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继承权被侵犯的诉讼时效问题

继承权被侵犯的诉讼时效问题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0-21
正文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安全及避免不必要纠争,以下当事人姓名,公司名称等均为化名,如有雷同,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将予以撤销。)
  上诉人王燕、张梅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依法继承人民路257号房屋拆迁款的合法权益;二、依法改判给付上诉人王燕、张梅各100万元。事实和理由:一、一审认定该案超过了二十年的诉讼时效系错误,本案的侵权时间应为2003年,并不是一审认定的1983年,因为1983年该房屋为公房,当事人没有权利予以分配,在2003年才办理房产证,所以该房产的继承时间应该为2003年。二、被上诉人在涉案房产上进行商业行为,并取得经济效益。为此,应当在分配时予以少分。同时,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如果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后均未表示放弃继承,且未进行遗产分割,则各继承人对遗产按共同共有进行处理,即使过了二十年,这种共有状态也不会改变,虽此时不能提起遗产分割之诉,但可以以共有人的身份向法院提起析产之诉。其二审提起的诉求是:按法定继承,对涉案房产及该房产的营业收入按照遗产进行分割。
  上诉人在一审诉请:1、请求依法继承人民路257号房屋的权益;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九江市人民路××号的房屋系原、被告的父母吕晋生、王悦久退休时,于1967年分配给其二人居住的,因历史原因一直没有办理规范的房屋产权登记手续。后原、被告的父母相继去世,原、被告没有对该房产进行分割,故没有办理相关继承手续,一直保持共同共有的状态。因该房产现已纳入拆迁规划,故原告要求被告进行房产分割,但被告王刚拒绝分割房产,故原告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被继承人吕晋生、王悦久育有二女一子,分别为大女儿原告王燕、二女儿原告张梅、小儿子被告王刚。被继承人吕晋生于1972年6月去世,被继承人王悦久于1983年8月去世。被继承人吕晋生在世时,其所属单位江西冶金集团公司拨款建造了位于九江市人民路××号的房屋供其离休后居住。在被继承人吕晋生、王悦久相继去世后,因二人的遗产问题,原告王燕、张梅曾于1983年8月向本院对被告王刚提起法定继承诉讼,后调解撤诉。2003年,被告王刚与江西冶金集团公司签订了九江市公有住房买卖协议书,出资购买了九江市人民路××号房屋并办理了产权登记,登记的所有权人为被告王刚。
  一审法院认为,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其计算,但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被继承人吕晋生、王悦久分别于1972年6月和1983年8月去世,自其二人去世至起诉之日已超过二十年,故当事人不得对继承纠纷提起诉讼,对于原告的诉请,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八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王燕、张梅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071元,由原告王燕、张梅负担。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二审期间,上诉人向本院提交了江西省萍乡钢铁厂革命委员会的报告一份,证明涉案房产为当事人父亲的事实。同时,二审期间,上诉方提出对涉案房产拆迁情况予以调查的申请。
  本院认为,本案是一起由上诉人提起的法定继承之诉。根据我国《继承法》第八条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故对于该二十年的最长继承诉讼时效不存在时效中止或中断的问题。本案中,在被继承人吕晋生、王悦久分别在1972年、1983年去世后,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于1983年提起了法定继承之诉,后调解结案。一审法院依据本案的事实及相关法律,经综合分析、研判后,认定涉案继承已过二十年的的最长诉讼时效,并据此驳回上诉人法定继承之诉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上诉人提出,涉案继承房产在2003年才办理房产证,1983年该房产为公房,侵权时间应当为2003年及涉案房产可以以析产进行处理的上诉理由。经查,本案上诉人提出的诉请为法定继承之诉,一审法院依据法定继承的相关规定对本案的事实、证据进行审理,并据此作出相应的判决,合理、合法。而对于共有物的析产纠纷,属于另一法律关系,不属法定继承纠纷审理范围。故,对于涉案房产的处理,针对上诉人的法定继承之诉,一审法院予以驳回并无不当。鉴于此,对涉案房产的拆迁情况调查因本案法定继承之诉已过最长诉讼时效,已无必要。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800元,由上诉人王燕、张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