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确定份额的方法

时间:2020-01-16 22:38:34| 专长:房产建筑| 来源:Q律师

  原告诉称
  原告吴某、林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坐落于顺义区×××镇×××号住房属于被继承人童某遗产份额,由原、被告三人依法继承,原告的房产继承份额暂计100万元人民币;2.因被继承人去世后,被告梅某一直住在×××敬老院,原住房一直出租到今,原告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房屋的房租费由原、被告平分,2016年3月至2018年6月,共计2年3月,其租金约为8万元;3.诉讼费由被告负担。事实和理由:原告吴某、林某与被继承人童某是母子关系。我们母亲与梅某在二人婚姻存续期间,购买了商品房一套(属于夫妻共同所有,该房坐落位置为北京市顺义区×××镇×××号(住房面积:70.85平米,上述房屋所有权证于2011年5月份取得。我们母亲是2009年9月14日与被告梅某登记结婚,病故于2016年3月22日。我们母亲去世后,就母亲的遗产份额与被告协商,被告梅某坦言,房产份额有我们的,他说自己没有独自占有。但一具体谈,被告就不太情愿,所以也协商未果。原告认为,母亲童某遗产份额(房产)原、被告依法都有继承权,基于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之规定,特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上述请求依法判决。
  被告辩称
  被告梅某辩称:不同意二原告的诉讼请求。理由:1.在吴某之母去世前,被告从未见到过林某,吴某之母也从未介绍过有一子林某,我方只知道吴某系童某之子,林某是否能够主张权利以法院核实为准;2.诉争财产并非梅某与其配偶共同财产,涉诉房产是梅某与配偶童某结婚之前,按照安置房政策以梅某个人名义取得的购房资格,于2011年签订的购房合同,购房及装修均系梅某婚前所为,故涉诉房屋系梅某婚前个人财产,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1980年童某与吴宝利登记结婚,1982年4月29日育有一子吴某,1987年童某与吴宝利离婚。1989年5月31日,童某与林建国登记结婚,1992年12月26日育有一子林某,2007年6月1日经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调解离婚。2009年9月14日,童某与梅某登记结婚,婚后无子女。2016年3月22日,童某因病去世。
  2009年6月17日,经北京市顺义区住房保障办公室审核,梅某符合北京市限价商品住房申购条件,家庭申请人口1人,姓名:梅某,配售一套1居室(户型)限价商品住房。2011年4月5日,梅某(买受人)与北京景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出卖人)签订《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限价商品住房)》,约定出卖人将位于顺义区×××镇×××项目2#住宅楼(双限房)×××房屋卖给买受人梅某,该限价商品房单价为4600元每平方米,总价款为人民币323242元。2011年4月5日,梅某向北京景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顺义分公司一次性付款323242元。2013年6月24日,涉诉房屋登记在梅某名下,系梅某单独所有,2015年9月15日,涉诉房屋登记为梅某、童某共同所有。
  自童某与梅某结婚后直至童某去世,林某与童某没有联系过,亦未负担过童某的医疗费及生活费。吴某自称与其母亲童某一直有联系,但是从未去过童某与梅某居住的地方,亦未负担过童某的医疗费及生活费。
  梅某是北京市顺义区物资局退休工人,自2011年9月18日正式退休。梅某自2016年8月份开始前往顺义区×××敬老院生活,每月交纳费用1600元左右。涉诉位于顺义区×××房屋自2018年4月1日开始对外出租,每月租金4300元,租金由梅某收取。
  本案审理中,原告吴某、林某申请对涉诉位于顺义区×××房屋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经摇号确定北京市华天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涉案房屋市场价格进行评估,结论为:涉诉房屋楼面房地产价格为50443元平方米,涉诉房屋市场价值为3573887元。原告吴某、林某为此各支付评估费4574元。梅某针对该评估报告提出了书面异议,北京市华天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针对当事人异议出具了《估价报告异议答复函》。
  经本院向双方当事人询问房屋处置意见,梅某表示没有能力给付对方房屋折价款,请求法院确认各自份额;吴某表示其没有购房资格,无法办理房屋变更登记,如果梅某无法给付房屋折价款,吴某同意在本案中确认其应有的份额;林某表示其没有购房资格,无法办理房屋变更登记,其坚持要求梅某按照房屋市场价格给予其折价款。
  经本院前往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顺义分局调查,涉诉位于顺义区×××房屋系梅某在顺义区唯一住房。
  梅某向本院提交其名下银行卡明细两份、借条两份、杨涛存折流水等证据,欲证明其购房过程中向其大女婿徐利明、二女儿梅春清及二女婿杨涛借款。在梅某向徐利明出具的借条中载明,梅某为购买涉诉房屋购房款及装修款,于2011年3月23日通过徐利明借款人民币十一万元,此款项通过银行转入本人账户;在梅某出具的另一份借条中载明,梅某为购买涉诉房屋购房款及装修款,于2011年3月16日从杨涛处借款人民币现金伍万元,当日存入本人银行账户,于2011年3月18日从杨涛处借款人民币现金叁万元,于2011年3月18日从梅春清处借款人民币现金贰万元,两份借条上载明的时间都是2015年9月14日,庭审中,梅某认可借条都是后补的。杨涛个人存折流水信息显示,2011年3月16日支取50000元,2011年3月18日支取30000元;梅某_1102079980×××4400银行卡明细显示,2011年3月16日现金存入50000元,2011年3月23日通过徐利明账户转账存入110000元,2011年4月1日向6227000012×××0378账户转账支取280194.7元;梅某_6227000012×××0378银行卡明细显示,2011年4月1日转账存入280194.7元,2011年4月5日消费323242元,备注信息为景旭房地产。
  上述事实,有原告吴某提供的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胜利派出所出具的证明信、原告林某提供的出生证明、户口本、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2007)年丰民初字第03802号民事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二中民终字第08113号民事调解书、被告梅某提供的限价商品住房预售合同联机备案表、北京市顺义区限价商品住房购买资格审核通知单、北京市商品房预售合同、购房发票联、梅某名下银行卡明细两份、借条两份、杨涛存折流水、房产证复印件两份、梅某与童某结婚证、户口本、童某死亡证明、《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本院委托北京市华天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房地产估价报告、本院前往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顺义分局调取的不动产登记信息及双方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不动产登记簿是物权归属和内容的根据。涉诉位于顺义区×××房屋登记为梅某、童某共同所有,故该房屋50%的份额分出为梅某所有,剩余50%份额为被继承人童某的遗产,对于梅某称该房屋系其婚前个人财产的辩解,本院不予采信。
  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对生活有特殊困难的缺乏劳动能力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应当予以照顾。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有扶养能力和有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童某去世前生病住院期间均与梅某共同生活,林某、吴某与童某虽然有血缘上的母子关系,但是并未对其母亲童某尽过扶养义务,林某甚至未与母亲有过联系,故对于继承人分配遗产的份额,梅某应该多分,林某、吴某应该少分,具体分配份额,本院酌情予以考虑。遗产分割应当有利于生产和生活需要,不损害遗产的效用。不宜分割的遗产,可以采取折价、适当补偿或者共有等方法处理。鉴于林某、吴某均不具备购房资质,无法将涉诉房屋变更登记至其名下,梅某没有给付林某、吴某折价款的能力,且涉诉房屋现为梅某唯一住房,故本院在此案中只确定原、被告应继承的涉诉房屋的份额。
  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梅某在支付购房款323242元前夕向大女婿徐利明借款11万元的主张,有借条、银行转账记录等证据形成完整证据链,本院对该笔借款用于购房的事实予以认可;关于向二女婿杨涛及二女儿梅春清借款一节,根据其提交的借条、杨涛存折流水、梅某银行明细等证据,本院对于梅某向杨涛借款5万元用于购房的事实予以认可,其余款项缺少证据支持,本院不予认可。故梅某、林某、吴某在继承童某遗产的同时,应当按照比例清偿童某因购房所负徐利明5.5万元债务及童某因购房所负杨涛2.5万元债务。
  关于原告吴某、林某主张分割涉诉房屋租金一节,本院认为继承发生后涉诉房屋产生的租金收益属于遗产范围,故对于二原告要求分割涉诉房屋租金的请求,本院酌情予以支持,因该房屋租金实际由被告梅某收取,故应由被告梅某给付原告吴某、林某。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位于顺义区×××房屋由梅某、林某、吴某按份继承所有,其中被告梅某享有百分之八十所有权份额,原告吴某、林某每人各享有百分之十所有权份额;
  二、被继承人童某因购房所欠徐利明五万五千元,由被告梅某偿还三万三千元,由原告吴某偿还一万一千元,由原告林某偿还一万一千元;
  三、被继承人童某因购房所欠杨涛二万五千元,由被告梅某偿还一万五千元,由原告吴某偿还五千元,由原告林某偿还五千元;
  四、位于顺义区×××房屋于二○一八年四月一日至二○一八年六月三十日出租所得的租金一万二千九百元,其中一万零三百二十元归被告梅某所有,一千二百九十元归原告吴某所有,一千二百九十元归原告林某所有,均由被告梅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给付;
  五、驳回原告吴某、林某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七千二百六十元,由原告吴某、林某每人各负担二千四百二十元(已交纳),由被告梅某负担二千四百二十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评估费九千一百四十八元,由原告吴某、林某每人各负担四千五百七十四元(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