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因买卖契约格式合同无效如何保障自身利益

因买卖契约格式合同无效如何保障自身利益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2-26
正文
  一、上诉人诉称
  刘森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请求是: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刘森的反诉请求,驳回北汽玻璃钢公司的诉讼请求。上诉理由是:1、本案诉争房屋是政策性房屋,《房屋买卖契约》是在推行住房改革制度的背景下签订的。2、《房屋买卖契约》是北汽玻璃钢公司单方制作的格式合同,合同无效。3、诉争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反售房屋违背了配偶的意愿,配偶并不同意反售房屋。4、刘森离职的原因是劳动合同期满后北汽玻璃钢公司不同意续签劳动合同,北汽玻璃钢公司以拒绝办理档案转移相要挟,迫使刘森将房屋交回。5、北汽玻璃钢公司将房屋卖给刘森是为了落实国家政策,刘森符合政策规定,反售房屋侵害了刘森的利益。6、协议第六条有关反售的约定违反了劳动法和营运合同法的规定。7、北汽玻璃钢公司的主张已经超过诉讼时效。
  二、被上诉人辩称
  北汽玻璃钢公司服从原审法院判决,针对刘森的上诉理由答辩称:1、约定满5年后过户,现在回购行为已经满5年,未超出诉讼时效。2、《房屋买卖契约》是单位统一制作的范文,不存在合同法中的无效情形。3、《房屋买卖契约》不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合同有效。4、是否显失公平不能与现在上涨后的房价相比,按照出售房屋时的价格回购不存在显失公平的问题。5、刘森离职没有引发纠纷,不可能存在胁迫情形。6、反售房屋时,刘森将房屋及产权证等交给北汽玻璃钢公司,其配偶不可能不知情。
  彭艳与刘森所持观点相同。
  三、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刘森于1993年7月1日入职北汽玻璃钢公司(当时名称北京汽车玻璃钢制品总公司,2004年公司改制将名称变更为现名称)设备科工作,工作岗位为设备维修。1996年,北汽玻璃钢公司为解决公司职工居住的问题,开发了50余套职工住宅。1997年刘森与彭艳结婚,彭艳同为北汽玻璃钢公司职工。1998年8月1日,北汽玻璃钢公司(甲方)与刘森(乙方)签订《房屋买卖契约》,约定北汽玻璃钢公司将509室房屋卖给刘森,购房款和公共维修基金共计24655.27元。《房屋买卖契约》第六条约定:1、乙方现在在甲方工作满5年和5年以上的,购房后在甲方继续工作10年后(即到2008年8月1日,含在此前退休的)方可按当时市价进行交易,但同等价格应优先反售给甲方。3、乙方在未达到第1条所规定的工作年限,如自动离职、不愿与甲方续签劳动合同或被甲方解雇的职工,对所购房屋应在一个月内按原购房价反售给甲方,房产转移手续,满5年后办理。协议签订后,刘森交付了购房款和公共维修基金,北汽玻璃钢公司交付了房屋,并于1998年8月14日为刘森办理了房屋产权登记。2002年8月27日,刘森离职,离职前将房屋产权证、房屋钥匙、房屋购房收据及住房维修基金收据交回北汽玻璃钢公司,北汽玻璃钢公司将购房款和公共维修基金共计24655.27元,随后刘森与家人搬离该房屋,此后该房屋一直由北汽玻璃钢公司控制使用至今,直至北汽玻璃钢公司起诉之日,刘森并未提出任何异议。双方一直未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房屋买卖契约》、退款证明、购房款收据、房屋产权证、社会保险个人帐户转移单等在案佐证。
  四、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合法有效。刘森与北汽玻璃钢公司均具有签订《房屋买卖契约》的相应民事行为能力,《房屋买卖契约》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共利益,故双方签订的《房屋买卖契约》合法有效。刘森主张因《房屋买卖契约》系格式合同而无效,没有事实根据,本院不予采信。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在符合所附条件时生效。刘森与北汽玻璃钢公司在《房屋买卖契约》中约定了房屋反售的条件,刘森在2002年离职,符合了约定的反售条件,双方反售的约定生效,且双方已经实际履行了反售的大部分义务,现北汽玻璃钢公司起诉要求刘森履行协助过户义务,理由正当,原审法院判决支持北汽玻璃钢公司的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北汽玻璃钢公司要求刘森办理物权变更登记,刘森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因北汽玻璃钢公司已经合法占有房屋,现刘森主张北汽玻璃钢公司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本院不予支持。刘森有关被胁迫、配偶不同意等上诉理由,没有事实根据,本院不予采信。刘森反诉要求确认《房屋买卖契约》第六条无效,没有事实依据,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刘森的反诉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第六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五、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