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某某有限公司、谢某某承揽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9-05-05 17:04:40|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律师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粤03民终1066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某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谢某某,总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谢某某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某,广东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某某,广东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某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方某某,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冷战魁,广东德深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某某,广东德深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某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生物公司)、上诉人谢某某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某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泉来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7民初14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6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某某公司、谢敬上诉请求:1、撤销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7民初1428号民事判决,改判驳回某某来公司一审诉讼请求;2、本案一审、二审的全部诉讼费用由某某来公司承担。上诉与理由:一、本案一审程序违法。本案中谢某某通过某某公司、“某某商城”等平台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已被湖南省益阳市公安局赫山分局刑事拘留,该案已立案,尚在侦查阶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1998年)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各项审判工作为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提供有力司法保障的通知》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的规定及“先刑后民”的原则,本案某某涉及刑事犯罪,利用的是某某公司、某某商城等平台,即某某公司及某某已涉刑事犯罪,因此,即使某某来公司的诉讼请求能够成立,本案也需要中止审理,等待谢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处理结果。一审法院直接判决,程序违法。二、本案原审部分事实认定错误。(一)一审判决以“肖某确认《送货单》上又有吴某某、左某某的签名。”认定某某公司已签收12514台,且应支付相应价款1292530元及利息,属事实认定错误。一审以(2017)粤0307民初1409号案中己确认肖某系某某生物公司员工为由,确认吴某某、左某某的签名真实性,事实认定错误。肖某在接受询问时,陈述其因时间久远记不清楚订单出库单中“肖某”签名是否是其本人所签,也陈述了按公司相关制度订单出库单不应该由其签名的事实。本案中,没法确定订单出库单是肖某签名的。肖某虽然确认左某某为市场人员,但是并没有确认吴某某的身份,不能直接认定吴某某有权代表某某公司签收货物。某某公司在一审中也提交了相关社保清单,并没有吴某某、左某某、靳某等人;并且在没一审认定谢某某需对恒远生物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错误。即使某某公司与某某来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谢某某也不应该对某某公司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首先,某某公司虽然是一人有限公司,谢某某作为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唯一股东,但是,某某公司名下的银行账户(账户:xxxxxxx,户名:深圳市某某科技有限公司)流水往来与谢某某之间并没有产生财产混同的情形,其财产是独立于某某公司的财产的。谢某某已经尽到了法定的举证责任。其次,某某公司于2015年3月2日通过章程修正案,增加注册资本1950万元,由股东谢某某认缴1950万元,并于公司变更登记之日起20年内分期缴足,即缴足期限为2015年3月2日至2035年3月2日。目前,股东谢某某并不应该承担出资不足或出资不实的责任。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所以,谢某某并不需要对某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被上诉人某某来公司答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某某生物公司、谢某某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某某公司、谢某某的全部上诉请求,维持原判。二、本案原已经过一审,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原一审案号为(2015)深龙法民二初字第921号,二审案号为(2016)粤03民终8335号。在(2015)深龙法民二初字第921号案中,谢某某作为案件当事人及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对某某来公司提交的有吴某某、黄姓等人员签字的送货单没有异议,并且已经认可了双方存在交易及拖欠货款的事实,且在本案一审中,一审法官调取了涉诉的(2017)粤0307民初1409号询问笔录及两张订单出库单,订单出库单有某某公司的员工肖某签字,同时也有吴某某、左某某的签字,该份证据已经可以充分证明吴某某、左某某是某某公司的员工或其授权签字的人员,且肖某是某某公司的员工,恒远生物公司已经确认,其提出上诉完全是滥用诉权,浪费司法资源。

某某来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某某公司立即支付某某来公司货款158514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起诉之日起计至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2、谢某某对某某公司付清上述货款承担连带责任;3、某某公司、谢某某承担本案诉讼费。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某某来公司与某某公司之间存在业务往来,某某来公司向某某公司提供定制斯xx净水器,整台成品价145元,结算方式为某某公司按订单总额35%预付款、某某来公司生产交货后结算余款。某某来公司确认某某公司已向其支付预付金522000元,且其已向某某公司送货12514台,并有某某公司员工在《送货单》上签收。其中,吴某某签收货物5600台,谢某某签收货物6218台,左某某签收的货物98台,黄某某签收货物598台。

另查,某某公司于一审法院受理的(2017)粤0307民初1409号案中已确认肖某系其公司员工,而肖某于《询问笔录》中确认“谢某某”(音)、左某某系某某公司员工,且肖某确认的《送货单》上又有吴某某、左某某的签名。

2011年12月23日,某某公司注册登记成立,认缴注册资本2000万元,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股东为谢敬。

上述事实,有采购申请单、收货单、工商信息查询单、询问笔录、庭审笔录附卷为证,足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某某来公司与某某公司之间存在加工合同关系,双方均应按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全面、正确地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万泉来公司根据某某公司的要求生产及送货,某某公司已签收12514台,故某某公司理应向某某来公司支付相应价款1292530元(12514台×145元/台-522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起诉之日即2015年7月27日起计至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某某来公司请求与一审法院支持的差额部分,证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谢某某作为某某公司的唯一股东,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故某某来公司请求谢某某应对某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于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某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支付某某来公司加工费1292530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从2015年7月27日起计至判决确定的付款之日止);二、谢某某对某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某某来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9093元,由万泉来公司负担2661元,由某某公司、谢某某负担16342元。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某某公司的2015年6月24日、6月29日的两份《采购申请单》分别采购斯xx净水器3525台、6000台,两份《采购申请单》上均有肖某签字。

(二)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从程序上看,谢某某被刑事立案起诉的是其以推销净水器、保健品等经营活动为名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与本案某某公司向某某来公司之间的承揽合同关系,并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本案不必以刑事案件处理结果作为审理前提,无需中止审理。

从实体上看,某某公司与某某来公司签订了《委托加工生产合同》,某某公司也确认某某来公司已向其交付部分货物,因此,某某公司与某某来公司之间为加工承揽合同关系。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是某某来公司已向某某公司交付的货物的数量及对应的货款。某某公司不认可在收货单上签收的左某某、谢某某、吴某某的身份。但是在(2017)粤0307民初1409号案中,某某公司的员工肖某已确认左某某、谢利龙为该公司工作人员;肖某对于该案中《送货单》上其本人签名仅陈述记不清楚,并未否认;此外,在本案原一审中,谢某某对于交其质证的有左某某、谢某某、吴某某等人签名的《送货单》未提出异议,而上述人员是否为其工作人员属于可以立即判断的事项,谢某某未提出异议,应视为其对上述人员身份的认可。综合以上证据,本院认为,一审判决采信万泉来公司提交的送货单具有相应依据,本院予以确认。一审判决据此计算的货款及利息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谢某某上诉认为不应对某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院认为,某某公司为谢某某作为唯一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谢某某提交的其与某某公司的借款往来账目仅是其单方制作,不能确定款项往来的真实原因;其提供的某某公司中国银行账户对账单也不能全面反映某某公司的财务收支情况,因此,谢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某某公司财产独立于其自己的财产,其上诉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某某公司、谢某某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9093元,由深圳市某某有限公司、谢某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    睿

审判员 许  莹  姣

审判员 吴  春  泷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谢文琦(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