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律师 > 律师成功案例 > 夫妻共同财产的继承—继承不满,如何分取?

夫妻共同财产的继承—继承不满,如何分取?

来源: 律师 时间:2020-03-23
正文
  一.基本案情
  1. 原告肖某一与肖某二诉称:
  位于河东大鱼池16号的房产原为肖某五和葛某六的夫妻共同财产,肖某五和葛某六共有两子一女,分别为长子肖某二、次子肖某四、女儿肖某一。父亲肖某五去世后,该房产登记为葛某六和肖某四的共同财产,葛某六于2007年3月17日去世。肖某四因身体残疾,80年代中期娶丧偶女为妻,即肖某三的母亲,被告肖某三随其母一起跟随肖某四生活。两原告去外地工作后,大鱼池的房屋为父母肖某五、葛某六夫妇及肖某四一家三口实际居住,两家各自独立生活。原告肖某一独自一人承担了母亲的赡养义务及后事的办理,分割财产时理应多得,被告肖某三及其父母未承担对原告父母的赡养义务,不应该分得原告母亲的遗产。两原告及被告对该房产一直未分割,目前已纳入拆迁范围,被告肖某三独自与房屋拆迁部门签订了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房屋评估价为889990元。
  两原告要求判令分割河东大鱼池16号房产,肖某一应得份额为47.49%,约422600元。肖某二应得份额为31.67%,约281800元,肖某三应得份额为20.84%,约185590元。
  2. 被告被告肖某三辩称:
  被告认为应给与原告的份额根据法律规定可以给与,但是原告所占比例与事实不符。原告诉称案涉房屋系肖某五与葛某六夫妻共同财产与事实不符,案涉房产实际为肖某五与前妻共有房产,前妻子死亡后,该房产已经发生继承,其一半份额应由肖某五、肖某二、肖某四三人继承。后肖某五娶妻葛某六生育肖某一,肖某四、肖某二、葛某六一起形成继子女关系。肖某五死亡后,肖某五财产应该由肖某一、肖某二、肖某四、葛某六四人继承。但是,在继承时,肖某二把自己应继承的份额赠与给弟弟肖某四,肖某一把自己应得份额赠与给母亲葛某六和肖某四。后肖某四死亡,肖某四财产应由母亲葛某六、妻子王巧英、女儿肖某三三人继承。葛某六去世,葛某六的财产应由肖某二、肖某一、肖某三三人继承,其中肖某三代位继承肖某四应继承的份额。2、案涉房产为肖某五、葛某六和肖某四一家三口实际居住,但不是各自独立生活,肖某三承担了肖某四夫妻的赡养义务,原告父母一直随肖某四夫妻一起生活到去世。3、房屋评估价实际仅有441691元,其他是土地、水电、装修等估价不应分割。
  二.法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确认事实如下:1、肖某五与肖朱某生有二子,长子肖某二、次子肖某四,1939年肖朱某死亡。××××年肖某五与葛某六结婚,婚后生一女肖某一,1989年3月29日肖某五死亡,2007年3月17日葛某六死亡。××××年肖某四与王巧英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1986年3月18王巧英及其女邓某户口迁入大鱼池16号,1987年11月16日邓某更名为肖某三。1996年5月肖某四死亡,2002年9月王巧英死亡。
  2、1991年6月20日,葛某六向房产管理部门提交领取案涉房屋产权证报告一份,主要内容:家计有私房大小四间五架梁平房,砖木结构,建于1949年前,建筑面积56.66平方米、院落107.59平方米,合计使用土地总面积164.25平方米,房屋坐落在姜堰镇河东居委会大渔池16号,等等。申请人:葛某六,91年6月20日。同日葛某六一并提交个建房证明材料各一份,主要内容:房屋坐落:下坝大鱼池16号,产权申请人:葛某六,建房地基来源:历史沿用,建房时间:1949年,房屋结构:砖木,层次:01,间数:4,年代:80,实际建筑面积:56.66平方米,总占地面积:164.25平方米,建房资金:自筹,建房时与产权人关系:同一人,未领照建房原因:当时还没解放,在旧社会私人建房不领发执照的,应载事项:仅供参考。陈92.10.26;此房屋确系本人私有房产,以上情况如有实,愿负法律责任。泰县姜堰镇河东居民委员会盖章,91年6月27日。1992年10月26日,泰县房产管理处房管股出具证明一份,主要内容:据我处房屋档案资料反映,私房业主肖某五1961年有房屋贰间,建筑面积34.65平方米,使用面积26.60平方米,房屋坐落在姜堰镇大渔池15号。同年10月29日,葛某六、肖某四向房产管理部门出具个建房证明材料一份,主要内容:房屋坐落:下坝大鱼池,产权申请人:葛某六、肖某四,建房地基来源:历史沿用,建房时间:80年,房屋结构:砖木,间数:2,年代:80,实际建筑面积:21.71平方米,建房资金:自筹,建房时与产权人关系:同一人,未领照建房原因:当时认为在自家天井内,应载事项:本人共有房屋四间,其中两间是老房,两间80年所建;此房屋确系本人私有房产,以上情况如有不实,愿负法律责任。产权申请人葛某六、肖某四。泰县姜堰镇河东居民委员会盖章。
  3、1992年3月10日,原告肖某二出具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载明“兹有坐落泰县大鱼池16号房屋三间,建筑面积50平方米系我父亲的遗产。本人为合法继承人之一。现经我慎重考虑,自愿放弃应得的继承权利,归我弟弟等所有。今天后决不反悔,特立此‘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为证。此致,泰县产权人办,1992年3月10日”。该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下方另有证明书一份,主要内容:今证明肖某二系我单位职工以上放弃继承房产权书,确系其本人出具。证明单位:上海玻璃仪器一厂。3月9日,肖某一出具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载明“兹有坐落泰县大鱼池16号房屋三间,建筑面积大约60平方米系我父亲的遗产。本人为合法继承人之一。现经我慎重考虑,自愿放弃应得的继承权利,归我母亲、弟弟所有。今天后决不反悔,特立此‘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为证。此致,泰县产权办,1992年3月9日”。该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下方另有证明书一份,主要内容:今证明肖某一系我单位教工,以上放弃继承房产权书,确系其本人出具。证明单位:清华大学核能技术设计研究院,1992年3月10日。1993年2月15日,葛某六领取案涉房屋泰房房屋所有权证,肖某四领取案涉房屋共有权保持证。1994年5月10日,肖某四向泰县土地管理局领取案涉房屋泰土集建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载明:土地使用者肖某四,地址姜堰镇大鱼池16#,用地面积141.95平方米,建筑面积58.13平方米,批准使用期限长期,姜堰市国土管理局于1999年11月10日对该证进行了查验。肖某五死亡后,葛某六随肖某一到北京生活。后案涉房屋由肖某四、王巧英、肖某三居住。
  4、肖某二曾写信给葛某六、肖某四,主要内容为放弃继承权以满足你们的要求,不过我们希望你们把母亲照顾好,并把她的后事办好,等。肖某一曾写信给肖某四夫妇,在信中亦有“关于房子产权问题,我早已表态,我们不要,妈妈也说,好在家时,哥嫂对她照顾很好,所以我们的意思是,以后妈妈在这儿或回家,你们还和以前一样待她,生活费也一样,现在的钱先不必寄来,留她回家后用,或到春节再说”等陈述。
  5、2016年9月29日,泰州市姜堰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与肖某三签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一份,因姜堰旧城改造建设需要,甲方依据泰州市姜堰区人民政府泰姜政发房屋征收决定,对乙方的房屋实施征收。根据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条例》、《泰州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河东街地块A、B、C段(项目)房屋征收补偿方案》等有关规定,经甲、乙双方共同协商,就房屋征收补偿安置达成如下协议:被征收房屋所在地址罗家场32号,经房屋征收调查确认,房屋性质为私有,房屋认定建筑面积80.53平方米,未认定面积建筑面积54.62平方米,土地使用面积141.95平方米;被征收房屋评估价值738332元;装饰装修及附属物补偿金额45437元;补偿安置方式为货币补偿;甲方搬迁补助费1500元,一次性支付6个月补助费6000元;乙方应在2016年10月9日前将被征收房屋腾空,并交甲方;乙方在规定的第壹奖励时段内签订协议并腾空交房,甲方一次性给予乙方提搬迁奖励61076元;其他补偿补助费用:三电费828元,水、电工料补差2819元,未认定面积34088元,共计889990元;甲方应于乙方腾空被征收房屋并将房屋交甲方后30日内将889990元支付给乙方;等等。甲方处盖有泰州市姜堰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印章,乙方处肖某三、王某签名并捺印。协议签订后,肖某三将案涉房屋腾空交泰州市姜堰区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审理中,案涉房屋已拆除。双方当事人均认可该协议。案涉房屋被告认定为合法建筑面积征收补偿价格是5487元/平方米,土地使用权补偿价格是4830元/平方米。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户籍底册、泰州市姜堰区罗塘街道河东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证明书、书信、房屋所有权证、房屋共有权保持证、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下坝洒东街C地块国有土地国有房屋征收房地分户调查表及分户评估表、泰县房地产管理处产权产籍档案、姜堰区燕都照相馆出具的证明及录像光盘、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三.法院判决
  一、原坐落于泰州市姜堰区罗家场XX号房屋的征收补偿款889990元中的722844.12元,由原肖某二、肖某一各继承七十二分之十九计190750.53元,被肖某三兰继承七十二分之三十四计341343.06元;上述房屋征收补偿款剩余部分167145.88元归被肖某三兰所有。
  四.律师点评
  本案存在两个方面争议的焦点,一是原、被告在本案中所应当分得的遗产份额是多少。二是案涉房屋被征收后的安置补偿利益如何分配。
  关于争议焦点一,首先,由于泰州市姜堰区罗家场XX号的房屋原属肖某五及其妻葛某六的夫妻共同财产,肖某五于1989年死亡,其生前未立遗嘱,该财产中属于肖某五的份额应当适用法定继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财产,除有约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共同所有的财产的一半分出为配偶所有,其余的为被继承人的遗产”的规定,案涉房屋为肖某五、葛某六各半所有,肖某五死亡后,其遗产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先由第一顺序继承人即被继承人的配偶、子女和父母继承,本案中肖某五死亡时第一顺序继承人为肖某五的配偶葛某六、肖某五的子女即本案两原告和肖某四。1992年3月,肖某二书、肖某一书面放弃继承案涉房屋的权利。葛某六、肖某四未表示放弃继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和第十三条“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的规定,肖某五的遗产即案涉房屋的一半由葛某六和肖某四各继承二分之一。
  其次,1996年5月肖某四死亡,其生前未立遗嘱,案涉房屋中属于肖某四的份额应当适用法定继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肖某四享有案涉房屋四分之一份额由肖某四、王巧英各半所有。肖某四死亡后,其遗产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先由第一顺序继承人即被继承人的配偶、子女和父母继承,本案中肖某四死亡时第一顺序继承人为肖某四的配偶王巧英、肖某四的子女即本案被告和葛某六。因王巧英、肖某三、葛某六未表示放弃继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和第十三条的规定,肖某四的遗产即案涉房屋份额四分之一的一半由上列法定继承人各继承三分之一。
  两原告诉称将其所继承的份额转让给葛某六或肖某四的意见,于法无据,两原告认为肖某三仅可以继承其母王巧英的遗产,在本案中不能代位继承葛某六的财产,但未举证证明肖某四具有丧失继承葛某六遗产权利和被告具有丧失代位继承权利的法定情形,本院亦不予采信。被告认为在肖朱某死亡时,案涉房屋已发生继承。原告当庭提出异议,且认为应适用当时法律。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八条“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二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的规定不符。原告肖某一认为其将葛某六接至北京进行赡养应多分财产,但未举证证明肖某二、肖某四等有拒绝赡养葛某六的事实存在,且与其自书书信亦能证明肖某四等对葛某六进行了赡养,故原告肖某一要求多分财产的请求,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因案涉房屋已被征收并拆除,且原、被告均对案涉征收安置补偿协议表示认可,原、被告对案涉房屋所享有的份额转化为房屋征收安置补偿利益。本案中,案涉房屋修建已时间较长,两原告较早离家外出学习、工作,对该房屋的管理、修缮较少。而被告实际居住生活在案涉房屋时间较长,从征收安置补偿协议和泰土集建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来看,被告虽未能提交书证证明其对该案涉房屋进行翻建和修缮,但两原告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对案涉房屋进行了修缮、翻建,而案涉房屋被告进行过修缮、翻建的事实客观存在,且有证人证言予以佐证,故被告的该辩称意见,予以采信。原告虽对该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提出异议,但未提出相反证据予以反驳,且该证系有权行政管理部门出具,故对原告的该意见,本院不予采信。本院根据征收补偿协议,确定如下征收补偿利益由原、被告按上述份额进行分配:案涉征收房屋建筑面积56.66平方米的房屋价值310893.42元、案涉征收房屋土地使用权补偿利益411950.70元,合计722844.12元。两原告请求分割征收补偿款超出该数额部分。案涉房屋征收安置补偿利益剩余部分167145.88元归被告肖某三所有。两原告要求分割装饰装修及附属物的补偿款、拆迁补助费、临时安置费、提前搬迁奖,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