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房屋借款及利息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房屋借款及利息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0-17
正文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纷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均为化名,如果雷同,可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给予以撤销。
  被上诉人辩称
  缪成红原审中答辩称,对倪信元的诉称没有异议。倪信元是其舅舅,其开乐业建材经营部之前是开环保店,资金来源是安居新村房产的抵押贷款,后来环保店亏损。2006年4月份,四个人拼股去台州造油轮,船只没有下海就卖掉了。2007年开了乐业建材经营部,开店的时候没有资金的,后来就向倪信元借钱。三笔借款中除了17万元该笔借款中11-12万元用于归还以前的债务外,其余借款均是用于乐业建材经营部的经营。李雪芬对17万和8万元这两笔借款是知情的,对7万元该笔借款不知情。舟山市普陀区东港乐业建材经营部经营至2012年12月份。
  李雪芬原审中答辩称,对倪信元诉称的33.2万元借款不予认可,如果借款存在,也系缪成红的个人债务。倪信元从来没有将借款的事实告知过李雪芬。结婚17年来,缪成红从来没有将钱主动上交补贴家用。购买颐景园房产均是卖掉安居新村房产所得、李雪芬的公积金及李雪芬的多年工作收入积蓄。儿子读书的择校费也是李雪芬出面所借。缪成红从来没有拿钱来用于家庭生活,从2013年开始各自承担2000元的按揭,缪成红也拒绝支付。其次,缪成红在离婚诉讼中根本未提及乐业建材经营部的存在。
  缪成红也没有将建材经营部的收入交到家庭中。据李雪芬事后了解,该建材经营部是四个人合伙,且该店面在2012年7月底已经是租赁期满,而倪信元诉称的第三笔借款发生在2012年7月19日,建材经营部歇业了还需要借款去进货,说明借款是虚假的。
  原审法院认为,倪信元与缪成红之间的借贷关系有借条为凭,双方的借贷关系应予以认定。借条载明的金额中包含了部分利息,借款金额应以实际出借的32万元本金认定,利息计算从2012年12月18日起应根据借条中载明内容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从2012年7月19日起至2012年12月17日止按月利率7.5‰计算为12000元。经倪信元催要,缪成红不归还借款的行为,显属于违约,应承担归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违约责任。本案借款是否属于共同债务的争议,倪信元主张2012年7月19日该笔借款系缪成红因经营舟山市普陀区东港乐业建材经营部所借,但根据法院调取的工商登记材料表明,该经营部已经于2011年8月17日因歇业被注销登记,倪信元诉称的理由显然不成立。综合全案证据,对本案借款,两夫妻之间无共同举债的合意,且李雪芬也未享受该债务所带来的利益,倪信元未能举证证明本案借款用于家庭生活或者经营,倪信元系缪成红的舅舅,倪信元就本案借款能告知而不告知李雪芬,在此也存在疏失,故认定缪成红向倪信元所借的32万元借款系缪成红的个人债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限缪成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归还倪信元借款320000元并支付从2012年7月19日起至2012年12月17日止按月利率7.5‰计算的利息12000元,支付借款本金320000元从2012年12月18日起至借款清偿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二、驳回倪信元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138元,减半收取2569元,由缪成红负担。
  缪成红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判认定事实错误,32万元借款应认定为上诉人与李雪芬夫妻共同债务。上诉人自2007年至2012年12月底一直经营乐业建材经营部,虽工商登记表明该经营部已于2011年8月被注销,但实际没有歇业,李雪芬也知道该经营部租赁期到2012年7月,实际一直经营至2012年12月底,这有上诉人提供的附近店面四家店主以及所在灵秀社区出具的证明予以证实。该三笔借款用途明确,其中17万元借款中的11-12万元用于归还以前债务外,其余借款用于乐业建材部的经营,借款系夫妻共同经营行为。倪信元有理由相信该借款为夫妻共同借款,倪信元对上诉人夫妻都很信任,对于借款事宜,只要上诉人提出都会尽力相帮。上诉人一方经营收入或对外借款也在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经营期间与李雪芬支付家庭共同生活费用、归还银行按揭、共同资助贫困学生等。经营亏本也是存在的,如亏本则认定为上诉人个人借款不合理,且将损害债权人的利益。二、原判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上诉人未与倪信元约定该借款为个人债务,与李雪芬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财产也未约定为各自所有,倪信元更不清楚上诉人与李雪芬有约定,事实上也没有约定。故倪信元就上诉人与李雪芬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应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决第二项,改判李雪芬与上诉人共同归还倪信元32万元借款以及支付12000元利息,一审诉讼费用由李雪芬与上诉人共同负担,二审诉讼费用由李雪芬负担。
  被上诉人李雪芬答辩称:除原审已述答辩意见外,另认为假如该32万元借款存在,法院多次催促缪成红领取离婚房产分割款近40万元,缪成红未领取,说明该32万元借款并不存在。即使存在,该32万元借款没有用于家庭共同生活,应属于缪成红个人债务。离婚案中缪成红当庭承认2009年出轨,在外另有女人,该笔借款应是用在别的女人身上。缪成红一直开着轿车代步,该车辆是登记在他人名下的,离婚前缪成红曾用刀将其劈伤。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原告倪信元答辩称:缪成红确因开店资金紧张向其借钱,其也确实未将借钱的事告诉过李雪芬,他们离婚债务怎么算是他们的事,但钱总归是要还的。
  二审期间,上诉人缪成红、被上诉人李雪芬、原审原告倪信元均未提供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查明
  二审查明的基本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对原审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讼争32万元借款及利息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根据上诉人缪成红及出借人倪信元的陈述,该32万元系为东港乐业建材经营部经营需用而借款,但倪信元、缪成红均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借款确系支付建材经营部的欠款及货款,且其中最后一笔7万元款项出借时间晚于乐业建材经营部在工商部门的注销登记时间达一年之久,故为经营所需借款理由不充分。
  结合缪成红陈述其所做生意均是亏损;倪信元作为缪成红的舅舅,多年来从未向李雪芬提及涉案借款;在缪成红、李雪芬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缪成红曾有出轨行为;缪成红对李雪芬家暴等事实,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讼争32万元借款用于缪成红、李雪芬夫妻共同生活或者经营。原审法院综合各方当事人陈述及全案证据认定该32万元借款及利息系缪成红的个人债务并无不当,缪成红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6280元,由上诉人缪成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分享到
靳双权

诚第11

  • 房产纠纷
  • 遗产继承
  • 合同纠纷

执业证号:11101200610616920

北京 |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

14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386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房产律师靳双权解析一起房产合同解除

如果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买方提出

关于人民法院执行设定抵押的房屋的规

对一件借名买房案件的点评

解析房屋中介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