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周启轩公司决议纠纷二审

时间:2019-01-21 11:41:57| 专长:劳动纠纷| 来源:曹英律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1民终20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北区6号地块科技厂房D0206室。

法定代表人:张海波,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曹英,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荆君望,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周启轩,男,1972年8月26日出生,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仁明,北京市力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诚拓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周启轩公司决议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8民初161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宏诚拓业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周启轩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周启轩对于其股权被转让的事实知情并同意,周启轩授权宏诚拓业公司在相关文件上签字,这是公司成立以来的惯例,并一直得到周启轩本人的承认。周启轩不仅对股权转让决议知情,而且已经实际获得了股权对价。2011年8月5日,周启轩从公司借款350万元。宏诚拓业公司在2012年上半年开始筹建关联公司北京风雷数控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雷公司),宏诚拓业公司决定将周启轩派至风雷公司任职。2012年7月12日,宏诚拓业公司与周启轩协商,将周启轩转让给李生义的30%股权所应得的股权转让款和周启轩的离职员工补偿(共计119万元)抵扣其所欠公司的借款,股权转让款由李生义直接向宏诚拓业公司支付。周启轩同意,并由宏诚拓业公司向其出具一份收据,将350万元欠款变更为231万元,这减少的119万元没有任何银行流水记录。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股东会决议即使存在瑕疵,但并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不应认定无效,属于可撤销的决议。从维护交易安全的角度考虑,也不应认定本次股东会决议无效。

周启轩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第一,宏诚拓业公司主张公司的所有签字都不是周启轩本人所签,不是事实,宏诚拓业公司也没有提交证据。周启轩对2012年8月15日的股东会决议并不知情。第二,宏诚拓业公司所主张股权转让已经支付对价不是事实,还款收据出具的时间是2013年7月,已经过了一年之久,实际该部分款项是周启轩将其持有的风雷公司的20%的股权转让给王占辉所获得的股权转让款。

周启轩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确认宏诚拓业公司2012年8月15日的《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第二届第三次股东会决议》中“周启轩愿意将宏诚拓业公司实缴60万货币出资转让给李生义”的内容无效;2、由宏诚拓业公司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将2012年8月15日的《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第二届第三次股东会决议》中“周启轩愿意将宏诚拓业公司实缴60万货币出资转让给李生义”的内容撤销;3、本案诉讼费用由宏诚拓业公司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宏诚拓业公司于2000年3月7日注册成立,股东为周启轩、王占辉、张海波、姚雪芹,注册资本50万元。此后,公司股东几经变更,注册资本亦有增加。2010年8月,公司股东变更为贝黎明、郭峰、姚雪芹、周启轩,公司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其中贝黎明、姚雪芹、周启轩各出资60万元,郭峰出资20万元。2012年8月15日,宏诚拓业公司作出第二届第三次股东会决议:变更公司经营范围;变更执行董事,同意免去周启轩执行董事职务;变更监事,同意免去王建荣监事职务;增加股东:同意增加新股东王小强、李生义、张雷;转让出资:周启轩愿意将宏诚拓业公司实缴60万货币出资转让给李生义……;变更章程,同意修改后的章程。全体股东签字处签有周启轩、姚雪芹、贝黎明、郭峰名字。宏诚拓业公司就上述变更事项在工商局做了变更登记,变更登记后的公司股东为:李生义(出资68万元)、王小强(出资66万元)、张雷(出资66万元)。工商登记材料中亦有一份出资转让协议书,内容为:根据宏诚拓业公司决议,周启轩与李生义达成出资转让协议:1、周启轩愿意将宏诚拓业公司的出资60万元人民币转让给李生义;2、李生义愿意接收周启轩在宏诚拓业公司的出资60万元人民币;3、于2012年8月15日正式转让,自转让之日起,转让方对已转让的出资不再享有出资人的权利和承担出资人的义务,受让方以其出资额在企业内享有出资人的权利和承担出资人的义务。落款处签有周启轩、李生义名字。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上述股东会决议及出资转让协议书中周启轩的签字并非本人所签。

此后,宏诚拓业公司亦进行了股东变更,李生义将持有的公司股份转让给张海波,公司股东变更登记为:王小强、李贤武、郭峰、张锡盛、李梅、张海波。

2012年12月26日,周启轩与风雷公司、宏诚拓业公司签署劳动关系转移三方协议,约定自2013年1月1日起周启轩与宏诚拓业公司的劳动合同解除并终止劳动关系,风雷公司与周启轩签订劳动合同,建立劳动关系,其劳动关系正式由宏诚拓业公司转移至风雷公司。宏诚拓业公司不支付周启轩经济补偿。2013年7月15日,风雷公司与周启轩签订员工辞职补偿协议,约定双方劳动关系于2013年7月8日终止,风雷公司支付给周启轩补偿费24万元。

诉讼中,宏诚拓业公司称,本案诉争的2012年8月15日股东会并未实际召开,只是公司的人员代为传签了决议,这种情形在企业经营中是很普遍的,当时曾打电话给周启轩,他认可代签的做法,其他签字的股东对该份股东会决议是认可的。周启轩和李生义的出资转让协议书中周启轩的签字也是他人代签的,李生义的签字是本人签的。周启轩曾向宏诚拓业公司借款350万元,后将119万元用于抵扣借款,该119万元就包括了出资转让协议书中约定的股权转让款,还有部分员工奖励,故应视为周启轩知晓并认可了股权转让的事实。随后,2012年8月20日公司进行了股东的工商变更登记,将周启轩的30%股份变更登记至李生义名下。119万元是公司的代付行为,即代李生义支付给周启轩的股权转让款,此后李生义也已经向公司偿还。另外在(2015)海民(商)初字第37277号案件中周启轩明确表示并无支付119万元的付款凭证,但是宏诚拓业公司出具了收据,这就说明这笔款项是抵扣的,且周启轩对此是知情的。股东会决议牵扯公司一系列的股权转让行为,是公司的重大变更事项,周启轩称对此毫不知情,结合他的法人身份的变更和劳动关系的转移等事实,可以认定其对此是早已知情的,双方当事人目前涉及多起诉讼,也可以说明周启轩对公司的相关情况是知情的。另外公司当时就是和周启轩商量的将风雷公司的一部分股份给周启轩,而周启轩在宏诚拓业公司的股份就相应的转给其他人,这是双方商议的结果。

诉讼中,周启轩称,其劳动关系转移到风雷公司后,就知道不再担任宏诚拓业公司的法人代表和监事。其向公司借款350万元是公司的分红,119万元如果涉及股权转让款,应该是李生义向周启轩支付,而现在该119万元明显是公司的行为,公司是不会替股东支付转让款的;且宏诚拓业公司在(2015)海民(商)初字第37277号案件中已经明确表示收到了周启轩的部分还款119万元,现在又说是代李生义支付的股权转让款,显然是前后矛盾的。

一审法院认为:有限责任公司通过股东会对变更公司章程内容、决定股权转让等事项作出决议,其实质是公司股东通过参加股东会议行使股东权利、决定变更自身与公司的民事法律关系的过程,因此公司股东实际参与股东会议并作出真实意思表示,是股东会议及其决议有效的必要条件。本案中,2012年8月15日的宏诚拓业公司第二届第三次股东会并未实际召开,股东会决议上周启轩的名字并非其本人所签。诉讼中,宏诚拓业公司称涉案股东会虽然未实际召开,且股东会决议上周启轩的签字及周启轩与李生义的出资转让协议书中周启轩的签字均非其本人所签,但周启轩对股东会决议内容表示认可,且实际上其已经从向公司借款的350万元中折抵了119万元作为接收出资转让的对价,故转让周启轩在宏诚拓业公司的股份应当是合法有效的,但宏诚拓业公司并未就其主张的上述事实提交有效证据证明,亦未能证明119万元款项的性质系周启轩向李生义转让持有的宏诚拓业公司股份所接收的对价这一事实,且周启轩对上述事实均予以否认,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证据规则,该院对宏诚拓业公司的抗辩理由不予采信。综上,该院认为股东会决议中“周启轩愿意将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缴60万货币出资转让给李生义”的内容不是周启轩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内容违反了法律的规定,侵害了周启轩的合法权益,故应依法确认股东会决议中该部分内容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公司根据股东会决议已经办理变更登记的,人民法院宣告该决议无效后,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故周启轩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该院予以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四款之规定,判决:一、确认2012年8月15日的《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第二届第三次股东会决议》中“周启轩愿意将宏诚拓业公司实缴60万货币出资转让给李生义”的内容无效;二、宏诚拓业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将2012年8月15日的《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第二届第三次股东会决议》中将“周启轩愿意将宏诚拓业公司实缴60万货币出资转让给李生义”的内容撤销。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宏诚拓业公司上诉称周启轩对案涉股东会决议中的股权转让内容是明知且同意的。首先,宏诚拓业公司对其该项上诉理由并未提供证据予以支持。其关于周启轩在宏诚拓业公司持有干股,且股权转让是让周启轩退出宏诚拓业公司,并前往风雷公司工作的陈述意见,在周启轩明确予以否认的情况下,本院不予采信。其次,宏诚拓业公司主张公司自成立以来的工商档案中的文件上周启轩的签字都不是其本人所签,但就此宏诚拓业公司同样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即使存在周启轩委托他人代签公司文件的先例,亦不能据此推定本案中周启轩系委托宏诚拓业公司代为转让股权。再次,宏诚拓业公司主张周启轩已经实际获得了股权转让的对价,并提交一张2013年7月12日,宏诚拓业公司收到周启轩119万元还款的收据予以证明。周启轩主张收据记载的款项是其转让风雷公司股权所收到的股权转让款。宏诚拓业公司提交的该张收据的内容并不足以证明收据记载的款项与本案股权转让款之间的关联性,周启轩亦对款项的性质作出了说明,故对宏诚拓业公司关于周启轩已经收取案涉股权转让款的上诉理由,不予支持。综合以上情况,宏诚拓业公司提交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周启轩对案涉股权转让行为是明知且同意。

二、宏诚拓业公司上诉称股东会决议即使存在瑕疵,但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不应认定无效。就此本院认为,案涉股东会决议中“周启轩愿意将宏诚拓业公司实缴60万货币出资转让给李生义”的内容,涉及股东周启轩股权的对外转让,现双方当事人均认可股东会决议中周启轩的签字并非本人所签,宏诚拓业公司亦不能证明上述决议内容经过周启轩的同意,故该部分决议内容应认定为并非周启轩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无效。

宏诚拓业公司的其他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宏诚拓业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0元,由北京宏诚拓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甄洁莹

审 判 员 王 晴

审 判 员 杨 力

二〇一八年二月八日

法官助理 苑 珊

书 记 员 杜明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