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李开昌律师 > 李开昌律师观点 > 大理李开昌律师对青年律师发展思考
大理李开昌律师对青年律师发展思考
来源: 李开昌 时间:2018-07-31
大理青年律师的春天在哪里?
 
——青年律师发展思考
 
十年前,我大学毕业只身一人来到这一颗高原明珠——大理。大理风花雪月,白族文化浓郁。我从2008年踏入律师界至今,刚好十年。
 
律师职业,不光是有个法律文凭或是有一定法律理论就能胜任的职业。除此之外,语言、思维、交际、化解纷繁复杂问题等能力的提升;政治、经济、文化、历史、财税等众多专业知识的学习以及对各行各业的了解都不可或缺。
 
以下,是以我自身经历结合大理名列前茅四家律所青年律师十年来生存、发展变化得出的一点感悟,望对云南司法部门和律协调研边疆青年律师成长现状及未来发展方向有一点作用。
 
一、以四家具有代表性大理律所为例纵向分析:
 
律所甲
 
2008年:总人数25人。
 
注册律师21人(男律师17人,女律师4人),实习律师(助理)4人,其中挂职(兼职)8人,平均年龄36岁,青年律师约占90%。
 
2013年:总人数44人。
 
注册律师34人(男律师26人,女律师8人),实习律师(助理)10人,其中挂职(兼职)10人,平均年龄35岁,青年律师约占95%。
 
2018年:总人数28人。
 
注册律师25人(男律师19人,女律师6人),实习律师(助理)3人,其中挂职(兼职)1人,平均年龄38岁,青年律师约占49%。
 
分析:
 
1、该律所顶峰时期人数近50人,青年律师和实习律师占90%以上。
 
2、通过十年的发展变化,几乎又回落到十年前的规模。青年律师比率严重下滑。
 
成因:
 
律所管理松散,团队协作混乱,人才分化程度严重,人员流动大。不注重青年律师人才培养,青年律师流失严重。
 
思考:
 
建议改变管理理念,增强凝聚力,注重团队协作及青年律师培养,以免人才浪费和流失。
 
律所乙
 
2008年:总人数18人。
 
注册律师13人,(男律师11人,女律师2人)实习律师(助理)5人,其中挂职(兼职)5人,平均年龄38岁,青年律师约占83%。
 
2013年:总人数51人。
 
注册律师31人(男律师26人,女律师5人),实习律师(助理)20人,其中挂职(兼职)6人,平均年龄34岁,青年律师约占96%。
 
2018年:总人数28人。
 
注册律师21人(男律师15人,女律师6人)实习律师(助理)7人,其中挂职(兼职)0人,平均年龄36岁,青年律师约占80%。
 
分析:
 
1、该律所顶峰时期人数超过50人,青年律师和实习律师占95%以上,是大理近十年来发展最迅速的律所。
 
2、通过十年的发展巨变,最终在职人数仅比十年前增长10%,青年律师比率严重下滑。
 
成因:
 
律所创新管理模式,中老年律师认同度不高,律所人才分化程度较重,人员流动较大。
 
团队协作意识强,但经营管理成本高昂,人才资源浪费。
 
虽然律所重视青年律师人才培养,但是青年律师仍然流失惊人。原因多方面,有律所培养理念和模式问题,有青年律师自身适应能力和素质等问题。
 
思考:
 
建议适当调整管理模式,老中青结合,加强青年律师与中年律师在案源、经验、人力等方面的整合。
 
律所丙
 
2008年:总人数15人。
 
注册律师13人(男律师11人,女律师2人),实习律师(助理)2人,其中挂职(兼职)3人,平均年龄38岁,青年律师约占78%。
 
2013年:总人数24人。
 
注册律师19人(男律师15人,女律师4人),实习律师(助理)5人。其中挂职(兼职)4人,男律师11人,女律师3人,平均年龄38岁,青年律师占80%。
 
2018年:总人数25人。
 
注册律师21人(男律师16人,女律师5人),实习律师(助理)4人,其中挂职(兼职)0人,平均年龄40岁,青年律师占45%。
 
分析:
 
1、该律所顶峰时期人数近30人,人数稳步增长,仍有上升趋势。
 
2、青年律师和实习律师占60%以上。
 
成因:
 
团队协作较分散,律所管理方式较传统,人才分化程度较轻,人员流动较小。管理者主观上比较重视青年律师人才培养,但精力有限,青年律师增速有限。
 
思考:秉承有益传统管理方式,吸收新的理念,增强团队协作力。
 
律所丁
 
2008年:总人数14人。
 
注册律师14人(男律师13人,女律师1人),实习律师(助理)0人,其中挂职(兼职)6人,平均年龄41岁,青年律师约占40%。
 
2013年:总人数19人。
 
注册律师18人(男律师16人,女律师2人),实习律师(助理)1人,其中挂职(兼职)6人,平均年龄41岁,青年律师约占30%。
 
2018年:总人数16人。
 
注册律师15人(男律师13人,女律师2人),实习律师(助理)1人,其中挂职(兼职)0人,平均年龄47岁,青年律师约占10%。
 
分析:
 
1、该律所人数始终保持在15人左右,发展几乎停滞。
 
2、老龄化严重,青年律师和实习律师仅占10%。
 
成因:
 
无团队协作意识。虽然经营管理成本低,但律所管理方式陈旧、松散,人才青黄不接。
 
思考:
 
改变管理理念和模式,注重青年律师培养,通过吸收青年律师冲击律所活力。
 
二、十年来大理青年律师的生存发展状况令人堪忧
 
2008年,大理州有24家律所,200余名职业律师,仅有17名女律师。40岁以下的青年律师约45%,30岁以下的律师约20%。其中包含不少名为专职律师,实为在党政机关、医院、学校、企业从事工作的人员,大多仅仅是在律所挂职或兼职。近年来大理司法部门基本上已将上述“挂职”律师的执业证予以注销。
 
2013年,大理州有31家律所,300余名职业律师,有34名女律师。40岁以下的青年律师约45%,30岁以下的律师约20%。
 
2018年,大理州有50余家律所,近400名职业律师,200余名青年律师,女律师不在少数。
 
十年来,大理州的律所和职业律师数量翻了一翻,女律师和青年律师所占比率大辐增长,每年仍然有大量青年实习律师在增长。
 
但是,年收入(纯收入)超过20万的青年律师数量不多, 30岁以下,入行3至5年的青年律师的收入大多在10万以下,基本是挣扎在温饱线上;入行3年以下的生存极其艰难,往往需要家庭的接济。这两个阶段也是从事律师工作最煎熬的时期,生存艰难不说却反而要承受结婚、生子、房贷、车贷、应酬等巨大物质压力!不少好不容易通过司考,怀揣公平、正义法律信仰的青年律师不得不为了生存而放弃梦想。
 
近十年来,我交流过30岁以下的大理青年律师(包括实习律师)有上百名,现在仍然留在大理从事专职律师职业的不超过15%,青年女律师更是寥寥无几。有一定数量的人到了昆明,少数到了广东等发达地区,更多的是选择了考公务员或是从事其他职业。
 
三、大理青年律师的春天在哪里?
 
近两年来,党和政府依法治国的推进及群众法律意识的提高,对律师职业无疑产生了巨大推动力,但青年律师生存发展的形势依然严峻。
 
抛开大的经济环境不说,与法院案件数量井喷式增长成正比的是法律院校毕业通过司考人数的增速。互联网时代,传统律师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大数据早已席卷全球!法律不再是高深的理论,律师技能不再是神秘的法宝。面对各行各业多如牛毛的法律法规,最聪明的脑袋也拯救不了“万金油”律师。那是否专业化就是律师最终最好的出路?北上广深的律师也一直在苦苦探索,但发达地区律师的思维和理念,又该如何与边疆落后地区的生产力有机结合?
 
外因与内因孰重孰轻之争从未停歇,国家、司法部门的指引和帮助是青年律师成长的摇篮;律协、青年律师的自律和拼搏程度决定我们能走多远。
 
我国当代著名法学家江平教授说过: “如果依法治国是一汪水,律师就是这水里的鱼,律师兴则法治兴,法治兴则国家兴。”律师是奔走在法治第一线的群体,律师特别是广大青年律师的生存和发展,一定程度上彰显的是广大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受保障的程度;彰显的是国家公平正义、自由明主之程度。
 
期待美好法治国家的到来,期待青年律师春天的到来!
 
云南林晖律师事务所
 
李开昌
分享到
李开昌
李开昌

诚第5

  • 民事类
  • 刑事行政法类
  • 公司专项法律类

执业证号:15329201010919143

大理 | 云南林晖律师事务所

11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59条咨询

最新律师案例

乔峰:洱海边驾电动四轮车兜风,为何

兰花劫、民告官

医疗纠纷民事起诉状

电动四轮车属于机动车需登记才能上路

变更抚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