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时间:2019-05-29 19:22:54| 专长:合同纠纷| 来源:律师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京0108民初54150号

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万国法源法律咨询中心,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双榆树东里**号楼*层。

法定代表人:骆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松山,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纪建,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反诉原告):黄笛,男,1981年8月16出生,汉族,无业,住武汉市洪山区。

委托代理人:黄继保,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北京厚大轩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住址为:北京市石景山区双园路1号1号楼3层308室。

法定代表人:周楠,职务不详。

原告(反诉被告)北京万国法源法律咨询中心(以下简称万国中心)与被告(反诉原告)黄笛、第三人北京厚大轩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大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0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万国中心之委托代理人刘松山、王纪建与被告(反诉原告)黄笛之委托代理人黄继保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厚大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应诉。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万国中心向本院提出如下诉讼请求:1、请求判决黄笛立即停止违反《独家提供劳务协议》有关独家提供劳务义务的行为;2、请求判令黄笛因违反独家教学义务向我公司支付违约金100万元;3、请求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黄笛承担。事实与理由:2014年1月17日,我公司与黄笛签订《独家提供劳务协议》。协议第一条至第十五条分别对黄笛向我公司提供劳务义务进行了约定。第十八条约定在协议期间,黄笛完整履行合同并在合同届满时从我公司、我公司关联公司获得100万元的服务费。协议第十九条规定黄笛违反上述第一条至第五条的任一独家服务协议的,发现一次,我公司除有权向黄笛收取相当于第十八条规定的最低收入保障数额的违约金外,还有权解除协议。同日,我公司与黄笛签订了《独家提供劳务协议之补充协议》。后黄笛没有按照约定履行义务,屡次违反独家提供劳务的义务,包括以黄韦博的名义通过第三人(或第三人关联方)主办的网站进行授课,经多次通知拒不改正,给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黄笛辩称及诉称:不同意万国中心的诉讼请求。第一,万国中心长期拖欠我劳务费,我可单方解除合同。第二,万国中心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我有违约行为并应支付巨额违约金,我的行为的确有失当之处,但没有达到万国法源所诉的严重程度。第三,即使法院认定我违约,万国中心所诉违约金也过高,万国中心没有证据证明其损失情况。另外,我提出如下反诉请求:1、请求判令解除我与万国中心之间签订的《独家提供劳务协议》;2、请求判令万国中心支付我2016年8月及2016年9月的劳务费80560元、奖金27840元,2016年网课课酬16000元,共计124400元;3、请求判令反诉费用由万国中心承担。反诉事实和理由:我与万国中心于2014年1月17日签订了《独家提供劳务协议》,协议期间我一直遵守协议约定,在行政法律培训上尽心履职,授课效果得到学员们的一致认同,为提升“万国司考”的品牌效应做出了不懈努力。但万国中心拖欠我劳务费,已经构成严重违约。我认为,《独家提供劳务协议》是一份显失公平的协议,协议中要求我履行严苛的义务,万国中心可以随意解除合同,动辄要求我承担高额违约金,按照权利义务对等原则,任何人都不能只享受权利不履行义务,万国中心随意拖延薪酬支付期限以及至今仍未支付部分课酬的行为,应属于严重违约行为,否则在缔约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以课酬为生计的授课老师将处于被随意约束、任意限制的境地,而万国中心却以格式合同条款没有约定违约责任为由而避免不利结果,这与公平正义的法治理念是相悖的。

万国中心针对黄笛的反诉辩称:不同意黄笛的反诉请求。首先关于请求解除《独家提供劳务协议》,在履行协议过程中我方不存在违约,是对方违约。我方承认欠付黄笛2016年8至9月的一部分费用,但和黄笛所说的不一致。我方不支付是有理由的,根据我方正常支付周期,我方在2015年发现黄笛有违约行为,但经过多次沟通黄笛都没有停止,我方之所以没有支付是因为希望对方改正,在对方改正情况下我方愿意按照我方所计算的数额支付。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4年1月17日,黄笛(甲方)与万国中心(乙方)签订《独家提供劳务协议》以及补充协议,约定:本协议的有效期为5年,截止至2019年12月31日止;在本协议有效期间,甲方履行独家教学、独家编书、独家出题、独家提供资料、独家进行市场宣传推广讲座、接受指定教学、保证独家教学质量、按要求教学、答疑解惑、维护万国品牌、使用及推荐万国版法律培训教学辅导用书、尊重其他教师、提供考试信息、参加教师会议、接受管理等义务;甲方完整履行本合同独家提供劳务义务,并在本合同届满的情形下,从乙方、乙方关联公司或万国学校至少获得100万元的收入,乙方按月向甲方足额支付收入;甲方违反独家教学、独家编书、独家出题、独家提供资料、独家进行市场宣传推广中任一条独家服务规定的,发现任意一次的,乙方除有权向甲方收取相当于最低收入保障数额的违约金外,乙方还有权直接解除本协议。

万国中心主张黄笛违反独家提供劳务协议,以黄韦博的名义通过第三人厚大公司主办的网站进行授课。万国中心向法院提交公证书对其主张予以佐证,公证书显示:在厚大司考官网上,师资介绍中有黄韦博的介绍,免费课堂中有黄韦博讲授的网络课程视频,独家教材中有作者为黄韦博的独家教材预售;在新浪微博“厚大司考官博”的微博中,有黄韦博的授课宣传。黄笛对公证书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亦认可黄韦博即是黄笛,但辩称其是在万国中心长期拖欠其劳务费的情况下,应朋友之邀去做了讲座,后面的出书也是没有任何费用的,只是根据当时所讲内容做了整理,出书其并不知情。

另查,对于黄笛主张的劳务费金额,万国中心予以认可。就万国中心主张的违约金金额,万国中心主张其三年支付黄笛劳务费共计150万左右,黄笛经过我方的宣传和推广已有很大名气,在我方投入大量成本推广黄笛后,黄笛不来授课,给我方的收益及声誉造成巨大的损失,黄笛作为专业法律人士,对于其违约行为造成的后果是知道的,如黄笛认为没有造成这种后果应承担举证责任。黄笛主张万国中心并无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情况,其主张违约金过高。

本院认为,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本案中,黄笛的合同义务系提供劳务,且万国中心确实存在未支付劳务费的违约行为,故黄笛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独家提供劳务协议》,本院予以支持,万国中心要求黄笛立即停止违反《独家提供劳务协议》有关独家提供劳务义务的行为,本院不予支持。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万国中心认可欠付黄笛劳务费124400元,应予支付。根据本案证据,本院认为黄笛存在违反《独家提供劳务协议》的违约行为,依约应支付万国中心违约金。就违约金数额,本院认为黄笛到与万国中心有竞争关系的培训机构进行授课,势必会给万国中心造成经济损失,对于实际损失的具体金额万国中心未提交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参考黄笛的劳务费情况,本院酌情判令黄笛支付万国中心违约金60万元。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判决如下:

一、解除北京万国法源法律咨询中心与黄笛于2014年1月17日签订的《独家提供劳务协议》;

二、北京万国法源法律咨询中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黄笛劳务费124400元;

三、黄笛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北京万国法源法律咨询中心违约金600000元;

四、驳回北京万国法源法律咨询中心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13800元,由北京万国法源法律咨询中心负担5520元,由黄笛负担828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394元,由北京万国法源法律咨询中心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常晓明

人民陪审员  董福利

人民陪审员  刘长生

二〇一八年四月四日

书 记 员  付 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