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以借名买房为由向法院主张权利被驳回

以借名买房为由向法院主张权利被驳回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03-18
正文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上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以和我们联系,我们将予以撤销。)

一、原告诉称

原告曹女士起诉称:甲市乙区XX小区808号房屋(以下简称808号房屋)原是公有住宅,1950年,我父亲单位将808号房屋分配给我父亲曹大叔使用,2000年808号房屋出售,我父母明确表示不买,并把购买房屋的权利让给我和曹某甲,我和曹某甲共同付款22738元购买此房,其中我支付12183.7元。后曹某甲却不让我在诉争房屋里居住。2011年2月28日我向父亲书面主张要求与曹某甲享有同样的权利。2012年2月27日,曹大叔、蔡大妈与曹某甲订立《赠与合同》,将部分属于我的808号房屋赠与曹某甲,之后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曹大叔、蔡大妈完全是因为被曹某甲逼迫才订立赠与合同。上述赠与活动、房屋所有权转移活动均对我保密至2012年10月。2013年12月23日,曹某甲将涉案住宅无偿赠与曹先生,曹先生取得房产证。曹大叔、蔡大妈与曹某甲订立的《赠与合同》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依法属于无效合同。《赠与合同》是当事人弄虚作假、蓄意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诚信原则),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牟取非法利益。《赠与合同》损害了我的房产权益。涉案房屋是我和曹某甲以曹大叔名义、共同付款购买的,曹大叔、蔡大妈承认(承诺)此房归我和曹某甲(一人一半)。房地产权证书不具有绝对的证明力,在有相反证据佐证的情形下,应根据案件具体情形进行认定。所以请求法院判令:1、请求依法确认曹大叔、蔡大妈与曹某甲订立的《赠与合同》无效;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二、被告辩称

被告蔡大妈答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从原告所提出的证据来看,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房屋的赠与无效。涉案房屋是我和曹大叔夫妇的共有房屋,我二人有权处理该房屋。我夫妇二人办理了赠与和公证,并委托曹某丙到房管局办理了过户手续,这体现了赠与的合法性。2014年原告起诉曹某甲等人,经甲市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和甲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已经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本次又起诉要求确认赠与合同无效,属于一案提出两次诉讼请求。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曹某甲答辩称:甲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告起诉住建部的案件和确权案件都维持原判,原告再次起诉有浪费司法资源、恶意诉讼的嫌疑。原告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曹某乙答辩称:原告代理人说2012年春节后解决房子的问题不属实。原告说公证没有告诉其本人,实际上当时原告已经出国,没有给我们留联系方式。3月我父亲病重期间,原告给曹某丙打电话,电话中曹某丙告诉原告父亲病危,但是原告对此不予理睬,也没有留下电话,对父亲不闻不问。当时房屋的购买权是曹大叔的,我认为母亲没有购买权,原告多次谈到蔡大妈说让与购买权的事情,我认为没有意义。房改房是出售给本单位职工,子女出资供父母买房的,如果没有约定,都只能认定是借给父母买房,属于债权。我和曹某丙是房屋赠与和过户的见证者。我们完全赞同法院对原告上次起诉案件的判决。1993年,原告在已经分得房子的情况下,以房屋潮湿为由向母亲请求搬到808号房屋居住。房改时,父亲单位将808号房屋出售给父亲,扣除工龄优惠后,仍需缴纳22738元。考虑原告在此房屋长期居住应该给一点补偿,因此父亲决定让原告出购房款,直到2011年2月24日原告也一直认可房子是父亲的。原告和曹某甲为了房子多次吵闹。

曹某丙答辩称:原告说房产证一直在曹某甲手里不属实,房产证一直在我父亲手里。我认可曹某乙所述的房产赠与过程,关于房产产生的矛盾从表面来看确实是这样。

三、法院查明

曹大叔、蔡大妈夫妇育有曹某甲、曹某乙、曹女士、曹某丙四子女。808号房屋原是曹大叔单位分配给其使用的公有住房。2000年11月8日,曹大叔与售房单位签订买卖合同,约定以22738元价格购买808号房屋,房屋建筑面积62.67平方米,同时需交纳公共维修基金1629元。曹大叔已于2000年1月26日交纳购房款22738元、维修基金1629.4元。以上款项系曹某甲代为交付,其与曹女士各出资一半即12183.7元。后房屋所有权证下发,登记所有权人为曹大叔,登记房屋建筑面积为80.27平方米。

2012年2月27日,曹大叔、蔡大妈与曹某甲签署赠与合同,将808号房屋赠与曹某甲,并办理公证手续。同年4月1日,曹大叔去世。8月2日,808号房屋过户至曹某甲名下,曹某甲取得房屋所有权证。2013年4月25日,曹某甲向甲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提交更正登记申请,申请将808号房屋的建筑面积由80.27平方米变更为62.67平方米,同时提交《情况说明》、《房屋登记表》等材料。根据《情况说明》,原产权人曹大叔使用的房屋建筑面积为62.67平方米,属于一套三间住宅中的两间,但由于在2001年办理房改售房时未将上述情况向测绘部门说明,导致提交了错误的《甲市房屋登记表(楼房)》,使808号房屋的建筑面积错误登记为80.27平方米。测绘部门已于2013年4月25日重新出具建筑面积记载为62.67平方米的《房屋登记表》。甲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于2013年5月9日向曹某甲核发了房屋建筑面积登记为62.67平方米的房屋所有权证。

2014年,曹女士起诉蔡大妈、曹某甲、曹先生,以其与曹某甲借曹大叔之名共同购买808号房屋为由,要求蔡大妈、曹某甲、曹先生连带给付其808号房屋价值52.5%的货币(暂估160万元),法院依法追加曹某乙、曹某丙作为被告参加诉讼。法院判决驳回曹女士全部诉讼请求。后曹女士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甲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7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法院判决

驳回曹女士全部诉讼请求。

五、律师点评

房产律师靳双权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根据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曹女士主张其基于和曹某甲、曹大叔夫妇达成的借名买房约定享有808号房屋52.5%的所有权份额,因未提供证据证明各方达成借名买房的合意故不予支持。曹大叔和蔡大妈作为808号房屋原所有权人,自愿订立合同将此房屋赠与曹某甲,属于有权处分。赠与合同记载的房屋建筑面积虽与实际不符,但是因为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在2001年办理房改售房时未将相关情况向测绘部门说明导致提交了错误的《甲市房屋登记表(楼房)》,致使房屋建筑面积错误登记为80.27平方米,且此后根据曹某甲的更正登记申请甲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已向其核发了房屋建筑面积登记为62.67平方米的房屋所有权证。曹大叔、蔡大妈与曹某甲订立的《赠与合同》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也不存在法律规定合同无效的其他情形,故曹女士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