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如民事诉讼一方为外国人,应该如何处理?

如民事诉讼一方为外国人,应该如何处理?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0-17
正文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予以撤销。
  原告诉称
  马鲁起诉请求:一、撤销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琼民一终字第41号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海南高院41号判决)第三项,改判对白金要求享有处置上海市长宁区哈密路1680号1幢房产(下称涉讼房屋)价值200万元及利息优先受偿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二、本案诉讼费用由杨宁、白金承担。事实与理由:一、马鲁在海南高院41号案一审立案受理前已取得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长宁法院)(2011)长民三(民)初字第2447号生效判决(以下简称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判决),认定马鲁是涉讼房屋的权利人,判决本案被告杨宁涤除该房的抵押登记,协助马鲁将房地产权利变更登记至马鲁名下。而海南高院41号民事判决与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判决相冲突,阻碍了马鲁对涉讼房屋权利的行使,且马鲁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原因未参加该诉讼。二、马鲁通过对杨宁与白金之间民间借贷纠纷案一、二审案件阅卷分析,认为杨宁与白金的诉讼行为及法院的一、二审判决书存在以下主要问题:1、杨宁与白金在原案中的诉因不合情理,双方名为确认债权及利息数额,实为把矛头指向杨宁早已出售、马鲁合法拥有的涉讼房屋的恶意串通行为。2、杨宁与白金的合同关系和债权债务均缺乏有效的证据支持,双方在原案中存在虚构法律事实,举证完全一致、质证相互配合,恶意侵害马鲁合法拥有涉讼房屋的恶意损害行为。3、原案的一、二审判决,特别是二审判决第三项存在以下错误:(1)立案受理和管辖违法。(2)一、二审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认定事实不清。(3)白金主张的抵押权已随主债权消灭而消灭,而《借款合同》项下的抵押担保因未依法办理抵押权登记而未生效。因此,白金要求对涉讼房屋享有抵押权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海南高院41号民事判决确有错误,应予以改判。
  被告辩称
  被告杨宁答辩称:一、杨宁从未在2005年9月10日将名下涉讼房屋转让给案外人姬传乐,姬传乐无权将杨宁名下涉讼房屋转让给马鲁。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案是马鲁、姬传乐及上海长宁法院有关人员恶意串通,故意设置杨宁和白金不能参加案件审理的障碍,在主要证据均存在明显涂改变造及房、证不符等瑕疵,事实不清的情形下违法缺席判决,损害杨宁合法权益。二、杨宁于2012年11月在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口中院)起诉白金民间借贷纠纷案,系因双方对借款总额及利息计算发生争议,杨宁不堪忍受白金一再采取的不理性催讨方式,故将争议交由人民法院依法裁决。杨宁在借贷行为发生地海南省海口市对白金提起民间借贷纠纷诉讼,完全符合法律规定。且杨宁起诉时,并不知晓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案及上海长宁法院(2012)长民三(民)初字第1630号抵押权纠纷案(以下称上海长宁法院1630号案)。马鲁认为杨宁作为债务人主动起诉债权人白金,是与白金串通进行虚假诉讼对抗其在上海的有关诉讼完全是凭空臆想。三、马鲁自认在杨宁与白金民间借贷纠纷案一审期间完全知晓该诉讼,其不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曾向一审法院提出参加诉讼申请以及法院予以拒绝的证据。其未参加诉讼完全归责于其自身的原因,马鲁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受理条件,应当依法驳回。四、马鲁在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民事判决生效后,并不能直接依据该判决办理涉讼房屋过户手续,而不得不在上海长宁法院提起1630号案,该案后由马鲁自行撤回一审诉讼而终结。海南高院41号判决与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判决中关于白金享有涉讼房屋抵押权的认定是完全一致的,不存在两地法院判决内容冲突的情形。如果本案支持马鲁关于白金抵押权消灭的主张,反而与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判决相关内容发生实质冲突。五、马鲁对海南高院41号判决第一项在法定期限内没有提出请求撤销的诉讼请求。因此,凡涉及该判项认定的事实及其证据,依法均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马鲁无权在本案中对上述事实和证据提出异议。综上,请求依法驳回马鲁的起诉。
  被告白金答辩称:一、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民事判决判令涉讼房屋过户给马鲁必须以先行涤除白金于房屋上的抵押权为前置条件,明确肯定白金享有合法房屋抵押权且优先于马鲁之合同债权。马鲁不能办理房屋过户,是该判决本身给马鲁设定的,根本不是海南高院41号判决妨碍了马鲁行使权利。海南高院41号判决基于白金有房屋抵押权存在的事实进而判决白金有权处置抵押物,与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判决判令白金就涉讼房屋享有抵押权的内容是完全一致的。二、马鲁早在海口中院审理白金与杨宁民间借贷纠纷案期间就知晓该案并委派代理人前往海南提交上海法院的有关判决,却并未以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身份提起诉讼或者以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身份申请参加诉讼。因此,马鲁无权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依法应当直接驳回其起诉。三、所谓的白金与杨宁在海南进行民间借贷纠纷诉讼是为了应付马鲁在上海的诉讼,毫无事实依据。(一)白金与杨宁就涉讼房屋设定抵押权以及主债权借款期限的延长系借贷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不违反法律规定,且发生于马鲁与姬传乐买卖房屋及诉讼之前。(二)马鲁与上海长宁法院在向白金送达法律文书前已经知晓白金的联系方式,但在通过邮寄送达诉讼材料时,却故意不写联系电话,导致白金对上海长宁法院2447号案一无所知,因此,白金、杨宁进行虚假诉讼对抗马鲁在上海的诉讼在事实上无从谈起。(三)杨宁在海口中院起诉白金,系因双方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中出借地在海南的事实。对白金、杨宁之间的其他各期债权债务关系,因海南高院41号判决没有将其认定在房屋抵押权范围内,与马鲁没有关系,法院不应审理。综上,白金就涉讼房屋享有的抵押权合法有效,马鲁因自己放弃行使权利而未能参加白金、杨宁民间借贷纠纷案,责任在自己,其无权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请求依法驳回马鲁的起诉。
  本院查明
  本院查明:马鲁2011年10月25日将姬传乐、杨宁、白金诉至上海长宁法院,请求判令:1、姬传乐、杨宁共同为马鲁办理交房手续,将涉讼房屋过户至马鲁名下;2、杨宁归还第三人(白金)200万元,以消灭涉讼房屋上的抵押权。上海长宁法院于2012年6月1日作出2447号民事判决,认定:2005年9月10日,姬传乐和杨宁签订房屋买卖协议,约定杨宁半卖半送涉讼房屋给姬传乐300万元,待年底从香港取回房产证后再去办理过户,杨宁出具收到300万元的收据。2007年3月23日,马鲁代马冉与姬传乐签订二手房交换合同,将涉讼房屋与(上海市)虹梅路3896号2栋301室交换。2008年11月12日双方重新确认姬传乐将房产过户给马鲁,马鲁将虹梅路3896号2栋301室的产权过户给姬传乐。如姬传乐希望赎回涉讼房屋,必须先交清借款130万元、旧奔驰车赔偿费18万元、购房款370万元后,马鲁方退还涉讼房屋。2010年9月17日,双方签订协议,约定如姬传乐在11月30日以前完成过户的承诺,马鲁同意将虹梅路房子以230万元的价格卖给姬传乐,如完不成,由马鲁收回该房屋。马鲁自2007年5月起一直使用涉讼房屋。杨宁与白金签订房产抵押借款合同,约定借款200万元,期限为2004年2月27日至2004年5月27日,并就抵押合同进行了登记。马鲁清楚涉讼房屋设定有抵押权,仍要求履行合同。该判决内容为:一、杨宁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涤除上海市长宁区哈密路1680号1幢房屋的抵押登记;二、杨宁、姬传乐应于杨宁涤除上海市长宁区哈密路1680号1幢房屋抵押登记之日起十日内协助马鲁将该房屋产权变更登记至马鲁名下。该判决作出后,因当事人未提起上诉,已发生法律效力。马鲁于2012年9月4日将白金、杨宁诉至上海长宁法院,请求确认白金、杨宁设定在上海市长宁区哈密路1680号1幢房屋上的抵押权消灭。上海长宁法院作出1630号民事判决,内容为:1、白金、杨宁设定在上海市长宁区哈密路1680号1幢房屋上的抵押权消灭。2、白金、杨宁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办理上海市长宁区哈密路1680号1幢房屋抵押权登记的注销手续。杨宁、白金不服该判决,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因马鲁申请撤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0月23日作出(2013)沪一中民二(民)终第1233号民事裁定,准许马鲁撤诉。2012年11月30日,杨宁向海口中院提起诉讼,请求:1、依法确认杨宁对白金所负债务(借款)本金为1492.4万元,利息340万元(本息合计1832.4万元);2、依法判令杨宁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白金支付借款利息。白金反诉请求:1、确认白金对杨宁的债权为:借款本金1657.4万元,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截至2012年11月30日利息为14207981.87元,债权总额合计30781981.87元);2、依法判令杨宁向白金偿还前项本息,并裁决处置杨宁位于上海市哈密路1680号1幢房屋,用以清偿前项本息;3、反诉费由杨宁承担。海口中院于2013年5月14日作出(2013)海中法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认定:2004年2月27日,杨宁与白金签订《房产抵押借款合同》,约定杨宁以上海市哈密路1680号1幢(产权证号为沪房地长字2003第028140号,建筑面积为226.30平方米)花园别墅的房产产权抵押给白金,向白金借款人民币2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三个月,自2004年2月27日至2004年5月27日止。合同签订后,白金先后于2004年3月1日和5月11日支付给杨宁150万元和50万元,杨宁分别向白金出具了借据。2004年2月27日,上海市长宁区房地产登记处出具一份《上海市房地产登记证明》,其内容为他项权利(抵押),他项权利人为白金,房地产权利人为杨宁,房地产座落于哈密路1680号1幢全幢,建筑面积为226.30平方米,土地面积为512.8平方米,房地产价值为300万元,债权数额为200万元,债务履行期限为2004年2月27日至2004年5月27日止。2006年11月20日,杨宁与白金签订《借款合同》,确认借款金额共510万元,白金同意杨宁继续以该房屋抵押为现有债务提供担保外,同时亦可凭该抵押担保继续从白金处借款,确认杨宁向白金偿还165万元。2006年6月6日至2011年2月20日间,白金根据杨宁出具的《指定付款函》指定的付款单位和数额付款。该判决内容为:一、确认杨宁尚欠白金借款本金1492.4万元;二、杨宁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白金偿还借款本金1492.4万元及其利息;三、驳回杨宁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白金的其他反诉请求。白金不服,上诉至本院,本院于2013年9月30日作出41号民事判决,内容为:一、维持海口中院(2013)海中法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第一、二、三项;二、撤销海口中院(2013)海中法民一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第四项;三、如杨宁未履行本判决的第一项义务,白金享有处置上海市哈密路1680号1幢房产价值200万元及利息的优先受偿权。
  另查明:(2013)海中法民一初字第2号卷宗装订有2013年2月17日马鲁的委托代理人成晓明给海口中院的一份邮寄件,该件未注明内附材料。卷宗装订有成晓明的授权委托书、上海长宁法院的2447号及1630号判决书、《撤销房屋查封申请书》。成晓明授权委托书的内容为:“代为至海口中院递交相关证据材料、阅复(2013)海口中院法民一初字第2号杨宁诉白金借贷纠纷一案的相关证据材料等非诉讼代理”。诉讼过程中,马鲁向本院提交其于2013年7月10日向海口中院院长邮寄的《再次要求撤销房屋查封申请书》及海口中院复函,在该申请书中,马鲁提出作为第三方参与杨宁、白金案的诉讼,并要求解除查封,海口中院于2013年7月22日函复目前案件正在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解除查封的申请是否采纳,待该案发生法律效力后再作决定。
  本案诉讼过程中,马鲁认可白金与杨宁民间借贷纠纷案在海口中院一审审理时其就已知晓,且主张当时曾委托成晓明律师到海口中院递交材料并口头向法官申请参加诉讼。本院经调查核实,该案原一审承办法官表示马鲁并未口头申请过参加诉讼。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问题是马鲁是否有权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
  本案的一方当事人马鲁为加拿大人,本案属于涉外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九条的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涉外民事诉讼,适用本编规定。本编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其他有关规定。第五十六条规定,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故本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依据上海长宁法院于2012年6月1日作出的2447号民事判决的判定,杨宁应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涤除涉讼房屋的抵押登记;杨宁、姬传乐应于杨宁涤除房屋抵押登记之日起十日内协助马鲁将该房屋产权变更登记至马鲁名下。该判决在杨宁2012年11月30日向海口中院对白金提起民间借贷纠纷诉讼前即已发生法律效力,且在杨宁诉白金民间借贷纠纷案中,白金反诉请求裁决处置涉讼房屋,用以清偿借款本息。可见,马鲁对杨宁与白金间的诉讼标的有独立请求权,应为该案的第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据此,马鲁作为杨宁与白金间民间借贷纠纷案诉讼的第三人,其起诉请求撤销该案生效判决,即海南高院41号判决的前提条件之一是有因不能归责于其本人的原因未参加该诉讼。本院查明的事实表明,杨宁诉白金民间借贷纠纷案在海口中院一审审理期间,马鲁即已知晓,且曾委托律师向海口中院递交材料,但并未申请参加该案诉讼。马鲁主张曾口头向该案一审法官申请参加诉讼,却并未提供证据证明,经本院调查核实,原一审承办法官表示马鲁并未口头申请过参加该案诉讼。马鲁虽于2013年7月10日向海口中院院长邮寄《再次要求解除查封申请书》,要求解除查封并提出作为第三方参与杨宁与白金民间借贷纠纷案诉讼,但当时该案已经进入二审程序,马鲁知晓后亦并未向二审法院申请参加该案诉讼。
  裁判结果
  综上,马鲁在明知杨宁诉白金民间借贷纠纷诉讼已在海口中院进行的情况下,其并未申请参加该案诉讼,亦即未能参加该案诉讼应归责于其本人,故其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的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条件,应予驳回。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马鲁的起诉。
  马鲁已预交的案件受理费22800元予以退还。
  如不服本裁定,马鲁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杨宁、白金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