出示的证人证言及银行卡明细、欠条等能够证明其向程继旺实施了劳务行为,程继旺认为张奇恩并未向其实施劳务其不应支付劳务费的意见与事实不符,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程继旺认为张奇恩收取的费用是否为保护费的问题,程继旺没有证据证明该事实,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关于双方劳务费是否结清问题,张奇恩向程继旺出示的证明结清时间为2017年9月7日,而程继旺向张奇恩出具欠条的时间为2017年12月12日,故程继旺认为其与张奇恩之间劳务费已结清的证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张奇恩实施的是劳务行为,程继旺是合同相对人,张奇恩要求锐鑫公司支付劳务费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程继旺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张奇恩支付劳务费34.8万元及利息损失(以34.8万元为基数,自2017年12月23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二、驳回张奇恩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1392元,减半收取计5696元,由程继旺负担。
二审中,张奇恩提交如下证据:1、程继旺于2018年3月28日向张奇恩出具的欠条,拟证明委托付款申请书的真实性,和其拖欠款项的性质为劳务费。2、(2018)鄂07民终387号民事判决,拟证明程继旺与锐鑫公司长期存在挂靠关系,程继旺借用锐鑫公司资质承接工程,并以锐鑫公司名义对外进行民事活动,二者应当承担连带责任。3、李春辉出具的证明,拟证明程继旺于2018年2月12日委托锐鑫公司代为支付的款项是针对常青路改造工程项目的结算款。经质证,锐鑫公司表示:1、该公司不是证据1即欠条的当事人,不清楚具体情况,对证据真实性亦无法辨识。2、关于证据2,经该公司申请再审,相关的再审判决已经改判锐鑫公司不应为程继旺承担连带责任。3、关于证据3的真实性无法核实,且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认可张奇恩的证明目的。程继旺对全部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1、证据1的欠条是张奇恩强迫其所写,诉争工程在2017年9月已经完工,张奇恩一审中也确认2017年9月7日收到款项全部结清,程继旺在工程完工后不可能再差欠张奇恩10万元劳务费。2、对证据2的质证意见同意锐鑫公司意见。中建三局认为本案与其无关,故不发表质证意见。本院审核后,对张奇恩提交全部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对张奇恩的证明目的,在后一并论述。
经本院询问,各方当事人对原判认定事实均未提出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本院二审另查明:1、张奇恩一审提交落款日期2018年2月12日的委托付款申请书复印件,内容为:“湖北锐鑫基础工程有限公司:由程继旺本人承建施工的中建三局常青高架项目,因程继旺本人欠分包商张奇恩款项,共计人民币柒拾肆万柒仟元,特申请贵公司从‘中建三局常青高架项目’支付给贵司的款项中予以代为支付。如‘中建三局常青高架项目’支付给贵司的款项不足以支付的,由程继旺本人以其个人资金进行补足予以支付,贵司不承担任何其它责任和义务。申请人程继旺”。2、锐鑫公司一审提交张奇恩签名的落款日期2018年2月12日收条的内容为:“今收到‘中建三局常青高架项目’承建施工方程继旺委托湖北锐鑫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代付的款项共计柒拾肆万柒仟元。收款人特此保证,湖北锐鑫基础工程有限公司除按照程继旺的委托履行代付行为外,即便代付款项不足以清偿程继旺所欠收款人款项,收款人也不会以任何事实和理由,要求代付款人承担任何其它责任和义务”。3、程继旺于2018年3月28日向张奇恩出具欠条,内容为:“欠张奇恩在常青高架项目桩基泥外运增补金额壹拾万元整(100000元)。截止此款在2018年5月底付清”。4、李春辉于2019年5月28日出具证明,内容为“2018年2月12日,在常青路中建三局桩基工程项目完工后,由程继旺委托湖北锐鑫公司代付工程款已付清”。
二审中,就诉争工程的完工时间,程继旺、锐鑫公司同意以中建三局核实的意见为准。中建三局核实后回复称,锐鑫公司整体退场时间是2017年10月。张奇恩表示,其在2018年2月还有施工行为,如果中建三局认定的不是这个时间,其就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张奇恩主张程继旺差欠其劳务费74.7万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的规定,张奇恩负有相应的举证义务,否则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张奇恩为证明其该项诉讼主张,提交的主要证据有:1、程继旺于2017年12月12日出具的差欠劳务费34.8万元的欠条,2、委托付款申请书复印件,3、程继旺于2018年3月28日出具的欠条,4、李春辉于2019年5月28日出具的证明。另认为锐鑫公司一审中提交的张奇恩2018年2月12日收条可一并用于证明其该项诉讼主张。首先,中建三局、锐鑫公司、程继旺均认可诉争桩基工程已于2017年10月前完工,张奇恩对此不予认可。因锐鑫公司具备施工资质,中建三局与程继旺、张奇恩因本案工程形成的劳务关系并无利害关系,而张奇恩是主张在2017年10月后自己还有履行合同行为的当事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的规定,其负有相应的举证义务,但其就此并未提交相应的证据,故本院认定张奇恩无充足证据证明其在2017年10月后还有施工行为。其次,诉争工程应认定已于2017年10月前完工,程继旺于2017年12月12日向张奇恩出具尚欠劳务费34.8万元的欠条,是两人进行结算的行为。在没有相反证据否定该欠条的情况下,以及此后又发生增补工程的情况下,工程款(劳务费)应按此支付。张奇恩提交的上述证据,不足以证明存在上述两种情形,故两人应依该欠条结算工程款(劳务费)。再次,张奇恩一审中提交的委托付款申请书可与锐鑫公司提交的收条相印证,且从程继旺的诉讼行为看,其并不否认该委托付款申请书的真实性,故对该证据应当予以认定。但是,该委托付款申请书以及锐鑫公司的收条,都只是提及程继旺委托锐鑫公司向张奇恩付款,并未指出款项性质是张奇恩为诉争项目所形成的劳务费,故张奇恩在本案中以劳务费为由,上诉要求程继旺支付该两证据载明金额74.7万元与程继旺2017年12月12日欠条金额34.8万元之间的差额,没有事实依据。一审法院认定程继旺、张奇恩之间劳务费为34.8万元,并判决程继旺予以支付并无不当。
张奇恩一审起诉要求支付尚欠劳务费的利息至实际支付之日止,但一审法院仅判决支付至判决确定的给付之日止,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程序中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计算之后的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包括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和加倍部分债务利息。迟延履行期间的一般债务利息,根据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方法计算;生效法律文书未确定给付该利息的,不予计算。加倍部分债务利息的计算方法为:加倍部分债务利息=债务人尚未清偿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除一般债务利息之外的金钱债务×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迟延履行期间”的规定,本院予以纠正。
锐鑫公司将其施工资质借给程继旺使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等法律规定。但是,程继旺以个人名义与张奇恩签订合同形成劳务关系,锐鑫公司上述违法行为的法律后果,与程继旺、张奇恩之间劳务关系并无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锐鑫公司不应为程继旺向张奇恩承担工程款(劳务费)支付方面的连带责任。张奇恩上诉要求锐鑫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张奇恩的部分上诉请求成立,本院相应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2018)鄂0103民初712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程继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张奇恩支付劳务费34.8万元及相应利息(以34.8万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银行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自2017年12月13日起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
二、撤销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2018)鄂0103民初712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驳回张奇恩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减半后的一审案件受理费5696元,由程继旺负担2656元,由张奇恩负担3040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7285元,由程继旺负担285元,由张奇恩负担7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何义林
审判员  李 行
审判员  万 军
二〇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寇襄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