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当原告房屋被强制拆除,是否侵犯本人权利?

当原告房屋被强制拆除,是否侵犯本人权利?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0-17
正文
  原告赵雯诉被告淮安市土地储备中心(以下简称储备中心)、淮安市青河房屋拆迁安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拆迁公司)、淮安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体育用品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3月8日立案受理。2017年4月21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雯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志锋,被告储备中心委托诉讼代理人朱苏宁,被告拆迁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海滨,被告体育用品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泉、沈恒俊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赵雯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三被告赔偿原告房屋被强制拆除的损失125万元;2、三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2010年,原告通过淮安市五鑫拍卖有限公司拍卖会购得江苏银行淮安分行位于淮海北路××号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由南向北第6间门面房一间,面积为61平方米。2012年4月,被告储备中心、拆迁公司、体育用品公司在明知该房产为原告所有的情况下,签订所谓拆迁协议,损害了本人利益,侵犯了本人的财产权利。2012年4月7日夜,在清河区人民政府淮海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指使下,被告拆迁公司强行拆除了原告房屋。发现这一情况后,原告向公安、政府等多部门连续近5年上访、追索、清河区委、区政府领导及淮海街道办事处领导总是推托,说开发商已被法办,政府无财力处置,只要该地块一旦启动,一视同仁解决我的补偿问题。2016年8月,原告知晓奥林大厦地块重新启动后,多次向淮海街道办领导主张权利,街道办领导说打款给体育用品公司,然后让我再与体育用品公司索要,并再三告知我补偿本人房款金额由体育用品公司研究决定,体育用品公司研究多少就给我多少,如我不同意,就不办理领款手续。在拖了三个月后,直到2016年11月14日,迫于无奈,我只好通过清河征收办暂时领取了补偿款200万元,按照三方协议,在本人认可情况下,至少应补偿本人270万元,70万多元补偿款没有到位。加之,强拆后4年半损失共45万元,恢复建筑原状花费10万元,三被告应再赔偿给我125万元。
  被告储备中心辩称:原告主张无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的请求。原告所领取的200万元是拆迁补偿全部费用,按规定,原告不可能得到200万元,原清河淮海办事处考虑社会稳定,超出补偿标准补偿原告200万元。原告的拆迁补偿已经完毕。
  被告拆迁公司辩称:1、关于拆迁项目的合法性。2010年5月6日,淮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向淮安市土地储备中心颁发了淮拆许字2010第004-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同日,住建局发布了拆迁通告。根据许可证及通告,本案体育用品公司所有的淮海北路××号房屋位于拆迁范围。2、关于拆迁的法律关系。淮海北路××号房屋产权人为国有企业体育用品公司,房屋占用的土地为划拔土地。拆迁时公司需进行职工安置和改制,根据拆迁管理条例,在拆迁法律关系中,拆迁人为储备中心,被拆迁人为体育用品公司,本案原告不是拆迁法律关系的当事人。第六间门面房是因为债务关系,被法院从体育用品公司执行给江苏银行的,后来江苏银行并没有依法办理产权登记,从物权公示的角度看,产权人仍是体育用品公司,在拆迁通告5月6日发布后,江苏银行将涉案房屋拍卖给原告,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拍卖行为发生在2010年9月24日。3、关于第六号门面房补偿问题。我方与体育用品公司先后签订两份协议,第一份是正常的拆迁补偿安置关系,第二份是在市国资委向我方发出若干函件后签订的,主要是要扣20%用于职工安置和改制,土地是划拔土地。我方不与原告直接发生关系,不管原告如何取得房屋,是否合法。如果说因拍卖行为需要达到补偿的话,应与体育用品公司进行协商,本案所支付的200万也是体育用品公司于2016年9月28日向拆迁指挥部出具一份函,同意从总补偿款中委托支付200万元给江苏银行,用于支付协议中原江苏银行应得到的补偿款,当时是说一次性解决问题。据我们了解,2016年时长东街道办事处夏海明书记出面找淮海街道办事处季丽君书记进行协调,让体育用品公司一次性补偿200万元给原告,储备中心和拆迁公司都没有参与协调。从原告提供的清单看,对照拆迁公司和体育用品公司签订的协议及拆迁文件所规定的标准,房屋补偿款175.7166万元、附属物30500元、搬迁费610元、过渡费732元、停业补助52715元,总计184.1723万元,该费用系合理的补偿。如原告单独有产权证,我们也会给他这个补偿。其他补偿与原告无关,这是市政府相关会议纪要确定的,是给体育用品公司的,因为体育用品公司是国有企业。综上,原告是在拆迁通告发布后取得的房屋,属违法行为,原告不应有任何合法的权利。从拆迁法律关系讲,我们不会与原告发生任何关系,如何对原告房屋进行补偿,是原告与体育用品公司之间的事,原告应向体育用品公司主张。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拆迁补偿之外的主张全是非法的,请求驳回原告对我方和储备中心的诉讼请求。
  被告体育用品公司辩称:1、原告主体不适格。原告既不是拆迁安置的被拆迁人,也不是诉争房屋的所有权人,根据拆迁管理条例规定,拆迁通告发布后,任何转让房屋的行为都是违法的。本案中,诉争房屋的实际拥有人应是江苏银行,而不是原告。2、体育用品公司不应成为被告。首先,我公司不是拆迁人,对于江苏银行的拆迁安置补偿方案不是我公司所能决定的。其次,原告所主张的财产损害与我公司无关。因此,原告起诉要求我方承担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经审理查明:1999年,原淮阴市清河区人民法院作出(1999)执字第11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淮阴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所有的坐落于淮海北路××号办公楼从南向北第一层第6间营业房(即涉案房屋),作价45万元,交付淮阴市清河城市信用合作社所有,交付后未办理过户手续。
  2010年5月6日,淮安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下发房屋拆迁通告,对东至银川路、西至淮海北路、南至古顺河体育馆、北至世贸中心范围内的淮安市城市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淮安市体育局、江苏银行淮安分行、淮安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淮安市广告装潢有限公司、淮安市奥林大厦有限公司、淮安市大光明钟表眼镜有限公司(金崇敏)、孟娟、季九虎、许文龙、陈加珍、丁蓉蓉等非住宅房屋(具体以规划红线图为准)。
  2010年9月24日,原告赵雯通过竞拍从江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淮安分行购买了位于淮安市××北路××号(原淮安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大楼)第一层由南向北第六间房屋(即涉案房屋),面积61平方米,成交金额为655000元。房屋购买后,原告未办理产权变更手续。
  2011年8月4日,淮安市人民政府下发《关于协调淮安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拆迁补偿及有关拆迁遗留问题的会议纪要》,相关内容为:“一、关于奥林大厦地块市体育用品公司拆迁问题。市体育用品公司于1995年按先售后股的方式改制,但职工的身份没有置换。改制时,土地(约614.09平方米)未纳入改制范围,仍属国有资产。在拆迁补偿时既要保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得到合理补偿,又要切实维护改制企业和职工的利益。同时,要加快拆迁进度,保证重点工程建设。1.市体育用品公司近期立即召开全体股东大会,请市贸易总公司(筹)、奥林拆迁指挥部参加见证,就拆迁安置补偿方式进行表决。如决议全额货币补偿,则由大会明确5-7名全权拆迁谈判代表,负责拆迁谈判、签约等。2.市房屋征收办按有关政策和程序,评估确定614.09平方米国有土地的补偿数额。3.在拆迁补偿协议签订后,拆迁指挥部向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支付拆迁补偿总额的80%,市体育用品公司将房屋交付拆除;剩余20%的补偿款缴纳至市房屋征收办补偿资金专户,待国有土地补偿数额确定且职工身份置换方案确定后再予以处置。”
  2011年8月14日,拆迁人被告储备中心(甲方)与被拆迁人体育用品公司(乙方)、拆迁实施单位拆迁公司(丙方)签订《淮安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约定:“甲方因奥林大厦地块储备用地项目建设需要,经批准拆迁乙方位于淮海北路××号房屋,面积为2002平方米。根据有关拆迁政策规定,双方订立如下协议:一、甲方应付乙方房屋补偿款23778668.18元。二、…三、甲方应付乙方附属物装饰装潢及花草树木补偿金1001000元。四、甲方应付乙方其他安置补助费用3892329.8元。(含搬家费20020元、停产停业713360.05元、临时安置补助费24024元、其他补偿3134925.77元)。五、补偿安置方式:货币补偿。六、…七、综上,乙方应得款为28671998元。”
  2011年8月14日,淮安市奥林大厦地块项目拆迁指挥部召开会议,纪要内容如下:1、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2002平方米三层、局部四层被拆迁房屋位于淮安市主要繁华地段淮海北路,商业价值较高。2、二、三楼原来就是商场,这次拆迁仅按照商业办公评估,未体现房屋的实际价值。3、广告牌、位等附属物商业价值较高。4、目前所有的房屋均出租,清理承租户的费用比较大。5、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选择的补偿方式为货币补偿。会议认为拆迁工作既要严格按照拆迁政策执行,也应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考虑到以上情况系拆迁工作中遇到的特殊问题,为了更好更快的推动奥林大厦地块的拆迁工作,经与开发商诚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协商同意,一次性增加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拆迁货币补偿金8828002元。具体增加补偿为第一项增加补偿1528002元;第二项增加补偿3500000元;第三项增加补偿500000元;第四项增加补偿1000000元;第五项增加补偿2300000元。
  2012年,体育用品公司房屋被拆迁,因涉案房屋在体育用品公司房屋范围之内,原告认为其房屋被非法拆迁,并向相关部门主张权利。
  2016年9月28日,体育用品公司向淮安市奥林大厦房屋拆迁指挥部出具书面函件,内容为:我单位与淮海街道办事处协商,同意从我单位最终拆迁款一次性补偿款2839.46004万元中委托支付200万元给原江苏银行,用于支付拆迁补偿协议中原江苏银行的拆迁补偿款。2016年10月30日,拆迁项目指挥部从体育用品公司的拆迁款中扣除200万元,支付给原告赵雯,赵雯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到淮安市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房屋补偿款(原江苏银行)200万元整。
  2016年11月30日,经赵雯同意,拆迁指挥部向赵雯的房屋承租人吴圣良支付房屋清理费20万元,该款亦从体育用品公司的拆迁款中扣除。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庭审陈述,原告提供的说明、拍卖成交确认书、协议书、拆迁补偿协议书、指挥部会议纪要,被告拆迁公司提供的房屋拆迁通告及许可证、评估报告、拆迁协议、测绘结果公示、房屋拆迁调查表、会议纪要、指挥部会议纪要、股东会决议、赎回报告、公函、函、淮海办事处补偿款报告、支票存根、收条、个性问题汇办单,被告体育用品公司提供的拆迁补偿款支付一览表、限期交房通知书、市政府办公室专题会议纪要等证据在卷佐证,本院予以认定。
  案件审理过程中,经本院多次组织调解,因双方意见分歧较大致调解未果。
  本院认为,根据拆迁补偿协议确定的补偿标准,原、被告对赵雯应得的以下款项无异议:1、房屋补偿款175.7166万元(61平方米×28806元/平方米),2、附属物补偿30500元(61平方米×500元/平方米),3、搬迁费610元(61平方米×10元/平方米),4、过渡费732元(61平方米×12元/平方米),5、营业损失费52715元(175.7166万元×3%),合计1841723元。
  原、被告对以下补偿或赔偿费用有争议:1、其他补偿3134925.77元。对于该补偿的具体内容,体育用品公司称是对所有承租人的损失补偿(装潢费用、搬家费用、停业损失费用等),储备中心也称该费用与原告无关,原告亦无证据证明该费用属于其应得补偿,故原告要求对该费用进行分配本院不予支持。2、会议纪要中的8828002元。在会议纪要中载明该款系对二、三、四楼及广告牌、位的补偿,而原告的门面房在一楼,所以原告要求对该部分款项进行分割亦无依据,本院不予支持。3、租金45万元。拆迁人就拆迁补偿已于2011年达成协议,该损失亦无法律依据,故对该费用本院不予支持。4、维修及看护费用。该损失非法定补偿项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告因拆迁应得补偿款为1841723元,原告已经取得200万元,故本院对原告本次诉请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九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赵雯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6050元,由原告赵雯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