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继承房产,放弃后,能否重新分割?

时间:2020-03-23 12:40:18| 专长:| 来源:Q律师

  一.基本案情
  1. 原告谢某一诉称:
  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房屋是原告之父谢某二所有,自原告谢某一出嫁后,该房屋一直由父母及兄长谢某五实际居住,1955年原告之父谢某二去世,2007年原告之母谢某三去世,该房屋一直未析产分割。2014年6月25日,原告谢某一在房产管理部门查询得知,原告兄长谢某五向南京市房产局提出申请,将房屋登记至其一人名下,该房产在原告之父谢某二去世后,其母亲谢某三将继承份额转给谢某五,而原告谢某一将房屋转给母亲谢某三,故谢某三对房屋享有2/3的份额。而谢某三于2007年去世,则原告继承母亲谢某三享有份额的一半,即该房屋的1/3。另经查询,南京市鼓楼区落实私房政策办公室将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房屋退还给原告之父谢某二,原告谢某一对该房屋享有1/2的份额。故原告谢某一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原告谢某一对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房屋的拆迁款享有1/3的份额,仅主张80万元。
  2. 被告陈某四辩称:
  原告谢某一在1989年已经放弃了继承,现在要求法院确认对本案诉争房屋享有三分之一的份额没有事实和法律上的依据。原告谢某一对被继承人一直没有尽到赡养的义务。其父母死亡时,原告谢某一也没有来过,甚至父母的墓碑在哪里都不知道。涉案拆迁房屋在1989年已登记在谢某五名下,根据物权法的规定,房屋归谢某五所有,与原告谢某一无关。原告谢某一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依法应予驳回。
  二.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谢某二与谢某三是夫妻关系,育有二子女,分别为谢某五、原告谢某一。谢某二于1955年8月23日死亡,谢某三于2007年11月8日死亡,谢某二的父母先于谢某二死亡,谢某三的父母亦先于谢某三死亡;谢某三生前与谢某五一家共同生活。谢某五与被告陈某四系夫妻关系,育有三子女,分别为谢某丙、谢某丁、谢某戊。谢某五于2008年8月4日死亡。
  坐落于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原登记的业主为谢某二。后部分房屋变为国家经租房。谢某二死亡后,谢某五为办理房屋的继承手续,向房产管理部门提交二份《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其中一份为1989年12月1日的《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内容为:坐落于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系父亲谢某二的遗产,本人为合法继承人之一,自愿放弃应得的继承权利,归母亲谢某三所有。该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尾部“立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人”处有刘某某签名,并加盖了印文为“谢某一印”和“刘某某印”的印章,并经寿县双枣村民委员会证实。原告谢某一对该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不予认可,称不是其出具,且其与刘某某也不是夫妻关系。另一份为谢某三于1989年11月19日出具的《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内容为:坐落于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系丈夫谢某二的遗产,本人为合法继承人之一,自愿放弃应得的继承权利,归儿子谢某五所有。1990年4月1日,28.4平方米房屋登记至谢某五名下。
  2002年11月28日,南京市鼓楼区落实私房政策办公室向谢某二下达了《退还房屋通知书》,内容为:经批准,决定自2003年元月起,将坐落XX路XXX号房屋,建筑面积约37.0平方米撤销改造,退还产权人自行管理,移交租赁关系;凭此通知书申请领取房屋所有权证。被告陈某四领取了该通知书。
  2009年初,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被列入拆迁范围。2012年12月20日,被告陈某四与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南京市鼓楼区建设局的委托代理人南京鼓楼房地产拆迁有限公司签订了《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协议约定:被拆迁房屋坐落于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为乙方所有;甲方应当支付被拆迁房屋的货币补偿金额为1659225元;甲方应当向乙方支付补助费用118794元;甲方应当向乙方支付补偿费用177682元;乙方选择产权调换的拆迁补偿方式,并同意接受甲方提供的、坐落于仙鹤茗苑17幢308室,建筑面积为88.96平方米;双方同意所调换房屋的价款为439819元,甲方应在2013年1月10日之前,向乙方付清调换房屋的价款总额与被拆迁房屋货币补偿金额的差价款1515882元。上述协议已实际履行。2012年12月25日,江苏省南京市石城公证处作出了公证书,主要内容为:谢某二、谢某三是原配夫妻,仅生育了一个子女,是谢某五;谢某二、谢某三生前无遗嘱,亦未与他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转继承人谢某丙、谢某戊、谢某丁自愿放弃继承谢某二、谢某三的遗产,37平方米房屋由转继承人陈某四继承。同日,该公证处又作出了公证书,主要内容为:继承人谢某丙、谢某戊、谢某丁自愿放弃继承谢某五的遗产;谢某五生前无遗嘱,亦未与他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28.4平方米房屋的一半由继承人陈某四继承。
  另查明,刘某某系五保户,与原告谢某一之间不存在夫妻关系。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户籍档案、证明、户籍信息证明、结婚证、买契本契、南京市私有房屋所有权证存根、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退还房屋通知书、供养证、村委会证明、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公证书等证据予以佐证,足以认定。
  三.法院判决
  原告谢某一对南京市鼓楼区XX路XXX号的货币补偿款享有504328.50元。
  四.律师点评
  公民依法享有继承权。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法定继承的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没有表示放弃继承,并于遗产分割前死亡的,其继承遗产的权利转移给他的合法继承人;受遗赠人表示接受遗赠,并于遗产分割前死亡的,其接受遗赠的权利转移给他的合法继承人。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继承所得的财产一般归夫妻共同所有。
  关于28.4平方米房屋的继承问题。被告陈某四未能举证证明盖有印文为“谢某一印”的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确系原告谢某一所出具,现原告谢某一亦不予认可,故该放弃继承房产权利书对原告谢某一无法律约束力。28.4平方米房屋于1990年4月1日登记至谢某五名下,谢某五侵害了原告谢某一的继承权,但由于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至原告谢某一起诉之日,已超过二十年,故人民法院对于原告谢某一主张该房屋拆迁补偿款部分所有权不予保护,被告陈某四的该项辩解意见可以予以采信。
  关于37平方米房屋的继承问题。关于37平方米房屋的公证书,明显遗漏了继承人谢某一,故公证书对于原告谢某一无法律约束力,37平方米房屋应当依据继承法的相关规定重新进行分割。37平方米房屋原属谢某二所有,37平方米房屋退还后,仍应属谢某二所有,但退还时谢某二已死亡,由于37平方米房屋属于谢某二与谢某三的夫妻共同财产,故37平方米房屋的1/2为谢某三的财产,另1/2为谢某二的遗产,依法应由其妻谢某三、其子女谢某五和原告谢某一继承,各继承37平方米房屋1/6的房产份额。谢某三死亡后,37平方米房屋2/3的房产份额为其遗产,依法应由其子女谢某五和原告谢某一继承。由于谢某三生前长期与谢某五共同生活,谢某五依法可以多分,在谢某二、谢某三死亡后,谢某五享有37平方米房屋17/30的房产份额,谢某一享有37平方米房屋13/30的房产份额。因谢某五取得的继承财产,处于谢某五与被告陈某四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谢某五与被告陈某四的夫妻共同财产,即谢某五与被告陈某四各享有37平方米房屋17/60的房产份额。谢某五死亡后,谢某五所享有的37平方米房屋17/60的房产份额应由其妻陈某四、其子女谢某丙、谢某丁、谢某戊按份继承,但谢某丙、谢某丁、谢某戊放弃了对谢某五遗产的继承,故谢某五所享有的37平方米房屋17/60的房产份额由被告陈某四继承。因此,37平方米房屋在谢某二、谢某三、谢某五死亡后应由原告谢某一享有13/30的房产份额,被告陈某四享有17/30的房产份额。
  关于货币补偿款的问题。因37平方米房屋已拆迁,取得了1163835元的货币补偿款,由于37平方米房屋并非被告陈某四一人所有,故货币补偿款应按原、被告对37平方米房屋所享有的房产份额进行确认,即原告谢某一享有货币补偿款504328.50元,被告陈某四享有货币补偿款659506.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