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张亚巧律师 > 张亚巧律师成功案例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来源: 张亚巧律师 时间:2018-07-19
正文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闽0505民初1101号
 
原告:朱某(朱锐诚父亲),男,1985年3月2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唐某(朱锐诚母亲),女,1987年2月9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原告:朱锐诚(朱某、唐某儿子),2015年7月24日出生,出生医学编号:P350318401,住泉州市泉港区。
 
法定代理人:朱某,同上。
 
法定代理人:唐某,同上。
 
上述三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一河,福建兴惠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述三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龚菊燕,福建兴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蔡桂忠,男,1967年10月8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被告:蔡晓敏,男,1989年12月5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泉港区。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5007438221449,住所地:泉州市丰泽区。
 
代表人:洪文庆,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其水,福建致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玉丽,福建致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与被告蔡桂忠、蔡晓敏、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1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一河、龚菊燕,被告蔡桂忠、蔡晓敏、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玉丽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蔡桂忠、蔡晓敏共同赔偿三原告损失304243.87元(其中,朱某的经济损失为61230.44元,其中医疗费6074.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营养费607元、误工费31500元、护理费2212.14元、鉴定费1200元、车损19337元、交通费200元;唐某经济损失为228834.55元,其中医疗费26635.99元、营养费266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60元、护理费6924.96元、交通费500元、误工费44400元、残疾赔偿金122889.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后续治疗费12000元、鉴定费2460元;朱锐诚经济损失为34178.88元,其中医疗费20635.08元、营养费206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护理费10579.8元、交通费500元);二、由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保险理赔款直接支付给三原告。事实和理由:2015年8月10日10时33分,被告蔡桂忠驾驶被告蔡晓敏所有的闽C××号小型轿车与原告朱某驾驶的闽C××号微型轿车(乘坐原告唐某、朱锐诚、朱佳诚)在泉港区驿峰路吉祥家俱广场路段发生碰撞,造成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朱佳诚受伤及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朱某被送往福建省泉州泉港医院(以下简称泉港医院)治疗后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八0医院(以下简称“一八0医院”)住院治疗5天,其伤情经该院诊断:右第5前肋结排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出院医嘱:建议休息2-3周,避免激烈运动,加强营养摄入。2016年1月18日,原告朱某经福建安泰司法鉴定所(以下简称“安泰鉴定所”)鉴定:1、误工期限为90天;2、护理期限为60天。原告唐某受伤后被送往泉港医院治疗后转到一八0医院住院治疗18天,其伤情经该院诊断为:1、右股骨上段骨折;2、左耻骨上下支骨折;3、左桡骨远端骨折。出院医嘱为:1、绝对卧床休息1个月,避免坐起;2、左前臂右膏托固定1个月;3、逐步加强右下肢功能锻炼,骨折愈合前避免下地负重行走;4、骨折愈合后取出内固定物;5、休息1年,平时注意加强营养,促进骨痂生长。2016年1月18日,原告唐某经福建安泰司法鉴定所鉴定:1、构成九级伤残;2、误工期限为300天;3、护理期为180日;4、后续治疗费用12000元。原告朱锐诚被送往泉港医院治疗后转到泉州市妇幼保健院(以下简称“妇幼保健院”)住院治疗20天,经诊断:1、化脓性脑膜炎;2、新生儿败血症;3、新生儿贫血;4、卵圆孔未闭。本事故经泉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泉港大队(以下简称泉港交警大队)责任认定,认定被告蔡桂忠负本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不负事故责任。闽C××号小型轿车的所有人为被告蔡晓敏,该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和不计免赔的商业险,本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被告蔡桂忠辩称,其对原告诉称的本起事故发生的过程、原告受伤住院情况、肇事车辆投保情况、泉港交警大队作出的责任认定均无异议。事故发生后,其已支付原告1万元;原告请求赔偿的部分项目、数额缺乏依据。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蔡晓敏辩称,其对原告诉称的本起事故发生的过程、原告受伤住院情况、肇事车辆投保情况、泉港交警大队作出的责任认定均无异议,但原告请求赔偿的部分项目、数额缺乏依据。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辩称,其对原告诉称的本起事故发生的过程、原告受伤住院情况、肇事车辆投保情况、泉港交警大队作出的责任认定均无异议。事故发生后,其已支付原告1万元;原告请求赔偿的部分项目、数额缺乏依据。综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年8月10日10时33分,被告蔡桂忠驾驶被告蔡晓敏所有的闽C××号小型轿车与原告朱某驾驶的闽C××号微型轿车(乘坐原告唐某、朱锐诚、朱佳诚)在泉港区驿峰路吉祥家俱广场路段发生碰撞,造成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朱佳诚受伤及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朱某被送往福建省泉州泉港医院(以下简称泉港医院)治疗后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八0医院(以下简称“一八0医院”)住院治疗5天,其伤情经诊断:右第5前肋结排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出院医嘱为:建议休息2-3周,避免激烈运动,加强营养摄入。2016年1月18日,原告朱某经福建安泰司法鉴定所(以下简称“安泰鉴定所”)鉴定:1、误工期限为90天;2、护理期限为60天。原告唐某被送往泉港医院治疗后转到一八0医院住院治疗18天,其伤情经该院诊断:1、右股骨上段骨折;2、左耻骨上下支骨折;3、左桡骨远端骨折。出院医嘱:1、绝对卧床休息1个月,避免坐起;2、左前臂右膏托固定1个月;3、逐步加强右下肢功能锻炼,骨折愈合前避免下地负重行走;4、骨折愈合后取出内固定物;5、休息1年,平时注意加强营养,促进骨痂生长。2016年1月18日,原告唐某的伤情经福建安泰司法鉴定所鉴定:1、构成九级伤残;2、误工期限为300天;3、护理期为180日;4、后续治疗费用12000天。原告朱锐诚被送往泉港医院治疗后转到泉州市妇幼保健院(以下简称“妇幼保健院”)住院治疗20天,其伤情经诊断为:1、化脓性脑膜炎;2、新生儿败血症;3、新生儿贫血;4、卵圆孔未闭。本事故经泉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泉港大队(以下简称泉港交警大队)责任认定,认定被告蔡桂忠负本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不负事故责任。2016年5月5日,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提出对原告朱某的误工时间、护理期限,被告唐某的伤残等级、误工时间、护理期限,原告朱锐诚的伤情与本事故关联性及关联度比例及闽C××号微型轿车的市场价值进行鉴定。2016年6月14日,福建明鉴司法鉴定所受本院委托分别作出以下三份鉴定意见:闽明鉴司鉴所【2016】临鉴字第340号鉴定意见为:原告朱锐诚所患疾病与本次交通事故不存在关联性,其交通事故参与度为0。闽明鉴司鉴所【2016】临鉴字第338号鉴定意见为:原告朱某的误工期评定为20日,护理期为5日;闽明鉴司鉴所【2016】临鉴字第339号鉴定意见为:原告唐某的伤残程度评定为十级,误工期为300日,护理期为120日;2016年7月22日,福建方正司法鉴定所受本院委托作出闽方司鉴(2016)车价鉴字第05002号事故车辆实际价值鉴定评估报告,鉴定意见为:闽C××号微型轿车于2015年8月10日的实际市场价值为5270元。另外,本起交通事故发生后,被告蔡桂忠、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各先行支付原告1万元。
 
另查明,闽C××号小型轿车的所有人为被告蔡晓敏,本事故发生前,闽C××号小型轿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投了交强险和不计免赔商业险,本起交通事故发生在期间。原告唐某、朱锐诚在本起交通事故中亦受伤。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及原告提供的第180医院的诊断证明书、病历、疾病证明书、福建泉州市妇幼保健院·儿童医院的出院记录、疾病证明书、泉港交警大队作出第15081000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福建明鉴司法鉴定所作出的第338、339、340号鉴定意见书、福建方正司法鉴定所作出闽方司鉴(2016)车价鉴字第05002号事故车辆实际价值鉴定评估报告、闽C××号小型轿车的保险单、出险车辆信息表等证据予以证实。上述证据的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2015年8月10日10时33分,被告蔡桂忠驾驶被告蔡晓敏闽C××号小型轿车与原告朱某驾驶的闽C××号微型轿车(乘坐原告唐某、朱锐诚、朱佳诚)在泉港区驿峰路吉祥家俱广场路段发生碰撞,造成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朱佳诚受伤及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予以认定。交警部门根据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认定被告蔡桂忠负本次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不负事故责任,该责任认定与本案查明的事实相符,合法有据,可作为双方承担本案民事赔偿责任的依据。三原告主张事故发生前一年其居住及收入均来源于城镇,并提供了惠房权证螺城字××房产证、泉州市长冠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证明》、现金收款单和福建泉州市信捷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提供的《收入证明》、中国银行存款存款历史交易明细清单。经质证,三被告有异议,均认为房产证登记时间距离事故发生不满一年且原告未提供劳动合同、完税证明等无法证明其收入情况。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无法证实其收入来源及长期居住于城镇之事实且三被告均不予认可,故本院对三原告的此项主张均不予采信。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主张非医保部分按医疗费15%计算,因其未提供证据且不申请鉴定,而原告又不予认可,故本院对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的此项辩解不予采信。根据原告、被告的陈述、原告提供的相应证据以及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本院对原告朱某因本起交通事故遭受的合理损失确定为15855.8元{其中,医疗费6074.3元、误工费1923.6元(20天×96.18元/天)、护理费480.9元(5天×96.18元/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5天×20元/天)、营养费607元、交通费200元、鉴定费1200元、车辆损失费5270元}。其中,原告朱某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损失有误工费1923.6元、护理费480.9元、交通费200元,合计2604.5元,未超出该项责任限额范围;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的损失有医疗费6074.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营养费607元,合计6781.3元,未超出该项责任限额范围。对原告唐某因本起交通事故遭受的合理损失确定为108448.73元{其中,医疗费26635.99元、误工费28854元(300天×96.18元/天)、护理费4674.34元{(18天×96.18元/天)+(102天×96.18元/天)×30%}、住院伙食补助费360元(18天×20元/天)、残疾赔偿金25300.40元(12650.2元/年×20年×10%)、营养费2664元、交通费500元、鉴定费246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后续治疗费12000元}。其中,原告唐某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的损失有误工费28854元、护理费4674.34元、残疾赔偿金25300.40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合计64328.74元,未超出该项责任限额范围;在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的损失有医疗费26635.9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60元、营养费2664元、后续治疗费12000元,合计41659.99元。原告朱锐诚所患疾病与本次交通事故不存在关联性,其交通事故参与度为0且二被告又不予认可,故本院对原告朱锐诚的赔偿请求均不予支持。故原告朱某、唐某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的损失计76933.24元(2604.5元+64328.74元+10000元)。超过医疗费用赔偿限额38441.29元(41659.99元+6781.3元-10000元),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故应按受伤人员的比例进行分配,即原告朱某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的损失1272.52元[10000元×(6074.3元÷(41659.99元+6074.3元)];原告唐某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的损失为8727.48元[10000元×(41659.99元÷(41659.99元+6074.3元)]。因蔡桂忠驾驶的闽C××号小型轿车投保于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故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依法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责任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和医疗费用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朱某、唐某1272.52元、8727.48元及车辆损失费2000元。对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的损失38441.29元及车辆损失3270元,合计41711.29元,应按事故责任予以分担。因被告蔡桂忠在本事故负全部责任,应由其承担100%的赔偿责任,即其应赔偿原告朱某、唐某41711.29元。因闽C××号小型轿车在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还投保商业险,故41711.29元应由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根据商业保险合同约定直接赔付给原告朱某、唐某。根据双方的约定,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应赔偿原告朱某、唐某的款项为118644.53元(41711.29元+76933.24元),超出交强险和三者险赔偿范围外的损失即鉴定费3660元(1200元+2460元),应由侵权人即被告蔡桂忠承担。因被告蔡桂忠已经先行支付原告唐某10000元,故被告蔡桂忠无需再赔偿,同时,对其超出的款项即6340元(10000元-3660元),可抵扣作为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的部分理赔款。另外,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已先行垫付给原告唐某的10000元,亦应予以抵扣。抵扣后,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仍应赔偿原告唐某80921.25元(108448.73元-8272.48元-2460元-10000元-6340元)和赔偿原告朱某13383.28元(15855.8元–1272.52元-1200元)。对被告蔡桂忠替被告太平洋保险公司先行支付的上述6640元,双方可依保险合同规定另案解决。
 
综上所述,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的上述诉讼请求,本院予以部分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朱某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3272.52元;
 
二、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商业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朱某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13383.28元;
 
三、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唐某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8272.48元;
 
四、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泉州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商业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唐某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80921.25元;
 
三、驳回原告朱某、唐某、朱锐诚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864元,减半收取计2932元,由原告朱某负担412元,原告唐某负担1000元,原告朱某、唐某共同负担327元,由被告蔡桂忠负担1193元。被告负担的款项,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张亚巧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庄雅婷
 
速 录 员  庄月萍
 
附:本案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及申请执行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第一百一十九条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javascript:SLC(150009,0)?)和侵权责任法(?javascript:SLC(125300,0)?)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第一款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第二款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八条第一款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第十九条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二条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
 
第二十三条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受害人因伤致残但实际收入没有减少,或者伤残等级较轻但造成职业妨害严重影响其劳动就业的,可以对残疾赔偿金作相应调整。
 
第三十一条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以及本解释第二条的规定,确定第十九条至第二十九条各项财产损失的实际赔偿金额。
 
前款确定的物质损害赔偿金与按照第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确定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则上应当一次性给付。
 
第三十五条本解释所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职工平均工资”,按照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
 
“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第二款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十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分享到
张亚巧
张亚巧

诚第2

  • 婚姻家庭
  • 房产纠纷
  • 工程建筑

执业证号:13210201610576013

厦门 | 中伦文德(厦门)律师事务所

4年执业经验

回复了26条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