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燚与杨红英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20-06-02 15:16:12| 专长:经济类| 来源:李金忠律师

  2016年7月12日,杨燚与杨红英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双方约定将西安市临潼区旅游商贸开发区步行街12号房屋一楼大厅五间门面租给杨燚,租期三年,从2016年7月12日至2019年7月12日,年租金77000元,押金10000元,转让费30000元。合同成立后杨燚即转给杨红英117000元。杨燚接手该房屋后,即装修改建开门营业。2016年8月,杨燚接到临潼区法院执行法官的腾房通知。经法院执行法官调解协商,与该房真正的房主签订了新的租赁合同,年租金12000元。经查,2014年6月10日,杨红英从赵潼手中租赁房屋,经营期限五年,但赵潼与房屋的房主左育锋等人的房屋租赁纠纷已由临潼区人民法院(2015)临民初字第01337号民事判决书解除,赵潼及杨红英均已丧失对该房的使用及转让出租的权利。杨燚向杨红英索要租金及转让费押金117000元时,杨红英拒绝退还。
  一审法院认为,杨红英、杨燚签订的合同是在无法实现合同目的情况下签订的,杨红英已丧失了租赁的资格该房正在经历纠纷,故按照合同约定,应当予以解除。对于77000元租金,10000元押金应退还。30000转让费是对转让时的电器及设备等的综合价值认可,故不应退还。对于杨燚另行与房主一120000元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以租金差价43000元为据承担损失理由欠妥,无法支付。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一条(7)项的,九十四条(4)项,九十七条的规定,判决:一、本院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杨红英退还原告杨燚租金77000元,押金10000元,合计87000元。二、驳回原告杨燚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缴义务,应当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退还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500元由原告杨燚负担500元,被告杨红英负担3000元。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二审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12日,杨红英(甲方、出租方)与杨燚(乙方、承租方)签订《租赁合同》,约定甲方自愿将坐落在西安市临潼区开发区步行街12号屋(一楼大厅五间门面),建筑面积280平方米,租给乙方使用,甲方需在合同生效之日(2016年7月12日)将该房交给乙方,经双方协商同意,该房屋2016年7月12日至2019年7月12日三年期间,房屋租金为7.7万元。2016年7月11日,杨燚向杨红英转账117000元,关于该117000元,双方意见不一致,杨燚主张该117000元包含第一年租金77000元、转让费30000元、押金10000元,杨红英陈述117000元包含转让费110000元、电费押金5000元、安装甲醇设施费用2000元。原审判决查明其余事实属实。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事实情况,杨红英与杨燚于2016年7月12日签订《租赁合同》,该合同显示甲方(出租方)为杨红英,乙方(承租方)为杨燚,杨燚亦于合同签订前将相关款项共计117000元转至杨红英账户,故此本院对杨红英关于涉案合同出租方为案外人张娟,杨燚应向案外人张娟主张权益的辩解不予采信。本案中,涉案《租赁合同》本约定租期为2016年7月12日至2019年7月12日,作为承租方杨燚亦向出租方杨红英支付了相关款项,但2016年8月,杨燚接到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法院要求腾房其的通知,《租赁合同》已无法履行,杨红英作为出租方应就合同目的不能实现承担相应责任,故原审法院判决杨红英退还基于该《租赁合同》收取的相关款项,并无不妥。至于款项性质,虽双方当事人意见相左,但根据涉案《租赁合同》约定内容及本案审理情况,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关于该117000元包含77000元租金、10000元押金、30000元转让费,其中租金及押金杨红英应予以退还的处理意见,符合本案实际情况。综上所述,杨红英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975元,杨红英已预交,由杨红英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