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张亚巧律师 > 张亚巧律师成功案例 >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纠纷一案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纠纷一案

来源: 张亚巧律师 时间:2018-07-17
正文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港民初字第674号
 
原告陈某某,女,1971年9月17日出生,汉族,原住泉州市泉港区,现住泉州市泉港区。
 
被告许某甲,男,1969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亚巧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某诉称,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于1991年8月16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原告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个子女均已成年。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由于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因性格不合,常为琐事争吵且被告酗酒成性,毫无家庭责任感,对妻子漠不关心,对孩子不管不顾,致使双方本就脆弱的夫妻感情彻底破裂。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后申请撤回起诉,目的给被告一段时间考虑和反思。可事与愿违,原告撤回起诉后至今,双方仍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双方分居已十六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故请求判令准予原告与被告离婚。
 
被告许某甲辩称,其对原告陈某某所述双方结婚登记、生育子女、子女均已成年和婚后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共同债务的情况均无异议。虽然原、被告于2007年7月份便开始分居,但双方结婚时间长,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仍有和好的可能且被告右脚已经截肢属于残疾人,故其坚决不同意离婚。
 
经审理查明,1991年8月16日,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登记结婚。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子女均已成年。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同年7月8日,本院依原告申请作出(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裁定准许原告撤回起诉,该裁定于2014年7月22日发生法律效力。2015年3月12日,原告再次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本院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庭审时,原、被告自认:婚后双方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的户口簿、结婚证、(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书及法律文书生效通知书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
 
综上,本院认为,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的婚姻基础一般,婚后也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但因原、被告因感情不和分居生活已超过两年时间,且原告于2014年6月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撤诉后至今,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经本院主持调解无效,现原告又坚持离婚,故应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和好可能。故原告请求与被告离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项、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准予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5元,减半收取122.50元,由原告陈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亚巧
 
二〇一五年四月七日
 
书 记 员  刘梅秀
 
附:
 
1、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
 
14.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
 
2、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港民初字第674号
 
原告陈某某,女,1971年9月17日出生,汉族,原住泉州市泉港区,现住泉州市泉港区。
 
被告许某甲,男,1969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亚巧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某诉称,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于1991年8月16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原告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个子女均已成年。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由于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因性格不合,常为琐事争吵且被告酗酒成性,毫无家庭责任感,对妻子漠不关心,对孩子不管不顾,致使双方本就脆弱的夫妻感情彻底破裂。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后申请撤回起诉,目的给被告一段时间考虑和反思。可事与愿违,原告撤回起诉后至今,双方仍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双方分居已十六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故请求判令准予原告与被告离婚。
 
被告许某甲辩称,其对原告陈某某所述双方结婚登记、生育子女、子女均已成年和婚后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共同债务的情况均无异议。虽然原、被告于2007年7月份便开始分居,但双方结婚时间长,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仍有和好的可能且被告右脚已经截肢属于残疾人,故其坚决不同意离婚。
 
经审理查明,1991年8月16日,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登记结婚。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子女均已成年。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同年7月8日,本院依原告申请作出(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裁定准许原告撤回起诉,该裁定于2014年7月22日发生法律效力。2015年3月12日,原告再次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本院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庭审时,原、被告自认:婚后双方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的户口簿、结婚证、(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书及法律文书生效通知书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
 
综上,本院认为,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的婚姻基础一般,婚后也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但因原、被告因感情不和分居生活已超过两年时间,且原告于2014年6月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撤诉后至今,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经本院主持调解无效,现原告又坚持离婚,故应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和好可能。故原告请求与被告离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项、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准予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5元,减半收取122.50元,由原告陈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亚巧
 
二〇一五年四月七日
 
书 记 员  刘梅秀
 
附:
 
1、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
 
14.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
 
2、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港民初字第674号
 
原告陈某某,女,1971年9月17日出生,汉族,原住泉州市泉港区,现住泉州市泉港区。
 
被告许某甲,男,1969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亚巧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某诉称,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于1991年8月16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原告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个子女均已成年。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由于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因性格不合,常为琐事争吵且被告酗酒成性,毫无家庭责任感,对妻子漠不关心,对孩子不管不顾,致使双方本就脆弱的夫妻感情彻底破裂。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后申请撤回起诉,目的给被告一段时间考虑和反思。可事与愿违,原告撤回起诉后至今,双方仍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双方分居已十六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故请求判令准予原告与被告离婚。
 
被告许某甲辩称,其对原告陈某某所述双方结婚登记、生育子女、子女均已成年和婚后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共同债务的情况均无异议。虽然原、被告于2007年7月份便开始分居,但双方结婚时间长,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仍有和好的可能且被告右脚已经截肢属于残疾人,故其坚决不同意离婚。
 
经审理查明,1991年8月16日,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登记结婚。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子女均已成年。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同年7月8日,本院依原告申请作出(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裁定准许原告撤回起诉,该裁定于2014年7月22日发生法律效力。2015年3月12日,原告再次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本院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庭审时,原、被告自认:婚后双方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的户口簿、结婚证、(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书及法律文书生效通知书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
 
综上,本院认为,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的婚姻基础一般,婚后也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但因原、被告因感情不和分居生活已超过两年时间,且原告于2014年6月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撤诉后至今,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经本院主持调解无效,现原告又坚持离婚,故应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和好可能。故原告请求与被告离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项、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准予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5元,减半收取122.50元,由原告陈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亚巧
 
二〇一五年四月七日
 
书 记 员  刘梅秀
 
附:
 
1、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
 
14.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
 
2、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港民初字第674号
 
原告陈某某,女,1971年9月17日出生,汉族,原住泉州市泉港区,现住泉州市泉港区。
 
被告许某甲,男,1969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亚巧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某诉称,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于1991年8月16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原告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个子女均已成年。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由于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因性格不合,常为琐事争吵且被告酗酒成性,毫无家庭责任感,对妻子漠不关心,对孩子不管不顾,致使双方本就脆弱的夫妻感情彻底破裂。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后申请撤回起诉,目的给被告一段时间考虑和反思。可事与愿违,原告撤回起诉后至今,双方仍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双方分居已十六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故请求判令准予原告与被告离婚。
 
被告许某甲辩称,其对原告陈某某所述双方结婚登记、生育子女、子女均已成年和婚后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共同债务的情况均无异议。虽然原、被告于2007年7月份便开始分居,但双方结婚时间长,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仍有和好的可能且被告右脚已经截肢属于残疾人,故其坚决不同意离婚。
 
经审理查明,1991年8月16日,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登记结婚。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子女均已成年。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同年7月8日,本院依原告申请作出(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裁定准许原告撤回起诉,该裁定于2014年7月22日发生法律效力。2015年3月12日,原告再次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本院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庭审时,原、被告自认:婚后双方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的户口簿、结婚证、(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书及法律文书生效通知书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
 
综上,本院认为,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的婚姻基础一般,婚后也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但因原、被告因感情不和分居生活已超过两年时间,且原告于2014年6月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撤诉后至今,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经本院主持调解无效,现原告又坚持离婚,故应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和好可能。故原告请求与被告离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项、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准予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5元,减半收取122.50元,由原告陈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亚巧
 
二〇一五年四月七日
 
书 记 员  刘梅秀
 
附:
 
1、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
 
14.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
 
2、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港民初字第674号
 
原告陈某某,女,1971年9月17日出生,汉族,原住泉州市泉港区,现住泉州市泉港区。
 
被告许某甲,男,1969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亚巧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某诉称,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于1991年8月16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原告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个子女均已成年。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由于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因性格不合,常为琐事争吵且被告酗酒成性,毫无家庭责任感,对妻子漠不关心,对孩子不管不顾,致使双方本就脆弱的夫妻感情彻底破裂。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后申请撤回起诉,目的给被告一段时间考虑和反思。可事与愿违,原告撤回起诉后至今,双方仍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双方分居已十六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故请求判令准予原告与被告离婚。
 
被告许某甲辩称,其对原告陈某某所述双方结婚登记、生育子女、子女均已成年和婚后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共同债务的情况均无异议。虽然原、被告于2007年7月份便开始分居,但双方结婚时间长,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仍有和好的可能且被告右脚已经截肢属于残疾人,故其坚决不同意离婚。
 
经审理查明,1991年8月16日,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登记结婚。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子女均已成年。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同年7月8日,本院依原告申请作出(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裁定准许原告撤回起诉,该裁定于2014年7月22日发生法律效力。2015年3月12日,原告再次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本院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庭审时,原、被告自认:婚后双方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的户口簿、结婚证、(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书及法律文书生效通知书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
 
综上,本院认为,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的婚姻基础一般,婚后也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但因原、被告因感情不和分居生活已超过两年时间,且原告于2014年6月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撤诉后至今,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经本院主持调解无效,现原告又坚持离婚,故应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和好可能。故原告请求与被告离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项、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准予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5元,减半收取122.50元,由原告陈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亚巧
 
二〇一五年四月七日
 
书 记 员  刘梅秀
 
附:
 
1、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
 
14.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
 
2、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港民初字第674号
 
原告陈某某,女,1971年9月17日出生,汉族,原住泉州市泉港区,现住泉州市泉港区。
 
被告许某甲,男,1969年5月21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亚巧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某诉称,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于1991年8月16日办理结婚登记手续。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原告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个子女均已成年。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由于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因性格不合,常为琐事争吵且被告酗酒成性,毫无家庭责任感,对妻子漠不关心,对孩子不管不顾,致使双方本就脆弱的夫妻感情彻底破裂。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后申请撤回起诉,目的给被告一段时间考虑和反思。可事与愿违,原告撤回起诉后至今,双方仍未在一起共同生活。双方分居已十六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已无和好可能。故请求判令准予原告与被告离婚。
 
被告许某甲辩称,其对原告陈某某所述双方结婚登记、生育子女、子女均已成年和婚后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共同债务的情况均无异议。虽然原、被告于2007年7月份便开始分居,但双方结婚时间长,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仍有和好的可能且被告右脚已经截肢属于残疾人,故其坚决不同意离婚。
 
经审理查明,1991年8月16日,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登记结婚。1992年4月27日,原告生育长子许某乙;1994年4月23日生育次子许某丙;1995年7月15日,原告生育三子许某丁,现上述三子女均已成年。2014年6月25日,原告诉诸法院要求与被告离婚。同年7月8日,本院依原告申请作出(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裁定准许原告撤回起诉,该裁定于2014年7月22日发生法律效力。2015年3月12日,原告再次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本院在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庭审时,原、被告自认:婚后双方无共同财产、共同债权和共同债务。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的户口簿、结婚证、(2014)港民初字第1133号民事裁定书及法律文书生效通知书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
 
综上,本院认为,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的婚姻基础一般,婚后也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但因原、被告因感情不和分居生活已超过两年时间,且原告于2014年6月诉诸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撤诉后至今,夫妻关系仍未得到改善,经本院主持调解无效,现原告又坚持离婚,故应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无和好可能。故原告请求与被告离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项、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准予原告陈某某与被告许某甲离婚;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5元,减半收取122.50元,由原告陈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亚巧
 
二〇一五年四月七日
 
书 记 员  刘梅秀
 
附:
 
1、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
 
14.因其他原因导致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
 
2、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分享到
张亚巧
张亚巧

诚第2

  • 婚姻家庭
  • 房产纠纷
  • 工程建筑

执业证号:13210201610576013

厦门 | 中伦文德(厦门)律师事务所

4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26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