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对于争议标有没有独立的请求权?

对于争议标有没有独立的请求权?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1-12
正文
  原告诉称
  原告邹成国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撤销田家庵区人民法院(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杨敏原系夫妻关系,2012年12月1日经田家庵区法院调解离婚。离婚诉讼中,杨敏与邹成国达成“离婚协议书”,就婚后自建房达成分割协议。杨敏在离婚民事诉状、法院谈话笔录和民事调解书中均承认双方无财产争议。2013年10月8日,淮南市山南新区对三和镇舜耕村集体土地征收拆迁时,三和镇政府和拆迁办工作人员到舜耕村胡郢丈量房屋时,杨敏在2010年12月1日“离婚协议书”中分得自建房北面一层房屋(建筑面积33.8平方米)边照相并在丈量表中签名。拆迁办工作人员在给邹城国自建房丈量时,杨敏没有提出异议。2013年10月20日,杨敏在丈量结束后一天找到邹成国,要求伪造离婚房产分割协议并向邹成国支付16万元作为保证邹成国不会因此受损的保证金,邹成国于2013年10月份与杨敏补签“房产分割协议”。杨敏找人在“房产分割协议”上加盖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公章并持该协议和“民事调解书”到拆迁办要求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拆迁办经2013年11月20日“会议纪要”研究后,未与杨敏签订门面房拆迁安置补偿协议。2014年拆迁办交付安置还原的138.6平方米门面房给邹成国。2015年4月,杨敏向谢家集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分割邹成国已经获得的安置门面房的一半,后又撤诉。2016年10月12日,杨敏将山南土地储备中心诉至田家庵区人民法院,要求分割邹成国名下安置门面房的一半69.3平方米,双方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达成调解协议,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出具(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山南土地储备中心于2016年10月30日前为杨敏安置69.3平方米的门面房一套或者等同面积的门面房。2017年元月份,山南土地储备中心基于(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向田家庵区人民法院起诉邹成国,要求返还已安置门面房138.6平方米。原告认为(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未依法追加必要共同诉讼当事人参加诉讼,且该案属于虚假诉讼,在程序和实体审理上均存在违法事实,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遂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
  杨敏辩称,邹成国与杨敏之间关于自建房的归属在离婚时已经约定;山南新区关于拆迁房屋的会议纪要确定房屋归属于杨敏;杨敏向原告支付了16万元房款;经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调解书确认,涉案房屋属于杨敏;杨敏与土地储备中心之间的调解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背法律规定。
  土地储备中心辩称,杨敏诉土地储备中心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符合法律程序规定,该案仅涉及杨敏的权益,不涉及原告权益,原告不是必要共同诉讼当事人,法院无需追加;杨敏不存在虚假诉讼的情形,拆迁安置补偿以拆迁安置补偿登记为准,在拆迁安置补偿登记时,有原告及其父亲的签字确认房屋在原告名下;杨敏在谢家集区人民法院撤诉原因为诉讼主体错误,不是因虚假诉讼撤诉。综上,杨敏与土地储备中心之间的案件审理程序合法。
  本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邹成国提交的(2010)田民一初字第02636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系本院于2010年12月1日出具,对邹成国与杨敏离婚、婚生女由邹成国抚养等内容进行确认,未涉及双方财产分割问题。2.邹成国提交的杨敏的民事诉状(2010年12月1日)、离婚协议书,杨敏未对诉状和离婚协议书的真实性提出异议,本院依法对诉状和离婚协议书的真实性予以认定。诉状中诉讼请求的第三项“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原、被告位于淮南市田家庵三和乡舜耕村1胡郢组自建房一层北面一间房由原告所有”仅系当事人单方请求,未经法院生效文书确认,不能证明杨敏与邹成国之间据此进行财产分配。离婚协议书中第三项约定“男方将位于淮南市田家庵三和乡舜耕村1胡郢组自建房一层北面一间房归女方所有。其余房产和银行存款均归邹成国和邹明雪共同所有,份额各占一半”,离婚协议书系杨敏与邹成国于2010年12月1日签订,双方均有据此分割财产的意思表示。3.邹成国提交的(2015)谢民一初字第00796号民事裁定书、杨敏民事诉状(2015年4月28日)、邹成国的答辩状、邹庆德的民事诉状,民事裁定书和杨敏的诉状仅能证明杨敏曾向谢家集区人民法院起诉后又撤诉,邹成国的答辩状和邹庆德的民事诉状均系单方陈述,该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观点,且与本案无关,本院对该组证据不予认可。4.邹成国提交的杨敏的民事诉状(2016年10月12日)、(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该组证据能够证明杨敏向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土地储备中心为其安置69.3平方米门面房一套,后经(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确认,由土地储备中心为杨敏安置69.3平方米门面房一套,邹成国未参与该次诉讼。5.邹成国提交的未加盖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公章的房产分割协议,邹成国、山南土地储备中心提交的加盖有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公章的房产分割协议,未加盖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公章的财产分割协议与加盖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公章的财产分割协议内容一致,虽均系复印件,但邹成国与杨敏均认可财产分割协议书上的签字为其本人所签,可以认定双方有据此分割财产的意思表示。房产分割协议上虽加盖法院公章,但并未经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的确认,不能据此认定该房产分割协议系经法院认可。6.邹庆国提交的长丰县村民建房使用非耕地许可证、赡养协议书,被告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但原告未能证明该许可证与本案之间的关联性,本院对该两份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可。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邹成国与杨敏原系夫妻关系,杨敏于2010年12月1日向本院起诉要求离婚,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协议,本院于2010年12月1日出具调解书,确认:“一、原告杨敏提出离婚,被告邹成国表示同意。二、婚生女邹明雪由被告邹成国带领抚养,抚养费自理,探视时间由双方自行协商。三、双方无其他纠纷”,该调解书未涉及双方财产分割问题。邹成国与杨敏就财产分割问题另行达成协议,一份为《离婚协议书》,载明:“……一、女双方自愿离婚;二、双方所生女邹明雪,女,2000年2月29日出生;由男方带领生活,抚养费自理。三、男方将位于淮南市田家庵区三和乡舜耕村1胡郢组自建房一层北面一间房由女方所有。其余房产房屋和银行存款均归邹成国和邹明雪共同所有,份额各占一半……女方:杨敏2010年12月1日男方:邹成国2010年12月1日”。另一份为《房产分割协议》,载明:“甲方:邹成国……乙方:杨敏……一、在206国道西侧胡郢处于2004年农宅普查登记时(户名为邹成国)2间上、下2层共4间楼房,其中北头的上、下层计2间分割给乙方所有。二、无其他纠葛……甲方签名:邹成国乙方签名:杨敏2010年12月1日”。2013年土地储备中心对淮南市田家庵区三和镇舜耕村集体土地进行征收拆迁,第14号拆迁登记表载明,杨敏名下被拆迁房屋为长10.3米、宽3.7米砖结构平房一间(即《离婚协议书》中载明的淮南市田家庵区三和乡舜耕村1胡郢组自建房一层北面一间房),第34号拆迁登记表载明,邹成国名下被拆迁房屋为砖混结构长10.3米、宽11.2米楼房2层(即《房产分割协议》中载明在206国道西侧胡郢处于2004年农宅普查登记时,户名为邹成国,2间上、下2层共4间楼房)和长7.3米、宽5.3米瓦房一间。2013年12月6日,土地储备中心与邹成国签订《拆迁安置协议书》:“甲方:淮南市山南新区土地储备中心乙方:邹成国……一、乙方206国道两侧沿街门面房,被拆迁房屋一层面积为69.3㎡,二层面积为69.3㎡。乙方自愿选择与原拆迁面积相近的安置房进行安置,安置地点:农民新村……”。据此,土地储备中心将138.6平方米的门面房全部安置给原告邹成国。杨敏持《房产分割协议》向土地储备中心要求重新安置门面房,山南新区建设征地拆迁安置办公室于2013年11月20日作出[2013]第十五期《山南新区建设征地拆迁安置办公室会议纪要》,载明:“本户(杨敏户)有一份2010年12月经法院认可的财产分割,门面房的一半为杨敏所有,另一半为邹成国所有……现经会议研究决定门面房依据04年家宅普查表只给邹成国安置……”。2015年4月28日,杨敏以谢家集三和镇镇政府、淮南市山南新区建设征地拆迁安置办公室为被告,以邹成国为第三人向谢家集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谢家集三和镇镇政府淮南市山南新区建设征地拆迁安置办公室履行拆迁安置协议,补偿杨敏安置门面房一套,后于2015年6月26日向谢家集区人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谢家集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7月2日作出(2015)谢民一初字第00796号民事裁定,准许杨敏撤回起诉。2016年10月12日,杨敏以土地储备中心为被告向本院提起诉讼,案件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本院于2016年10月13日作出(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确认:“被告安徽淮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淮南山南新区)土地储备中心自愿于2016年10月30日前为原告安置69.3平方米的门面房一套或者等同面积的门面房。如被告为原告安置房屋面积大于69.3平方米,按照现行安置政策,由原告对多出的面积进行补交费用,如果小于69.3平方米,由被告按照现行安置政策依法进行补偿。”在2017年1月12日立案的(2017)皖0403民初372号案件中,土地储备中心以邹成国为被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邹成国返还已经安置的138.6平方米的门面房。邹成国认为(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案件未追加其为当事人,存在程序性错误并且损害其合法权益,应予撤销,遂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邹成国提起的诉讼是否属于第三人撤销之诉。二、邹成国的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
  针对以上争议焦点,本院分析评判如下:
  一、关于邹城国提起的诉讼是否属于第三人撤销之诉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二条之规定,第三人撤销之诉,是指因不能归责于自己的事由未参加诉讼,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全部或者部分内容错误,且损害其民事权益的第三人,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的诉讼。在(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杨敏诉土地储备中心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中,邹成国对杨敏与土地储备中心之间的争议标的没有独立的请求权,但与该案的审理结果确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应当认定其为该案中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邹成国因不知晓该案件而未能参与到该案中,属于因不能归责于自己的事由未参加诉讼。在(2017)皖0403民初372号土地储备中心诉邹成国返还原物纠纷一案中,邹成国得知(2016)皖0403民初5939号一案的审理结果。(2017)皖0403民初372号案件的立案时间为2017年1月12日,邹成国于2017年4月26日向本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未超出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期限。综上,本案应属第三人撤销之诉。
  二、关于邹成国的诉讼请求应否得到支持的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二条之规定,第三人撤销之诉的原告需举证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全部或者部分内容错误,以及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所谓生效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全部或部分内容错误,是指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中的裁决事项有错误,主要是因为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错误导致的实体处理错误,并不包括程序错误。本案中,邹成国主张(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案件未追加其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涉及的是程序性事项,并非(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存在实体性错误。另,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全部内容是指判决、裁定的主文,调解书中处理当事人民事权利义务的结果。本案中(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处理的是土地储备中心与杨敏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对邹成国并不产生约束力,仅对土地储备中心和杨敏产生约束力,土地储备中心依据该调解书为杨敏安置门面房,并不直接和必然导致对邹成国门面房的收回,即该调解书处理当事人民事权利义务的结果与对邹成国门面房的收回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此,对邹成国撤销(2016)皖0403民初5939号民事调解书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五条、第二百九十六条、第三百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邹成国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570元,由原告邹成国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