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继承人可以放弃遗嘱继承的房产吗?

继承人可以放弃遗嘱继承的房产吗?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0-17
正文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予以撤销。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被告为兄弟姐妹关系,其父亲元仁植于2010年2月5日去世,母亲李顺爱于2016年5月21日去世。其二人共有六名子女,为长子黄凤鹤、次子元奉官,三子黄奉林,长女黄奉淑、次女黄凤月、三女黄凤锦。元奉官于2012年8月31日去世,妻子宋顺花,儿子元军成。宋顺花和元军成书面表示放弃继承元仁植及李顺爱的遗产。黄奉淑在原审时书面表示放弃继承,在重审开庭审理中,黄奉淑到庭表示要求继承。本案争议的两处房产均登记在元仁植名下,分别为位于通化市东昌区面积为66平方米的房屋及358.40平方米的房屋。2010年4月20日,元仁植去世后,李顺爱与其子女对本案争议的两处房产签订了继承协议及赠与书各一份。其中继承协议内容是:因元仁植已病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章第十条规定,此两处房屋应由其配偶李顺爱继承。现其配偶与其子女协商,在李顺爱过世后,此两处房屋由其长子黄凤鹤继承,其它子女无异议。赠与书内容是:元仁植有两处房屋,因元仁植病故,根据继承法,此两处房屋由其妻子李顺爱继承,李顺爱现将两处房屋赠与黄凤鹤,其它子女无疑议。黄凤鹤及被继承人李顺爱及其子女及配偶(除黄奉林)均在两份文书落款签名。现该两处房屋所有权证均在黄凤鹤处,358.40平方米房屋黄凤鹤用作开办通化力克饮品有限公司经营所用。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之规定,本案诉争合同继承协议及赠与书依法成立。黄凤月、黄凤锦现不认可该协议的理由为该协议不真实,但其并未提交相关证据,因其二人没有提出反悔的其他合理理由,故对其二人的主张该院不予支持,赠与书与继承协议对双方均有约束力。被继承人元仁植病故时,其名下登记两处房屋依法应认定为元仁植与李顺爱的共有财产,李顺爱应为共有权人之一。在遗产确认时应先析出共有人李顺爱的财产即李顺爱有50%的个人份额,其余50%为元仁植的遗产,由李顺爱及其六个子女继承。根据协议内容,在场的五位子女并未有放弃继承的书面意思表示,不能认定五位子女放弃继承,只是有应由李顺爱继承的字样,按继承法规定,继承人之间虽可以就继承份额协商,但黄奉林未在场,应视为未达成协议。至李顺爱去世,元仁植遗产未再有分割意见,应按继承法法定继承处理。本案审理期间,黄奉淑虽曾表示过放弃继承,但在本案重审期间对放弃继承翻悔,依照《最高人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0条的规定,该院予以承认黄奉淑的继承权。故元仁植遗产即两处房屋的50%份额由李顺爱与六位子女继承,在该遗产未分割之前,李顺爱死亡,其继承份额转由其合法继承人六个子女继承,元奉官死亡,其继承份额转由其合法继承人其妻子宋顺花及其子元军成继承。现宋顺花、元军成放弃继承,其效力追溯至继承开始的时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的规定,元仁植遗产即该50%份额由黄凤鹤、黄奉淑、黄凤月、黄凤锦、黄奉林依法继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三条第一款:“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的规定,黄凤鹤、黄奉淑、黄凤月、黄凤锦、黄奉林各继承元仁植遗产的15,即房屋50%份额的15。李顺爱因析产拥有的50%份额,根据赠与书内容,李顺爱表示现将两处房屋赠与黄凤鹤,因李顺爱本身即是诉争房屋的共有权人,故依据法律规定,李顺爱对其50%的房屋所有权有处分权,其赠与给黄凤鹤的行为,应认定成立,故李顺爱应得份额应归黄凤鹤。综上,黄凤鹤受赠和继承分得总份额为两处房屋的35,黄凤月、黄凤锦、黄奉淑、黄奉林各分得份额为每处房屋的110。因黄凤鹤与黄奉林非元仁植所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而本案作为遗产继承的房屋均为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因土地使用权不发生继承,故二人的继承存在限制条件,即不得对原有房屋进行翻建、重建、改建、扩建等改变房屋状态,如房屋灭失或者不可居住,则宅基地使用权收归集体。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0条、51条、第52条之规定,判决:1、原告黄凤鹤受赠和继承登记在元仁植名下位于通化市东昌区面积为66平方米的房屋(吉房权证通昌金政字第X**号)及358.40平方米(吉房权证通昌金政字第XX**号)的房屋的35(254.64平方米);原告黄奉淑继承登记在元仁植名下位于通化市东昌区面积为66平方米的房屋及面积为358.40平方米的房屋的110(42.44平方米)(上述房屋所占土地使用权不发生继承);二、被告黄凤月、黄凤锦、黄奉林各继承登记在元仁植名下位于通化市东昌区面积为66平方米的房屋及面积为358.40平方米的房屋的110(42.44平方米)(上述房屋所占土地使用权不发生继承);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400元,由原告黄凤鹤、黄奉淑负担4480元,被告黄凤月、黄凤锦、黄奉林各负担640元。
  本院查明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新证据提交。本院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相同。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为继承纠纷案件,案涉的被继承遗产为登记在元仁植名下的位于通化市东昌区吉房权证通昌金政字第X**号、面积66平方米的房屋与吉房权证通昌金政字第XX**号、面积358.40平方米的房屋。首先,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上述两户房屋为元仁植与李顺爱的夫妻共同财产,元仁植生前未留有遗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第五条:“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抚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第十条:“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之规定,上述两户房屋的一半即50%为元仁植各被继承人应予继承的财产,由元仁植的配偶李顺爱、子女黄凤鹤、元凤官(当时在世)、黄奉林、黄奉淑、黄凤锦、黄凤月共七人,按照法定继承进行继承;第二,2010年4月20日《继承协议》中约定的继承内容与法相悖,黄凤鹤主张依照该协议继承上述两处房屋1314的份额,于法无据,依法不应支持;第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
  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9条规定:“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应当在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作出。遗产分割后表示放弃的不再是继承权,而是所有权。”第50条规定:“遗产处理前或在诉讼进行中,继承人对放弃继承翻悔的,由人民法院根据其提出的具体理由,决定是否承认。遗产处理后,继承人对放弃继承翻悔的,不予承认。”黄奉淑系在诉讼进行中,遗产处理之前翻悔,要求以本案原告的身份参加诉讼、要求继承,一审法院承认其继承权,并无不当;第四,关于诉讼时效,《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八条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该规定所指向的对象是提起诉讼的原告。本案中,原审被告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原审原告黄凤鹤对原审被告提出诉讼时效抗辩,没有法律依据;第五,关于遗产的处理。如上所述,元仁植去世后,其遗产应当由李顺爱、黄凤鹤、元奉官、黄奉林、黄奉淑、黄凤锦、黄凤月七人按法定继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上述每个继承人继承的份额为212.27即30.314平方米。至此,李顺爱对上述房屋所占面积为212.2+30.314即242.514平方米。2012年8月31日元奉官去世,其妻儿放弃继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的规定,元奉官所应继承的房屋由其母亲李顺爱转继承(李顺爱系2016年5月21日去世),至此,李顺爱对上述房屋所占的面积增加为242.514+30.314即272.828平方米。根据李顺爱的意思表示,李顺爱将房屋赠与黄凤鹤,故黄凤鹤继承和受赠的房屋合计面积为272.828+30.314即303.142平方米。黄奉林、黄奉淑、黄凤锦、黄凤月各继承上述房屋面积的17即30.314平方米。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的基本案件事实清楚,但对案涉遗产的分割处理不当,依法应予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通化市东昌区人民法院(2018)吉0502民初170号民事判决;
  二、黄凤鹤继承和受赠登记在元仁植名下位于通化市东昌区吉房权证通昌金政字第X**号(面积66平方米)、吉房权证通昌金政字第XX**号(面积358.40平方米)两处房屋面积,合计303.142平方米;黄奉淑、黄凤月、黄凤锦、黄奉林继承登记在元仁植名下位于通化市东昌区吉房权证通昌金政字第X**号(面积66平方米)、吉房权证通昌金政字第XX**号(面积358.40平方米)两处房屋面积,各自为30.314平方米;(上述房屋所占土地使用权不发生继承)
  三、驳回黄凤鹤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64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534元,合计8934元。黄凤鹤负担6383元,黄奉淑、黄凤月、黄凤锦、黄奉林各负担637.7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分享到
靳双权

诚第11

  • 房产纠纷
  • 遗产继承
  • 合同纠纷

执业证号:11101200610616920

北京 |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

14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386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借名买房的合同效力如何来认定?

最低工资规定

靳双权律师谈房屋买卖纠纷案例的法院

小股东起诉大股东侵害公司权益

在京中央和国家机关进一步深化住房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