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关于借名买房的定义是什么

关于借名买房的定义是什么

来源: 律师 时间:2019-12-28
正文
  上诉人诉称
  朱光、邱静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宫之仁、郭芳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1.一审法院未查清事实。北京市东城区景泰西里新奥洋房×号房屋(产权证载北京市东城区景泰西里东区×号,以下简称涉诉房屋)的位置、楼层、面积、朝向等均由朱光决定,郭芳、宫之仁未参与房屋的选购过程;涉诉房屋买卖合同系由朱光与开发商签订、亦由朱光支付全部购房款、缴纳各项税费、办理入住手续,郭芳、宫之仁从未参与办理任何手续;房屋买卖合同、购房款发票、税票、费用收据、入住手续以及房屋产权证等原件均由朱光保管;涉诉房屋的装修设计、材料选购、家具家电等均由朱光决定并出资,郭芳、宫之仁从未参与;涉诉房屋自2006年入住后的物业管理费以及水电、取暖费用均由朱光缴纳,郭芳、宫之仁从未缴纳过任何费用;涉诉房屋由朱光父母实际居住,宫之仁与郭芳并未在内实际居住。
  2.证人郭嘉的证言不可信,且其已证明郭芳确有赠与朱光100万的意思表示和朱光与郭芳、宫之仁之间关于房屋所有权没有约定,一审法院在引用其证言时断章取义,只引用了对郭芳有利的证言。
  3.出资关系与借名关系是两个法律关系,郭芳证明出过钱,但其证据不足以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借名买房的约定。
  被上诉人辩称
  宫之仁、郭芳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宫之仁、郭芳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请求判令朱光、邱静将涉诉房屋过户至我们名下。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宫之仁与郭芳系夫妻关系。朱光与邱静系夫妻关系。郭芳与朱光系姐弟关系。
  2006年3月28日,宫之仁、郭芳给朱光汇款122万元。2006年4月2日,朱光就涉诉房屋与中冶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冶置业公司)签订《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该合同约定,朱光购买景泰西里危改小区景泰西里东×号(暂定编号),房屋建筑面积146.99平方米,房屋价款为1162030元。签合同当日,朱光用上述的122万元支付购房款及相关税费等。后涉诉房屋最终的测量的建筑面积为147.14平方米,购房总款为1162322元。2006年8月,朱光与中冶置业公司办理了涉诉房屋的入住手续。其后,涉诉房屋由郭芳及朱光的父母居住至今。
  庭审中,郭芳、朱光的母亲郭嘉出庭作证称购买涉诉房屋的款项及装修款均系郭芳所出。当时因郭芳在上海居住,对北京的房源情况不了解,朱光在北京照顾我们方便。朱光带我们去看房,定好后,朱光付的定金。但朱光没有买房的资金,所以郭芳借朱光的名买的涉诉房屋。涉诉房屋购买后一直由郭嘉夫妇居住。另,宫之仁、郭芳称曾于2007年3月14日(一审误写为2017年3月4日)汇给朱光涉诉房屋装修款20万元。朱光承认收到该笔款项,但否认该款系用于涉诉房屋的装修款项,并称涉诉房屋的装修款系朱光、邱静自行支出。朱光、邱静未对其主张的购买涉诉房屋的款项系宫之仁、郭芳赠与的事实提供详实有效的证据。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朱光名下的涉诉房屋系宫之仁、郭芳出资购买。朱光、邱静诉讼中称涉诉房屋虽系宫之仁、郭芳出资购买,但该出资款系赠与款,宫之仁、郭芳并没有委托朱光购买涉诉房屋。但朱光、邱静对其辩称未提供详实有效的证据。根据涉诉房屋系宫之仁、郭芳出资购买,其后又由其父母居住的事实,以及郭芳、朱光之母郭嘉的证言分析,可以认定宫之仁、郭芳借朱光之名购买涉诉房屋的事实成立。故宫之仁、郭芳起诉要求朱光、邱静将涉诉房屋协助办理至其名下的诉讼请求,证据充分,法院予以支持。涉诉房屋转移登记的相关税费均应由宫之仁、郭芳负担。判决:朱光、邱静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协助宫之仁、郭芳将北京市东城区(崇文区)景泰西里东区×号房屋(产权证载X京房权证崇私字第XXXX号)过户登记至宫之仁、郭芳名下,办理过户过程中所产生的税费等费用由宫之仁、郭芳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3月28日,宫之仁账户向朱光账户汇款122万元。除物业费票据外,涉诉房屋的所有手续包括涉诉房屋的房屋买卖合同原件、购房款发票原件、税票原件以及产权证书原件等均由朱光持有。关于借名买房的原因,宫之仁、郭芳称系因父母身体不好,为了父母居住使用,其委托朱光以朱光名义购买涉诉房屋,产权归其二人。郭芳称之所以委托朱光买房是因为关系很亲,非常信任朱光,写朱光的名字其没有和宫之仁说,2013年宫之仁才知道,当时在上海很忙没有顾及这些事,票据和产权证朱光也没有给郭芳看过,所以这么多年没有要。
  朱光、邱静主张从宫之仁账户汇入的122万元系郭芳赠与给其的,当时郭芳说宫之仁给他的弟弟买房了,所以她也要给自己的弟弟买房。郭嘉一审出庭作证陈述:涉诉房屋系郭芳为其和老伴朱玉瑞购买,因郭芳在外地,对北京的房源不了解,朱光离得近照顾也方便,就由朱光带其和朱玉瑞看房,办理房屋手续很繁琐,朱光离得近就全权办理了买房事项;双方没有谈过涉诉房屋的产权登记在谁名下;装修款和物业费均由郭芳支付;宫之仁知道购买涉诉房屋,不知道122万是赠给朱光的;其没有看到过房产证;宫之仁不知道写的朱光的名字;郭芳说过要赠与朱光100万的话,但是另一个问题,不是和这个房子有关系。
  宫之仁、郭芳提交的录音材料显示:“郭芳:光子,这个事情,这个就是钱的事,当时那什么。朱光:没事没事,我跟邱静说一声,要不然把那房子直接写成宫炜(宫之仁、郭芳之子)或者怎么着不就完了嘛”、“朱光:哥,没事,哪有那么多事啊,咱们没那么多事,所以我说。郭芳:我觉得是这样哈,妈是见证人。朱光:我呀,回去跟静静说说,我的意思是说,这200万不200万的,也就那么回事,到时候呢我呢那个把那个房产到那里过户,过户给宫炜不就完了嘛”、“宫之仁:现在不是那个,你听我讲,我们来这吧就是因为这个房子呢,刚才跟妈也说的,说房子呢,就过户给,就是你的名字呢过户给…。朱光:宫炜,您儿子。宫之仁:嗯,也是你亲外甥。
  朱光:嗯,对对对,没错。”朱光称录音中有关要过户的话,是气话,其用宫之仁、郭芳给的钱买了大点的房子,时隔十年房价涨了十倍了,宫之仁、郭芳向他要房,其当时很生气,很不高兴,一气之下就说给他过户;在录音发生的对话之前,在宫之仁不在场的时候,郭芳说她和宫之仁没商量好,2006年就给了朱光钱,说宫之仁以为房子是给宫炜买的,要我过户给宫炜,所以朱光才有了之后过户给宫炜的表示。在录音中,郭芳有让朱光帮帮忙的言辞,郭芳对此解释称宫之仁以为涉诉房屋是给岳父母买的,后来知道是借朱光的名义买了,因为过户的事情宫之仁和其总是吵架,其想快点过户。宫之仁称买完涉诉房屋两年后,其想着房产证下来了,想把房产证拿过来,郭芳告诉他写了朱光的名字,郭芳对其解释因为身体问题没时间看,只能借朱光的名字买。
  经询,朱光称其主张系借款的20万,其用于炒股了,赔了,未向郭芳偿还。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无异。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双方之间是否存在借名买房的关系。本案中虽然双方之间没有委托以及借名买房的书面约定,但是根据已查明的事实,涉诉房屋的房款均系宫之仁、郭芳出资,后又于次年3月汇款20万元。朱光、邱静主张出资款系赠与,但是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而郭嘉虽在出庭中称郭芳曾表示要赠与朱光100万元,但又同时表明这与涉诉房屋无关,综合考虑房款的实际数额并非100万元、122万元在2006年应属数额巨大的情况,本院认为,在朱光、邱静未提供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仅依据郭嘉的证言不足以认定涉诉房屋的购房款系赠与。
  对于上述20万元,朱光主张系借款,但其又表示未予偿还,故对其该项主张,本院难以采信。综合郭嘉的证言、录音中双方所说言辞和对所说言辞的解释,尤其是朱光有关协助过户的表示,以及涉诉房屋由宫之仁、郭芳出资的事实,本院认为,双方之间存在借名买房关系的可能性较大。一审法院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借名买房关系并判决朱光、邱静协助郭芳、宫之仁办理涉诉房屋的过户登记手续,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综上所述,朱光、邱静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