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某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5-28 11:48:15| 专长:刑事辩护| 来源:周斌律师律师

江西省余干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7)赣1127刑初50号

公诉机关江西省余干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某某,男,1963年12月30日出生,汉族,江西省丰城市人,大学文化,原系江西煤炭某某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户籍所在地江西省南昌市**区,住江西省南昌市**区;因涉嫌受贿罪于2016年8月10日被余干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23日经上饶市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8月24日由余干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鄱阳县看守所。

辩护人周斌,北京市盈科(南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吴燕萍,北京市盈科(南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西省余干县人民检察院以余检公诉刑诉(2017)4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受贿罪,于2017年4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进行审查,经审查后本院按照法律规定报请上级法院指定管辖,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5月3日作出管辖决定,指定余干县人民法院依照第一审程序审理此案。本院于5月11日收到指定管辖决定书后决定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6月23日公开开庭对该案进行了审理。余干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苏芳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唐某某及其辩护人周斌、吴燕萍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江西省余干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唐某某在担任江西省煤炭某某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销运公司”)副总经理和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的钱财,共计人民币577万元(以下“人民币”省略)和港币5万元,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09年至2011年期间,李某1先后以江西省燎原经贸有限公司、江西省燎原经贸有限公司泰和县分公司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经营煤炭业务。在此期间,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唐某某在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经营业务及支付货款等方面提供的帮助。李某1先后四次送给唐某某共计40万元、港币5万元。

2、2009年至2015年期间,黄某1以江西中德实业有限公司、江西润宇商贸有限公司、江西思翰实业有限公司、江西宸德贸易有限公司、江西煤炭多种经营实业有限公司的名义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经营业务。在此期间,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唐某某在挂靠业务及支付货款等方面提供的帮助,黄某1先后十三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7万元。

3、2010年至2012年期间,唐某以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安福县鑫达贸易有限公司丰城分公司的名义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经营业务。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唐晓明在挂靠业务上提供的帮助,唐某分二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0万元。

之后,唐某与唐某某约定,唐某以每吨煤10元作为好处费送给唐某某并累计计算。从2011年3月至2012年6月,唐某给唐某某的好处费累计达200万元,但唐某未实际给唐某某。2012年下半年,唐某与江西省能源集团合作成立赣中储运公司,其中江西省能源集团占股51%,唐某占股49%,后唐某邀唐某某入股,唐某某遂实际出资110万元,加上唐某以好处费的形式送给唐某某的200万元,共计310万元以唐某的名义入股,后因公司亏损,唐某某未分红。

4、2011年至2014年期间,曾某1的丰城市纳海煤炭贸易有限公司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经营业务,为感谢唐某某在其公司挂靠期间给予的资金额度、结算进度等方面的帮助,以及其公司欠销运公司4000多万元债务时给予资金周转方面的照顾,曾某1先后七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1万元。

5、2011年至2012年,陶某的江西省五雄能源有限公司挂靠销运从事煤炭经营业务,为感谢唐某某在挂靠期间给予的帮助,先后二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万元。

6、2008年至2013年期间,张某以分宜县鑫舟工贸有限公司、分宜县锦阳化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新余卷山贸易有限公司、江西浩能能源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挂靠销运公司经营煤炭业务,在此期间,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唐某某在结算货款等方面的帮助,张某先后十八次给唐晓云共计174万元。

被告人唐某某非法收受了577万元和港币5万元,被其用于购房、投资及家庭其他日常生活开支。

被告人唐某某在接受纪委调查期间,主动交代了组织未掌握的违纪违法问题,并积极退赃。

对指控的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和出示了以下证据予以证明:1、户籍信息、情况说明、任职文件、处分决定、会议纪要、房产购置相关资料、退赃材料、销运公司的属性及业务挂靠说明、相关公司营业执照、合作协议、煤炭买卖合同、购销合同、记账凭证、核算项目明细表、差价收取情况表、证明材料等书证;2、证人李某1等18人的证言;3、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与辩解。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唐某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三款之规定,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被告人唐某某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罪行,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之情节,特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唐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表示自愿认罪。同时提出其是主动向江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交待所有受贿事实,具有自首情节,请求对其减轻处罚;被告人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唐某某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377万元和港币5万元的事实和构成受贿罪也不持异议,但提出三点辩护意见:①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唐某某收受唐某的200万元并未兑现,最终落实在股份上,应认定为干股,而干股并未进行转让登记或实际转让,也未实际获取股份分红,因此应认定为受贿未遂;②被告人唐某某属于初犯,未受过行政处罚;③被告人唐某某在单位表现很好,曾获得过全省优秀企业家荣誉,其为本单位作出了贡献。

经审理查明:

江西省煤炭某某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销运公司”)属于江西能源集团独资成立的下属国有公司。业务主要有二方面:一是对省权属煤炭的销售;二是公司的自营业务,主要是通过挂靠和合作两种方式开展。因为销运公司是国有企业,牌子大信誉好,其他公司挂靠销运公司后,用煤单位对供煤质量验收比较简单,在供煤过程中,产生相关纠纷,销运公司和用煤单位更加容易协调。挂靠公司挂靠后可以持续稳定的供应用煤单位的煤炭。

被告人唐某某担任销运公司副总经理期间,负责分管营销部、经营部、协助总经理负责公司煤炭营销工作,担任总经理时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在担任副总经理和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挂靠销运公司经营煤炭业务谋取利益,非法收受李某1等六人的钱财,共计377万元和港币5万元,另与唐某约定后累计计算的好处费200万元,转投资到唐某与江西省能源集团合作成立的赣中储运公司,以唐某公司的名义入股,唐某公司占赣中储运公司股份49%,后因公司亏损,唐某某未分得红利。具体事实如下:

一、2009年至2011年期间,江西省燎原经贸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李某1先后以江西省燎原经贸有限公司、江西省燎原经贸有限公司泰和县分公司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经营煤炭业务。在此期间,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唐某某在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经营业务及支付货款等方面提供的帮助。李某1先后四次送给唐某某40万元和港币5万元。具体如下:

(1)2009年底的一天,李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港币5万元;

(2)2010年3、4月份的一天,李某1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0万元;

(3)2010年6、7月份的一天,李某1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5万元;

(4)2011年初的一天,李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1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与辩解,证明江西燎原公司的李某1在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业务的过程中,为了感谢其帮忙,先后分四次,共计送了40万元和5万元港币。李某1送钱主要是为了感谢其在煤炭业务挂靠和资金回笼方面给予的关照;其次是李某1的一船煤出现问题后停放在曹家码头,其帮他协调打招呼,让那船煤顺利进厂;第三是为了感谢其帮助到用煤单位协调尽快支付货款。

2、证人证言

(1)李某1证言,证明李某1的江西燎原经贸有限公司泰和分公司挂靠销运公司向江西晨鸣纸业供煤期间,李某1为感谢唐某某在支付货款、配合运输、协调进厂、解决一船低质量煤炭入厂等事项上的帮助,分四次送给唐某某共计40万元和5万元港币。

(2)李某2、刘某、朱某、袭晓平、李某3证言,证明李某1曾挂靠过销运公司从事供应晨鸣纸业的煤炭、因李某1的一船煤炭有质量问题被晨鸣纸业拒收,经会上讨论,此事由唐某某负责,龚某及刘某协助处理,经唐某某等人的沟通和协调,此煤以降价的方式销售给了晨鸣纸业;同时证明挂靠业务必须符合三个条件:一是六证、二是有客户来源、三是有煤炭供应。

3、书证

(1)江西省燎原经贸有限公司泰和县分公司营业执照、税务登记、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申请认定表;(2)晨鸣纸业供煤合作协议、煤炭购销协议、煤炭买卖合同、煤炭购销合同书。

证明:①江西省燎原经贸有限公司泰和县分公司营业范围等。②2009年,江西省燎原经贸有限公司泰和县分公司与销运公司签订了煤炭购销协议。2010年,李某1代表燎原经贸有限责任公司与省销运公司签订合作协议。销运公司与晨鸣纸业签订了煤炭购销合同。

(3)记账凭证、资金申请表、银行转账凭证、业务动态报表、结算通知单等书证。证明李某1与销运公司有挂靠业务,业务量情况,发生时间主要集中在2009年至2010年。

(4)关于曹家码头低质煤处理的过程说明,证明2010年5月份,燎原公司从四川采购的煤炭堆放在曹家码头,因有质量问题,晨鸣纸业拒收,经唐某某等领导与晨鸣纸业洽谈,晨鸣纸业同意降价接收。

(5)销运公司会议纪要,证明就李某1发往江西晨鸣纸业的一船煤炭出现问题后,销运公司开会研究讨论过,具体由唐某某负责,龚某、刘某协助。

(6)销运公司相关材料,证明销运公司与燎原泰和公司业务发生情况。

二、2009年至2015年期间,江西煤炭多种经营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某1以江西中德实业有限公司、江西润宇商贸有限公司、江西思翰实业有限公司、江西宸德贸易有限公司、江西煤炭多种经营实业有限公司的名义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经营业务。在此期间,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唐某某在挂靠业务及支付货款等方面提供的帮助,黄某1先后十三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7万元。具体如下:

(1)2011年端午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5万元;

(2)2011年中秋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5万元;

(3)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7万元;

(4)2012年端午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3万元人;

(5)2012年中秋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5万元;

(6)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7万元;

(7)2013年端午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3万元;

(8)2013年中秋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3万元;

(9)2014年春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4万元;

(10)2014年端午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3万元;

(11)2014年中秋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3万元;

(12)2015年春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4万元;

(13)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黄某1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与辩解,证明江西中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黄某1,为感谢唐某某在黄某1以江西中德实业有限公司等几家公司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经营煤炭业务过程中的帮助,分十三次共计送给唐某某57万元,黄某1送钱主要是为了感谢其公司挂靠销运公司业务开展及支付货款等方面给予关照,唐某某对黄某1挂靠业务的开展以及货款回笼方面都给予了关照。

2、证人证言

(1)证人黄某1的证言,证明其通过妻子沈某与唐某某妻子的关系认识唐某某并关系很好。2008年,其通过时任省销运公司分管购销业务的副总经理唐某某,先后用江西中德实业有限公司、江西润宇商贸有限公司、江西宸德贸易有限公司、江西思翰实业有限公司和江西煤炭多种经营实业有限公司挂靠在销运公司做煤炭业务,主要供应丰城一期电厂和丰城二期电厂的煤炭,同时销运公司向我收取挂靠费,直至2016年年初。为了感谢唐某某为其公司挂靠销运公司的业务开展及支付货款等方面给予的关照,其分十三次共送给唐某某57万元。

(2)证人宋某证言,证明其只知道黄某1到家里送过几次钱给唐某某。

(3)证人闵某1证言,证明黄某1挂靠了销运公司,唐某某向其打招呼让其在挂靠事宜上关照黄某1,其在黄某1的资金结算上优先照顾,但不违反公司规定。

(4)证人万某证言,证明2010年,唐某某和闵某1交代其说黄某1要挂靠销运公司发丰城一期、二期电厂的煤,其根据两人的交待将合同和程序办好。黄某1是用润宇公司、思翰公司、多经公司、中德公司、宸德公司与销运公司签订了合同。当时黄某1提供的证件是齐全的。丰城一期、二期电厂的煤原来是由销运公司供应煤,黄某1公司挂靠后唐某某则让黄某1的公司去供应。

3、书证

(1)营业执照,证明江西润宇商贸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黄某1的妻子沈某、江西宸德贸易有限公司是法定代表人是黄某1的女儿黄某2、江西煤炭多种经营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是黄某1持股公司。江西思翰实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黄某2。

(2)合同书等书证,证明黄某1先后以中德公司、润宇公司、宸德公司、思翰公司、多经公司与销运公司有挂靠业务。

(3)中德公司、润宇公司、宸德公司、思翰公司数量差价表,证明从2009年至2015年,上述四家公司与销运公司的差价结算情况。

三、2010年至2012年期间,江西赣中煤炭储运有限公司工程师唐某以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安福县鑫达贸易有限公司丰城分公司的名义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经营业务。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唐晓明在挂靠业务上提供的帮助,唐某分两次送给唐某某50万元。具体如下:

(1)2010年6月的一天,唐某在南昌市百瑞宾馆,送给唐某某35万元;

(2)2011年2、3月份的一天,唐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5万元。

之后,唐某与唐某某约定,唐某以每销售1吨煤计10元的好处费送给唐某某并累计计算。从2011年3月至2012年6月,唐某按约定应给唐某某的好处费累计达200万元,但唐某未实际给计唐某某。2012年下半年,唐某与江西省能源集团合作成立赣中储运公司,其中江西省能源集团占股51%,唐某占股49%,后唐某邀唐某某入股,唐某某遂实际出资110万元,加上唐某约定计算的应给唐某某的好处费200万元,共计310万元的股份以唐某的名义入股,后因公司亏损,唐某某未分得红利。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与辩解,证明:唐某于2010年2、3月份以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和安某达公司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业务,唐某为感谢唐某某的帮助,分二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0万元。后唐某与唐某某约定:以每销售1吨煤就送10元回扣的形式给唐某某,从2011年3月至2012年6月,回扣共计200万元。2012年6月,江西能源集团投资成立赣中储运股份有限公司,唐某准备计划出资1000多万元,占有赣中储运49%的股份。由于唐某当时资金紧张,遂邀其入股,其将110万元的现金给了唐某作为入股资金,加上唐某应付回扣款200万元,共计310万元入股到赣中储运公司,占赣中储运公司的股份隐含在唐某名下。唐某送钱是为了感谢在其购买新余煤业东村煤矿过程中提供的帮助,以及在挂靠业务的开展和资金结算方面给予的帮助。其交代过龚某、闵某1、万某关照唐某。

2、证人证言

(1)证人唐某的证言,证明2010年2、3月份,其以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安福县鑫达贸易有限公司挂靠省销运公司,挂靠期间,为了得到唐某某的帮助,其分两次送给唐某某现金共计50万元。从2011年3月始,其与唐某某约定,给唐某某每吨煤10元的好处费,至2012年7月止,唐某某应得好处费共计200万元。其没有给付唐某某200元现金,而是将200万元作为唐某某入股其占49%股的赣中储运公司。唐某某并拿出110万元现金入股,总计入股款为310万元,实际出资110万元。

(2)证人闵某1证言,证明2010年左右,唐某以江西电联公司挂靠过销运公司至2012年止,主要发丰城电厂和新昌电厂的煤。唐某某为唐某的公司顺利挂靠在销运公司帮了忙,并且只能唐某独家销售给二个电厂,后期结算煤炭也提供了帮助,甚至通过预付款的形式,提前拿到货款。唐某某就唐某的事暗示过他,他会及时给唐某办理相关签字手续,以便唐某及时拿到货款。

(3)证人万某证言,证明2010年,唐某某和闵某1交代其唐某要挂靠销运公司发新余电厂、丰城二期电厂、新昌电厂的煤,其根据两人的交待将合同和程序办好。唐某是用电联公司、鑫达公司与销运公司签订了合同。销运公司会将唐某供应多个电厂的煤炭累加,以减少唐某上交的挂靠费。有时唐某资金紧张,唐某会找唐某某,唐某某则会安排财务部和营销部签单预付款给唐某。

(4)证人吴某1证言,证明2009年唐某借用其电联公司的名义与销运公司签订挂靠协议,前期是由唐某自己与唐某某谈挂靠事宜,从2009年到2013年唐某通过三家公司共计有202956.62吨煤炭通过挂靠的江西电联公司销往销运公司。

(5)宋某证言,证明2012年上半年的一天晚上,唐某某叫其准备110万元给唐某,唐某某称是入股唐某公司的资金。至今此110万元未归还。入股唐某公司的钱不是从银行取出来的,而唐某某受贿所得。

3、书证

(1)正果物流公司的营业执照、江西赣中煤炭储运公司的相关书证;企业信息、股东会议决议。(2)江西赣中煤炭储运有限责任公司企业信息。

证明:江西赣中煤炭储运公司是由江西正果物流公司和安福县鑫达贸易有限公司于2011年12月23日共同投资组建,注册资本为1200万元,其中正果物流持95%,鑫达公司持5%,2012年4月,根据安源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文件增资扩股,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其中正果出资1320万元,占44%,鑫达出资150万元,占5%,煤炭储备中心出资1530万元,占51%,2014年4月,鑫达公司退股转让给正果公司,正果物流公司占49%。

(3)江西电联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电联公司与销运公司的挂靠合作协议、核算项目明细账、记账凭证,证明唐某代表电联公司与销运公司签订的挂靠合作协议,唐某某在协议中签字。

(3)鑫达贸易公司营业执照、鑫达公司与销运公司签订的挂靠合作协议,核算项目明细账、记账凭证,证明唐某以鑫达公司的名义与销运公司签订挂靠合作协议。

(3)正果物流公司与销运公司的煤炭买卖合同,证明正果物流公司与销运公司有过煤炭的买卖。

(4)电联公司、鑫达公司、正果公司的差价收取情况表,证明上述三家公司均与销运公司有业务往来。

四、2011年至2014年期间,丰城市纳海煤炭贸易有限公司股东兼总经理曾某1以丰城市纳海煤炭贸易有限公司挂靠销运公司从事煤炭经营业务,为感谢唐某某在其公司挂靠期间给予的资金额度、结算进度等方面的帮助,以及其公司欠销运公司4000多万元债务时给予资金周转方面的照顾,曾某1先后七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1万元。具体如下:

(1)2011年端午节、中秋节前的一天,曾某1在唐某某的弟弟唐国毛家中,共送给唐某某10万元;

(2)2011年中秋节前的一天,曾某1在唐国毛家中,送给唐某某6万元;

(3)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曾某1在唐国毛家中,送给唐某某10万元;

(4)2012年端午节前的一天,曾某1在唐国毛家中,送给唐某某5万元;

(5)2012年中秋节前的一天,曾某1在唐国毛家中,送给唐某某5万元;

(6)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曾某1在唐国毛家中,送给唐某某10万元;

(7)2013年端午节前的一天,曾某1在唐国毛家中,送给唐某某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与辩解,证明丰城市纳海煤炭贸易有限公司的崔某、曾某1为感谢其在丰城纳海公司挂靠销运公司和合作过程中提供的帮助,曾某1在2011年至2013年的每年春节、端午节、中秋节三节前后,分七次送给他51万元。

2、证人的证言

(1)证人曾某1证言,证明为感谢唐某在其公司挂靠销运公司期间给予的资金额度、结算进度、拖欠销运公司资金等事项上帮助,曾国卫从公司上支出51万元,分七次送给了唐某某。2012年煤炭行业出现拐点,公司有亏损,唐某某是知道是,但是销运公司仍在资金上给予支持。

(2)证人甘某1证言,证明2010年,其与曾某1合伙经营纳海公司经营煤炭。纳海公司与省销运公司采取挂靠的方式进行合作,到目前为止,纳海公司还欠销运公司几千万元,曾某1让崔某为其作担保,不清楚曾某1给领导送礼的事情。

(3)证人周某证言,证明其是纳海煤炭贸易公司的出纳,公司法人代表是甘某1,曾某1是公司的总经理,公司曾与省销运公司合作做过煤炭销运业务,逢年过节,曾某1都会叫其准备一些现金使用。

(4)证人龚某、邹某1证言,证明曾某1公司挂靠销运公司的全过程及曾某1公司欠销运公司4000多万元的事实。

3、书证

(1)丰城纳海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与销运公司的煤炭经营合作协议,证明曾某1代表丰城纳海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与销运公司的煤炭经营合作协议。

(2)承诺书,证明丰城纳海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与销运公司自2011年开始合作经营煤炭业务,截止2014年2月底,纳海公司占用销运公司资金为几千万元,股东崔某、曾某1承诺在2014年5月份全部还清。

(3)丰城纳海煤炭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营业执照等书证,证明企业营业和相关信息情况。

五、2011年至2012年,江西省五雄能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陶某以江西省五雄能源有限公司挂靠销运从事煤炭经营业务,为感谢唐某某在挂靠期间给予的帮助,先后二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万元,具体如下:

(1)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陶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3万元;

(2)2012年上半年的一天,陶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2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与辩解,证明江西省五雄能源有限公司挂靠在销运公司从事煤炭业务,五雄公司的董事长陶某为了感谢唐某某在其公司挂靠省销运公司经营煤炭业务过程中及支付货款方面提供的帮助,分二次送给唐某某共计5万元。

2、证人陶某的证言,证明在2001年左右通过时任尚一矿供应科科长谭矿根认识唐某某的。2013年8月其开始挂靠销运公司给分宜电厂供煤。为了让唐某某关照其挂靠的煤炭生意,其在2011年及2012年分二次共计送给唐某某5万元。

3、书证

江西省五雄能源有限责任公司营业执照、税务登记、煤炭经营许可证等书证;煤炭买卖合同,合同书;核算项目明细表,记账凭证、发票等书证。

证明:陶某是江西省五雄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某以五雄能源公司的名义与销运公司签订了挂靠合作协议,合作经营煤炭、购买、销售煤炭数量、付款情况等。

六、2008年至2013年期间,江西省浩能能源贸易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以分宜县鑫舟工贸有限公司、分宜县锦阳化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新余卷山贸易有限公司、江西浩能能源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挂靠销运公司经营煤炭业务,在此期间,为感谢并希望继续得到唐某某在结算货款等方面的帮助,张某先后十八次送给唐晓云1**万元。具体如下:

(1)2008年10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7万元;

(2)2008年12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0万元;

(3)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15万元;

(4)2009年6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2万元;

(5)2009年中秋节前后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8万元;

(6)2009年12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5万元;

(7)2010年春节期间,张某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10万元;

(8)2010年5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0万元;

(9)2010年8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7万元;

(10)2010年11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6万元;

(11)2011年春节期间,张某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15万元;

(12)2011年6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5万元;

(13)2011年10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6万元;

(14)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10万元;

(15)2012年5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10万元;

(16)2012年7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5万元;

(17)2012年10月份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办公室送给唐某某5万元;

(18)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张某在唐某某的家中送给唐某某8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与辩解,证明2008年,其通过销运公司的法人代表李某2和能源集团总经理李某4仕的弟弟李某4策的介绍认识了江西浩能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后张某用了江西鑫舟公司、浩能公司等几家公司名义挂靠省销运公司经营煤炭业务。张某为感谢其在挂靠省销运公司经营煤炭业务过程中及在支付货款结算等方面提供的帮助,从2008年10月起至2013年春节前,张某分十八次,共送给其174万元。其在这方面确实也给予了他关照。

2、证人证言

(1)证人张某的证言,证明张某的公司在挂靠省销运公司期间,为了得到唐某某在货款结算、资金回笼、购买销运公司统销煤、挂靠供应华能井冈山电厂煤等方面的帮助,张某分十八次送给唐某某共计174万元。

(2)证人闵某1证言,证明2008年至2013年,张某挂靠销运公司,一是购买统销煤,二是挂靠销运公司发华能井冈山电厂的电煤。张某先后以鑫舟公司、锦阳化工公司、卷山公司、浩能能源公司四家公司名字挂靠。唐某某给其打招呼,让其在张某的挂靠业务上照顾张某,保障张某的货款支付、资金回笼。其按照唐某某说的及时办理了张某的相关手续,以便及时结算货款。

(3)证人万某证言,证明按照唐某某、闵某1的指示,其安排了张某挂靠销运公司的工作。唐某某曾叫其帮助张某催井冈山电厂的合同,还说货款到了要尽快给张某,其按照唐某某的说的办理了。

3、书证

(1)分宜县锦阳化工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江西浩能能源贸易有限公司、分宜县鑫舟工贸有限公司、新余市卷山贸易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锦阳化工、浩能能源公司、卷山贸易公司、鑫舟公司与销运公司的煤炭买卖合同、核算项目明细账、记账凭证、差价收取情况表。

证明:锦阳化工、浩能能源公司、卷山贸易公司、鑫舟公司与销运公司发生了挂靠业务,用于经营煤炭买卖,经营的相关情况。

另查明,被告人唐某某非法收受了377万元和港币5万元,被其用于购房及家庭其他日常生活开支。和唐某约定的计200万元好处费,转投资到唐某与江西省能源集团合作成立的赣中储运公司,以唐某公司的名义入股。

被告人唐某某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积极配合,主动交代了大量组织未掌握的个人违纪违法问题,其家属积极退缴赃款,检察机关扣押赃款580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唐某某的房产证、购房资料;(2)唐某某的供述与辩解;(3)宋某证言。

上述证据证明:唐某某在省销运公司任职后收入为工资收入及李某1等人的行贿款。共有房产12套,车辆二部。从2008年至今,唐某某陆续交给宋某保管的现金约有500万元,均未存入银行,而是保存于家里的保险柜中;借款给黄某1205万元。

(4)关于给予唐某某开除党籍处分的决定,证明唐某某在组织调查期间,唐某某积极配合,主动交待了大量组织未掌握的个人违纪违法问题,具有自首情节。

(5)退赃情况的相关书证,证明案发后,唐某某家属已向余干县人民检察院退回赃款共计270万元,上饶县人民检察院从唐某处缴款310万元作为唐某某的受贿款,上饶县人民检察院已将其中110万元赃款转至余干县人民检察院。因此,余干县人民检察院暂扣涉案款380万元,上饶县人民检察院暂扣款200万元。

此外还有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综合证据:

1.户籍证明、情况说明,证明唐某某出生时间为1963年12月3日,案发时已达刑事责任年龄;归案情况及交代情况。

2.任职文件,证明2008年1月4日经江西煤炭集团公司研究决定,任命唐某某为该公司副总经理,分管营销部、经营部、协助总经理负责公司煤炭营销工作;2011年1月任命为总经理,主持公司行政工作,负责生产经营管理及财务、审计工作。组织实施公司年度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兼管综合部、人事部。

3.关于销运公司挂靠业务合同签订流程说明、江西省能源集团关于销运公司三个经营主体的证明、公司章程、营业执照。

证明:挂靠业务流程是销运公司上游业务单位采购煤炭,销售给销运公司,并以销运公司的名义发运进终端用户,待终端用户出具煤炭结算单后,销运公司按约定的固定收益作为差价,按终端用户确认的价格扣减差价后,销运公司在收到上游业务单位发票后支付货款。挂靠流程中需要由公司业务分管领导审核并签字、公司总经理审核并签字。

4、唐某某的供述,证明销运公司属于江西能源集团独资成立的下属国有公司,业务主要有对省权属煤炭的销售和自营业务。自营业务主要是通过挂靠和合作两种方式开展。他公司挂靠销运公司后,用煤单位对供煤质量验收比较简单,在供煤过程中,产生相关纠纷也容易协调。挂靠销运公司后,挂靠公司可以持续稳定的供应用煤单位的煤炭。挂靠方首先要到销运公司的业务部门进行申请,后报公司分管领导审核,后报总经理审批。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挂靠企业往往会找到其或总经理,说好以后,让挂靠企业按照公司程序申请。对挂靠公司来讲,用煤单位将煤款支付给销运公司后,销运公司会支付一部分货款给挂靠公司,挂靠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后,剩余的货款,销运公司根据合同进行结算。

江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开始找唐某某了解销运的相关业务情况,后被双规期间,唐某某主动交代收受李某1、唐某、黄某1等人送的钱财。纪委开始没有掌握,是其主动向组织坦白的。

5、证人朱某、闵某1的证言,证明江西煤炭某某运输有限公司是省属国有独资企业,2007年11月成立,当时唐某某任副总经理,分管营销工作,主要是铳销和自营工作,2011年初唐某某任总经理,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公司主要业务有负责省煤炭集团的全属煤矿的煤炭销售、运输以及自营业务(其中有挂靠业务),挂靠程序经相关业务对口部门初审后报分管业务的副总经理审批,最后总经理审批。挂靠公司以销运公司的名义进行销售,用煤单位将货款打入销运公司,收到货款后,扣除挂靠费后,销运公司将货款转入挂靠公司。有时在煤炭货权控制在销运公司之下也会预付挂靠公司货款。

关于收受唐某的200万元是犯罪既遂还是犯罪未遂,根据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本院评判意见如下:

受贿在客观方面主要表现为索取或者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实质就是“以权谋私”,受贿行为人犯罪目的就是“谋取私利”,因此,受贿犯罪成立既遂的首要条件是实际取得财物,实际取得财物是前提,因为只有实际收受或索得了财物,行为人的犯罪目的才能得以实现。就本案而言,唐某某为唐某谋取了利益,约定了给唐某某数额累计为200万元,但由于意志以外的多种原因最终没有兑现,唐某某无法实际占有、实际控制或支配这200万元,实施受贿犯罪行为所追求的结果没有发生,犯罪目的未实现。符合犯罪未遂的法律特征,即已经着手实施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犯罪形态。因此,被告人唐某某收受唐某的200万元应属受贿罪未遂。

本院认为,被告人唐某某担任江西煤炭某某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时,其负责分管营销部、经营部、协助总经理负责公司煤炭营销工作,担任总经理时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在担任副总经理和总经理期间,利用职权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577万元和港币5万元,其行为触犯刑法,构成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应予以支持。公诉机关认为唐某某收受唐某200万元已达到既遂状态的理由,与客观实际和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此200万元属受贿犯罪未遂,应予采纳。但认为是干股的辩护意见,不符合司法解释对干股的认定,故认定为干股的意见不予采纳。辩护人提出唐某某未受过行政处罚和为单位作过贡献,二种情形不是从轻处罚的法律事由。被告人唐某某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积极配合,主动交代了大量组织未掌握的个人受贿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犯罪事实未被办案机关掌握而如实交代自己主要犯罪事实,应当认定为自首。公诉机关认定被告人唐某某到案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庭审中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具有自首情节,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应予采纳。同时认定被告人归案后其家属积极退赃,赃款已全部退缴,有悔罪表现等量刑情节的公诉意见,也符合事实,应予采纳。综合考虑被告人唐某某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款、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唐某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10日至2021年8月9日止;罚金已缴纳。)

二、检察机关已扣押的涉案赃款580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上诉于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书面上诉,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李金印

审 判 员  李 艳

人民陪审员  余丽琴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陈 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