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未尽到酒驾免赔提示义务,保险公司仍应承担商业三者险赔偿义务

时间:2021-01-28 12:13:30| 专长:交通事故| 来源:李波律师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2018)津01民终410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新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辽宁省阜新市开发区西苑街道。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郭××,住天津市津南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住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

上诉人××××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新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阜新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2017)津0111民初46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5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保险阜新支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将本案发回重审或改判上诉人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本案事故认定书记载事发时驾驶人××饮酒,商业三者险部分上诉人已尽到提示义务,按照保险合同约定上诉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辩称,××在一审时陈述并未见到保险单,因此,应由上诉人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辩称,其未见到保险单,保险单上亦非本人签字,因此,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总损失为车辆损失227,374元、鉴定费11,369元,请法院按照责任比例判决;2.诉讼费由××××保险阜新支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1月16日18时20分许,××驾驶辽J×××号“北京”牌小型普通客车沿津港公路由北向南行驶至18.3公里处时向东左转时,遇××驾驶津M×××××号“英菲尼迪”牌小型普通客车沿津港公路由南向北行驶至此,津M×××××号“英菲尼迪”牌小型普通客车右侧前部与辽J×××××号“北京”牌小型普通客车右侧相接触,造成××受伤,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西青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出具的津公交认字[2016]第081611101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承担事故主要责任,××承担事故次要责任。××××××保险阜新支公司对责任认定均无异议。

案件审理过程中,××向一审法院提出津M×××××号“英菲尼迪”牌小型普通客车车辆损失鉴定申请,一审法院依法指定天津市鑫瑞轩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予以鉴定。该公司于2017年4月18日出具报告书,该鉴定评估结果为:“津M×××××英菲尼迪Q70L小型普通客车的受损维修费用总价为227,374元。”××支付鉴定费11,369元。××提交维修费发票,主张车辆损失227,374元。××保险阜新支公司对证据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不属于保险理赔范围,不同意承担。××未发表质证意见。

××保险阜新支公司提交有××签字的保单复印件、报保险记录,主张尽到提示义务、××事发后未及时通知××保险阜新支公司。××主张没有在保单上签字,并申请对保单进行笔迹鉴定。一审法院依法指定天津市天意物证司法鉴定所予以鉴定。该鉴定所于2017年8月30日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检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投保单》中“××”签名的字迹与样本中××书写字迹不是同一人书写。××支付鉴定费3,000元。

经查,津M×××××号“英菲尼迪”牌小型普通客车的所有人为××。辽J×××××号“北京”牌小型普通客车的驾驶人和所有人为××,该车在××保险阜新支公司投保交强险和限额为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且投保不计免赔。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财产权利应依法保护,××因发生交通事故而致财产受损,合理的损失应由赔偿义务人依法赔偿。交通管理部门认定××承担事故主要责任,××承担事故次要责任,事实清楚,依据充分,予以确认。

××合理合法的损失应先由××保险阜新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的70%,由××保险阜新支公司根据保险合同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进行赔偿,超出保险限额部分的赔偿责任由××承担。

××保险阜新支公司提出的因××酒后驾车,根据保险合同规定应在商业三者险部分免予赔偿的问题。保险人对于无证驾驶、醉驾、逃逸等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情形在保险合同中约定免责的,保险人应举证证明其对此已充分履行了提示义务。××虽然存在酒后驾车的违法行为,但××保险阜新支公司提交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系采用格式条款订立的合同,××保险阜新支公司作为保险人且系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仍应对保险合同中相关免责条款履行提示义务。但××保险阜新支公司未能向一审法院提交证明其已对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充分履行了提示义务的相应证据,故对其主张,不予采纳。××保险阜新支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限额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主张车辆损失227,374元,有相应证据予以确认,一审法院予以认定。××主张鉴定费11,369元,系为查明和确定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和保险标的的损失程度所支付的必要的、合理的费用,故应由××保险阜新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笔迹鉴定费3,000元,系××保险阜新支公司申请,故应由其承担。一审法院判决:一、××××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新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车辆损失2,000元;二、××××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新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赔偿××车辆损失225,374元、鉴定费11,369元,共计236,743元的70%计165,720元;三、驳回××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1,827元(××已缴纳),由××承担548元,××承担1,279元(此款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交付一审法院)。笔迹鉴定费3,000元(××已经预交),由××××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新中心支公司承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保险阜新支公司提交录音文字记录一份,证实其已对免责条款尽到提示义务。××××对该证据真实性均不予认可。本院经审查认为,上述证据仅为上诉人整理的录音记录,未提交录音予以佐证,且被上诉人均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信。本院对一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交通事故发生时,涉案辽J×××××号“北京”牌小型普通客车的驾驶人××存在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行为,但××保险阜新支公司与该车辆的投保人××签订的商业三者险保险条款中约定的饮酒驾驶免赔的条款系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阜新支公司不能提供证据证实已就该条款向投保人尽到提示义务,因此,一审法院认定该条款不产生效力并无不当,××保险阜新支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对××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保险阜新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674元,由××××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阜新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晓燕

代理审判员  郝 真

代理审判员  姜纪超

二〇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刘 勇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

……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