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当一方不是当地人时签订合同有无效力

当一方不是当地人时签订合同有无效力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2-20
正文
  一、一审原告诉称
  2014年3月,马立峰向原审法院起诉称:2005年6月,马立峰将位于北京市通州区×村的自有农村的盖有五间北正房的一个院落以2.3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邱书生,邱书生购买房屋时系吉林省柳河县人,双方之间的房屋买卖协议违反了国家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无效,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确认马立峰与邱书生之间的房屋买卖协议无效。
  二、一审被告辩称
  邱书生在原审法院答辩称:不同意马立峰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1.买卖房屋事实认可,对于买房时间记不清楚,房屋价款为3万元,并非马立峰诉状写的价款;2.双方有协议,我们协议找不到了;3.邱书生本身是东北人,全家将东北老家的房屋卖了,迁到北京;4.邱书生买完房子之后对该房屋进行翻修,扩建正房东侧三间、西侧一间,彩钢西厢房三间,倒座房三间;5.邱书生户口迁入了北京市通州区×村,即其丈夫处,邱书生虽然买的房屋是×村的,但与永二村赵文礼房屋相邻,×村、永二村紧邻;6.鉴于邱书生举家搬迁,无其他房屋居住,邱书生户口落入永二村,无法批新的房基地,情况特殊,故我们不同意马立峰诉求。
  三、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马立峰在北京市通州区×村504号院内有正房五间,其于2008年前后将上述房屋卖与了邱书生,双方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房、款已两清。庭审过程中,邱书生称当时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丢失,但认可其所居住的房屋系从马立峰处购买。另查,邱书生系北京市通州区永乐店镇永二村村民,坐落于北京市通州区×村504号院的宅基地使用权登记在马立峰名下。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到法律保护,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应属无效,根据查明的事实,虽然现在双方均无法提供当时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但鉴于双方均认可就坐落于北京市通州区×村五百零四号院内的房屋买卖的事实且村委会亦出具了证明,故法院对双方之间存在房屋买卖关系不持异议。马立峰与邱书生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虽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但是该房屋买卖亦涉及到了宅基地买卖,而宅基地属于集体经济组织所有,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不允许随意买卖和转让,马立峰与邱书生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在处分房屋的同时也处分了农村的宅基地,而邱书生非北京市通州区×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此马立峰与邱书生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应属无效,故对于马立峰要求确认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据此,于2014年5月判决:确认马立峰与邱书生就坐落于北京市通州区×村五百零四号院内房屋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无效。
  判决后,邱书生不服,提起上诉,坚持原审答辩意见,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马立峰的诉讼请求。马立峰表示同意原审判决。
  本案审理期间,邱书生提供了村委会出具的证明和房屋买卖契约,证明房屋转让协议经过了村委会的认可,邱书生基于信赖利益已经履行合同义务。马立峰认为村委会的证明不具有法律效力。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余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提交的相关证据、当事人陈述意见及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四、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公民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宅基地属于集体经济组织所有,根据目前的相关法律规定不允许随意买卖和转让。马立峰与邱书生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中涉及的房屋坐落于北京市通州区×村五百零四号院内,该协议在处分房屋的同时也处分了农村集体组织的宅基地,而邱书生非北京市通州区×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此马立峰与邱书生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应属无效。邱书生的上诉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五、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分享到
靳双权

诚第11

  • 房产纠纷
  • 遗产继承
  • 合同纠纷

执业证号:11101200610616920

北京 |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

15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1427条咨询

最新律师文集

卖了小产权房却无法获得产权证

出卖房屋后又将房屋抵押,买方要求过

最后一份遗嘱被撤销时在先遗嘱效力的

名为赠予视为买卖——谈一起房屋买卖

合同有效,却不能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