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专业律师靳双权谈一起因产权登记为另一共有人而产生的房屋确权纠纷

时间:2015-06-30 23:31:52| 专长:房产纠纷| 来源:律师

案件回顾:<br /> 赵梅诉称:原被告系夫妻关系,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赵梅以于飞名义购买了北京市朝阳区房屋(以下称718号房屋),双方已经明确该房屋完全属于赵梅单独所有,并在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日于飞为此书写证明书一份以示明确。该房屋所有装修款项和家具均由赵梅父母支付,且赵梅父母退休后一直在此居住。赵梅多次要求于飞变更房屋所有权登记手续,但于飞迟迟不办。近期于飞离家出走并将该房屋产权证带走拒不交给赵梅。故此起诉请求:确认718号房屋归赵梅所有。<br /> 于飞辩称:不同意赵梅的诉讼请求。718号房屋系原被告婚后共同购买,系夫妻共同财产。证明书系于飞本人所写,因原被告婚后感情不好,性格不合,二零一二年双方再次出现矛盾,当时双方协商均同意离婚,但赵梅精神出现失控,经常吵架,于飞为了迁就赵梅,因此在赵梅的要求下对家里的房产进行让步,签写了这份证明书。但此后赵梅反悔,不同意离婚。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于飞已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因此我方认为该份证明书是以双方离婚为前提的,现在赵梅不同意离婚,该证明书无效。因为赵梅父母与原被告共同居住718号房屋,因此原被告就委托赵梅父母代为管理装修事宜。<br />  <br /> 庭审过程:<br /> 法院经审理查明,赵梅和于飞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登记结婚。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于飞作为买受人与718号房屋原所有权人签订《北京市房屋买卖合同》,购买了718号房屋,成交价五百一十六点五万元。合同签订后,于飞向卖方支付了购房款,718号房屋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过户登记至于飞名下。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日,于飞书写一份《证明书》,内容为:&ldquo兹证明光大名筑0718所在房屋实际拥有人为赵梅,虽房产证名称为于飞,但仅为代替持有,此房屋所有权与于飞无关。特此证明。&rdquo<br /> 赵梅称,原被告之间本来有一套房屋,赵梅系独生女,二零一二年赵梅的父母退休后决定来京照顾赵梅,赵梅打算买一套房屋给父母居住。由于赵梅不是北京户口,也无法提供连续五年以上纳税及社保证明,没有购房资格,只能以于飞的名义买房。购房款五百一十六点五万元均系赵梅筹集,有赵梅父母出资,有赵梅代人理财的他人款项,有部分借款。赵梅在二零一二年7月2日向于飞账户打入590万元作为购房款。718号房屋于二零一二年7月24日开始装修,装修款及家具款均由赵梅父母支付。当时原被告没有离婚打算,赵梅向于飞说明了系赵梅个人购房,与于飞无关,为了固定该事实,让于飞写了《证明书》。之后718号房屋由赵梅父母居住至今。原被告至2013年5月才开始闹离婚。<br /> 于飞称,原被告从二零一一年底开始有矛盾,双方协商离婚,赵梅提出要将其父母接来住,但又不想与其父母住在一起,就与于飞协商给赵梅父母买房,于飞同意了。二零一二年7月于飞签了买卖合同,购房款500多万元。原被告婚后是于飞的钱均交由赵梅管理,因此购房款也是由赵梅先汇给于飞,购房款是原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赵梅能够提供五年以上纳税和社保证明,符合购房条件,因为于飞收入高,购房款中于飞占多数,所以房屋写在了于飞名下。装修及家具款也都是原被告夫妻共同财产支付的,只是装修是赵梅父母来监管的。718号房屋现在是赵梅父母居住,之前是原被告居住。<br /> 赵梅提交718号房屋的燃气卡、购电卡、宽带费收据、物业费发票、赵梅父母的暂住证、物业公司证明、赵梅父母在718号房屋内生活的视频光盘,证明赵梅父母从购房后一直在718号房屋生活至今。<br /> 于飞提交赵梅书写的一份没有落款日期的《离婚协议书》,称该份协议书系二零一二年五六月份书写,证明于飞是为了离婚而书写的《证明书》。赵梅称《离婚协议书》系2013年五六月份书写,该份协议书中提到了718号房屋归赵梅所有,因此不可能是二零一二年7月之前书写。<br />  <br /> <strong>房产纠纷解决专家靳双权律师</strong>评析:<br /> <strong>靳律师</strong>认为,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原被告婚后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购得718号房屋,于飞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日出具《证明书》,明确声明该房屋为赵梅个人所有,与于飞无关。现于飞辩称《证明书》系为离婚而写,但根据生活常识,赵梅在与于飞离婚期间以于飞的名义购买房屋明显违背常理,于飞提交的《离婚协议书》没有落款日期,且协议书中有718号房屋归赵梅所有的内容,于飞无法证明《离婚协议书》系与《证明书》同时期产生,无法证明其书写《证明书》时存在双方离婚或其受胁迫的情况,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赵梅提交的相关证据与原被告的陈述能够相互印证,可以证明718号房屋购房款均系赵梅筹集,且房屋交付后由赵梅父母居住至今的事实。<br /> 综合上述事实,可以认定于飞在《证明书》关于718号房屋为赵梅个人所有,与于飞无关的表述是原被告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该约定合法有效。于飞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在《证明书》中所作承诺承担法律后果,其主张《证明书》无效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信。赵梅要求确认718号房屋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应予以支持。<br /> 最终,法院听从靳双权律师的专业意见,判决将现登记在被告于飞名下的北京市朝阳区718号房屋归原告赵梅所有。<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