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北碚区颜宏齿轮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与长沙长北物流有限公司、湖南省昇宇物流有限责任公司运输合同纠纷

时间:2020-06-02 19:08:28|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姜志武律师

  湖南省长沙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湘0121民初995号
  原告:重庆市北碚区颜宏齿轮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北碚区蔡家岗镇凤栖路10号。
  法定代表人:颜宏。
  委托诉讼代理人:汪军,广东绅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长沙长北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长沙县泉塘街道长桥社区远大二路1713号。
  法定代表人:王辉。
  被告:湖南省昇宇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县泉塘街道远大二路1713号。
  法定代表人:郑晓芳。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丽娜,湖南弘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志武,湖南弘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重庆市北碚区颜宏齿轮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颜宏齿轮)与被告长沙长北物流有限公司(下文简称长北物流)、湖南省昇宇物流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昇宇物流)运输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颜宏齿轮委托诉讼代理人汪军、被告长北物流法定代表人王辉、被告昇宇物流委托代理人李丽娜、姜志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颜宏齿轮请求判令:二被告立即赔偿原告的损失共计人民币3408684.07元,二被告就上述全部赔偿款向原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事实与理由:1.原告与被告长北物流系运输合同关系,双方合作多年。2019年1月开始,原告与被告长北物流的全部合同业务全部由被告昇宇物流接手,被告昇宇物流是原告新的合同相对人。2.2019年2月15日晚2号仓库起火,原、被告核算确认,原告本次火损价值含税价总计3408684.07元。3.被告长北物流与被告昇宇物流在公司业务、财务、人员、场地均混同。因此,被告昇宇物流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长北物流答辩要点:被告长北物流自2019年1月1日所有业务已移交给被告昇宇物流,包括人员、仓库等。原告诉讼被告长北物流没有合同根据,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昇宇物流答辩要点:1、昇宇物流与原告不存在仓储和运输合同关系。本案原被告三方从未就将原告的仓储和运输业务由长北物流转让给昇宇物流达成过一致意思表示。昇宇物流对原告仓储在2号仓库的货物数量、规格、价格等均不知情,无须承担赔偿责任。2.昇宇物流作为一家国有控股企业,人员变动均需要按照规定程序,重新签订书面合同,完成有关审批才能进行,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余两被告签订过书面协议,故合同主体并未发生变动。3.昇宇物流与长北物流不构成混同。昇宇物流成立于2018年5月,股东为道路运输及长北物流,其中道路运输持股51%,长北物流持股49%。昇宇物流作为国有控股公司,与长北物流在人员、业务方面均独立,各自有独立的办公场地,其中昇宇物流租赁了道路运输的9号仓库,长北物流租赁了道路运输的2号仓库,双方在财务上有独立的财务人员和财务账簿,不存在混同的情形。4.原告主张损失货物数量及金额的依据为长北物流盖章确认的《重庆市北碚区艳红齿轮工业有限责任公司2.15火灾财务损失明细表》,该明细表中的货物数量及金额与《价格评估报告书》明显不一致,原告起诉的财产损失金额也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综上,请法院驳回原告对被告昇宇物流的全部诉讼请求。
  查明的事实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和举证质证情况,本院确认如下事实:
  一、双方当事人无争议事实
  1.原告颜宏齿轮与被告长北物流及被告昇宇物流均未签订书面运输合同。
  2.原告颜宏齿轮向被告长北物流支付了涉案货物的运费,被告长北物流向原告颜宏齿轮开具了3张运费发票,被告昇宇物流向原告颜宏齿轮开具了4张运费发票,该4张运费发票均注明为“代开”。(两被告认为被告昇宇物流为被告长北物流代开发票含有提高被告昇宇物流业绩的目的)
  3.原告提交的67份送货单(抬头为“颜宏齿轮公司”,时间从2018年1月至2019年1月),其中一张送货单(2018年9月9日)有“秦露”的签名,其余送货单有“刘虹”的签名。送货单注明的收货联系人均为“王辉”。王辉系被告长北物流的法定代表人,系被告昇宇物流的总经理。关于秦露、刘虹的身份,两被告均认可此二人曾在自家公司工作(但对具体入职、离职时间有争议,且无充分证据证明)。原、被告均表示不能确认这67份送货单涉及的哪些货物被烧毁。
  4.被告长北物流与湖南省道路运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仓库租赁合同》,长北物流向湖南省道路运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租赁位于长沙市独立仓库,租赁期限自2018年6月10日至2019年6月9日。被告长北物流在该二号仓库办公。被告昇宇物流与湖南省道路运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仓库租赁合同》,昇宇物流向湖南省道路运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租赁位于长沙市独立仓库,租赁期限自2018年6月30日至2019年7月1日。昇宇物流在该9号仓库办公。
  5.2019年2月15日2时25分许,湖南省道路运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仓库(位于长沙县泉塘街道长桥社区远大二路1713号)2号仓库发生火灾,据《火灾事故认定书(经公消认字[2019]第0001号)》记载,起火原因系王辉、刘小平、龙双军打牌吸烟留烟蒂倒入塑料垃圾桶内引起。该事故导致原告颜宏齿轮仓储于该仓库的货物毁损。
  6.原告颜宏齿轮持有一份《重庆市北碚区颜宏齿轮工业有限责任公司2.15火灾财物损失明细表》(下文简称《损失明细表》),《损失明细表》确认原告颜宏齿轮因火灾损失的财物,不含税价为2938520.75元,含税价为3408684.07元。《损失明细表》有长北物流的盖章及王辉的签字,签字时间为2019年4月12日。原告陈述《损失明细表》中“含税价”所含税为13%的增值税,该税费未实际发生。
  7.2019年4月15日,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消防大队、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消防大队委托长沙县星盛价格评估事务所对案涉火灾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进行价格评估,为大队火灾损失统计提供价格参考依据。经该所评估,确认原告颜宏齿轮损失总计816000元。
  8.湖南省道路运输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被告长北物流分别持有被告昇宇物流51%、49%的股份,被告昇宇物流不持有被告长北物流的股份。
  9.两被告陈述,被告昇宇物流有“收购”被告长北物流的意图,两公司为此做了一些前期准备工作。
  原、被告对上述事实均无异议,且有相关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二、双方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
  1.涉案运输合同中原告颜宏齿轮的合同相对人。原告认为被告长北物流及被告昇宇物流均为涉案运输合同的相对人,两被告互指对方为合同相对人。本院认为审查认为,应认定被告长北物流系案涉运输合同的相对人。理由是:1.《送货单》上签收货物的人员均有在两被告公司工作的经历,但货物存放于被告长北物流承租的2号仓库,故可认定长北物流为收货人。2.原、被告均确认运费的收款人为长北物流。两被告虽均向原告开具了运费发票,但昇宇物流开具的发票注明为代开,两被告也确认确系代开,故昇宇物流不是运费的收款人。3.原告颜宏齿轮与被告长北物流主张被告长北物流自2019年1月将涉案运输业务移交给被告昇宇物流,但两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对该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2.两被告是否构成“人格混同”。原告认为两被告是关联公司,两被告财务、人员、业务均不独立,两公司人格混同,应承担连带责任。被告昇宇物流认为两被告互不控股,两公司财务、业务相互独立,不构成混同。本院审查认为,两被告的第一大股东为不同主体,且互不控股,两被告财务相互独立,虽然两被告存在一些人员交叉任职的情况,但各有办公、经营场地,亦未见充分证据显示两被告业务混同,故难以认定两公司人格混同。
  3.赔偿金额的认定。原告颜宏齿轮主张按《损失明细表》所列财物损失含税价认定赔偿金额。被告长北物流不同意依此表确认赔偿金额,长北物流辩称其在《损失明细表》上签字盖章只是确认损失货物数量,不是确认损失金额。被告昇宇物流主张应按长沙县星盛价格评估事务所对财产损失所作价格评估认定损失金额。本院认为,1.被告长北物流在《损失明细表》盖章,并由其法定代表人签字,理应视为被告长北物流对该表全部内容的认可,故对被告长北物流的前述辩称理由本院不予采信。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据此本院认为,一般情况下只在当事人对赔偿额没有约定时才考虑采用其他方法确认赔偿额,故对被告昇宇物流关于按评估价认定赔偿金额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3.原告颜宏齿轮主张按含税价认定损失金额,本院认为因税费未实际发生,将来也不可能发生,故税费不是原告的损失。综上,本院认为应以《损失明细表》所列不含税价2938520.75元确认赔偿额。该金额系颜宏齿轮与长北物流约定的赔偿额,不作为其他部门火灾损失统计的依据。
  判决的理由与结果
  本院认为,一、原告颜宏齿轮与被告长北物流虽未签订书面运输合同,但双方存在事实上的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双方依法享有合同权利、承担合同义务。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本案被告长北物流承运原告颜宏齿轮的货物,货物于其承租的2号仓库因火灾烧毁,长北物流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长北物流与颜宏齿轮确认损失货物不含税价为2938520.75元,本院确认该金额为赔偿额。三、原告主张被告昇宇物流是运输合同相对人、主张两被告公司人格混同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理由如前述,此处不赘),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要求被告昇宇物流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限被告长沙长北物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向原告重庆市北碚区颜宏齿轮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赔偿经济损失2938520.75元;
  二、驳回原告重庆市北碚区颜宏齿轮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34069元,减半收取17034.5元,由被告长沙长北物流有限公司负担15000元,原告重庆市北碚区颜宏齿轮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负担2034.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左登
  二〇二〇年四月七日
  法官助理陈洋
  书记员陈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